秦雲人都傻了。

他坐在龍椅上喉結忍不住滑動了幾下,雙眼死死的看著王敏,這女人太漂亮了吧,難怪原主人如此癡迷此女,荒廢朝政。

毫不吹噓的說,古代的那位蘇妲己,可否有她魅惑?

“陛下為何如此看著臣妾,難道是不認識臣妾了麼?”王敏紅唇上揚,緩緩走了過來。

秦雲心裡很想將她抱入懷中,用大手撫摸一下她的水蛇腰,但一想到她是王家的人,還派人找湘兒的麻煩,他就全無興致!

他收起驚豔,恢複正常。

淡淡道:“唔,怎麼不認識,王貴妃身出名門,手眼通天,朕敢不認識嗎?”

王敏的笑容一滯,心中略帶一些古怪,今日的秦雲的確跟平時很不一樣!

他竟然對自己熟視無睹和冷言嘲諷,難道真是中了蕭淑妃的邪?

她聽出不滿,臉色一變,委屈的擠出了幾滴淚花。

砰的一下跪在地上,可憐巴巴如黛玉葬花,道:“陛下,其實臣妾這次前來其實就是請罪的,還請陛下不要如此挖苦臣妾,臣妾膽小…”

秦雲居高臨下,雙眼不自覺看了她一眼鎖骨下的白嫩,道:“請罪,請什麼罪?”

王敏一邊擦眼淚一邊道:“不久前,張婕妤三位妹妹受了臣妾的命令,前來詢問蕭淑妃昨夜陛下受傷的經過。”

“但臣妾冇想到三位妹妹竟會打淑妃妹妹,一切都是臣妾的錯,臣妾甘願受罰。”

說著,她跪近了一些,抱住了秦雲的右腿,觸覺極為柔軟。

“草!”秦雲心中驚呼,這妖冶的王貴妃一靠近,他感覺自己就沸騰了。

“咳咳,那你說說,朕要怎麼罰你?”他臉色依舊緊繃。

王敏露出一個魅惑而性感的笑容,咬唇怯生生道:“陛下想要怎麼處罰臣妾,臣妾都同意呢。”

秦雲心跳加速,有歧義,這句話絕對有歧義!

想色誘我?

不成,你家父親跟大哥成天想著怎麼架空我,老子必須得有原則。

“這樣吧,最近國庫空虛,餉銀吃緊,都冇辦法支援關中大旱了,我就罰你交罰款吧!”

“罰款?”

王敏的俏臉一愣,收起媚態,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秦雲,看來父親說的冇錯,陛下跟換了一個人似的。

若是以前,秦雲不可能真處罰她。

“皇上~你好壞,臣妾每月的錢都是您給的,哪裡去找銀子捐給關中。”

王敏撒嬌,直接鑽入了秦雲的懷中,一雙修長細腿更是不偏不倚的放在了他的手掌處。

秦雲不想給她好臉色,但下意識還是忍不住碰了一下,滑嫩如玉,簡直了!

感受到他的小動作以及一些偷窺的眼神,王敏不禁得意一笑,陛下再怎麼變,但沉迷於自己的美色終究是冇變,隻要這一點冇變,她就有把握像從前一樣,牢牢掌控秦雲。

但下一秒,秦雲的話讓她失望。

“那啥,貴妃啊,這個罰款是一定要罰的,冇有規矩不成方圓,雖然人不是你打的,但我要給湘兒一個交代,否則朕要如何麵對後宮這麼多人?威信是必須要維護的!”

聞言,王敏的眸子裡閃過一絲冷色,蕭淑妃好厲害的手段,這麼快就讓陛下的心跑了。

“好好好,陛下,您說了敏兒就一定照做。”她擠出一絲微笑,看不出內心所想。

“臣妾回宮之後,就立刻拿出金銀首飾還有一些僅存的銀票,全力支援陛下賑災,如何?”她躺在秦雲懷中,如一條美人魚般翻滾,紅唇已經是貼近了秦雲。

秦雲滿意一笑,王敏乖乖認罰就好。

若是敢囂張跋扈,違背自己的旨意,那麼她再漂亮,家中權力再大,自己也都能下狠手處置。

王敏忽然起身,避開了秦雲接下來的卡油,嘴角掛著笑容:“陛下,您瞧臣妾這記性,您可是受傷了,臣妾坐在您的腿上,怕傷了您。”

秦雲右手摸了摸鼻尖,還殘留著她身上的香味。

他心生調戲,又向王敏摟抱而去,笑道:“愛妃身材均勻,形同纖柳,一點都不重,冇事的,來讓朕抱一抱。”

王敏美眸一閃,不露聲色的在原地一轉便躲開了秦雲的鹹豬手,然後發出咯咯咯的嬌笑聲:“陛下,來抓臣妾啊。”

說完,她踢掉繡花鞋,露出小巧的玉足,赤腳在書房跑了起來。

秦雲深吸一口大氣,感覺快流鼻血了,完全架不住她那雙白皙的蓮足。

王敏,真是將自己的喜好把握的死死的。

他心中如此想到,衝上去一把就抓住了王敏,擁入懷中。

當準備做下一步的時候,王敏嬌軀一滑,竟又是從秦雲的懷中莫名其妙的脫身了。

她拉開兩步,眉眼如畫,笑道:“陛下,您今天可不如往日神勇呢,都抓不住臣妾了。”

秦雲心裡跟貓抓似的,想要再次抓住她,讓她無從逃竄,但王敏的嬌軀很絲滑,每一次都能夠捕捉到秦雲的動作,提前閃開。

隻差那麼一點,偏偏就是抓不住。

秦雲不高興了,他更喜歡蕭淑妃那樣百依百順的女人,一屁股坐在龍椅上,興致全無的擺擺手:“你走吧,朕一會找蕭淑妃去。”

找蕭淑妃?

王敏一頓,眼眸中的冷色一閃而過。

給蓮足穿上繡花鞋,儀態妖嬈,過來抱住秦雲,哄道:“陛下,不要生氣嘛,這禦書房人多眼雜的,臣妾冇辦法好好侍奉陛下呢。”

“今晚,臣妾在玲瓏殿沐浴更衣,恭迎您的雄駕。”

說著,她衝秦雲舔了舔紅唇,挑逗一笑,極為勾人。

秦雲找準機會,伸手狠狠掐了她一下,像是懲罰,懲罰她故意吊自己胃口。

王敏觸不及防被他得手,下意識嚶嚀了一聲,一雙水汪汪的美眸隱晦閃過一絲厭惡!

對,就是厭惡!

但很快被她隱藏,跑到書房門口,回眸媚笑:“陛下,你好壞呢,都捏疼臣妾了。”

“今晚玲瓏殿,陛下可不準不來喲,否則臣妾會吃醋的!”

說完,她飄然離去,隻留下了一陣香風。

秦雲看著她的背影,吞嚥口水,感歎道:“嘖,真是一個能將人魂魄都勾走的妖精!可惜了,怎麼偏偏是王家的女人?希望你能好自為之吧!”

約莫半小時後。

大內總管喜公公推門而入,跪地道:“陛下,豐老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