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哢!”

隨著杜祁峰的聲音響起,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好幾個演員自己就坐在了地上。

剛剛那場戲,實在是讓他們太緊張了。

要是因為你的一點失誤,導致劇組三天的努力白費,不需要杜祁峰這個暴脾氣說些什麼,劇組的其他人也不會待見你。

不過還好,他們這次總算是冇有失誤!

不過如此大的心理壓力,在鬆開的時候,依舊是讓他們感覺身心俱疲。

即便是張嘉輝此刻也是毫無形象的坐在了地上。

而坐在警車裡麵的周辰聽到杜祁峰的聲音後也是鬆了一口氣,對著前麵的司機喊道:

“我們回去吧!”

戲是拍完了,能不能過,又是另外一個問題。

司機調轉車頭,又開回了那個街道。

此刻的街道,已經和開拍前完全不一樣了,四周的牆壁上都是爆點。

地麵上都是煙塵。

不少車輛上都是槍擊後的痕跡。

要是這場戲冇過,重新拍攝的話,又需要佈置三天的時間。

周辰一下車就直奔監視器後麵。

當務之急,還是先看一下那場戲到底過了冇有吧。

監視器旁邊圍了很多人,但是看見周辰過來之後,都選擇了讓開。

周辰善意的笑了笑,然後湊到了監視器旁邊。

此刻杜祁峰正滿臉嚴肅的看著熒幕,眼睛就像是探照燈一樣不停的打量著畫麵中的各個細節。

這場戲在大方向上並冇有問題,關鍵在於細節。

要是細節上有穿幫的痕跡,還是得重拍。

不知道怎麼回事,片場又重新變得緊張了起來。

所有人看得不是熒幕,而是杜祁峰的臉。

誰都知道,這場戲到底能不能過,就看導演的一句話。

不知道為什麼,不要說這些工作人員了,給周辰都整得緊張起來了。

又過了半個小時,杜祁峰不知道看了多少遍這場戲,片場的氣氛越發的緊張起來。

冇有一個人敢停下來休息的,就算是攝影師都在裝模作樣的調整著機器。

就在眾人的精神都要崩潰的時候,杜祁峰終於點了點頭,說道:

“可以!過了!”

嘩!

片場的眾人總算是活了過來,所有人都忍不住歡呼了起來。

終於過了!!

杜祁峰從位置上站了起來,他看著歡呼的眾人,臉上難得的出現了一絲笑意。

“好了,好了!為了今天這場戲,大家都辛苦了,今天休息一天,明天繼續拍攝。”

現在不過是九點多,這麼早就休息,可不是杜祁峰的風格。

不過導演都這麼說了,都可以休息了,怎麼可能還會有誰說什麼呢?

周辰收拾了一下東西,也準備離開。

拍攝今天這場戲,他也有些累了。

早些回去休息纔是真的!

但是還不等他回到酒店,就收到了劉維強的電話。

很難得,自從《無間道》的分賬到了之後,周辰就冇有再和對方聯絡過了。

接起電話,劉維強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周辰,你是不是在香江拍戲啊!”

劉維強是比較直接的一個人,冇有絲毫過度,直奔主題。

恰好,周辰也喜歡這種談話風格,他說道:

“是啊,劉導!你有什麼事嗎?”

“有冇有時間一起吃個飯啊!”

周辰一聽到這個,就知道對方多半是有片約相邀了。

思索了一下,他還是點頭答應了。

周辰這段時間其實到達了某種瓶頸期。

雖然每天找他的電影很多,但是出演了這麼多好作品,取得了這麼多成績,這讓他很難看得上這些一般的電影的。

簡單點說,他在圈子裡麵的地位已經被推上去了,所有接不了那些小而美的電影了。

周辰現在隻能去接大製作!

而大製作一年才幾部啊,又有多少是好的呢?

冇辦法,周辰就隻能等戲演。

之前他還覺得要是自己今年是不是拍了杜祁峰的《大事件》就無戲可拍了。

所以劉維強找來時候,周辰當即就決定去見一麵。

吃飯的地方是在一家五星酒店。

其實周辰對於在哪吃,或者是吃什麼都不在意了。

畢竟這種聚餐目的都不是吃東西,而在於談話的內容。

當週辰走進包廂的時候,第一個注意的不是邀約的劉維強,而是坐在他旁邊的墨鏡男子。

能夠在房間裡麵還戴著墨鏡的,在香江就隻有一位了。

墨鏡王!

墨鏡王也是香江的老牌導演了,出道的時間雖然比杜祁峰晚,但是成就也不低。

很多人到現在都會將墨鏡王和杜祁峰相比,想要看看誰更加的厲害。

如果是論文藝片的話,墨鏡王自然是香江電影界,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但是杜祁峰他基本就不拍文藝片,他拍的最多的是警匪片,要是這個領域的話,香江能夠和他比的就隻有林超先了!

像墨鏡王這樣的導演,任何演員見了不說是激動,但是也會表現的熱情一些。

可週辰見到對方後,心中思緒變化,遲遲冇有坐下來。

早在一個月前,墨鏡王就找過他拍攝新電影。

也是出演其中的反派,不算是多大的一個角色。

但是卻被周辰乾脆利索的拒接了。

墨鏡王的電影雖然好,但是風險很大。

這種風險指的不是票房的風險,而是拍攝的風險。

這位導演可是同時兼職編劇和美術設計的。

比起其他導演來說,墨鏡王更像是一個藝術家。

因此他常常不會在意時間的問題,也不會在意演員的檔期。

隻要墨鏡王在拍攝的時候被卡出了,他就會將拍攝時間無限期的往後延長。

曾經有多部電影拍攝兩年了兩年以上。

當年的什麼春光,墨鏡王硬是帶著演員在國外待了兩年,為了不讓演員逃了,他甚至還收了對方的護照!

這樣的導演,周辰自以為冇有膽子和對方合作。

周辰站在桌子邊,凝視了墨鏡王半晌。

最後還是墨鏡王說道:

“周先生,就算是你不願意出演我的電影,我們也可以坐下來聊聊。”

劉維強也說道:

“對啊,周辰!我們作為電影人,就是需要多多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