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小鳳忽然覺得這老人的確有他值得受人尊敬的地方,他至少絕不是個很容易就會被擊倒的人。

陸小鳳一向尊敬這種人,尊敬他們的勇氣和信心。

大金鵬王說:“我們的王朝雖然建立在很遙遠的地方,但世代安樂富足,不但田產豐收,深山裡更有數不儘的金沙和珍寶。”

陸小鳳忍不住問:“那你們為什麼要到中土來呢?”

大金鵬王臉上的光輝黯淡了,目光中也露出了沉痛仇恨之意,“就因為我們的富足,所以才引起了鄰國的垂涎,竟聯合了哥薩克的鐵騎,引兵來犯。”

他黯然接著道:“那已是五十年前的事了,那時我年紀還小,先王一向注重文治,當然無法抵抗他們那種強悍野蠻的騎兵,但他卻還是決定死守下去,與國土共存亡。”

陸小鳳道:“是他要你避難到中土來的?”

大金鵬王點點頭,“為了儲存一部分實力,以謀日後中興,他不但堅持要我走,還將國庫的財富,分成四份,交給了他的四位心腹重臣,叫他們帶我到中土來。”

他麵上露出感激之色,又道:“其中有一位是我的舅父上官謹,他帶我來這裡,用他帶來的一份財富,在這裡購買了田產和房舍,使我們這一家能無憂無慮地活到現在,他對我們的恩情,是我永生也難以忘懷的。”

陸小鳳道:“另外還有三位呢?”

大金鵬王的感激又變成憤恨,道:“從我離彆父王的那一天之後,我再也冇有看見過他們,但他們的名字,也是我永遠忘不了的。”

陸小鳳對這件事已剛剛有了頭緒,所以立刻問道:“他們叫什麼名字?”

大金鵬王握緊雙拳,恨恨道:“上官木、平獨鶴、嚴立本。”

陸小鳳沉吟著,道:“這三個人的名字我從來也冇有聽說過。”

大金鵬王道:“但他們的人你卻一定看見過。”

陸小鳳道:“哦?”

大金鵬王道:“他們一到了中土,就改名換姓,直到一年前,我才查出了他們的下落。”

他忽然向他的女兒做了個手勢,丹鳳公主就從他座後一個堅固古老的櫃子裡,取出了三卷畫冊。

大金鵬王恨恨道:“這上麵畫的,就是他們三個人,我想你至少認得其中兩個。”

每卷畫上,都畫著兩個人像,一個年輕,一個蒼老——兩個人像畫的本是同一個人。

丹鳳公主攤開了第一卷畫,“上麵的像,是他當年離宮時的形狀,下麵畫的,就是我們一年前查訪出的,他現在的模樣。”

這人圓圓的臉,滿麵笑容,看來很和善,但卻長著個很大的鷹鉤鼻子。

陸小鳳皺了皺眉,“這人看來很像是關中珠寶閻家的閻鐵珊。”

大金鵬王咬著牙,“不錯,現在的閻鐵珊,就是當年的嚴立本,我隻感激上天,現在還冇有讓他死。”

第二張畫上的人顴骨高聳,一雙三角眼威棱四射,一看就知道是個很有權力的人。

陸小鳳看到這個人,臉色竟然有些變了。

大金鵬王道:“這人就是平獨鶴,他現在的名字叫獨孤一鶴,青衣樓的首領也就是他……”

陸小鳳悚然動容,怔了很久,才緩緩道:“這個人我也認得,但卻不知道他就是青衣樓第一樓的主人。”

他長長歎息了一聲,又道:“我隻知道他是峨嵋劍派的當代掌門。”

大金鵬王恨恨道:“他的身份掩飾得很好,世上隻怕再也不會有人想到,公正嚴明的峨嵋掌門,竟是個出賣了他故國舊主的亂臣賊子!”

第三張像畫的是個瘦小的老人,矮小,孤單,乾淨,硬朗。

陸小鳳幾乎忍不住叫了起來:“霍休!”

大金鵬王道:“不錯,霍休,上官木現在用的名字,就是霍休!”

他接著又道:“彆人都說霍休是個最富傳奇性的人,五十年前,赤手空拳出來闖天下,忽然奇蹟地變成了天下第一富豪,直到現在為止,除了你之外,江湖中人隻怕還是不知道他那龐大的財富是怎麼得來的!”

陸小鳳臉色忽然變得蒼白,慢慢地後退了幾步,坐到椅上。

大金鵬王凝視著他,慢慢道:“你現在想必已能猜出我們要求你做的是什麼事了。”

陸小鳳沉默了很久,長長歎息,道:“但我卻還是不知道你要的究竟是什麼?”

大金鵬王握緊雙拳,用力敲打著椅子,厲聲道:“我什麼都不要,我要的隻是公道!”

陸小鳳道:“公道就是複仇?”

大金鵬王鐵青著臉,沉默著。

陸小鳳道:“你是不是要我替你去複仇?”

大金鵬王又沉默了很久,忽然長長歎了口氣,黯然道:“他們已全都是快進棺材的老人,我也老了,難道我還想去殺了他們?”

他自己搖了搖頭,否定了自己這句話,又道:“可是我也絕不能讓他們這樣逍遙法外。”

陸小鳳冇有說什麼,他什麼都不能說。

大金鵬王又厲聲道:“第一,我要他們將那批從金鵬王朝帶出來的財富,歸還給金鵬王朝,留作他日複興的基礎。”

這要求的確很公道。

大金鵬王道:“第二,我要他們親自到先王的靈位前,懺悔自己的過錯,讓先王的在天之靈,也多少能得到些安慰。”

陸小鳳沉思著,長歎道:“這兩點要求的確都很公道。”

大金鵬王展顏道:“我知道你是個正直公道的年輕人,對這種要求是絕不會拒絕的。”

陸小鳳又沉思了很久,苦笑道:“我隻怕這兩件事都很難做得到。”

大金鵬王道:“若連你也做不到,還有誰能做得到?”

陸小鳳歎道:“也許冇有人能做得到。”

他很快地接著又道:“現在這三個人都已經是當今天下聲名最顯赫的大人物,若是真的這麼樣做了,豈非已無異承認了自己當年的罪行?他們的聲名、地位和財富,豈非立刻就要全部都被毀於一旦!”

大金鵬王神情更黯然,道:“我也知道他們自己是當然絕不會承認的。”

陸小鳳道:“何況他們非但財力和勢力,都已經大得可怕,更且他們自己都有著一身深不可測的武功。”

大金鵬王道:“先王將這重任交托給他們,也就因為他們本就是金鵬王朝中的一流高手!”

陸小鳳道:“這五十年來,他們想必也在隨時提防著你去找他們複仇,所以他們的武功又不知精進了多少?”

他又歎了口氣,接著道:“我常說當今天下武功真正能達到巔峰的,隻有七八個人,霍休和獨孤一鶴完全都包括在其中。”

女人畢竟是好奇的,丹鳳公主忍不住問道:“還有五六個人是誰?”

陸小鳳笑道:“剛纔我不是提醒過你了嗎?那對奇怪的情侶中的男子就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