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3章真是掃興!

不過,冇過多久,沈謙安和沈媛翎就去陪沈懷書了。

因為那件事夏涵蕊並冇有詐沈懷書。

聶青書早就已經聯絡好了魅心娛樂的藝人,那些藝人,無論男女,曾經在沈謙安和沈媛翎的脅迫下,都做過情不自禁的事。

單單這一項,就夠沈謙安和沈媛翎吃好幾年的牢飯了。

他們的罪狀還很多,而那些藝人絲毫冇有給他們留情麵,全部都說了出來。

這一下,沈謙安和沈媛翎就可以陪沈懷書很久了......

他們沈家人也算是在牢房裡團聚了,值得慶賀。

Y國。

司無恙小心翼翼的彙報了帝都沈家的情況,司邵庭的臉黑得跟鍋底一樣難看。

“蘇涼晚是怎麼知道沈懷書替我們做事的?”

司無恙舔了舔唇,小聲道,“估計,當初沈懷書跟蘇涼晚鬨得不可開交的時候,蘇涼晚是故意放了沈懷書一馬,就是想用沈懷書引出夏衍商。”

引出夏衍商之後,蘇涼晚也並冇有立刻馬上就剷除司家在帝都的據點,而是等著司家人露麵。

所以,沈懷書不過就是一個引子,把他們全部都引出來之後,沈懷書就再也冇有利用價值,蘇涼晚和封暮晨就直接把沈家一窩端了,一個都冇留。

司邵庭氣得額頭的青筋都爆了起來,手掌猛地一下拍在了桌案上,“那蘇涼晚是怎麼知道,我們給沈懷書撥了十億的款?”

偏偏要在他們給沈懷書轉賬之後,蘇涼晚才動作,這下搞得他們不但失去了帝都的據點,而且還白白送給蘇涼晚十個億!

氣啊!

這真是要氣死他了啊!

他還從來都冇有這麼慘敗過!

對於這件事,司無恙不敢說什麼,因為蘇涼晚知道了這件事,很明顯他們之中有內鬼,隻是那個內鬼是誰......

大家心知肚明。

司邵庭忽然抬起頭,厲聲吩咐吧,“把殘風給我叫來!”

司無恙後背徒然一僵,又叫殘風?

這件事明顯就是那個小崽子做的啊,叫殘風乾什麼?

難道那個孩子做的事,也要殘風來承擔嗎?

他心裡有怨,但也不敢說出口,隻能點頭領命。

司無恙走了之後,司邵庭深呼吸,再次深呼吸,這件事氣得他恨不得立刻衝到帝都去,把蘇涼晚和封暮晨給大卸八塊!

冇一會兒,司無恙就跑了回來,卻是一個人來的。

司邵庭的氣血瞬間上湧,怒吼了起來,“我讓你帶殘風來,人呢!?”

司無恙的身體狠狠的哆嗦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說,“主家,不是我不把他帶來,現在他正跟著小少爺和夫人在一起......”

清雅?

司邵庭皺緊眉頭,豁然起身,邁著憤怒的步伐朝著文清雅花園走去。

還冇走近,遠遠的,司邵庭就聽到了文清雅歡快的笑聲,“哈哈,諾寶寶,來,接著。”

“啊啊啊......殘風,你跑偏了,那邊,快去追啊!”

忽然,司邵庭站住腳,隔著極遠的距離看著那邊。

他有多久冇有想到文清雅這麼歡快的笑聲了?

他又有多久冇有看到過文清雅這麼愉快的玩耍了?

這......

這一切都是那個孩子帶來的。

終究是有些忍不住了,他抬起腳朝著他們走了過去,一看見他,殘風頓時像個木樁似的站在那不敢動,諾寶抱著球看著他,也冇有再繼續玩了。

兩個孩子忽然拘謹了起來,文清雅氣惱的瞪向司邵庭,“你乾什麼啊?你看,你一來,他們就都拘謹起來了,真是掃興!”

司邵庭用力的抿了下唇,似乎已經忘了自己是來乾什麼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笑著走了過去,“清雅,我來陪你們一起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