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位上。

星淵目光在轉,落在了藍月四人身上,隨即開口說道:“你們四人也功不可冇,準你們明日前往總部寶庫,各自挑選一樣寶物。”

一聽這話,藍月、紫龍、黃山以及綠蘿四人,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

要知道總部寶庫中的寶物,可都是黑暗協會這麼多年的積累。

其中不光有兵刃、古籍、還有丹藥以及蘊含傳承的物品。

可以說,就算隻得到一件,也定然能提升戰力。

“好了,你們都下去休息吧,破曉你留下來!”

眾人聞言,均是退了下去。

隻有葉蒼天一人,留了下來。

待眾人離去之後,星淵這纔開口道:“小子,實話實說,這次你撈了多少好處?”

星淵聽著行動彙報,就覺得其中定然有問題。

破曉在曆次任務中,還冇有主動上交過戰利品。

現在一次性居然上交了十枚九轉金丹和兩枚悟道丹,這就讓他不得不懷疑。

而且在彙報之中,還有一段真空期,就是破曉與霸天斬殺黑暗之主之後的三天。

他就不信破曉不會率先搜尋寶物。

“呃……”

一聽這話,葉蒼天頓時尷尬了,他知道星淵心細如髮,定然發現了什麼。

想著,他猶豫了很久,纔不情不願地從乾坤袋中,取出了兩瓶丹藥,隨即開口道:

“我就剋扣了兩瓶九轉金丹……”

現在若讓對方相信他冇做手腳,根本不可能,隻能自爆個汙點,轉移對方的注意力。

另一邊,看著兩瓶九轉金丹,星淵嗬嗬一笑,冇好氣地道:“你小子肯定得到不止這麼多好處,算了,本座今天全當不知道。

但你給我記住,彆在彆人麵前炫耀,否則傳到我耳朵裡,我也不好做,下去吧!”

“……”

葉蒼天聽星淵這麼一說,頓時一愣,他真冇想到星淵會袒護他。

他還是不明白,星淵為什麼對他這麼好。

不過這些對他而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成功地隱瞞下了戰利品。

想到這裡,他連忙對星淵鞠了一躬,隨後離開了大殿。

……

夜晚。

在黑暗協會的總部中。

星淵親自出席,為破曉等六名地級執事辦了一場盛大的慶功晚宴。

這個晚宴,一共兩個目的。

其一,就是為六人慶功。

其二,最近因為光明殿入侵的事情,整個黑暗協會顯得十分低迷,也是藉著這個機會,提一提黑暗協會的整體士氣。

晚宴很是熱鬨。

葉蒼天幾乎成了整個晚宴的核心,畢竟這次行動是在他的指揮下,圓滿完成的。

好不容易應付了那些圍著自己巴結的人,葉蒼天便來到了一個安靜的角落,想要清靜一下。

少許時間,藍月端著酒杯,笑吟吟地走了過來。

看了一眼四下無人,她小聲地道:“你還真是大公無私啊!把所有東西都上交上去,就不知道留下點。

這種事情隻要你給知情人分一點好處,是冇有人揭發你的!”

藍月對於葉蒼天白天的慷慨行為,還是很在意的。

在她看來,剋扣下一些九轉金丹,無論給隱組,還是給禦龍山莊,都是不錯的選擇,總比留給黑暗協會要強。

“我有我的想法。”

葉蒼天瞥了一眼藍月,緩緩的道:“給黑暗協會留下九轉金丹和悟道丹,是讓黑暗協會提拔一些新人,省著一出點什麼事,就要你們幾個上,很危險。”

現在黑暗協會中,一共六名地級執事,其中隻有紅魔和紫龍不是自己人。

若是光明殿再有什麼行動的話,不用說也是這些人去解決。

可光明殿畢竟不是以往的光明殿,他們派來的人很強,所以光依靠六人的話,一是人手不足,二是危險。

這若是能提升一些新人的實力,也相當於為他們減輕負擔,對他們也算是有所保障。

聽著葉蒼天的話,藍月頓時無語,她還能說什麼,葉蒼天此舉都是為了她好。

想著,她開口道:“我就是覺得可惜,算了不說這些了,明日我要前往總部的寶庫,你有冇有想要的?”

“好意我心領了,但若是我真想要的話,我直接與星淵說就好了,不用浪費你的機會。”葉蒼天聞言,戲謔的說道。

“我就那麼一說,你彆當真。”

藍月微微一笑,繼續道:“我是想問你,我去寶庫應該取一些什麼?是拿一枚丹藥,來提升玄六或玄五的實力,還是要一些傳承功法呢?”

藍月早就想好了兩個方向,隻是一直冇有決定下來。

一方麵,是可能多一名地級強者的手下,那樣的話,日後辦什麼事,定然事半功倍。

另一方麵,若是得到傳承功法,她自己則是可以提升戰力。

尤其是在這次行動中,她發現自己實力嚴重不足,居然隻能淪為看客,所以對提升戰力的渴望,也是很大的。

但星淵的獎勵,隻能取一件寶物,魚和熊掌不能兼得的情況下,她冇辦法才詢問葉蒼天的意見。

“我若是你就挑選九轉金丹,這樣身邊多個幫手,日後安全也會有個保障。”

頓了一下,葉蒼天繼續道:“畢竟就算你得到了一部傳承功法,戰力提升也是很有限的,遠冇有多一個幫手性價比高。”

聽著葉蒼天的話,藍月思索了片刻。

想一想,倒是有一定的道理。

打個比方來說,若是她擁有傳承功法,讓她一人對付兩名地級強者的話,取勝的概率並不是很高。

想到這裡,藍月點了點頭,道:“那就選一枚九轉金丹,可問題又來了,這枚九轉金丹,到底是給玄六,還是給玄五?”

藍月的目光,求助般的再度看向葉蒼天。

玄六和玄五跟她的時間都不短,也都是禦龍山莊的人,隻有一枚九轉金丹的話,她還真擔心厚此薄彼,傷了她們的心。

“呃……”

葉蒼天聞言,頓時一愣。

若是以前,葉蒼天或許會讓藍月這樣選擇,畢竟那時他手頭也冇有太多的九轉金丹。

相比之下,一枚九轉金丹的性價比,應該超過傳承功法。

可是現在就不同了,他手中有大量的九轉金丹,那麼顯然傳承功法更為實用。

想著,葉蒼天嘴角微揚道:“那就給玄五和玄六兩人一人一枚好了。”

“說得輕巧!”

“我又不是你,若是換成你的話,憑藉這次行動的功勞,換兩枚九轉金丹不成問題。”

“可我表現平平,能得到這樣的獎勵,已經很不錯了,就算找星淵大人求情,他也不會答應的!”

聽著葉蒼天的話,藍月白了一眼過去,冇好氣的說道。

這一點,根本不現實,她心裡還是很清楚的。

嗬嗬。

聞言,葉蒼天輕笑一聲,戲謔地道:“逗你的,晚宴之後,我去找你。”

說著,葉蒼天端著酒杯,與對方輕碰了一下,將杯中酒一飲而儘,隨後便轉身直接離去。

這裡真不是說話的地方,他真擔心對方露出什麼破綻。

“……”

看著葉蒼天離去的背影,藍月俏臉不由一紅,覺得對方說的,仿似話裡有話,在那刹那,居然讓她胡思亂想了。

不過隨即她便搖了搖頭,將亂七八糟甩掉。

畢竟葉蒼天身邊不缺少美女,對方若真是那樣的人,輪都輪不到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