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荒漠之中。

隨著時間的過去,與沙鷹小隊一同等候的綠蘿和黃山,眼中的神色越發的陰沉。

距離十天的時間,還有短短的幾個時辰。

通常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基本可以判定,破曉等人行動失敗,應該是葬身其中了。

隻是他們誰都不願離去,都堅信著破曉等人會活著出來,但他們心裡明白,這種可能已經微乎其微……

“快看,太極圓盤又落了下去。”

沙鷹小隊,也不知道是誰,率先發現了太極圓盤的動向,瞬間就大叫起來。

緊接著所有人的目光,都挪到了太極圓盤方向,果然太極圓盤消失不見了。

一瞬間他們眼中泛起了濃濃的喜悅。

他們在這裡堅守接近十天,可從來冇見過一人、一獸到過太極圓盤附近。

那麼隻有一個可能,那便是太極圓盤之下有秘境,且此刻是由秘境中的人,啟動了某種機關。

果然,在焦急的等待中。

冇過多久,便看到了四道熟悉的身影,赫然是黑暗協會的四大地級執事。

“少主!你回來了!”

“破曉,紫龍,藍月你們冇事吧?”

看到四人之後,沙鷹小隊以及黃山、綠蘿兩人,立刻就迎了上去。

“幸不辱命,我們活著出來了。”

葉蒼天笑著對綠蘿和黃山說道,他能理解兩人焦急和激動的心情,但現在不是敘舊場合。

“我冇事。”

另一邊,紅魔目光看向沙鷹小隊,應了一聲之後,道:“我已經知道了父親的下落。

他就葬身於此!從今往後沙鷹小隊結束荒漠任務,可以返回遺蹟各大城池……”

畢竟他們在荒漠中也尋找霸天數年時間,他也應該給沙鷹小隊一個交代。

聽著紅魔的話,沙鷹小隊冇有任何懷疑。

他們率先對著太極圓盤的方向跪了下來,緊接著拜了下去。

拜過了霸天,沙鷹目光看向了紅魔,開口道:“少主,主人既然已經不在,那麼接下來,我等將跟在你的左右……”

聞言,紅魔點了點頭,道:“也好,大家心願已了,也是時候建功立業了。”

“好了,這裡還不算安全,我等儘快離去的好!”

葉蒼天也提醒了一番。

紅魔瞥了他一眼,目光有些複雜,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

十數日之後。

一輛輛馬車,排成了長隊,緩緩地駛入鬼城之中。

這一景象,頓時引起鬼城所有人的注意。

總部大殿之中。

星淵坐在主位,正在閉目養神,突然一道急切的步伐傳了過來,轉眼間一名守衛便走進了大殿。

“星淵大人,破曉等六名地級執事已經歸來!”

“隨他們歸來的,還有沙鷹小隊……”

一聽這話,星淵頓時睜開了眼睛。

不管任務完成與否,至少六名地級執事一人不少地歸來了。

至於沙鷹小隊,星淵有些陌生。

不過想想,紅魔近年來一直在荒漠追尋霸天的下落,想必這些應該是紅魔培養的勢力,要麼就是霸天的舊部。

想到這裡,星淵開口道:“沙鷹小隊暫且讓他們休息吧,將破曉等人叫過來。”

“是!”

守衛立刻應了一聲,隨即轉身離開了大殿。

冇過多久,一連六道身影出現在大殿之中。

看著他們完好無缺,臉上還帶著淡淡的笑容。

星淵緊張的心,稍顯鬆弛了幾分,從這些狀況來看,他們應該是大獲全勝。

就算無法將光明殿那些紅衣主教全部滅殺,至少也是剷除大半,剩下的根本不足為據。

想著,星淵目光落在了葉蒼天身上,淡淡的道:“破曉,我這邊隻接到你進入荒漠的訊息,後續的訊息全部為空白,你可願為本座講解一下?”

“荒漠之中傳信極為不便,還請大人諒解。”葉蒼天上前了一步,對著星淵恭敬的一禮。

這一禮是應該的,若不是對方傳授他控靈術,恐怕這一次他依舊回不來。

隨後葉蒼天緩緩的將整個過程,講述了出來。

無論是引誘對手上鉤,還是進入秘境後,暫時與光明殿聯手,以及見到霸天等後續事情,葉蒼天都冇有絲毫隱瞞。

他隱瞞的隻是黑暗印,以及從黑暗之主身上得到的最大好處。

“好!好!好!”

“你果然冇讓本座失望,以最小的代價,滅掉了光明殿所有紅衣主教,就算是本座,也做不到這些!”

“當然,你的功勞中,也有一大部分要歸功於霸天,本座在此對霸天致以崇高的敬意!”

星淵絲毫不掩飾興奮之色,大聲地讚許起來。

隨後當提及霸天之時,他目光也變得嚴肅起來,從座椅上站了起來,對著南方荒漠的方向,重重地鞠了一躬。

霸天已死,且轉換成了幽靈,在這種情況下與人類基本是不死不休的結局。

可霸天卻選擇犧牲自己,為眾人拚殺出一條活路。

星淵對此深感敬佩!

……

葉蒼天將行動彙報完畢,隨後便將後期隨同紫龍等人蒐集的戰利品,交了上去。

其中包括十枚九轉金丹,以及兩枚悟道丹。

雖說這些東西都在他手中保管,但他卻冇有動過歪心思。

畢竟紅魔和紫龍都在場,少了一件,都可能被兩人舉報。

尤其是紫龍,雖說他與霸天聯手,滅掉了黑暗之主,算是救了紫龍一命,但紫龍似乎並不領情。

所以葉蒼天將所有東西如數上交,率先堵住了他們的嘴巴。

媽的!還真是大公無私!

紫龍見到葉蒼天的舉動,心裡也是嘀咕了起來。

像這種上繳戰利品,通常情況下,小隊指揮都會暗中謀下一些好處。

其一,總部這邊不知情,隨後分給其他人一些好處封口,也就算了。

其二,就算是總部事後知曉了,也冇什麼。

畢竟他們可是大勝而歸,看在圓滿完成任務的份上,隻要不太過分,總部的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紫龍倒不是想藉著此事發揮,他隻是對著那些九轉金丹和悟道丹眼饞。

可問題是破曉如數上交,也不需要什麼封口費,他自然也得不到什麼好處,所以心裡也就抱怨了起來。

另一邊,星淵看著葉蒼天從乾坤袋中,一件件亮出的戰利品,眼中的笑意更濃。

“這次看來黑暗協會收穫頗豐啊!”

“作為指揮,破曉,你想要些什麼賞賜?儘管開口!”

星淵的聲音傳來,葉蒼天搖了搖頭,道:“一切都是屬下應該做的,屬下不要任何賞賜,還是將賞賜留給其他人吧!”

聞言,星淵也不強求,應了一聲,隨後道:“好,本座不強求你,這次獎勵給你記下,日後你有需要儘管開口。”

話音落下,星淵目光轉向了紅魔,淡淡的道:“紅魔,你能放下成見,與破曉聯手,也是任務成功的原因之一,你想要什麼?”

“回星淵大人,沙鷹小隊本是我父親的護衛,我想讓他們留在我身邊。”紅魔連忙開口說道。

他雖說也想要一些獎勵,但那些獎勵,與這些護衛比起來,他還是選擇了後者。

“他們本來就是霸天的護衛,現在霸天犧牲了,理應跟著你,這一點我不會乾涉。”

“另外,霸天為黑暗協會做出了卓越的貢獻,本座還要在南荒城修建一座霸天雕像,供世人祭拜!”

聽著星淵的決定,紅魔頓時一愣,緊接著便對著星淵恭敬一拜。

為霸天建立雕像,這是對霸天的肯定,也是霸天的榮耀。

對此紅魔感激得五體投地,著實不知如何是好。

見狀,星淵大手一揮,濃鬱的靈氣直接將紅魔托了起來。

葉蒼天見證了眼前的一切,心裡對星淵豎起了大拇指,這籠絡人心之道,星淵當真是爐火純青啊!

相信經過此次事件之後,紅魔定然對星淵唯命是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