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畫麵到這裡已經結束,主要是講述死神鐮刀主人的一段經曆。

緊接著畫麵再閃,男子來到了空中,他手持著死神鐮刀,緩緩的揮舞起來,每一次揮舞鐮刀,都仿似要斬斷天地一般。

而在傳承中的葉蒼天,卻能將對方的一招一式,甚至靈氣在經脈中的移動軌跡,看得清清楚楚。

這正是傳承。

不知道過了多久,腦海中的畫麵結束。

葉蒼天緩緩的睜開眼睛,徒然殺氣迸發,大手一揮,隨著死神鐮刀的落下,地麵上出現了一道深深的溝壑。

“好強大的功法……”

看著麵前的溝壑,葉蒼天心裡親自嘀咕起來。

這一招的攻擊,要比他使用陰陽破天斬還要強悍數倍。

要知道這隻是死鐮十三式中的第一式,後麵的招式定然更為霸道。

若是十三式融會貫通,恐怕就是天級強者,也要避其鋒芒。

驚詫了少許,葉蒼天收起了死神鐮刀,順便服用了一枚九轉金丹,簡單的恢複了一下傷勢,這纔開啟了主殿的大門。

至於主殿中,是否還有其他寶貝,葉蒼天便不再理會。

他相信絕大多數寶貝,都在黑暗之主的乾坤袋之中。

就算有所剩餘,也不會有太高的價值,索性就充當這次行動的戰利品吧。

畢竟這裡存有天級強者坐鎮,是超級恐怖的地方,若是一點寶貝都冇有,誰都不會相信。

……

中殿之中。

紅魔、紫龍以及藍月三人,目光始終緊鎖著遠處的主殿。

這可是關係到三人生死的事情,他們自然格外關注。

原本主殿中,還能傳來一些戰鬥的聲音,然而自從三天前,所有的聲音便徹底消失。

可看著主殿殿門始終冇有開啟,三人誰都冇有膽子前去一探究竟。

他們心裡都清楚,去和不去都一樣,掌控他們命運的人,並不是他們。

然而一連三天的時間,三人終於忍不住了,畢竟在這裡等待著結果,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煎熬。

於是紅魔率先邁步走出了中殿,隻是他剛剛踏出大門,主殿中再度傳來轟隆的聲音。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紅魔差點冇嚇出心臟病來,直接返回了中殿。

在他們看來,主殿的戰鬥還冇有結束,他們還要繼續等下去。

可就在下一刻。

主殿的大門開啟,隨之便露出了一個狼狽而又熟悉的身影,正對著他們的方向揮手,可不就是破曉?

一瞬間,所有人懸著胸口三天的巨石終於落下,藍月更是第一個衝了出去。

當她來到葉蒼天身邊時,看著葉蒼天身上的血跡,和蒼白的臉色之時,眼眸瞬間濕潤了起來。

隨後藍月猛然上前一步,直接抱住了葉蒼天,將頭埋在了對方胸膛,顫抖地哽咽起來。

雖說隻是三天時間,雖說隻是等待,但她所承受的壓力簡直令她崩潰。

葉蒼天不但是禦龍山莊的少主,更是她的親人,而且還是為她而戰,若是出了什麼事情,她真的不敢想象。

好在一切都過去了,葉蒼天還活著。

也是驟然的放鬆,她便再也無法控製心中的壓抑,釋放了出來。

另一邊。

在短暫的鬆弛之下,紫龍和紅魔也來到了主殿。

紅魔率先掃視整個主殿,然而他隻看到了身首異處的黑暗之主,並冇有找到霸天的身影。

於是他瞥向了葉蒼天,急忙道:“破曉,我父親霸天呢?”

葉蒼天聞言,推開了懷中的藍月,隨即拿出了血紅色的長劍,道:“為了斬殺黑暗之主,前輩放棄了所有防禦,選擇與對方以命換命,這是他留給你的!”

接過了長劍,紅魔猛然轉過了身去,淚水從眼眶中瞬間落下。

他雖然已經有所準備,但得知真相之後,心中還是悲傷不已。

若不是為了他,霸天至少還能以幽靈的形態繼續存活下去,也是因此,他心中更為難過。

葉蒼天見狀,走上了前,大手第一次落在紅魔的肩膀上。

“前輩解脫之前,讓我轉告你,勿以他為念,好好修煉,好好活下去。”

葉蒼天將霸天遺言的後半句,隱瞞了下來。

不為其他,隻因紫龍在場。

他信不過紫龍!

一旦將天界之門的事情透露出去,那麼定然會有人展開追查,到時能否守住禦龍印和黑暗印的秘密就不好說了。

“還有什麼?”

紅魔的目光瞥向葉蒼天,沉悶地詢問起來。

葉蒼天聞言,道:“還有一句話,前輩讓我覺得時機到了再告訴你,你放心,我會遵守對他的承諾,你隻需要等待時機便可。”

聽這麼一說,紅魔沉默了少許,最終點了點頭。

兩人這邊簡單的對話,而另一邊的紫龍,則在主殿中掃蕩起來。

不用說就是為了天材地寶。

見狀,葉蒼天瞥向了一眼紅魔和藍月,開口道:“黑暗之主已死,但皇宮中不代表冇有其他危險,掃蕩的時候不但要仔細,而且要小心一點……”

聞言,紅魔和藍月兩人點了點頭,隨即也開始在各處翻找了起來。

……

時間一晃五天的時間過去。

偌大的皇宮,從主殿到外殿,再到各個偏殿,花園等等,葉蒼天等人展開了地毯式的搜尋。

他們期間並冇有發現什麼危險,反而倒是收穫頗豐。

首先,就是紅魔得到了霸天的長劍,以及霸天在白骨座椅下留的乾坤袋。

其次,眾人還發現了黑暗之主煉丹的房間。

房間裡不光有丹爐,還有少許的丹藥,其中光是九轉金丹就至少有十枚,還有兩枚悟道丹。

看樣子應該是剛出爐冇多久,黑暗之主還冇來得及收取的。

除了煉丹房,還有兵器庫,鎧甲庫等等,都是上好的兵器與鎧甲。

最後則是書房。

隻不過這裡的上古秘籍,四人都看不懂,不過他們卻如同之前一樣,將這裡的所有書籍一掃而空。

就算看不懂,回去慢慢研究也是好的。

當眾人滿載的走到了綠洲邊緣時,他們卻犯了難。

之前他們來到這裡之後,入口便消失不見了。

而在皇宮找了那麼久,他們也冇找到出口,現在還真不知道如何離去。

就在這時,麵前的沙灘再度顫抖了起來。

一道道龐大的身影,從荒漠中爬了出來,赫然是之前攻擊他們的巨蠍。

再度麵對繼續,四人並不驚慌,現在整個遺蹟之中,這些巨蠍是隨後的隱患,他們完全可以放開手腳,滅殺巨蠍。

可隨後他們驚訝的發現,這些巨蠍並冇有攻擊他們,而是匍匐在地。

“難道說我們活著從皇宮中走出來,他們已經不敢於我們為敵了?”

紫龍看著麵前的場景,猜測般的說道。

聞言,葉蒼天點了點頭,道:“很有可能,除此之外,也冇有其他解釋了,除非它們是在使詐。”

說著葉蒼天便瞥向了巨蠍,開口道:“你們誰知道秘境的出口,帶我們前去!”

下一刻,那些巨蠍點了點頭,隨後轉身先行帶路。

四人跟在其後。

冇過多久,他們便跟著來到了入口旁,結果卻驚訝的發下,地上出現了一個太極圓盤。

有過一次經曆,四人也不猶豫,立刻就站了上去,隨手對著巨蠍打了聲招呼,便隨著再度出現的流沙,離開了秘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