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開始的得知天龍大樓,到後麵知道天龍大樓的恐怖,在遇上小醜與變形女人合作……王尊對天龍大樓其實是有恐懼的。

他一直想躲開天龍大樓,奈何事與願違,不僅躲不過去,反而是在一步一步的靠近。

現在天龍大樓的任務出來了,內容很簡單,殺穿它。

之前王尊是不敢想,現在嘛,感覺還是有機會的。

他想到了另一個辦法,也許能讓自己活下去的機會更大一些。

當然,他最大的靠山還得是龍蘭。

這姑奶奶現在都還是一點訊息都冇有,要急死個人。

“殺穿天龍大樓,真的太看得起我了!”

王尊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雖然他現在對天龍大樓不是太過的恐懼,但是讓他殺穿天龍大樓,確實是高看他了。

現在是十點多,王尊收拾好碗筷之後,他來至一樓,看著大門口進來的血腳印已經被清理乾淨了,他來到地下室的門口,往裡看去。

打開地下室的燈,王尊來到那麵牆前,上麵畫著扭扭歪歪,簡簡單單的一扇門,王尊卻有一種感覺,這門的後麵,好像藏著很可怕的東西。

為了預防萬一,王尊找來工具,把地下室的鐵門重新裝了上去。

為了安全起見,他又找來一扇門,在門框的裡麵也裝了一扇鐵門,並且做了五個鐵勾,用鐵鏈鎖死。

兩扇鐵門,十條鐵鏈,十把鎖,裡麵就算是出來什麼東西,一時半會也打不開吧?

王尊對門後的房間確實是很好奇,但是,在冇有絕對的實力,換個說法,在冇有絕對厲害的幫手之前,他也不敢輕舉妄動。

他又不是那些恐怖電影裡的男主角,明知道那個地方不對勁,還好奇的去看。

做完這一切,快零點了。

王尊本想著出去,躲一躲變形女人,仔細一想,自己怕什麼呢?

他這麼多幫手,這麼多夥伴家人,還是在他的地盤裡,他怕什麼?

來了就讓變形女人回不去!

也是這時!

砰地一聲!

一樓的一個房間門被重重的推開,一股陰冷狂暴失控的氣息瞬間充斥彆墅的每一個角落。

啊!

一聲嘶吼震耳!

王尊急忙走了過去,看到朱勁雙手抱頭,在地上打滾痛苦的大叫。

冇有控製好那滴血,反之讓那滴給控製了?

這怎麼行?

朱勁猛地抬起頭,雙眼通紅,臉龐猙獰扭曲,彷彿正在承受無與倫比的巨大痛苦。

他看到王尊,撿起地上的殺豬刀,失了智似的衝上來。

“小靈,大頭……”

王尊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把四個鬼東西都叫了出來。

朱勁失控的狀態連他們都吃了一驚,遵從王尊的命令,上去試圖將朱勁控製住。

然而!

此時此刻的朱勁完全是變得瘋顛,見到會動東西就奮力的揮砍,四個鬼東西一時靠近不了!

“彆傷了他,控製好他!”

王尊也是急了,他後悔了,關於小醜的東西,他就不應該給自己身邊的夥伴試。

現在出問題了吧?

四個鬼東西撲上去,試圖壓住朱勁,被甩飛出去,他似乎是認準了王尊,要將其一分為二,滴血的殺豬刀瘮人無比。

“快……走……”

朱勁的口中擠出艱難的兩個字,他真的控製不了自己,但他又不想傷害王尊。

他現在正與身上的東西在極力的拉扯。

“我們是家人,我又怎麼會扔下你離開呢?”

“無論你變得怎麼樣,你也是我的家人,我的夥伴,我們有難一起上,有福一起享受,無論是你,還是小靈,還是大頭,你們都是我王尊的家人,我王尊絕不會在你們遇到危險的時候逃走!”

王尊不退反進,也是忐忑不安,但也拚了,同時,他也利用這個機會,好好收買一下小靈大頭的心。

他知道自己可能真的會被朱勁開膛破腹,但他也知道,朱勁確實是自己的夥伴,是家人,他不能扔下朱勁。

大頭:“老大義溥雲天,視我們為家人,從不放棄我們,我願為老大守一輩子的床,幫老大換一輩子的褲子,以後老大百年之後,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時,我大頭絕對第一時間出現在床邊,還有,我大頭絕不會讓任何的女人影響老大的進步,守床童子不會讓任何一個女人爬上老大的床……”

“嚶嚶嚶……”

小靈也捏著小爪子,表示認同。

保安男人兩位紅衣厲鬼:“……”

就連處於瘋癲狀態下的朱勁都怔了一下。

王尊更是當場無言以對,一臉黑線,⁄(⁄⁄ ⁄ω⁄⁄ ⁄)⁄

我的娘!

自己是上輩子欠了大頭娃的了!

來不及收拾大頭,四個鬼東西又撲了上去,妄圖壓住朱勁。

現在的朱勁瘋癲狀態下,力量更上一層樓,甩飛四個鬼東西,兩步便是到了王尊的麵前。

“你砍吧,如果砍了我,你能舒服一點,你動手吧!”

王尊看起來淡然處之,事實上手心都冒汗了,朱勁真的砍下來怎麼辦?

我的娘!

還真的砍下來了,滴血的殺豬刀已經到了他的頭頂之上。

幸虧這個時候,小靈護主心切,一口尖牙咬在朱勁的手臂上,尖牙之中纏繞著青火,燙得朱勁鬆開手上殺豬刀!

滴血的殺豬刀擦著臉落下,王尊大氣也不敢出一口。

手上一動,血色絲帶纏繞上去,將朱勁捆在地上。

血色絲帶很溥很細,卻能將朱勁捆得無法掙脫。

“醒醒!”

王尊上去就是兩個耳光,朱勁變成這個樣子,他難辭其咎。

“你是我王尊的家人,是我王尊的夥伴,你不能被控製,你要鎮壓它,反其道而行之,將它吸收,成為自己的力量!”

王尊捧著朱勁的臉,大聲的叫喊。

朱勁好像聽不進去,齜牙咧嘴,咆哮著,痛苦,難受,凶狠!

“鎮壓它,你是我的家人,你是最棒的!”

朱勁還是一點要恢複過來的感覺也冇有。

王尊沉默了,這該怎麼辦?

朱勁的意識好像完全被取代了,想要奪回身體,得將他的意識拉出來。

怎麼樣做才能將他的意識給拉出來?

王尊咬咬牙,眼前一亮,捧著朱勁的臉,大聲的叫。

“我給你找個老婆啊,你老婆都冇有找到,你不能被彆人控製啊!”

“你不要老婆了嗎?柔柔弱弱的小奶貓你不喜歡嗎?清純可愛的妹子你不要了嗎?風情萬種的禦姐不香嗎?國色天香……”

王尊的話冇說完,朱勁的掙紮突然停了下來,血紅的雙眼慢慢恢複過來,他一臉的茫然與期待。

恢複了?

要找老婆的執念這麼深嗎?

“老大,什麼叫柔柔弱弱的小奶貓?什麼叫風情萬種的禦姐?什麼……”

“滾一邊去!”王尊瞪了一眼大頭。

大頭是一臉的委屈,小聲的嘰咕:“我也想找個柔柔弱弱的小奶貓做老婆……”

王尊:(⊙ω⊙)

風情萬種的禦姐不香?

要什麼柔柔弱弱的小奶貓,打一拳哭三天,一點意思都冇有。

王尊懶得和大頭討論這個問題,看著朱勁,確定朱勁是恢複得差不多了,他鬆掉血色絲帶。

嚇得王尊一頭的汗,下一次,還是不要隨隨便便把未知的東西給他們嘗試。

朱勁撿起地上的殺豬刀,身體突然一脹一縮,緊接著,身上冒出鮮紅的血液。

血液將他的褲子一點點染紅,直到腳上的鞋。

由於朱勁並冇有穿著上身的衣服,但他的上半身的皮膚也能看得見有著一絲絲的血紅。

紅衣厲鬼?

王尊大吃一驚,他知道如果吸收那滴血內的力量能讓鬼東西博升不少,但冇想到會讓朱勁徹徹底底的成為一位紅衣厲鬼。

陰冷中又暗藏殺機的氣息瀰漫開來,仿如刀風橫行。

朱勁手上的殺豬刀更紅了,上麵的血順著刀尖滴下,越來越快。

朱勁也在感受自己身上的力量,與眾不同的力量,讓他一直麵無表情的臉出現了一些笑容。

終於是鬆了口氣,王尊輕輕的拍著朱勁的肩膀,也是十分的欣慰。

砰……

也是這時,大頭用頭撞著牆,一臉的委屈與無奈,苦澀至極。

現在就剩下他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厲鬼了,那他不成了大家的小弟了嗎?

打擊力度很大啊!

“下次有機會我給你搞一些提升實力的東西,你也會成為更強的存在!”

王尊還是開口安慰大頭,雖然大頭娃有時候不靠譜,但也是他的家人。

“什麼話,我也不是很差好嗎?不服來試一試,我的大頭能把他們錘飛,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換了一個顏色的衣服嗎?還有一個冇穿衣服呢!”

大頭也是死嘴硬,說得不卑不亢,心裡卻是滿滿的羨慕。

“好了,你腦袋這麼大,肯定能想得開,放心,你老大不會拋棄你的!”

大頭不理王尊,一個勁的撞牆。

也是這時!

彆墅的大門突然被一陣狂風吹開,緊接著就是一個冷漠的聲音響起來。

“今天晚上你居然冇有逃啊,知道自己逃不了,不逃了?”

是變形女人!

王尊眯起眼睛,走到門前,隻見院子的圍牆上,站著變形女人。

變形女人手腳很長,彷彿冇有骨頭,長長的手腳隨風晃動,更像是飄在空中。

她的眼底閃著點點白光,也算是一位半隻腳邁入白眼紅衣厲鬼的層次了。

“你一個?”

王尊看向四周,冇有發現彆的鬼東西,他笑了。

“小朋友,一個還不夠收拾你的嗎?”

變形女人陰邪邪的開口。

“好像……是有點不夠……”

王尊笑容更燦爛了。

有底氣,有信心,感覺就是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