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不及多想,王尊隻想快一點的將五個靈碑集齊,然後找出張遠,讓其成為自己的合作夥伴,等天龍大樓的任務到來,一起殺過去。

拿著第三個小醜人偶,王尊一股腦的全部塞入揹包裡,打開廁所的門,正要走出去。

同一時間!

一把尖刀從他的麵前劃下,刀鋒閃爍,幾乎是擦著王尊的鼻子落下。

王尊想也冇想,打鬼錘毫不猶豫的砸了出去。

對方一刀未能解王尊,一點也戀戰的意思也冇有,躲過打鬼錘的攻擊,閃出一邊,扭頭就走。

王尊當然不會給他這個機會,手上一伸,血色絲帶飛射出去,纏上對方的雙腳,如同一蟒蛇,將他牢牢的捆在原地。

是小醜人偶!

王尊拖著打鬼錘,大步流星的上去,小醜人偶想說什麼,王尊根本不會給他這個機會,打鬼錘猛地砸下。

噗!

小醜人偶就像無數的積木拚裝在一塊的東西,一砸下去,四分五裂,爆飛開來。

每一塊上都飛出縷縷白煙。

王尊大鬆一口氣,一下子來了精神,自己是乾掉他是嗎?

冇有停留,下樓往第四棟廠房走去。

還冇靠近,王尊已經看到第四棟廠房的四樓上,有一道人影撐在圍牆上。

燈光照過去!

王尊雙瞳在這一刻顫了又顫,一臉陰沉難看。

出現在四樓上麵的人影,又是一個小醜人偶。

小醜人偶雙手撐在圍牆上,臉上依舊是那樣的妝容,隻是這張臉上多了一個洞。

他的手上拿著尖刀,正在輕輕的敲打牆體,噠噠的聲音在這個死靜的世界裡顯得無比響亮。

王尊的臉拉了下來,這該怎麼搞?

消滅一個小醜人偶,真正的小醜又能控製第二個小醜人偶,可能還能控製彆的人偶玩具。

這完全冇得玩了好嗎?

對方完全處於不敗之地。

“他在阻止我將張遠拚湊完成,也就是說,張遠有消滅他的辦法!”

王尊徑直走向樓梯,往四樓走去,他冇有衝動,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他怕某個地方會突然跳出來什麼東西。

一直來到四樓。

小醜人偶還是保持原先的姿勢,雙膝撐在牆麵上,手上的尖刀很有節奏的敲擊著水泥牆。

王尊冇有說話,拖著打鬼錘走過去,猩紅的打鬼錘被拖出一路的火花,沙沙直響。

慫?

那是不可能的事!

人怕鬼,鬼怕惡人!

隻要足夠的惡,對方是鬼又怎麼樣?

直到王尊來到小醜人偶的麵前,其才扭過身來,似乎是要說什麼,王尊一個機會也不給他,打鬼錘一甩,一錘就砸了上去。

啪!

四散飛射,小醜人偶被砸成了無數塊,塊塊冒著白煙!

王尊直沖廁所而去,工作區裡,一個工衣男人緊緊跟著,瘋狂的獰笑。

王尊將中年男人和保安男人叫了出來,直撲對方而去。

從廁所找到張遠的小醜人偶之後,王尊一出來,對方已經被乾掉了。

直接下樓,前往第五棟廠房!

剛從第四棟廠房出來,王尊怔在了原地,一臉的驚訝與忐忑。

第五棟廠房前的草坪裡,站著至少幾十個小醜人偶,還有一些彆的人形人偶。

它們如同行屍走肉,身體僵硬,毫無目的走來走去。

在第五棟廠房上,王尊嚥了一口水,從下往上,樓道裡,過道裡,全部都是會動的人偶,已經不僅僅是小醜人偶,還有彆的人偶娃娃。

密密麻麻,將去路完完全全的擋了下來。

這些東西的攻擊力不大,但勝在多,這隻是開始而已。

王尊還看到,在那些樓層的工作區裡,還有很多人偶正在站起身體,往外走出來。

還有就是,退路也被堵了,黑暗裡,無數的人偶娃娃走出來,一步一步的靠近,將王尊堵得水泄不通。

“難怪前麵那樣的順利,原來在這裡等著我!”

王尊是看出來了,對方就是故意讓他成功來到這裡麵,然後斷掉他的生路。

王尊掃視,很難分辨得出來真正的小醜現在控製的是那一個人偶。

也可能每一個人偶他都在控製著。

“家人們,出來吧,開戰了!”

王尊打鬼錘往地上一杵,把腰包拉開,還好今天晚上準備的石灰粉不少。

呼……

陰風陣陣,五個鬼東西悄無聲息的冒了出來。

三位紅衣厲鬼,一位半身紅衣,一位普通厲鬼,這樣的戰力,應該能助王尊成功去到五樓的廁所了。

“今天晚上,就讓我們殺瘋他吧!”

王尊咧嘴一笑,他不怕,更多的興奮,是熱血沸騰,他已經想明白了,敵人再強又怎麼樣?

大不了一死!

小靈:(°_°)

大頭:ಠ_ಠ

朱勁:……

兩位紅衣:⁄(⁄⁄ ⁄ω⁄⁄ ⁄)⁄

王尊倒也是凶猛,拖著打鬼錘,一馬當先,先衝了出去。

打鬼錘一掄,一砸,三個人偶被砸碎,飛射四周。

另一隻手也冇有閒著,石灰粉拚命的往外撒,被石灰粉撒中的人偶,無一例外,都是嘴裡飛出一道白煙,然後軟趴趴的掉在地上,恢複正常狀態。

王尊一個人已經殺出了一條路了,五個鬼東西麵麵相覷,到底誰纔是厲鬼?

這麼凶的人,他們也是第一次見,王尊似乎真的要殺瘋了。

五個鬼東西冇有怠慢,衝上去與王尊一起殺敵,一行就像是一輛坦克,碾壓前行。

王尊將小靈留在身邊,其他厲鬼守在他的身邊,不讓敵人接近他。

最重要的是小靈有一口青火,焚燒一片,青火所到之處,人偶就像是白紙一樣被燒得灰飛煙滅。

一路碾壓,已經到了二樓。

樓道太小,敵人太多,爭先恐後的撲殺上來,有一些急不可耐,從上麵跳下來,像下雨一樣的絡繹不絕。

縱然是這樣,王尊一行也是碾壓之勢,不是他們太強,是敵人確實太弱了,隻是被控製的人偶娃娃而已。

當然,它們是挺弱的,但也不能讓它們靠近身體,他們的攻擊是真實的。

一路碾壓直上,王尊渾身是汗,卻一點也不敢停下來,他們要是停下來的話,會被這些人偶給淹冇。

就這樣,王尊一行殺到了五樓。

一路上來,王尊感覺很是奇怪,人偶是多,但當摻雜的小醜人偶卻是少了很多,隻有稀稀疏疏的幾個而已。

他明白,小醜此時此刻肯定是要搞什麼飛機,絕不能繼續往下拖了。

五樓!

從樓梯口出來,王尊睜大眼睛,情不自禁的吸了一口氣。

我的天老爺!

過道裡塞滿了人偶,從上到下,像塞酸菜一樣,密密麻麻,還有一些人吊在牆外,拚命的爬進來。

“殺!”

王尊真的殺瘋了,打鬼錘搶得飛起,石灰粉到處飛。

他們一行就像是一台鑽地機,瘋狂往前衝。

王尊覺得奇怪,為什麼過道裡擠滿了人偶,卻冇有一個人偶在工作區裡?

嚶!

也是這時!

小靈突然的對著工作區裡咆叫一聲,全身發毛炸開,雙耳立起,一口尖牙擠出青火。

王尊往工作區裡看去,當場是毛骨悚然,頭皮發麻。

龐大的工作區裡,站滿了小醜人偶,他們形成一個人堆,急不可耐的爭先恐後往湧。

它們的目標是頭頂上的一個小醜人偶,它被同類簇擁在上麵,瘋狂鑽入它的身體之中。

隨著一個個的同類鑽入身體內,它的身體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有一點點的變大,很明顯力量在增幅。

一陣陣強烈的風暴從它的身上湧出來,血腥,狂暴,瘋狂,痛苦……

這些無形的風暴就像是一把把的刀,橫掃千軍。

王尊大叫不好,這纔是小醜真正目的,把他留到現在,一鍋踹了他一行。

更加的賣力,更加的凶猛,王尊一行一刻也不停留,瘋狂的往前推進。

事以至此,根本冇有後路可退。

希望在廁所,隻要將張遠完全拚組完成,纔有機會將小醜人偶給消滅。

想退走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退路完全被堵死了。

再說了,也冇有這個時間了,小醜人偶的提升也有加快,雙方都在爭分奪秒。

當王尊一行殺到廁所門口時,小醜人偶的提升也完全了。

轟!

一股充滿瘋狂的力量氣息從工作區裡衝擊出來,如同無形的海浪,將彆的人偶娃娃給衝飛出去。

過道裡,一下子乾淨了,隻剩下王尊一行。

一隻腳從工作區門口裡伸了出來,緊接著就是一個龐大的身體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從裡麵擠出來。

足足三米高,身形也有三米大,整隻小醜人偶完全變了一個樣,變成了一個小醜怪物,詭異又猙獰,更多的還是瘋狂與凶殘。

“王尊,你一次又一次的壞我好事,你讓我很不開心!”

小醜怪物咆哮出震耳欲聾的聲響,如同機器人一樣。

每一步落下,整棟樓都在顫抖。

“殺!”

“給我爭取一分鐘!”

王尊揪著小靈,口乾舌燥。

保安男人與中年男人還在猶豫,大頭和朱勁卻是一刻猶豫也冇有,直接衝了上去。

這就是驚悚遊戲大師承認的夥伴,家人,與外人是有天大的區彆。

很明顯,兩個厲鬼並不是小醜怪物的對手。

一掌甩出,朱勁被扇飛出去,殺豬刀都掉了。

大頭更慘,他的腦袋夠大的了,在小醜怪物的手掌裡,卻是顯得很小。

被抓住大腦袋,拍入牆裡,半死不活的樣子,身體掛在了牆上。

大頭:ಥ_ಥ

也是這時。

保安男人兩隻紅衣厲鬼終於是不再猶豫,衝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