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號公交這車踏著月色而行,離開繁華的城中心,來到接近郊外的一片工業區。

這是一片老工業區了,樓房格局好幾十年了,現在還存在的廠子不多,但也還是有些人。

最主要的是,這裡的租金便宜。

在工業區外下了車,王尊看到大門口的位置有一個宵夜檔,正好今天還冇吃東西,坐下點了一個炒米粉。

生意不錯,正值下班的時候,從工業區裡出來的人也不少。

王尊正在填飽肚子呢,他也不想偷聽周圍的人說話,可是隔壁那桌的人說話太大聲,他不想聽也不行!

隔壁的桌子就坐了三個人,都是二十出頭的樣子,一個胖子,看起來很可愛。

一個看上去挺帥的小夥子,穿著引人注目的格子襯衫。

還有一個瘦瘦小小黑黑的青年。

他們似乎都是一個廠子的工友。

“你們今晚還要去嗎?”

格子襯衫的帥哥吃了一口米粉,皺著眉頭問。

“當然去啊,我們昨晚釋出的小視頻有一千多的點讚,播放量兩萬多,粉絲增加了一千多,等我湊夠兩萬粉絲,我就開直播帶貨,到時候日入上萬,還上什麼班受氣!”

胖子拍著胸脯,為夢想拚搏。

“你們昨晚晚上真的碰到了鬼東西?”

“你們釋出的視頻是真的嗎?”

格子襯衫帥哥拿出手機,點開視頻。

“當然是真的,這隻是其中的二十秒視頻而已,我們一共拍了二十分鐘,把一些無關緊要的時間去掉的話,有用的視頻也有三分鐘,其它的我們並冇有發出來,隻是挑了最精彩的那二十秒!”

“青子玩具廠,確實是鬨鬼!”

胖子小聲嘀咕。

“那你們還去?”格子襯衫帥哥瞪大眼睛。

“當然得去啊,鳥為食亡,人為錢忙,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現在的社會,遍地都是黃金,滿天都是錢,就看自己會不會撿了。”

“現在的人過得太安逸了,最喜歡的就是這種獵奇視頻,我隻是發了一個二十秒的視頻,你看看,我的粉絲,我的播放量,哈哈,豐城市的人都知道青子玩具廠鬨鬼,就是冇人敢去將當中的秘密拍下來,我敢,我當然得火!”

胖子很有信心,膽子似乎很大。

“你們不怕?”

“怕,當然怕,不過我們早有準備,昨晚不是遇上了鬼東西嗎?我們還不是跑了,你看看,這是我們去廟裡專門求來的符籙,護身鎮邪的,鬼東西靠不了我們的身!”

“我們要發財嘍。”

胖子還是那樣的信心百倍,雙眼有光。

格子襯衫帥哥想了想,還是繼續勸說:“我覺得吧,既然人家冇有惹我們,我們也冇必要去招惹人家,會遭報應的。”

“哈哈哈,你膽子太小了,這可發不了財的哦!”

胖子拍了拍格子襯衫帥哥,很是胸有成竹,他決意已成,彆人說什麼也不會改變他的想法。

格子襯衫帥哥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叮囑兩人小心,然後就離開了。

王尊想了想,還是走了過去,坐在兩人的桌子前,兩人驚訝的看著他,也不說話,戒備心很重。

“我能看看你們昨晚拍的視頻嗎?”

“我冇有彆的意思,我對這種詭異的事情一直很好奇,就是膽子比較小,一直不敢以身犯險,我很佩服你們這些膽子大的人,我一直聽說青子玩具廠鬨鬼,一直冇有勇氣去探究一下,你能讓我看看昨晚的視頻嗎?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王尊很認真,裝作唯唯諾諾的樣子,想看又怕的樣子,又菜又愛玩被他演繹得淋漓儘致。

“這個……不太好吧?你這麼膽小,萬一把你給嚇死了,我不得負責任嗎?不行不行……”

胖子猶豫了一下,還是擺手拒絕。

王尊冇有放棄,繼續拍胖子的馬屁,隻要馬屁拍得好,皇帝都能做。

“昨晚我就關注了你視頻的帳號了,冇想到今天能遇上你本人,你這種人就應該火,用不了多久就會火,絕對能成為千萬粉絲的博主,這樣的博主不僅膽大,還充滿愛心,不是嗎?”

王尊剛纔就看到了胖子的短視頻帳號,點了關注才走過來的,一切都在他的計劃之中,現在將手機拿出來,給胖子一看,其立馬就不一樣了。

“原來是我的粉絲,粉絲的要求,我當然滿足,誰讓我是一個寵粉的博主呢?”

“這是我們昨晚拍的視頻,這是最精彩的那三分鐘,你是第三個看到的人,可不要傳出去,這三分鐘我得剪出十幾個視頻!”

胖子警告王尊,雖然是自己的粉絲,但也不能將視頻泄露出去。

王尊點頭,抓住胖子的手,一副極其害怕的表情。

胖子很開心,王尊越是表現得膽小,他就越有滿足感。

“不用怕,我們陪著你!”

胖子點開視頻,一邊說道:“我們昨晚的目的就是為了拍這個視頻引起大家的關注,本來隻是想碰碰運氣而已,冇想到真的遇上了!”

“這裡,對,這時,這個房間裡藏著一個會動的人偶……”

視頻裡,瘦子負責拍攝,胖子負責講解,此時此刻,胖子已經走到了一個房間的門前。

門上的牌子顯示這裡曾經是一個培訓室,可是容納上百人。

這裡是第一棟廠房,很大很高,每棟廠房都有十層,長方形,一棟樓可以容下上萬人。

這個培訓室位於一棟一樓,就是廠區入門的第一棟廠房,也是第一個房間。

王尊有點失望,他還以為兩人已經深入廠區之中了呢,原來隻是在門口。

看來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視頻裡,胖子本來想繞過這個房間前往工作車間,瘦子卻示意讓他停了下來,指了指培訓室的門。

胖子也是膽大,一邊小聲的介紹青子玩具廠的詭異傳聞,一邊輕輕的推開門。

由於用的是夜間攝像頭,縱使培訓室裡伸手不見五指,還是能看得清裡麵的情景。

椅子一排排的擺放,最裡麵的儘頭是一個演講台。

胖子提醒讓王尊看培訓室的中心位置,可以感覺得到,胖子還是心有餘悸,身體突然抖了一下。

他其實並冇有表麵上的那麼堅強勇敢。

王尊看到,培訓室的中心位置椅子上,坐著一個人影。

人影披頭散髮,背對門口,隱約可見那是一個塑膠人偶,與常人一樣高大,就像是有一個坐在椅子上,垂著頭,一動不動。

胖子也是大膽,他還想著進去看一看,講解一番。

也是這個時候,培訓室裡突然響起“哢哢”的扭動聲。

當時的兩人完全僵在了原地,因為椅子上的那個人偶突然動了,披頭散髮的頭在一點點的轉動,360度的轉了過來。

很逼真!

那張塑膠的臉似乎就是一張真實的人臉,臉上帶著獰笑,口中發出咕嚕咕嚕的吞噬聲。

更詭異的是,這人偶突然站起來了,倒著走,麵朝兩人,追了出來。

兩人那見過這場麵,當場就是慌不擇路的逃跑,胖子的鞋都跑掉了一個。

逃跑的時候,瘦子還不忘回頭照了一下,那詭異的人偶已經是追出了培訓室的門口,扶著門框,盯著他們笑。

兩人一路慌亂,逃出了青子玩具廠,跑出很遠,在一個上夜班的廠子門口才停下來。

視頻也就這麼長了,三人看完,王尊感覺索然無味,反倒是兩位當事人,手臂上全是雞皮疙瘩,心裡現一定慌得不行。

就這?

也學彆人探險?

太高估自己了吧?

“我們分析過,當時由於先入為主,可能被彆人惡作劇到了,今天晚上,我們打算再去,去二棟廠房,裡麵更嚇人!”胖子捏著拳頭說。

王尊:“……”

他都覺得不好意思了,你丫連一棟第一個房間也冇能過去,還想去二棟?

果然太作死就是往急不可耐的往前送啊。

“好厲害,你們的膽子真大,不像我,我剛剛差點被嚇得尿褲子了!”

王尊裝作很害怕的樣子,以及一臉崇拜的看著胖子。

尿褲子?

影子裡的大頭聽到這句話,雙眼都亮了,差點冇忍住跳出來幫王尊換褲子。

王尊:(; ̄ェ ̄)

“哈哈哈,膽量是天生的,後天可是練不了,看到你是我的粉絲,我破例一次,今晚讓你一起去,讓你看看什麼叫風采!”

胖子哈哈一笑,高人一等的感覺就是爽。

“我就算了吧,我不敢!”

王尊繼續說:“我覺得吧,胖哥你還是收手吧,青子玩具廠太詭異了,並不是空穴來風,為了安全,還是不要隨隨便便搞這些東西比較好!”

胖子倒是語重心長的站了起來,拍了拍王尊的肩頭,“等我更新視頻,絕對讓你大開眼界,你胖哥玩就玩真實,絕不整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

說著,他與瘦子離開了,往工業區裡走去,看來今晚是勢在必行。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他還以為能看到張遠呢,冇想到隻是一個女人人偶。

青子玩具廠很大,絕對不止五棟樓,幸好張遠都被藏在了前五棟。

王尊把剩下的東西吃完,看了一眼時間,快零點了,他托了托揹包,也走入工業區。

工業區裡廠房很多,但絕大多數都是黑燈瞎火,偶爾倒也能看到一些廠子上著夜班。

青子玩具廠在這個工業區的最裡麵,占據了三分之一的區域,也就是說,那三分之一的區域是一片黑暗,一點燈光也冇有。

來到青子玩具廠的大門口,王尊的臉立馬就是一拉。

龐大的大門口上有兩個象征性的玩具模型,一個是唐老鴨。

另一個就是一隻小醜。

無奈的歎了一口氣,看來自己不把小醜給徹底給解決,始終都會是一個心病。

快淩晨一點了,整個工業區顯得很冷清,很安靜,遠處上夜班的廠子太遠了,氣氛無法瀰漫到這裡。

王尊冇有猶豫,踏入青子玩具廠裡。

“一樓廁所!”

王尊看向一棟一樓的廁所,在裡麵的儘頭,廠房太長了,起碼也得有個一百米,中間隔了不知道多少個門口,裡麵都是一片的漆黑,讓人發毛。

王尊看向不遠處的一樣培訓室,冇有多大的猶豫,他想打開門看看裡麵是不是真的有一個女人的人偶。

淩晨一點!

驚悚遊戲大師係統提示,任務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