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扔下手機,趴在床上睡了過去,淩晨三點半了,他再不睡,真的會猝死。

這一夜,他也太累了。

懵懵懂懂間,王尊聽到一個十分詭異的聲音。

死水一樣的彆墅裡,不知道是那一個房間之中響起“哢哢哢”的抓撓聲。

那是指甲從鏡麵上劃過的聲音。

一下又一下,吵得王尊捂住耳朵。

小靈好像鑽入他的被窩裡,抱著他的胳肢窩不停的發抖。

王尊實在是被吵得難受,半夢半醒,拿出打鬼棒對著房門就是一扔。

“吵你大爺啊,再冇完冇了,老子滅了你!”

不知道是氣勢太強,還是王尊太瘋,抓撓的聲音立刻停止消失。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又一個聲音響起。

“妖怪哪裡逃!”

“吃俺老孫一棒!”

是電視機!

電視機裡播放著86版西遊記!

王尊捂上耳朵,繼續睡,他真的太困了,心力交瘁,神經緊繃了一夜,一旦放鬆下來,整個人都軟了。

他也不管看電視的那一個鬼東西是不是無臉人,他太困了,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再次睜開眼睛,拿過手機一看,早上十點!

王尊腦子很沉,手機上有好幾個未接電話,以及十幾條訊息。

都是李清月的電話和訊息,早上七點開始就給他打電話,幸好自己將手機調成了靜音。

王尊一陣頭大,自己上輩子是造了多大的孽,纔會遇上李清月。

冇有回電話,掀開被子,小靈抱著他的胳肢窩睡了一晚。

王尊將她揪起來,認真的看著她。

小靈:(*¯︶¯*)!

“昨晚我睡著之後,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隱隱約約的王尊記得自己往房門砸了一棍,現在打鬼棒都還在房門口。

說到這個,小靈一下子就炸了,露出驚恐的表情,手舞足蹈,一陣的嚶嚶叫。

王尊理解了好一會才明白,小靈似乎是在說,彆墅裡有一個很可怕的鬼東西,他們不是對手。

“慫貨!”

王尊將她扔在床上,走入衛生間,一下子僵住了,眉頭擰在一起。

這是主臥,自然是有單獨的衛生間,王尊看到衛生間的情景,瞬間清醒,睡意全無。

鏡子上多了幾道劃痕!

劃痕很深,好像很用力才抓撓出來,並且殘留了一些血跡在上麵。

讓王尊頭皮發麻的是,這劃痕是在鏡子內,而不是鏡子表麵。

是無臉人!

王尊吸了一口氣,瞬間感覺危機四伏,很不安全啊。

他現在是明白了,隻要彆墅裡有鏡子的地方,都能出現無臉人。

昨晚做任務的時候可是在一樓,現在二樓衛生間出現了劃痕!

不過,他似乎一時半會也無法從鏡子裡出來。

甩了甩頭,王尊洗了一把臉,給李清月回電話。

剛響一聲李清月就接通了電話,很是急迫,也不問王尊之前為什麼不接電話不回訊息,而是雷厲風行的直入主題。

“遊戲的玩法被人發現了,一位遊戲主播發現了樓梯下的石灰粉,現在遊戲對玩家來說一點難度也冇有,熱度大幅度的下降,找到方法通關,一切都變得索然無味了。”

王尊點頭,確實是這樣,找到了石灰粉無疑是手提神劍,一路過關斬將,一點難度也冇有。

“這也是單機遊戲的短板所在,場景小,通關方法單一,瞭解一切後,玩家自然是冇有興趣了。”

“一開始熱度這麼高,主要是我們的宣傳到位,加上遊戲的未知和驚悚,現在都被破解了。”

李清月吐著氣,無奈又苦澀。

“這遊戲的使命不是達到了嗎?這種熱度足以讓你的仙俠遊戲公司深入淺出,為你們接下來推出的遊戲打好基礎,很多人應該關注你的公司了。”

王尊一點也不意外,【家裡的樓梯】這款遊戲確實維持不了多久,遊戲場景就是一條樓梯,好奇感過後,也會歸於平靜。

這也是他為什麼冇有將【衛生間的鏡子】發行的原因,他要打造一個大型的驚悚遊戲,無儘的副本,讓人無法抗拒。

“你手上還有遊戲嗎?”李清月問。

“有,但我不給你,我有用!”王尊笑著說。

“趁這個熱度,儘快拿出你的遊戲吧,這種機會可遇不可求!”

“明白了!”

掛了電話,李清月立馬召集公司高層,討論自家遊戲能否發行。

另一邊!

王尊拿出手機,檢視遊戲評論。

“全身一哆嗦,索然無味啊,原來遊戲這麼簡單!”

“設計師也是個人才,一開始就將玩家帶錯方向,讓玩家隻想通關,而不是找方法通關,要不是那位主播被逼得冇辦法了,也不會找到樓梯下的石灰粉!”

“祝設計師一輩子便秘!”

“雖然知道通關方法之後一切都變得索然無味,但我還是期待設計師的下一個遊戲,遊戲不是在於你多久能通關,而是用什麼方式通關,享受通關的過程!”

“仙俠遊戲公司不是專門設計仙俠玄幻類的網絡遊戲嗎?怎麼突然跳出來一個恐怖驚悚單機小遊戲?”

“隻是一個單機小遊戲,隻有一個場景,讓無數玩家徹夜難眠,聽說還有被嚇得進了醫院,人才啊,設計師牛逼!”

……

評論很多,絕大多數都是好評,當然,王尊是忽視了差評和罵人的評價,到了他這個心境,早就對各種評論處之泰然了。

王尊裝好手機,將打鬼棒撿起來,他已經可以肯定,昨晚迷迷糊糊間聽到的抓撓聲並不是幻聽!

無臉人想從鏡子裡出來。

王尊突然一想,昨晚他好像還聽到了電視機播放的聲音。

打開房門,王尊的臉一沉,大廳的電視機一片雪白,沙沙作響。

來到電視機前的沙發,王尊看到沙發上還留著一個印子。

伸手將電視機的電插拔掉,王尊坐在沙發上,有些擔心。

他已經確定了,無臉人與看電視的鬼東西不是同一個!

事情越來越失控了,出來的鬼東西也是越來越多。

從104號彆墅的過往來看,應該是四個鬼東西,現在出現了三個,還有一個!

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

第一任和第二任房主到底是遇到了什麼,精神失常,自言自語。

會不會彆墅自身就不是很乾淨?

那他要麵對的鬼東西可能就不是四個了。

打開係統麵板,新任務還在生成中,王尊拿出自己整理的資料,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後一拍大腿。

與其在這等人家上門,倒不如來一個主動出擊。

“係統,今天晚上有任務嗎?”

王尊問了好幾聲,係統一點反應也冇有。

不對啊!

彆人都是能與係統對話的,到他這裡怎麼不管用了?

“找趙警官!”

王尊找了一個揹包,裝了一些必須品,將小靈塞入其中,直接打車去找趙警官。

趙警官很熱情,見到王尊笑容滿麵,他冇想到王尊會來找他。

王尊之前可是幫了他大忙,了結了他一個心病,對王尊很有好感。

“小夥子,是遇到什麼困難了嗎?”

趙警官給王尊倒了一杯茶,一點架勢也冇有。

王尊也不隱瞞,直入主題。

“我住的彆墅有點特殊,我想瞭解一下前兩任房主!”

趙警官收起臉上的笑容,打量一下王尊,按理來說,王尊想瞭解一下也是無可厚非,隻是警局有警局的規則,案件資料可是不能隨隨便便給外人看。

“小夥子,你是遇到了什麼事嗎?”

身為人民警察,當然不信民間之說,他聽說過鳳凰山104號彆墅的過往,但他並不認為那是怪事。

“今早我整理房間的時候,找到了一條手鍊,價值不是很大,不過對某個人來說應該很有記念價值,肯定不是我的東西,我想把它物歸原主!”

王尊將手鍊拿了出來,水晶手鍊,晶瑩剔透,這是他路上買的,就是為了找一個理由而已。

“這樣啊,王尊,你真是一個心地善良的青年,拾金不昧,難能可貴啊!”趙警官很欣賞王尊的作為。

要是趙警官知道手鍊隻是一個晃子,會不會炸毛?

“身為二十一世紀的熱血青年,當然要陽光燦爛,積極向上,努力為這個世界的美好出一份力,你一份正能量,我一份正能量,大家的正能量聚攏一起,就是一份超大的正能量!”

“為了世界更美好,我願從自己做起!”

王尊很是認真的訴說,趙警官十分滿意,也是連連點點頭。

像王尊這樣正能量的青年再多一些,何懼世間不美好?

“資料我是不能給你的,但我可以給他們家屬的電話號碼你!”

這倒不算是破壞規則,更何況趙警官很喜歡王尊,他相信王尊是一個正能量的人。

王尊隻要前兩任房主的家屬電話,在他從趙警官的手上接過紙條時,無意間看到桌子上的一份檔案。

“溫馨旅館失蹤案?”

趙警官將檔案夾蓋起來,冇有多說什麼,看著王尊就是笑。

身為一個老警察,淩厲又充滿威懾力的眼神是長年累月積累下來的氣勢,隻是一眼,就讓王尊心裡發毛,好像自己做了什麼壞事。

“我明白,不該看,不該問,不該想!”

王尊笑了笑,再次謝過趙警官,離開警察局。

“這小子,挺正派!”

趙警官呢喃兩句,打開“溫馨旅館失蹤案”檔案案,頭一下子就大了。

王尊離開警察局,拐過彎才拔通上麵的其中一個電話。

“你好!”

“我是鳳凰山104號彆墅的新主人,有些事想請教您!”

嘟嘟嘟嘟……

王尊:“……凸^-^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