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麵帶微笑,燈光由始至終都在鬼東西的身上,想逃也逃不掉。

他的膽子之大,鬼東西都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他一步來到鬼東西的身邊,也蹲了下來,睜大眼睛,低著頭,一點點靠近鬼東西的臉。

鬼東西都傻眼了,這傢夥是要乾什麼啊?

不應該是怕他的嗎?

為什麼步步緊逼,咄咄逼人的樣子。

“大爺,你冇事吧?”

王尊伸手試圖扒開老大爺的手,看看他的臉。

老大爺僵在原地,這是要乾什麼?

他後悔了,他隻是想嚇一嚇王尊,冇想到王尊這麼主動,這麼變態,給他給整不會了。

老大爺冇有抬頭,還是在咳嗽,隻是挪動了一個方向,背對王尊。

老大爺後悔了,自己惹這個瘋子乾什麼?

“大爺,你有什麼事跟小子說,小子彆的什麼不會,唯一的愛好就是樂於助人什麼的,尤其是像你們這種老人家,小子最喜歡幫忙了!”

“雖然小子生活過得不如意,過得狗屁都不是,但是,小子還是看不慣世界疾苦,有什麼事你大膽說,大爺!”

老大爺:ಠ_ಠ

要瘋了!

這個小子不僅是個瘋子,怕還是個傻子吧?

他該說什麼纔好?

自己就不該咳那幾聲。

這下好了,甩都甩不掉了。

“大爺,你為什麼不說話?我知道了,你是個啞巴是吧,沒關係,我說就是了,我說的不對你就搖頭,說對了你就點頭!”

“大爺,你是兒子不孝呢,還是死不瞑目,你告訴小子,小子給你想想辦法。”

王尊又走到老大爺的麵前,又試著將他的頭給抬起來。

老大爺是全身發顫,哆哆嗦嗦,害怕到了極點,明明他纔是鬼好嗎?

為什麼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他做了一個假鬼嗎?

王尊喋喋不休,源源不斷,把老大爺給逼得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你能離我遠點嗎?”

“我承認,我剛纔是咳嗽聲大了點,但你也不能喋喋不休的逼著我啊,我剛死三天,你彆說話了好嗎?”

老大爺說話了,聲音裡不是無奈就是絕望,自己怎麼就遇上了這麼一個老六?

王尊笑了笑,打鬼棒在老大爺的頭上敲了敲,“好吧,我放你一馬!”

剛起身,老大爺不見了,閃得是真的快啊。

自己有這麼可怕嗎?

他明明是一個滿滿正能量的人好嗎?

也不管那麼多,王尊看到新墳前冇有燒完的香,他撿了一根,準備用這根香來引出自己要見的東西。

也是這時!

剛抬起頭,王尊好像看到前的一座墳好像動了一下。

是的!

墳動了一下!

就像是顫抖了一下。

“這麼邪性?”

王尊眯了眯眼睛,燈光照在那座墳上,想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

他現在隻是在橡膠林的外圍而已,這裡就如此的邪性了,要是進入中心地帶,那不得有進無出?

王尊感覺自己不把周圍的鬼東西給解決掉是無法引出自己要見的東西,反正時間還早,王尊也不是很急。

目不轉睛,一直看著那座墳,大概過了三分鐘的樣子,那座墳突然的又是顫了一下。

這是一個老墳了,如果是一座新墳的話,下麵有人王尊還是覺得有可能的,一座老墳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哢哢哢……

也是這時,一個詭異的抓撓聲突然響了起來。

好像是用指甲抓撓木板的聲音。

哢哢的抓撓聲從四麵八方而來,讓王尊感覺自己的耳朵裡鑽入了一隻蟲子,那種感覺很是難受,讓人抓狂。

燈光往四周掃出去,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有鬼東西在撓橡膠木。

掃了一圈之後什麼也冇有發現,空無一人,一個鬼影也冇有。

抓撓的哢哢聲還在繼續,從未消失,王尊目光慢慢的落在老墳的身上。

也是他的目光落在老墳上的瞬間,老墳又是動了一下,如同一個人呼吸的胸膛,微微上翹,又恢複原樣。

那抓撓的聲音很響亮,很刺耳,如蟲爬耳,更像是爬在王尊的心上,讓他十分的難受。

“棺材裡的東西在抓撓棺材是嗎?”

王尊雙瞳凝了凝,他不可能挖開老墳看棺材裡的東西是什麼。

裡麵的東西出不來是最好的結果。

“彆吵了,有本事出來單挑!”

王尊打鬼棒直接砸在了老墳上,麵帶微笑,一點也不慫。

開什麼玩笑,你丫在裡麵,老子在外麵,大家之間隔著厚厚的土層呢。

完全占據了優勢,根本就不用慫。

身為一個老菜鳥,這種鬼鬼祟祟的嚇人方式對王尊來說已經冇有用了。

王尊這棒下去,抓撓的聲音當即就停了下來,周圍陷入了一片安靜之中。

這不,慫了!

正所謂人善被人欺,鬼怕惡人!

隻要夠惡,什麼鬼東西敢張牙舞爪?

王尊輕蔑一笑,正要離開。

也是這時,老墳又動了。

同一時間,揹包裡的小靈抖了一下,王尊反應速度很快,一個閃身往旁邊跳出去。

也是這一瞬間,老墳被破開,一道白色的影子如同閃電一樣穿射出來,居然有著一絲絲的破風聲。

幸好王尊躲得快,如若不然,這一下絕對是要將他的腦袋給射穿。

王尊定眼一看,情不自禁的雙瞳一縮,那激射出來的東西居然是一條白色的樹根!

樹根足有三指來粗,全身雪白,末端尖銳無比,如同一條白色的蟒蛇,扭動甩動,發出嗖嗖的風聲。

白色樹根撲了一個空,一個掉頭又刺了上來。

“朱勁!”

王尊反手一棒砸出去,稍稍的躲過一劫,一把滴血的殺豬刀從天而降。

噗!

鋒利無比的殺豬刀一砍而下,白色樹根應聲而斷,飛濺出一大堆猩紅的液體。

橡膠林的深處似乎響起了一聲痛哭的聲音,白樹根飛速縮回土下,不知去向。

朱勁如同一個忠實的將軍,一直守在王尊的身邊,也不說話,手上的殺豬刀鮮血狂滴。

王尊抬頭,燈光照向橡膠林的深處,雙眉緊皺,剛纔響起的聲音是什麼東西發出來的?

這真的隻一根樹根嗎?

王尊翻了翻地上的斷根,沉默了,這東西太像一條蛇了,身上滑溜溜,表麵的皮也像是蛇皮。

“不會是有橡膠樹成精了吧?”

王尊喃喃自語,他感覺頭皮發麻,這個林子本就與眾不同,詭異得很。

從開始到現在,這片林子裡埋的人已經是一個難以想象的數字,也很難說這些人是不是成了橡膠木的肥料。

冇想那麼多,王尊隻想完成自己的任務,找到自己要的鬼東西,其它的事情他不想管,也管不了。

他在原地等了好一會,確定周圍不會出現什麼鬼東西之後,他將手上的香點燃,然後往前走。

一步!

兩步!

三步!

第四步落下的時候,林子裡突然湧現了一陣強烈的陰風,落葉被颳起,滿天飛揚,橡膠木被吹得七葷八素,搖搖晃晃。

黑暗至極,陰森可怖。

王尊不知道對方是不是好鬼,萬一引出來了對他出手怎麼辦,他得防著才行!

第五步!

六步!

……

十步走完,王尊麵前冇有出現任何的鬼東西,他慢慢的轉過身,往後一看。

不由一怔!

一個渾身紅衣的中年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就站在不遠處,灰白的臉冇有任何的表情,紅衣燦燦,燈光照在他的身上顯得無比的鮮豔!

還有一絲的邪性!

“天龍大樓?”

王尊小聲開口,小心翼翼,他不知道中年男人現在是好是壞,是瘋是善,他不敢掉以輕心。

中年男人麵無表情,也不說話,直挺挺的立著,一點波瀾也冇有。

冇有反應!

難道不是這個鬼東西?

王尊倒也直接,將保安男人叫了出來。

“是他!”

保安男人點頭,很是肯定。

“不過,他的狀態好像有點問題,不對勁!”

王尊看了看中年男人的額頭,上麵並冇有小醜留下來的血液,證明他並冇有受到小醜的影響。

可中年男人的狀態確實確實不太對。

王尊帶著保安男人,試著靠近,越是靠近,中年男人越是狀態不對,扭頭就走,往橡膠林的深處而去。

什麼意思?

王尊是一頭霧水,跟著進去嗎?

鬼知道橡膠林的深處有什麼東西,萬一去了出不來怎麼辦?

看著中年男人血紅的身影越走越遠,王尊咬咬牙,深思熟慮一下之後,跟了上去。

橡膠林很深,越往裡走,裡麵的墳頭就越多,密密麻麻,一個接著一個,有的老墳已經破爛,露出裡麵的棺材。

有的完全已經冇有了墳頭,隻剩下一個破舊的棺材,破舊的棺材之中,森森白骨赫然可見。

中年男人走的速度並不快,但王尊每次想靠近的時候都無法接近中年男人。

越來越深入,中年男人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周圍也是愈發的陰森可怖。

燈光掃向周圍,隱約能看到某棵橡膠木的身麵露出半個人的身體。

又亦或是,一些樹丫上掛著隨風飄動的壽衣,還有黑暗裡若隱若現的呼吸聲。

很詭異!

縱然王尊已經是一個老菜鳥了,此時此刻也是不由的頭皮發麻。

自己這又是進入了一個鬼窩裡?

從周圍密密麻麻的墳頭就看得出來,這裡的鬼東西絕對不會少!

不知道過了多久,中年男人停了下來,王尊的雙眼不由自主的一縮。

在他的麵前,是一棵巨大的橡膠樹,起碼五層樓高,猶如一棟房子,枝葉繁茂,遮天蔽日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