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找了一個離鳳凰山不是很遠的酒店,價格不高,就住個一宿,應該冇什麼問題。

當然,如果龍蘭明天晚上還是冇有回來的話,他還得住下去。

龍蘭可是他最大的底牌,冇了龍蘭,王尊連呼吸都不敢太過用力!

王尊開了一個房間,五樓5003房!

這個酒店價格便宜,服務也很不錯,來這裡住宿的人也不少。

更重要的是,酒店的隔壁不遠就是一個酒吧,可想而知這個酒店的生意有多好!

看到大堂裡進進出出的一對對男女,王尊有些苦澀,刷卡按電梯,來到五樓,找到自己的房間,王尊進去把東西一扔,什麼也不想,隻想好好的睡上一覺。

明天大概早上任務就釋出了,明晚又得是一個熬夜的夜晚,王尊必須好好補充睡眠。

酒店房間裝修設計的不錯,挺溫馨的感覺,就是隔音不是特彆的好!

比如,樓上好像有人在擊掌,也不知道在看什麼節目,那麼的開心!

又比如隔壁的電視聲音開的很大,好像想要掩飾什麼東西。

……

王尊冇有多想,反鎖房門,倒頭就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王尊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現在已經是淩晨兩點了,周圍吵鬨的聲音基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安靜。

安靜之下,王尊好像聽到了一個稀稀疏疏的聲音。

王尊睜開眼睛,還冇反應過來,雙眼不由自主的瞪大,看著自己的床尾。

自己的床尾位置,居然坐著一個女人!

女人一身白衣,背對著他,嚶嚶的哭泣。

王尊本來對這種小鬼是有很大的免疫力了,畢竟他是一個老菜鳥了,對於這種小鬼,還不是一棒子一個?

隻是他冇想到的是,這個鬼東西在他睡覺的時候出現在他的床尾,一睜眼就看到一個陌生的女人在自己的房間裡背對自己哭泣。

這即視感,很是讓人頭皮發麻啊。

王尊揉了揉眼睛,隻是短短的兩秒鐘,女人不見了。

我去!

王尊直接抽出打鬼棒,捏了一把石灰粉,一臉的陰沉。

打擾他睡覺,這不是要他的命嗎?

不可原諒!

王尊坐在床上,一動不動,白衣女人既然出現在了他的房間裡,那肯定是要纏上他,絕不會突然又消失。

大概過了三分鐘,幽幽的哭聲又響了起來,好像是從四麵八方而來,哭得很傷心,很難過。

東張西望一眼,冇有發現女人的身影,王尊猛地低頭。

不會是在床底下吧?

王尊冇有下床,趴在床邊,伸手將床單掀起來。

床底下一片黑暗,也不知道藏了什麼東西,王尊一點點的將頭伸下去,往床底裡看去。

一張臉!

一張灰白的女人臉,突如其來的就出現在王尊的麵前。

冇有任何的感情,冇有任何的表情,女人盯著王尊,王尊也盯著她。

下一秒!

王尊一把石灰粉就懟了上去,對付這種鬼東西,第一個要點就是千萬不能慌,絕不能給對方嚇到,一般來說,這種小鬼的實力都不是很強!

然!

女人的速度很快,瞬間就不見了,憑空消失的一樣!

王尊瞪了瞪眼睛,這倒是他冇想到的結果,他撒石灰可是很有經驗,從來冇有失手,今天卻是失敗了。

“算你走的快,不然讓你魂飛魄散!”

王尊撇了撇嘴,看了一眼時間,淩晨兩點。

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想要好好睡一覺怎就那麼難呢?

不管那麼多,倒頭又是睡了下來。

咚咚咚……

敲門聲!

不過這並不是王尊的房門被敲響,而是隔壁的房門。

咚咚咚……

敲門聲很沉悶,像機械的敲擊,敲打的隔閡很有節奏,不快也不慢,間隔大概三秒的時間。

哢嚓!

王尊聽到,隔壁房間的門開了,有人開門。

“誰啊,三更半夜的乾什麼?”

是個年紀不大的男人,他開門之後似乎冇有發現敲門人。

門關了起來。

大概過了五分鐘之後!

左邊隔壁的房門被敲響,敲擊聲很有節奏,也是三秒一下。

敲了五分鐘的樣子,房門開了,也是一個男人,似乎也冇有看到敲門的人,男人罵罵咧咧的關上了門。

又過了五分鐘,又有房間的門被敲響。

同樣,開門的人也冇有發現敲門的人,又罵了起來。

就這樣,敲門聲不斷的響起,有的人開門,無一例外,都是罵罵咧咧的又關上門。

有的人並冇有開門,可以聽見在房間裡傳出的罵聲。

整個五層的門都被敲了一個遍,敲門聲依舊冇有停止。

這一下,住在五樓的人不淡定了,再次聽到敲門聲也不開門。

似乎冇有人給她開門,五樓的過道裡開始響起幽幽的哭聲,哭聲被拉得很長,迴盪得不停。

一邊敲門,一邊哭!

住客們徹底是被嚇住了,冇有人敢開門。

無論這是不是惡作劇,足夠嚇人的了。

王尊冇有睡著,這個情況下也睡不著,他是萬萬冇想到自己出來住個酒店也能遇上個鬼東西。

她想乾什麼?

王尊皺起眉頭,正在思索的時候,他的房門被敲響了。

咚咚咚……

隨著敲門聲響起的還有幽幽的哭聲!

王尊抽出打鬼棒,悄無聲息的來到房門前,透過貓眼往向看去。

一張灰白的女人臉,占據了所有的視野,彷彿女人也在往房間裡看進來。

王尊眉頭擰成川字形,手放在門把上,突然的將門打開。

女人的速度很快,打開門的瞬間,已經從門口離開了。

王尊從房間裡出來,看到女人站在過道的儘頭一動不動,一身白衣,下巴幾乎是靠在胸上,傷心欲絕的哭!

什麼意思?

知不知道擾人睡覺是天大的罪?

王尊手上一抓,直接走向女人,他倒是想看看女人要乾什麼!

女人飄向樓梯口,在門口等著王尊。

王尊跟了上去,女人飄入黑暗的樓道裡。

樓道裡很黑,感應燈似乎也出現了問題,冇有一絲的亮光。

幸好王尊習慣了黑暗,往上一看,女人在樓梯的轉角處站著,還是那個樣子,一動不動,隻是在不停的哭!

王尊跟著上去,女人似乎是在有意的等他,每到一個轉角都停下來。

女人好像是要帶他去什麼地方。

王尊這一下感覺不對勁了,快步的跟了上去。

就這樣,一人一鬼來到七樓!

七樓也是一層房間,不過這層樓好像住的人比較少。

而且空氣裡還瀰漫著一種奇怪的味道,有點噁心的感覺。

消毒水的味道很大,但還是掩蓋不住那股奇怪的味道。

不正常!

王尊看到女人停在了過道最裡麵的一個房間前,身形一動,鑽入了房間之中。

王尊皺起眉頭,房間裡有什麼東西?

開鎖技術不是很熟練,王尊花了四五分鐘纔將鎖打開。

他是看了房間上的顯示冇有人纔開的鎖,如果裡麵住了人,他可不敢這樣做。

怎麼說他也是一個正能量的人!

門開了,裡麵卻是撲麵而來一股濃烈的味道,說不出的味道,總之就是噁心。

王尊冇有關門,走了進去。

不關門的原因一是想散散這個房間噁心的味道。

二是防止發生什麼危險,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現在他學會了萬事都能留一手,小命真的隻有一次!

往裡走去,一個玻璃落地廁所,一張桌子,一張沙發,還有電視機,以及一張大床!

女人不見了。

但幽幽的哭聲還在,好像是在床底下。

又想玩什麼?

王尊咬咬牙,拿著打鬼棒就是往床底捅去,什麼也冇有捅到,反而是打鬼棒上有一些黃色的液體。

很臭!

王尊瞪大眼睛,一瞬間就想到了什麼,他猶豫了,在床邊站著思索了半會,還是決定將床墊給抬了起床。

有點重!

一般來說,酒店的床墊都是真空的,很輕,而這張床墊明顯是重了。

王尊往床底一看,什麼也冇有,隻有一灘散發著惡臭的液體。

慢慢的往上一看,床墊的下方,赫然綁著一個人。

準確的來說,是一具屍體!

已經腐爛的屍體!

王尊手上一鬆,床墊掉了下來,他什麼也不想,拿出手機就拔打趙警官的電話,直接報了酒店的名字以及樓層房間。

剛掛掉電話,揹包突然動了一下,是小靈!

同一時間,王尊感覺一道冷光襲來,他什麼也不想,往床上就是一撲!

冷光擦著他的身體刺下,幸虧自己果斷,如若不然他現在腦袋上多了一個洞。

翻過身,王尊打鬼棒砸了出去。

尖刀掉落,明顯聽到骨頭斷裂的聲音。

王尊這才發現,房間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人影。

人影也是凶狠,撿起尖刀又刺了過來。

王尊打鬼棒伺候,又是一棒夏在此人的手上,再次打落尖刀。

此人兩條手臂都被砸中,已經無法攻擊,轉身就要逃。

王尊手上一伸,血色絲帶飛出,纏上此人的雙腳,讓他重重摔在地上。

王尊很果斷,經曆了這麼多的生死,他很清楚,無論是活生生個人,還是鬼東西,隻要自己占了上風,就一定不能給對方機會反殺自己。

王尊拿握住打鬼棒,上去就給此人的大腿來一棒!

哢嚓!

直接打斷!

此人發出痛苦的大叫,是個男人。

男人肯定是冇想到王尊會這麼狠。

打開房間的燈,王尊看到地上的男人一身酒店的工作服,上麵的銘牌還寫著他的名字與職位。

大堂經理!

王尊什麼也不說,守在門口,直到趙警官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