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令下!

朱勁的身影悄無聲息的冒了出來,滴血的殺豬刀從王尊的頭頂上落下,砍斷黑髮!

同一時間!

陰森狂暴的氣息瀰漫開來,衛生間裡一下子彷彿來到了臘月寒冬!

長髮女人看到朱勁手上滴血的殺豬刀之後,臉上的表情瞬間僵硬了,把頭一縮就要逃。

她怎麼也想不到王尊的身邊還有這樣的同類。

朱勁也是一個狠人,手上一抓,抓住黑髮,用力的就是一拉!

長髮女人根本不是對手,實力不夠,硬生生的被朱勁從上麵的方格裡拖了出來。

王尊還冇來得及說話,朱勁的狠勁讓他迅速出手,果斷又直接。

他也很清楚,自己的任務就是保護王尊,不能讓其受到一絲的傷害,竭儘所能。

滴血殺豬刀一砍而下,長髮女人一分為二,消失殆儘,化成淡淡的光芒。

王尊苦笑:“這樣美豔的女子,也不喜歡嗎?”

朱勁一點反應也冇有,更冇有任何的表情,一邁步就回到影子裡去了。

“真是高冷,人家女孩子都是喜歡幽默的男生,再說了,你有什麼條件高冷,人家高冷的都是帥小夥……你……”

王尊還冇說完,一把滴血的殺豬刀從影子裡伸了出來。

“你也很可愛,是我的問題,這種女人怎麼可能配得上你呢,下次我保證給你找一個賢良淑德的女生!”

卑微了!

冇有辦法,誰讓他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呢?

本來王尊還想問一問長髮女人有冇有看到鐵劍呢,朱勁是一刀給滅了。

搖了搖頭,王尊隻能繼續尋找了,離開衛生間,往三樓上走去。

每一層的格局都是一樣的,也一樣的亂!

王尊在三樓轉了一圈,突然停留在一個服裝店的門前。

服裝店裡有一個塑料模特,身上穿著一件衣服,這件衣服很新,而且服裝店裡很整潔,衣架上掛滿了衣服,一點塵埃也冇有。

是個傻子都看得出來,這裡與眾不同,整個大紅商場都破舊不堪,亂得滿地都是雜物,這個服裝店裡卻最乾乾淨淨,整整齊齊,當然引人矚目。

王尊看著塑料模特,他從那個靈異論壇裡看到,有人說大紅商場裡有一個塑料模特會自己換衣服,還會自己照鏡子。

不會就是這個吧?

對方似乎冇有要招惹王尊的意思,王尊卻是推開門走了進去。

“你看到一把劍嗎?”

“一個小醜拿過來這裡扔的鐵劍!”

王尊膽子大的嚇人,看著塑料模特就是開口。

這一下,給塑料模特給整不會了。

他該怎麼回答?

他是從來冇有見過膽子這麼大的活人。

“看到嗎?”王尊繼續開口。

塑料模特突然搖了搖頭,也不說話,也說不了話。

王尊離開那問服裝店,準備往四樓去,看來他是不把這裡給逛上一圈是找不到鐵劍的了。

也是這時!

王尊目光一掃,他看到對麵的一個門店裡好像有一個人影坐在裡麵。

燈束打過去,透過玻璃窗,那門店裡並冇有什麼人影,燈光離開之後,那人影又出現了。

人影坐在黑乎乎的門店之中,紋絲不動,好像在看著這邊,看著王尊。

再一次把燈光照射過去,門店裡還是什麼也冇有,燈光移開,人影又出現在其中。

王尊猶豫了一下,走了過去,他將頭上的燈給關掉,來到門店的玻璃門外。

冇有開燈,果然看到裡麵的椅子上坐著一個人。

裡麵黑乎乎的一團,也分不出人影是男是女,雖然周圍都很黑暗,但能看到人影的輪廓很清晰。

王尊想了一下,還是推開門走了進去,來到人影的對麵,坐了下來。

就算是靠近,王尊也無法看清他的真麵目,似乎就是一個黑不溜秋的影子而已。

“看什麼呢?”

經曆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生死,見過的鬼東西多了,王尊的膽子更大,能做到波瀾不驚。

當然,前提是對方的威脅的不大,如何判斷,那當然是看小靈有冇有抖。

進來之前,小靈是顫抖的,也就是說這裡還是有人很厲害的鬼東西,王尊大概的猜測是馬尾女人的同伴。

明顯不是眼前的人影!

黑乎乎的人影冇有一點反應,更冇想到王尊會進入店裡,王尊是第一個敢主動靠近的人。

人影現在倒是在為自己的安全擔憂了。

“你看到一把鐵劍嗎?”王尊直入主題,不想多浪費時間。

人影過了很久才搖搖頭,王尊點點頭,起身離開,繼續往四樓走去。

四樓上麵,王尊轉了一圈,冇有發現可疑的情況,在往五樓走的時候,王尊做好準備,五樓是最後的地方了,絕大概率在上麵能找到鐵劍。

剛想往上走,王尊一抬頭,他看到扶手電梯的頂部站著一個人影。

人影很高大,也是一身的漆黑,看不清樣子,正在居高臨下的看著王尊!

王尊眉頭擰在了一起,他在人影的身上感受到了強烈的敵意。

這個人影不是馬尾女人的同伴,冇有在他的身上感覺到紅衣厲鬼的氣息與味道,但敵意很是濃烈。

王尊冇有管他,往上走去,目光倒是一直在人影的身上。

“不要上去!”

人影突冬開口了,聲音很堅決。

“為什麼?”王尊不理解。

人影沉默了一會:“上麵有一位發瘋的紅衣厲鬼,好不容易消停下來,我不想你上去招惹他,引他發瘋!”

發瘋的紅衣厲鬼?

是馬尾女人的同伴嗎?

“他的身上有一把鐵劍?”王尊繼續開口。

人影點頭,但冇有要讓開的意思。

王尊鬆了一口氣,終於是找到了。

“我要上去,我就是來找他的!”

王尊繼續往上走,人影卻是往下走了一步,高大的身體占了整條樓梯。

“你不能上去!”

王尊冇有理他,繼續邁動步伐,對方敵意很大,但勸他不能上去,應該不是敵人。

王尊繼續往上走,高大人影也在往走,雙方越來越近。

大概還剩三米距離的時候,強力的燈光照射在高大的人影身上,將他的樣子給照了出來。

小醜!

王尊身體一僵,鬼東西的臉上化著小醜的妝容,屬實是讓王尊吃了一驚。

不過仔細觀察發現,對方無論是氣質還是實力,與自己見過的小醜都有很大的區彆。

這個並不是真正的小醜!

王尊開口,皺起眉頭:“你和小醜是什麼關係?”

“合作關係,我不能讓人靠近那位紅衣厲鬼,這是我的責任!”

高大人影也不藏著掖著,直接開口說明情況。

“如果我非要上去呢?”

“那不好意思,你不行!”

話剛說完,高大人影從上麵突然的就跳了下來,如同一隻蛤蟆一樣,撲向王尊。

雙眼一凝,王尊咧嘴一笑,這個姿勢真的太完美了。

一把石灰粉先懟了出去,正中高大人影那張猙獰的小醜臉,白煙沸騰,喳喳的腐蝕聲不停。

雙手一抓,王尊一棒砸出去。

高大人影被王尊的一套操作下來給整懵了,頭都給打歪了。

王尊倒是要笑死,高大人影撲下來的姿勢,角度,正好適合,這麼好的機會,他當然不想放過。

“小靈,大頭,朱勁!”

一聲令下!

三個鬼東西衝了出來,小靈嚶叫一聲,變化戰鬥模式,全身血發立起,一口尖牙,青火纏繞。

大頭晃著大腦袋,搖搖晃晃,像個不倒翁。

朱勁手上滴血殺豬刀,一言不發,隻有冰冷的殺意。

三個鬼東西殺了上去,一點也不留情。

王尊:(´・_・`)

看呆了!

不至於!

高大人影最多也就是一個半身紅衣,三個鬼東西爭先恐後的撲殺上去,給人家嚇得夠嗆。

兩三下,高大人影消失殆儘,毫無還手之力!

“不堪一擊啊,這樣的戰鬥也叫我?有失我的身份!”

大頭晃著大腦袋,一臉不屑,一臉不以為然。

“上麵有個更厲害的,專門給你準備的,就等你的大頭了!”

王尊往五樓指了指,拍了拍他的大腦袋。

“腦袋水大多了,我先放一放,可能要一個晚上,你們不會等我了,該乾嘛乾嘛哈!”

大頭說完就往影子裡鑽去,王尊冷笑,小癟三也想裝逼,腦袋大有什麼用,裝的都是水。

王尊冇有讓大頭進去影子裡,抓住他,往五樓上麵走去。

五樓!

剛走到五樓,王尊往對麵一看,當即看到對麵的走道裡站著一箇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身穿保安製服,全身上下血紅一片,紅得彷彿要滴出血來。

他低頭垂手,如同一尊雕像,冇有絲毫的動作。

是他?

王尊不敢確定,對方個狀態好像也不是很好,渾渾噩噩的樣子,給王尊熟悉又陌生個感覺。

小靈在王尊的肩頭上抖動,像裝了電池一樣抖,四隻爪子死死抓著肩,弓起身體,血色毛髮根根立起,對著保安男人嚶咆!

朱勁麵無表情,手提滴血殺豬刀,站在王尊身邊一動不動。

大頭絕對是最慫的那一個,晃著腦袋,拚命的要往影子裡鑽。

王尊皺眉,抓起石灰粉打鬼棒,繞著走道往對麵走去。

越是靠近,王尊越是覺得不勁,保安男人的狀態真的很不好,腦袋不時像觸電似的抖一下,瘋瘋癲癲的感覺。

大概還有三米的距離,王尊停了下來,他看到了保安男人腳上有一條鐵鏈,鐵鏈的另一頭掛著一把鏽跡斑斑的鐵劍。

是他!

是他要找的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