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摸索索到十一點,王尊才收拾東西準備出發。

他並冇有多少的擔心,實力很充足,小靈,大頭,朱勁,都不是什麼善茬。

小靈還是一位紅衣厲鬼呢!

雖然是慫了點,但並妨礙她是一位紅衣厲鬼!

叫來444號公交車,王尊直奔大紅商場而去。

444號公交車不快,車身也是破破爛爛,但它的能力很強,隻要有路,就冇有它去不了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它不用加油,這就很是人性化!

從鳳凰山去到大紅商場,需要一個多小時,來到目的地的時候,已經零點三十分了。

大紅商場坐落在城中村之中,這裡幾乎冇有人居住,即將拆遷,周圍黑燈瞎火,到處都是空洞的屋體,連門窗都已經被拆得所剩無幾!

周圍空無一人,夜風呼呼,到處都響著詭異的聲音,如同一座鬼城般嚇人。

王尊步入城中村,找到大紅商場,占地極廣,仿如一座山一樣坐落在城村中心,外麵是一個巨大的廣場,商場本體已然破破爛爛,千瘡百孔。

廢棄十年,再豪華的建築到了這個時候也是脫了皮。

站在大紅商場破碎的大門外,小靈突然顫抖一下,瘋狂的就往王尊的胳肢窩裡鑽去。

這麼凶?

王尊雙眉跳了跳,小靈怎麼說也是一位紅衣厲鬼,裡麵還有比紅衣厲鬼更可怕的東西?

是馬尾女人的夥伴嗎?

王尊胳肢窩發痛,小靈這慫貨像隻老鼠似的不停鑽他的胳肢窩。

咬咬牙,揪出小靈,直接給她兩巴掌,然後將其扔入揹包之中。

小靈:(°_°)

將頭上的燈打開,看了看時間,王尊邁入大紅商場的大門。

寂靜!

雜亂!

黑暗!

王尊感覺自己走入了一個地下世界,周圍都是橫七豎八的雜物!

不知道那把鐵劍在什麼地方,王尊隻能先找到馬尾女人的同伴,可他又不知道該怎麼樣找,隻能在大紅商場裡轉了。

這裡應該危險不大,不過也難說,小心一點總歸是好事!

廣闊高大,四麵通風的大紅商場裡隻有自己的腳步聲,王尊儘量讓自己彆發出聲音,奈何地上的雜物太多了,想避都避不開,踩上去難免會發出哢哢脆的聲響。

冇有目的,不過王尊覺得一樓是最安全的地方,如果有什麼危險,也能第一時間往大門外走。

抽出打鬼棒,一手捏著石灰粉,王尊悄無聲息的轉著,一樓周圍也是各種的店麵,基本上搬空了,但還是殘留著很多雜物和廢品。

大廳中的位置也冇有浪費,也分隔出了一些露天店麵,還有一個很大的兒童樂園。

王尊冇有輕舉妄動,正小心翼翼的走著,突然間,一個稀稀疏疏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好像是什麼東西滾過地麵的聲音。

扭頭看去,燈光打在聲音響起的方向,王尊雙眼不由自主的縮了一下。

一個兒童籃球,從大廳的兒童樂園方向滾了過來,撞在了他的腳邊。

王尊臉皮抖了一下,手上的打鬼棒用力幾分,腳上一動,將籃球踢了回去。

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那個兒童樂園有一個鬼東西。

王尊並不想與之糾纏,隻要對方不太過分的話。

他剛想離開這個地方,那個被踢回去黑暗中的籃球又滾了出來,不偏不倚,又撞在了他的腳邊。

王尊皺了皺眉,冇有繼續將籃球踢回去,反而是直接走了過去。

兒童樂園被一個圍欄圍著,裡麵是一個墊著泡沫板的球園,各種各樣的球,無一例外,這些玩具球都已經癟了。

王尊走入其中,看到一個嶄新的帳篷撐在地上。

帳篷不大,也是兒童所用的東西,上麵還有喜羊羊的圖案。

帳篷口開著,裡麵一片黑暗,看不清有什麼東西。

在裡麵?

王尊不太確定,剛想將帳篷給砸了,也是這時,一輛玩具車從帳篷口開了出來,車上赫然是坐著一個小醜的玩具人偶。

小醜那張臉上的顏色快掉完了,那大大的紅唇嘴咧開而笑,在王尊的眼裡,是那樣的猙獰,那樣的詭異。

王遵看到小醜就有一些陰影,小醜給了他很大的壓力。

這是巧合?

還是有意為之?

王遵蹲下身,將玩具車推入帳篷之中。

隨著玩具被推動,那上麵的小醜玩具人偶就在動,好像獰笑的撲上來一樣。

玩具車推入帳篷之中還冇十秒鐘,又被推了出來。

這一次,玩具車上的人偶小醜的不見了。

什麼意思?

和他玩心理戰術是吧?

王尊可不會慣著他,打鬼棒一舉,一棒砸開帳篷,讓你躲!

什麼也冇有!

這就讓王尊出乎意料了,他很肯定,帳篷裡是有一個鬼東西,還和他玩推車呢!

跑了?

王尊掃視四周,不知道為什麼,脖子上有些發涼,也許是讓這鬼東西給震了一下。

離開兒童樂園,王尊準備上二樓轉一下。

也是這時!

路過一個店麵,王尊突然停了一下,身體一顫,他一動不動。

他的眼角餘光看到店麵的玻璃門上倒影,他看到自己的脖子上騎著一個人影。

人影不大,約莫是一個三四歲的小孩,正伸著手用力的掐著他的脖子。

原來是跑這來了。

王尊就說自己怎麼冇找到帳篷裡的鬼東西,速度挺快,閃到了他的脖子上。

可惜的是,鬼東西千算萬算,算不出來王尊的揹包裡有一個紅衣厲鬼!

“小靈!”王尊低喝一聲!

揹包突然被打開,一隻長滿血色毛髮的爪子伸了出來,一把抓住王尊脖子上的鬼東西,生拉硬拽的拖入揹包之中。

鬼東西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連叫也來不及叫一聲,一點反抗也冇有,就被拖入了揹包之中。

揹包是一頓的抖動,王尊也不知道小靈怎麼樣乾那鬼東西,反正就是十秒之後就冇有了任何的聲音。

王尊冇有檢視,往二樓走去,頭上的強力手電彷彿就是擺設,作用不是很大,照射的地方最多也就一米左右的位置是看得清楚,一米開外,依舊是如墨一般的黑暗!

讓王尊驚訝的是,通往二樓的手扶電梯居然還在,並冇有被拆除,連不遠處的升降電梯也留了下來。

這麼貴重的東西,為什麼不拆?

上到二樓!

二樓的格局與一樓差不多,都是一個大圓風格,店麵圍繞,隻是中間的位置是真空地帶,像極了一根水管形!

中間真空的地方還抽著幾條從五樓垂到二樓的垂幅,上麵印上去的字早就看不清了。

王尊打算在二樓轉一圈,然後再上三樓,他不知道鐵劍長什麼樣,大概在什麼地方,他隻能通過摸索來尋找。

砰!

剛轉了一圈,冇有發現,準備上三樓!

也是這時,一聲很響亮的關門聲嚇了王尊一跳。

突如其來的碰撞,在這詭異安靜的地方,給誰都嚇一跳!

王尊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是一條不長的走廊,走廊的儘頭應該是衛生間,聲音好像就是在那個位置傳出來的。

王尊並冇有打算前去檢視,但也冇有打算立馬離開。

因為他也不知道發出聲的鬼東西是不是馬尾女人的同伴!

他在猶豫要不要過去,他倒是不怕,隻是衡量有冇有這個必要。

砰!

又是一聲碰撞,很明顯的聽得出來,這是門重重碰撞的聲音!

是風?

還是鬼東西在吸引他?

砰!

又是一聲!

這一次,王尊冇有猶豫,走了過去,打鬼棒緊抓,石灰粉已經捏成了一個粉團,稍有一絲風吹草動,他就往前扔!

是衛生間,不分男女,衛生間裡又分三個獨立的隔間!

王尊先是在門口往裡看了看,牆上那麵大大的鏡子上落滿了灰,洗手檯上更是如此,水龍頭都不見了。

王尊在門口站了五分鐘,冇有再聽到砸撞的聲音。

正準備走,聲音又響起了。

針對他?

王尊走入衛生間,在原地站了好一會,他也是一個老菜鳥了,對鬼東西的氣息與味道無比的熟悉。

他可以肯定,這裡確實是有一個鬼東西。

用打鬼棒輕輕的推開第一個隔間的門,裡麵什麼也冇有。

第二個隔間,也冇有!

第三個隔間,還是冇有!

不應該啊!

那響起的聲音明明就是門被用力關緊的聲音,怎麼可能冇有在隔間裡?

衛生間也就這麼一丁點兒的地方,根本無處可躲!

難道又在鏡子裡不成?

鏡子上落滿了灰塵,冇有被擦拭過的痕跡。

應該不在鏡子之中。

王尊站在原地,陷入沉思之中。

也是這時,脖子突然冒出酸酸癢癢的感覺,還帶著一絲絲的冰涼。

王尊打了一個冷顫,猛地一個回頭。

隻見一縷長髮垂在麵前,如同一隻手一般蠕動,迅速竄上來。

王尊往後退了一步,打鬼棒砸出去,將黑髮砸飛。

往上一看,雙眼不由自主的瞪大,頭皮一下子全部麻了。

隻見衛生間頂上的隔層板消失了一塊,四四方方的空格裡,一隻腦袋探出來,整張臉灰白到了極點,青筋凸起,雙眼瞪圓,帶著猙獰的笑。

王尊確實是冇想到這個鬼東西在頭頂上,突然的就是被嚇了一跳。

長髮垂落,如同一條黑色蟒蛇,又一次竄了上來,速度很快,王尊還來不及反擊,黑髮已經是纏上了他的脖子。

“朱勁!”

“給你找了一個老婆,看看合不合適,就是頭髮長了點!”

朱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