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做夢也冇想到會在這裡見到小醜,而且好像是本人親自過來了。

小醜與他一樣,都擁有厲鬼夥伴,很明顯小醜的厲鬼夥伴更加的可怕,更加的厲鬼,更加的恐怖!

王尊連滾帶爬,與馬尾女人死裡逃生,天龍大樓裡的鬼東西似乎全部被逼得逃了出來。

裡麵雙方在大戰,鬼哭狼嚎,無比激烈。

小醜要乾什麼?

要乾掉變形女人?

還是要與變形女人合作?

王尊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更不想現在就與小醜碰上,他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

他與馬尾女人來到園林外的大門,裡麵鬼氣沖天,廝殺不停。

“謝謝你!”王尊感謝馬尾女人,如果不是她,自己已經掛了。

“我們一共有三個紅衣厲鬼,全部都是一開始就在天龍大樓裡,那口金棺本是用來鎮邪聚福所用,後來小醜來了,汙染了金棺,現在的金棺成了聚邪之物,所以纔會讓這麼多厲鬼聚集在這裡。”

“金棺裡本來有一把鐵劍,鐵劍纔是鎮邪之物,金棺是聚福之物,鐵劍被小醜扔掉了,扔在了大紅商場裡。”

“想要滅掉他們,必須找回鐵劍,她想製造出一頭毫無人性的怪物,千萬不能讓她得逞!”

“我留在這裡就是為了時刻注意他們的動向,現在已經到了最後關頭,不能讓她繼續下去了。”

“鐵劍在大紅商場,我們其中一個夥伴在守著鐵劍,但是他有冇有被汙染我不知道,很難說!”

“我們還有一個紅衣夥伴在白橡膠林,把她找回來也是一份不錯的戰力!”

“總而言之,鐵劍必不可少!”

馬尾女人開口就是一大堆話,王尊連說話的機會都冇有,愣在了原地。

什麼鬼?

我什麼時候說要消滅人家了?

完全冇有這個想法好嗎?

“他們認識?”

王尊看了一眼天龍大樓,裡麵鬼氣沖天,鬼哭狼嚎,廝殺不停。

“算認識吧,上一次,我聽小醜說過,他要找變形女人合作,說什麼幫變形女人打開房間,讓她進去拿什麼東西什麼的,好像合作一直冇有達成,今晚應該又是來合作的吧!”

馬尾女人歎息。

王尊瞪圓了眼睛,打開房間?

他彆墅裡的那個房間嗎?

不是說被抹去了嗎?

小醜這麼牛逼?什麼都知道,什麼都瞭解,他到底是要乾什麼?

“我知道了!”

王尊歎了一口氣,很是無奈,他就是來拍個照片,怎麼事情發展不一樣了?

“為什麼是我?我隻是一個人,我可能幫不了你們,小醜很強,那個女人也很強,金棺裡的東西更強,我無能為力啊!”

王尊不是慫,是真的不行啊,他全部家人一起上,也乾不掉人家啊!

“你不是一般人,你身上的衣服就不一樣,你手上的絲帶也不是什麼普通的東西,你能行。”

“絕對要阻止他們,金棺裡的東西一旦成了,豐城市恐怕會陷入絕境之中!”

馬尾女人手上一用力,將王尊拍飛出去。

王尊也不傻,爬起來就走,叫來444號公交車,口乾舌燥的回到鳳凰山。

又是小醜,他到底是想乾什麼?

王尊今晚差點是回不來了,他做夢也不會想到小醜會出現在天龍大樓裡。

難受!

不用想了,天龍大樓的任務過不了幾天就會來,他是一點準備也冇有啊。

壓力山大,無形的壓力從四麵八方擠壓而來。

剛打開大門,龍蘭就直挺挺的立在麵前,王尊什麼也不說,直接將手機遞給她,龍蘭拿著就走了。

還冇有一分鐘!

彆墅之中響起龍蘭憤怒的吼叫聲,鬼氣沖天,籠罩了整個彆墅!

憤怒,殺意,瘋狂,痛苦……

龍蘭此時此刻,必然是痛苦到了極點,要撕碎這個世界一般。

王尊給小靈使了一個眼色,讓她去安慰一下人家。

小靈身體一立,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如同一根木棍似的僵硬。

死了!

王尊:“……”

然後,王尊看向大頭,大頭瞪大眼睛,腦袋太大,他像個不倒翁的左搖右晃,跌倒好幾次。

“事與願違啊,以我的口才與耐心,肯定能將龍蘭姐姐安慰過來,奈何我連走路都不穩,想過去都做不到,我恨自己,在這個時候居然幫不上龍蘭姐姐一分一毫……”

王尊:(´・_・`)

看到兩個鬼東西一個裝死,一個裝痛心疾首的樣子,王尊無言以對。

不敢去就不敢去,有什麼好丟人的?

裝什麼呢?

他王尊也不敢!

開什麼玩笑,現在這個時候去安慰龍蘭?

不給撕了就不錯了!

王尊可不想在憤怒的龍蘭手下變成一堆碎片!

回到二樓,龍蘭還在不停的嘶吼,憤怒的咆哮,傷心的抽泣。

王尊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拚圖,上麵的黑線已經完成了三分之二了,但還是看不出是什麼東西。

太慢了。

王尊還想著在這上麵得到什麼寶貝疙瘩呢,現在要麵對的是天龍大樓,裡麵的東西更加的可怕,更加的嚇人。

龍蘭的丈夫一旦完成什麼東西,恐怕會變得比白眼紅衣厲鬼更可怕。

小醜又加入了進去,王尊壓力山大啊,他與小醜這一下確實是仇人了,冇有任何挽回的餘地。

洗了一個澡出來,王尊聽到龍蘭還在嘶吼,越來越凶狠,越來越瘋狂。

這樣下去可不行。

王尊咬咬牙,還是下去找龍蘭了。

他也不能坐視不管不是,這樣就顯得很冷漠了,那不是人乾的事。

厲鬼,也是需要彆人安慰的存在,畢竟他們之前也是人。

再說了,龍蘭這樣吵,也不是辦法啊,王尊也睡不著覺。

地下室?

王尊愕然,龍蘭生氣的連地下室的門都給掀了。

為什麼要來地下室咆哮?

彆的地方也可以啊!

王尊來到門口,看到龍蘭在地下室的儘頭瘋狂的咆哮,長髮散飛,血衣飛動,啪啪件響。

無儘的鬼氣從她身上撲湧而出,如同無形的波浪,卷席八方。

真的瘋了,失去理智了嗎?

細想也是,那是她的丈夫啊。

她那雙又長又尖的,手在牆上抓出一條條猙獰的爪痕,整塊牆壁已經是皮開肉綻,支離破碎。

每一爪落下,抓出猙獰的爪痕,十分恐怖。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自己現在過去的話,是不是太沖動了?

不過王尊還是走了進去,小心翼翼,唯唯諾諾,也是卑微了。

“龍蘭姐姐……”

王尊剛開口,龍蘭突然的轉過身,猶如一道血影,瞬間撲了上來。

把王尊撲倒在地上,一隻手舉起來,五指如尖刀,閃著瘮人的寒光。

龍蘭彷彿失去了理智一般,雙眼之中滿滿的都是瘋狂與瘮苦。

“龍蘭姐姐,是弟弟我,你彆衝動……”

王尊口乾舌燥的嚥著口水,那鋒利如刀的五指插下來能將他給洞穿吧?

“不要急,不要被眼前的事情影響自己的心態,一切都有解決的辦法,弟弟會一直陪著你,一直都會,無論你怎麼樣做,隻要龍蘭姐姐你一聲令下,弟弟絕不會有絲毫的猶豫!”

王尊露出微笑,鬼怪好感臉有時候作用是挺大的。

龍蘭似乎恢複了一絲的理智,慢慢的放鬆下來,王尊也鬆了一口氣。

直到龍蘭徹底的恢複,王尊才真正的爬起來,太可怕了,他已經是一頭的冷汗,差點就掛了,能不嚇人嗎?

“她果然是拿我丈夫去當實驗品了,她想藉助我的丈夫,再次殺回房間裡去!”

龍蘭的聲音很是冰冷,麵無表情,冇有任何的感情。

“那個房間到底在什麼地方?”

王尊抓住這個機會,想知道這個一直困擾著他的問題的答案。

“那個房間我進去過,我的一半身體被留在了裡麵,現在的我隻是一半的身體,另外的一半身體恐怕已經成為了另一個我!”

龍蘭答非所問,卻是崩出來了一個更加驚人的答案。

“你進去過?還被留下了一半的身體?那個房間在什麼地方,裡麵有什麼東西?”

王尊瞪大眼睛,感覺自己馬上就要知道答案了。

“裡麵是另一個世界,我的半個身體留在了一棟樓裡,那樣很可怕,我付出了半身體的代價才逃出來。”

龍蘭心有餘悸,眼底深處滿滿的都是驚恐與心悸!

王尊也是吃了一驚,睜大眼睛,丟了半個身體在那房間裡?

房間裡是另一個世界?

裡麵還有高樓大廈?有城鎮?

這是完完全全出乎了他的想象,房間隻是一個入口是嗎?

“房間在那裡?”

可是給王尊急死了,說了那麼多,龍蘭就是不說房間在什麼地方。

“我覺得,我得再進去一次,把我的半邊身體給找回來,完整的我,實力不弱!”

“我龍蘭的老公絕不能成為彆人的兵器,我要將他搶回來,他本來就是我的!”

龍蘭一臉冰冷,喃喃自語,雙眼之中儘是殺光。

王尊:“……”

他已經不問了,龍蘭根本就不想告訴他,他還問個什麼東西?

百分之百是故意的,答非所問,急死他就是不鬆口。

“你剛纔說什麼?”

姑奶奶終於是想到了王尊,回頭看著他。

“我說……房間在什麼地方……”

王尊苦笑,還是問了一嘴。

“在這裡,本來房間的大門就在這牆上,被人抹去了。”龍蘭指著爪痕密佈的牆。

這?

王尊睜大眼睛,看了好幾次,這裡根本冇有被封起來的痕跡。

雖說是被抹去了,但也會留下痕跡來吧?

冇有啊!

彆墅的建築圖紙上也冇有說過這裡有房間啊。

“畫上去的門!”

龍蘭一句話讓王尊僵在原地,張口結舌,口乾舌燥,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畫上去的門?

開玩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