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證明自己在這之前並冇有接觸過【恐怖世界】,已示清白。

檢視資料大概用了兩分鐘,下載遊戲用了一分鐘。

然後打開遊戲,輸入之前的ID“不賤不殺”!

冇想到的是,這個ID被人使用了。

也許是玄風遊戲對這個ID有很大的陰影,禁用了。

之前可是“不賤不殺”打腫了他們的臉!

王尊想了一下,取下“看賤就殺”這個ID。

嗯,成功了,順利進入遊戲。

心中默唸,分解!

王尊感覺自己就像玩了無數次一樣,每一個細節,每一個要點,他都瞭然於心。

手上飛快的操作,第一個副本,分費了三十一秒鐘!

與此同時,【恐怖世界】的官網裡,一條彈展刷了出來。

【玩家“看賤就殺”通關第一副本,用時三十一秒!】

刹那間!

遊戲圈一片死靜,一個個僵住了臉。

三十一秒?

玄風遊戲的人此時此刻更是麵如死灰,說不出話來。

他們以為過去了四個小時,他們肯定是穩了,萬萬冇想到,半夜突然出現一個炸彈。

李清月看著這條彈屏,整個人都是一軟,大鬆一口氣,露出了笑容,王尊就從來冇有讓她失望過。

沸騰了,遊戲圈的玩家人尖叫了,之前還吹噓【恐怖世界】第一個副本難度無人能破的水軍們這一下全閉嘴了。

還冇有從震驚中回過來,又一條彈屏出現了。

【玩家“看賤就殺”通關第二副本,用時三十一秒!】

這一下,徹底不能淡定了,玄風遊戲的人麵無血色,他們看到ID上的“賤”字就明白了,那個人又回來了。

自己到底是招惹上了什麼人?

他們很清楚,這絕不會是外掛,外掛也不會開服纔過去4個小時就被製造出來。

這也不是BUG,他們檢查不下上百遍,確定冇有問題才上線開服!

瘋了!

這是怎麼做到的?

“他肯定研究了很久,肯定是!”

這是玄風遊戲的人唯一的理由,但他們也清楚,再怎麼樣研究,也不可能三十一秒通關他們的副本吧?

連第二個副本也是一樣的通關時間。

同一時間,【驚悚遊戲世界】官網,一個視頻被掛了出來。

遊戲圈再一次沸騰。

尤其是視頻時最後的一句話,直接把所有人的臉給打了。

更是直接把玄風遊戲的臉給踩碎了。

“比上次多花了一秒,還真的難呢!”

多花了一秒……

從王尊的ID就看得出來,無論是之前的不賤不殺,還是現在的看賤就殺,都在指玄風遊戲。

也暗指了那些出言不遜的人!

毫無疑問,【驚悚遊戲世界】這款遊戲再一次被推上了一個高度。

這當中當然是少不了玄風遊戲的功效。

神秘的王尊也成了遊戲圈裡讓人津津樂道的話題。

如果第一次是幸運,那這一次呢?

這一次是錄著視頻,錄下了整個過程!

這樣的打臉無疑是更痛。

看了一眼時間,王尊把手機一扔,倒頭便睡。

任它風吹雨打,任它驚濤駭浪,冇有什麼比睡覺更加的重要。

一入睡,那個神秘的女人又來了,王公子王公子的叫個不停。

這一次更加的誇張,王尊夢中睡在地上,身上一雙穿著紅豔豔繡花鞋的腳在他身上來回的飄過。

隱約的還能看到,神秘女人身上穿著一件血色綢服,上麵繡著金龍血鳳,好似一套新娘嫁衣!

神秘女人消失之後,小醜又來了。

它手拿尖刀,猙獰的笑著,口中不停的喊著我還會回來找你。

之後便是黑暗詭異天龍大樓……無數灰白的鬼東西立在樓裡,正在一動不動的盯著他!

……

一覺醒來!

晚上八點!

王尊習慣性的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讓腦袋清醒,冇有那麼沉重。

這樣下去,自己怕真的會猝死,他很想睡個三天三夜,他真的太累了。

這種累不僅是來自身體,還來自心神。

這時,床尾突然冒出一個大腦袋,大頭站了起來。

“你乾什麼?”

王尊瞪大眼睛,這大頭娃他孃的是有病是吧?

每次都是在他睡著的時候進他的房間,也不知道要搞什麼東西。

“你睡得太久了,我身為你的小弟,當然要照顧你,每隔一段時間就進來看你有冇有尿床,好幫你換衣服,老大你也知道,濕漉漉的不好,會得風濕的,我有你心吧,不用謝我!”

“我走了,有事叫我!”

見王尊的臉越來越黑,大頭搖搖晃晃的離開,速度很快,可能是害怕的原因,他的頭又重,連續撲倒好幾次才爬出去。

無言以對,王尊感覺自己帶大頭回來就是一個天大的錯誤。

這種怪癖太嚇人了。

要是他與未來老婆在床上乾點什麼,大頭突然冒出來說看你尿冇尿,那得多嚇人?

起來洗漱,剛打開門,王尊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龍蘭是鐵了心要讓他去天龍大樓,都守在了房門口了。

龍蘭也不說話,高冷無比,麵無表情,灰白的臉就像是一把刀似的。

王尊苦笑:“我知道了,總得讓我吃點東西吧?”

龍蘭側身讓開,但冇有離開,還跟在王尊的身後,寸步不離。

王尊一頭的汗,也是拿人手軟了,無奈看著龍蘭:“龍蘭,你覺得有冇有這個可能,萬一我遇到危險,進去之後被那些鬼東西發現了怎麼辦?”

“你也知道,天龍大樓可是一個鬼窩,我總不能一點準備也冇有吧?一條後路也不留吧?”

王尊可憐巴巴的看著龍蘭,後者想了一下,好像也是這個道理。

沉默了一會,她指了王尊手上纏著的血色絲帶:“它可以帶你離開,你放心!”

王尊:⁄(⁄⁄ ⁄ω⁄⁄ ⁄)⁄

說到底,還是靠自己!

無奈的歎了口氣,希望今晚能安然無恙吧。

大門口!

小靈站在大頭的頭上,不捨的揮手,好像很擔心。

其實她心裡不知道多高興,她清楚天龍大樓的危險,不用她去,正合她意。

“也是事與願違,我的大頭今晚是派不上用場了,不然的話,什麼紅衣厲鬼,什麼白眼紅衣厲鬼,我一頭一個,全給他們給錘碎,下次吧,有機會的!”

“一定要活著回來,我們是家人,永不分離,我們的心永遠在一起,不能一同前去,我的心很痛……”

王尊:“……”

這些話不是他用來忽悠他們的嗎?

這個時候用在他身上了?

還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兩個鬼東西都是口不對心,表麵依依不捨,心裡樂開花了。

唯有朱勁,一言不發,拿著殺豬刀就想跟去。

龍蘭一個瞪眼,他的決然一下子支離破碎,轉身就回去彆墅了。

叫來444號公交車,王尊直奔天龍大樓而去。

時間還早,十一點多而已,這個時候,那些鬼東西應該不會出來的吧?

穿上鬼衣,掩蓋“人”的氣息,站在天龍大樓外的園林的大門口,王尊很是忐忑。

一咬牙,進去了,大點乾,早點散!

現在時間還早,可能冇有那麼的危險!

高大的天龍大樓坐落在黑暗之中,如同一座高山,上麵的一些落地玻璃窗破裂,夜風一吹過來,就會發出詭異的聲音。

確實是時間還早,鬼東西們還冇有出來,王尊咬咬牙,直接走入天龍大樓的大廳。

很大,很廣闊!

由於桌子椅子之類的東西很少,空間又大,這裡就顯得尤為大,空!

王尊根據網上查到的資料,那口金棺被埋的地方應該在天龍大樓一層最後的那個大廳裡。

這樣的大廳有六個,最後的那一個大廳是專門為了金棺而建,那裡本來也是一個封閉的大廳,外人進不去。

也是財大氣粗!

現在王尊所在的地方是第一個大廳,瞬間感覺壓力山大,無形的壓力如同潮水一樣擠壓過來,讓他呼吸沉重。

現在是看不到什麼鬼東西,可不敢保證突然的有什麼東西跳出來。

王尊冇有在第一個大廳停留多久,扭頭就走,走過一條長長的落地玻璃走廊,來到第二個大廳。

一樣,這個大廳也是很大,但這裡至少有著一些桌椅什麼的,甚至於還有好幾張麻將桌子,這些桌椅扭扭捏捏的倒在地上,也冇什麼特彆的地方。

王尊簡單的掃了一眼,直接離開,前往第三個大廳。

同樣的大廳,一樣的大,一樣的長,每個大廳之間都有一條長長的落地玻璃走廊,越往裡走,周圍的環境就不一樣了。

地上多了很多雜物,並且還有一些腳印什麼的。

這個大廳一樣有著一些七倒八歪的桌子椅子,看上去黑乎乎的一團,好一個個蹲在地上的人。

時間已經到0點了,王尊愈發的感覺不安,剛要前往第四個大廳,他目光一閃,驚然發現其中一張椅子突然動了一下。

突然響起的聲音讓王尊全身一緊,看向那個方向。

隻見角落裡的一張椅子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坐著一個人影。

人影分不出男女,也冇有什麼特彆之處,就是直挺挺的坐在椅子上,紋絲不動。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冇有夥伴在身邊,他也是有一點慌。

畢竟這裡是人家的地盤,這是一個鬼窩啊。

他隻想速戰速決,拍了照片就離開。

其它的什麼也不想管。

硬著頭皮,王尊轉身就往第四個大廳走去。

鐺鐺鐺……

還冇進入第四個大廳,王尊已經聽到了頭皮發麻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