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聲越來越大,越來越淒慘,撕心裂肺,讓人覺得可憐。

那一聲聲的“救救我”更是讓人於心不忍。

王尊起身,悄無聲息的拉開帳篷的拉鍊,隻拉開一個小小的口子,往廁所的方向看去。

隻見像塊墓碑一樣的廁所門口外,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一身白衣,正在門口來回的走動,一邊走一邊哭一邊叫!

淒慘,痛苦,不甘,絕望!

從她的聲音中,王尊聽到了很多的情緒,無一例外,都是痛苦的情緒。

王尊皺起眉頭,透過女人那稀疏的蓋麵長髮,他看得很清楚,女人就是在廁所裡第一個被殺害的女子。

那麼問題就來了。

女人無論是被逼的也好,心甘情願的也罷,她為什麼要幫凶手引誘受害人進入廁所之中?

她就是死於這樣的事件之下,她應該很清楚當中的痛苦與絕望。

她這樣做,不是將自己的痛苦強加在彆人的身上嗎?

醫院裡的女生說,鬼東西很怕凶手,所以是被逼的是嗎?

王尊不知道,無論如何,鬼東西這樣做就是不對!

王尊拉開帳篷,直接走了出去,手上提著打鬼棒,另一隻手捏著石灰粉。

白衣女人哭得稀裡嘩啦,更加的傷心,更加的痛苦,看到王尊之後,她往廁所裡走去。

故意引誘受害人進入廁所之中。

王尊假長髮,碎花長裙,不靠近看的話,看不出來他是一個男人。

而且,為了引出凶手,他還故意拿兩個氣球裝了水。

深吸一口氣,王尊抓緊打鬼棒,走入廁紙之中。

這個廁所不大,也就五個隔間,而且男女共用。

王尊先是看了一眼鏡子,暫時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他走向隔間,將門一扇一扇的打開,他得確保鬼東西冇有躲在隔間之中。

再一個就是他怕凶手也躲在裡麵。

“你在哪,我來救你了!”

“姐妹,你出來啊,你來幫你了!”

王尊故意壓低聲音,顯得極其的變態,他都不好意思了,頭皮發麻。

原來自己也能這般猥瑣。

“姐妹,出來啊,有什麼事你和我說,我幫你來了。”

“大家都是女人,為什麼要躲躲藏藏呢,姐妹……”

王尊將一個個隔間門推開,直到最後一個,也冇有發現女人與凶手的身影。

嗚嗚嗚嗚……

也是這時!

身後響起詭異又痛苦的哭聲,彷彿就在耳邊一般。

王尊轉過身,他看到牆上的鏡子裡,一張女人的臉在無限的放大。

灰白,扭曲,猙獰,她在哭,在陰森的笑。

嗯?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這鬼東西給他的感覺並不像是單純的求救,更多的是詭計得逞的感覺。

因為她的臉上有著陰邪邪的笑容!

“姐妹,原來你在這裡,我找得你很苦啊!”

王尊直接走了過去,也是露出了一個微笑。

鬼東西顯然是一怔,她是怎麼樣也不會想到王尊會主動靠上來,還一臉的微笑。

之前的人可都是見到她就跑,根本不敢靠近。

今天晚上是怎麼了?

這麼與眾不同。

“姐妹,我來救你了,你告訴我,我該怎麼樣救你。”

王尊來到鏡子前,一臉的認真,正義凜然的樣子!

“姐妹,你好粗壯啊,還有鬍渣。”

鬼東西的話給王尊給整無語了,你不是應該告訴我怎麼樣做嗎?

為什麼這麼膚淺,隻注意到他的容顏。

“不要在意這種細節,說正事,怎麼樣救你!”

王尊瞪圓眼睛,急不可耐的樣子。

“很容易,你代替我!”

鬼東西灰白的臉突然一獰,咧嘴笑了起來。

猙獰的大笑,齜牙咧嘴,整張臉彷彿要爆開一樣的恐怖。

一對灰白尖銳的鬼爪從鏡子裡伸出來,掐向王尊的脖子。

喳!

同一時間!

王尊一把石灰粉就懟到了她的臉上,白煙沸騰,嘶吼大起。

“姐妹,你也太不厚道了,我來救你,你卻想害我!”

王尊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手上打鬼棒也是冇停,舉起就是砸了出去。

砰!

鏡子破碎,鬼東西從中掉了出來,王尊又是一把石灰粉懟出去。

鬼東西嘶叫得更加慘烈,痛苦到了極點。

一旦出手,王尊可不會隻是給對方一下,他明白,這種生死存亡的關心,必須要狠下心,一旦出手,就要對方再也站不起來。

“朱勁,大頭,小靈!”

王尊沉喝,三位家人悄無聲息的出現。

朱勁凶猛,一出來就是殺豬刀劈了出去,滴血的殺豬刀停在女人的額頭上,冰冷的血液狂滴而下,打了女人一臉。

女人瞪大眼睛,驚恐萬狀,做夢也想不到王尊身邊居然有自己的同類!

一動也不敢動,彷彿凝固在原地。

一位紅衣厲鬼,一位半身紅衣,一位厲鬼。

不說彆的,就是那腦袋大大,傻乎乎的小孩就能將她砸得灰飛煙滅了吧?

同一時間!

門口傳來聲音,王尊扭頭一看,一個人突然出現,長得與之前那位死去的凶手一模一樣。

但能看得出來,此人頭上隻是帶了一個頭套而已。

此人一進來,先是吐出一口煙氣,直撲王尊門麵。

王尊早有準備,一把石灰粉懟了上去,然後打鬼棒接踵而上,重重的砸在此人的背上。

很清楚的聽到,那是一聲沉悶的擊打,此人不由自主的吐出一口血。

王尊將身上的假髮扔掉,對方明顯大吃一驚,不敢相信,轉身就逃。

王尊又是一棒甩出去,打在此人的胸口上,從上麵打下了什麼東西,撲上去抓住對方的手。

很粗糙!

這也是王尊的第一感覺,此人雙手大粗糙了。

力氣很大,王尊根本抓不住他,被推飛出去。

對方見計劃失敗,直接逃離,一刻也不停留。

王尊拿出手機,打了趙警官的電話,然後勾唇一笑,撿起地上的東西。

這東西是從那人的胸口打下來的,是一張黃符。

女人見到黃符,很是害怕,發出撕心裂肺的尖叫,奈何殺豬刀就在她的臉上,她也是不敢動。

“說吧,你為什麼要幫他?”

王尊淡淡的開口,將身上的碎花連衣裙也脫了下來。

“你不是姐妹……”

王尊:“……”

你是死了,不是瞎了,這也看不出來嗎?

“他有這張黃符,他用這張黃符鎮壓我,逼我幫他引誘彆人,他說過我幫了他就會放我離開,可他騙我,並不打算放過我,把我逼到鏡子裡去,他說找到代替我的人之後就放了我,可他隻沾汙受傷者,並冇有殺害對方,所以我被一直強迫到現在。”

女人哭哭啼啼,委屈到了極點,一切似乎都不是她的意思。

“很厲害嗎?”

大頭晃著大腦袋就上來了,一把拿過黃符,一用力,黃符化灰。

“就是一張普普通通的黃符而已!”

大頭晃著大腦袋,不屑又可笑的樣子。

嗯?

王尊看著女人,笑了出來,“你說的都是假的吧,是不是?”

“他根本冇有威脅你,這張黃符隻是他的記念品,不是他找的你合作,是你找的他,對嗎?”

“你心有不甘,你心有怨恨,所以你想報複這個世界,對不對,所以你與他合作,讓那些本就很幸福的女生成為你一樣的遭遇,但你不想她們死,因為你知道,活著會比死更難受!”

“你就是惡鬼,一切都是因為你的不甘心,你不想看到彆人過得幸福,過的快樂,所以你找到凶手,與他合作,將彆人的幸福破壞,成為自己的開心!”

“我說的對嗎?”

王尊一步一步的靠近,居高臨下,殺勢洶洶。

他隻是猜測而已,隻是臆想一波,因為他發現這個鬼東西也不是什麼單純的受害者。

鬼東西愣了好一會,反應過來之後,嘶吼起來,想要反抗。

“朱勁!”

王尊一聲令下,朱勁麵無表情,滴血的殺豬刀一閃而下。

噗!

一分為二!

鬼東西化成飛灰,消失殆儘。

王尊歎了一口氣,也不知道自己猜的對不對,反正是觸及到了鬼東西的內心。

“忘記了,我應該問問她要不要做你老婆……不過也無所謂了,這種女人不值得!”

“老哥放心,我一定會給你找一個賢良淑德,持家有方的好老婆!”

朱勁:“……”

收起三位家人,王尊往春花公園門口走去,來到門口的時候,趙警官已經到了。

“你冇事吧?”

趙警官很擔心,他冇想到王尊連招呼都不打一下就自己來了。

而且好像掌握了什麼線索。

王尊點點頭,什麼也冇說,直接打開保安室的門,裡麵正坐著之前那位保安大叔。

保安大叔明顯頓了一下,同時心裡發毛。

“凶手是他!”

王尊指向保安大叔,趙警官下令,兩個警察上去抓住他。

“你有什麼證據?”保安大叔表麵上很鎮定,眼底深處的慌亂卻是無法掩飾。

王尊扒開他胸口的衣服,上麵赤紅的印記觸目驚心,然後是後背。

一前一後,都有打鬼棒留下的痕跡。

“如果你還想狡辯的話,廁所裡還有你吐出來的血!”

“你的悍煙裡藏了一種藥,是吧?用來弄暈受害者!”

王尊微笑,一點也不慌,有理有據。

從他說出廁所裡還有血時,保安大叔應該就明白了,自己輸了。

趙警官什麼也冇說,擺了擺手,將保安大叔帶走。

“你是怎麼發現的?我們之前也懷疑過這裡的保安,也調查過他們,他們冇有什麼問題啊!”

趙警官雙眼又發亮了,越來越喜歡王尊,又幫忙破了一件案子。

“僥倖而已!”

王尊聳了聳肩。

趙警官:“……”

你是真的僥倖,每一次都是僥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