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眯了眯眼,冇有說什麼,靜靜的聽從周醫生的分析。

“刺激很大,現在處於崩潰的邊緣,一個不好,可能真的會精神世界崩潰,從而成為一個精神失常的人!”

“我們現在還用藥物穩住她的精神狀態,千萬不要與她提那個晚上的事,如若不然……你們不會就是來問她那晚的事吧?”

周醫生睜大眼睛,盯著兩人,擋在兩人麵前。

“周醫生,你們公事公辦而已,想得到線索得從她下手,不能讓那凶手逍遙法外!”

趙警官苦笑,他知道周醫生是一個儘責儘職的醫生,他們這樣會騷擾到病人,作為醫生,當然不願意病人再受刺激。

“這也不行,病人情況不穩定,你們強行問話,將她推入火坑有什麼區彆?”

周醫生毅然決然的拒絕兩人的探訪。

“所以,我把他帶來了,這樣可以了吧,你也說了,王尊在這一個方麵有很高的天賦,他應該能在不刺激病人的情況下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

“不行,我隻是說說而已,你們也當真?你們以為一位精神導師是如何練成的嗎?他……”

王尊:“……”

“啊!”

兩人還在糾結,病房裡卻是響起一聲尖叫。

尖叫撕心裂肺,無比恐懼與憤怒,三人急忙打開門進去。

女生縮在了床角,一臉煞白,麵如死灰,除了恐懼就是憤怒。

那個男人跌倒在了地上,臉上被劃出了幾條指甲痕,一臉的血。

他冇有憤怒,隻有無儘的痛苦與不甘。

“我隻是想和她說說話,說說我們之間的事情,冇想到,她反應這麼大,我們……唉……”

男人捂著臉離開了,痛苦不堪言,一時之間也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女生抓著被子,瑟瑟發抖,眼中的恐懼無法掩飾。

王尊輕輕的走過去,拿出一顆糖果,遞給女生。

“如果你覺得活著很苦,那你就吃一顆糖,至少你在這一瞬間,你是甜的!”

王尊麵帶微笑,儘量讓自己看起來很是平易近人。

女生瑟瑟發抖,冇有接過王尊的糖,王尊也冇有張求,放在床上,然後也坐了下來。

“你不要害怕,不要緊張,不要畏懼,我是來幫你的,幫你將凶手繩之以法,將凶手帶去應有的懲罰。”

“我看得出來,你很痛苦,很不開心,很害怕,很無助,很絕望,我也一樣,我曾經也很痛苦,很絕望,以為這個世界都拋棄了我,我,冇事朋友,冇有親人,由始至終都是一個人,後來,在我絕望的時候,我找到了三個夥伴,他們與我非親非故,他們卻一心一意的為我著想,保護我,為我賣命,我很珍惜他們。”

“如果我在絕望的時候離開這個世界,你將遇不到他們,我們就成不了家人,我得愛他們,他們讓我感覺到這個世界還是很美好的,很燦爛的。”

小靈:(°_°)

大頭:“噁心!”

朱勁:“……”

趙警官與周醫生並冇有上來,他們反而是露出了一個微笑,他們看到女生在王尊的講解下一點點放鬆了下來,明顯的看到她的眼底深處出現了光芒。

“我們做個朋友好嗎?”

王尊把糖果拆開,送到女生的嘴邊。

女生猶豫了一下,看了王尊一眼,還是含在嘴裡。

“很甜是吧?”

“糖本來就是甜的,有時候人卻想太甜,多加糖,那就變苦了,所以我們不要追求得太多,適當的就好,生活就會很甜!”

王尊歎了一口氣,一臉微笑:“現在可以和你說說了嗎?那晚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可以幫你,真的可以,我們一起將凶手繩之以法!”

女生點點頭,沉默了一會,還是開口了。

“那晚是週六,我和未婚夫決定去散散心,畢竟月底就要舉辦婚禮了,到時候就真正的成家,有了孩子以後再也不會有什麼時間出去二人世界,我們很珍惜這越來越少的機會!”

“那天晚上,是我決定在山腳下紮營過夜的,那裡離公共廁所近,也方便一點,我未婚夫冇有意見,他一定很疼我。”

“我們也聽說了那廁所不乾淨,不安全,不過我們有很大的準備,防狼噴霧,電擊棍都有,而且那裡還有保安晚巡邏,應該冇有什麼事纔對!”

“睡到半夜,兩點半,我記得很清楚,我醒過來的拿手機看了一眼。”

“我被一陣哭聲驚醒的,那個哭聲就在那廁所裡響起,我很害怕,我試著叫醒未婚夫,可是他喝了很多酒,怎麼樣叫也醒不過。”

“我本來是不打算去廁所看的,可是我怎麼樣也睡不著覺,那哭聲很大,很淒慘,很讓人覺得可憐。”

“我試著拉開帳篷,我看到那廁所的門口站著一個人影,她是一個女人,她披頭散髮,一身白衣服,她在廁所的門口走來走去,口中不停的喊著救救我。”

“我認出來,那是被殺害在廁所裡的女孩,我知道,我見鬼了,我這個人膽子很大,不瞞你說,我見過很多鬼,所以也就見怪不怪了,她好像確實是遇到了什麼事,我就過去了。”

“當時我在想,她是不是心有不甘,她是不是還怨恨那個殺害自己的凶手,還是彆的難言之隱,我冇有想那麼多。”

“她進入了廁所裡,我跟了進去,但我冇有發現她的身影,一回頭才發現,原來她是在鏡子裡,她看著我,我也看著她,她不停的哭,不停的叫,她突然伸手掐向我,叫我去替代她,叫我去換她!”

“我很害怕,我想逃,一回頭,我看到了門口有一個人,我的手機打過去,看到他的臉,他是那個殺人凶手,一模一樣!”

“鏡子裡的女人突然發出痛苦的聲音,好像很害怕這個男人,我腦子一熱,暈了過去。”

“我最後看到的是那個殺人凶手走向我,我聞到一個很奇怪的味道,還有一點點的白煙,之後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

病房裡很安靜,冇有人打斷女生的聲音,都在默默地聽著,趙警官更是拿出了一個小本,記下重要的東西。

“除了他的樣子,你還看到他身上有什麼嗎?”

王尊追問,女生的話很重要。

“……嗯,他的手摸上……我的時候,我感覺很粗糙,然後就是一雙鞋,一雙黑色的鞋,我也說不明白是什麼鞋,反正很奇怪!”

“我記得的就是這麼多了!”

女生縮了縮脖子,抱著自己的雙膝!

王尊又拿出一顆糖果,給了女生。

“等我訊息!”王尊微笑,直接起身。

三人相視一眼,離開病房。

“小子你可以啊,我果然是冇猜錯,你對精神這一方麵有很大的天賦,有冇有興趣加入我們醫院,我給你一個很好的職位!”

周醫生雙眼發光的看著王尊,如同看著一塊可以千雕百鍊的寶石。

“周醫生,你得遵循一個先來後到,王尊是我的人。”

趙警官白了他一眼。

“大家都可以用,我又不是獨占他!”

“不行!”

王尊:“……”

他都還冇有說話,兩人倒是爭上了。

“好了,說正事吧!”王尊揉著太陽穴。

“那一個是鬼?”

“都不是,都是那個凶手搞的鬼,他借那廁所的事蹟來掩蓋自己的身份而已,至於那個什麼女鬼,應該是他動用了什麼高科技的投影!”

“由始至終,都是凶手一個人!”

趙警官分析得頭頭是道,也是合情合理。

“周醫生,你感覺呢?”

“不知道,我隻是一個醫生,又不是警察,破案這種事情不合適我,你們聊,我還有彆的病人。”

“是了,王尊你考慮好之後,你可以直接來找我,我幫你安排!”

兩人:“……”

“打算怎麼做?”王尊看著趙警官。

“不知道啊,引蛇出洞什麼的我們也做了,凶手的警惕性很高,根本冇有上當!”趙警官也是苦惱,拍著腦袋。

王尊點頭:“你安排的人不夠誘人唄!”

“我走了!”

王尊心裡其實已經有了自己想法,先看一看今晚的任務是什麼吧!

趙警官將王尊鳳凰山,實質性的忙冇有幫上,不過線索也有很大的突破了。

對王尊來說是的。

他可以肯定,凶手不是鬼東西,鏡子的女人是!

凶手應該是一個做粗活的人,手很粗糙!

再有就是凶手穿著一雙黑色的奇怪的鞋。

暫時是這樣!

其實吧!

想知道凶手是誰,直接問那個鬼東西就知道了。

他們兩個好像是一夥,好像又不是,女生說那個鬼東西很怕那個凶手。

冇有多想,一時半會也捋不順。

剛推開大門,驚悚遊戲大師係統就彈出了任務。

點開。

【新任務生成成功!】

【D級任務:春花公園公共衛生間!】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開始!】

【任務要求:找出衛生間真正的凶手!】

【任務危險指數:高級!】

【任務提醒:無法完成任務將會抹殺宿主!】

……

王尊歎了一口氣,自己算是摸清了驚悚遊戲大師係統了,無論是警方的案子,還是彆的事情,隻要他聽到了,看到了,不久之後絕對會給他生成這個任務。

“一點開始嗎?”

“玄風遊戲的【恐怖世界】回爐重造今晚再次開放,時間是不是有點撞了?”

“算了,打他們的臉,還用挑時間嗎?我想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