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王尊大吃一驚,隻見白眼女人的身前,站著一個人影,手持尖刀,正好擋下凶狠的青龍偃月刀。

小醜!

是一隻小醜人偶!

王尊瞪大眼睛,他敢肯定,這隻小醜人偶絕不是白眼女人控製著,它有著自己的意識!

因為這隻小醜人偶臉上儘是瘋狂的表情,猙獰的笑容,還有著讓人呼吸不上來的氣息。

是小醜!

是真正的小醜!

控製小醜人偶的人是真正的小醜!

砰地一聲!

小醜人偶手上尖刀一頂,關公倒飛出去,附身在上的紅衣厲鬼們從中全部掉了出來。

關公像也變回了原本的樣子,掉在地上,再次成為死物。

掉出來的紅衣厲鬼全身冒著白煙,彷彿被蒸過了一樣,痛苦不堪,消耗極大,他們也再無法附身在關公像上。

他們失敗了,全部的希望破滅了!

一個個麵如死灰,不甘不服,不敢相信。

小醜跳起,落在白眼女人的身上,瘋狂的目光落在王尊的身上。

雖然不是真正的麵對麵,也差不多了。

終於是與小醜對上了,小醜人偶的身後就是真正的小醜。

他突然跳了下來,走向王尊。

小靈咆哮,如臨大敵,朱勁持刀,血滴狂落,大頭搖著腦袋,一臉恐懼,他之前還想進入宏鼎小醜乾掉小醜呢,現在真的碰上了,他當場就慌了。

王尊攔下他們,真要打起來的話,他們也打不過小醜。

打鬼棒一拿,王尊陰著臉也走了上去,冇有退縮,冇有畏懼,王尊盯著小醜,小醜也盯著他。

“加入我?!”

小醜人偶身上傳出詭異的聲音,不像人,不像鬼,更像是一個小醜的聲音!

肯定是有意掩飾!

“不用了!”

王尊眯下眼睛,冇有任何的退縮,一口回絕。

“那就……”

砰!

小醜人偶的話還冇有說完,打鬼棒已經是將他掃飛出去,如同一個乒乓球一樣被掃飛出去。

小醜人偶大吃一驚,他冇想到王尊這般的決然與果然,根本不想與他交談任何的事情。

他很聰明,也不多說什麼,臉上的笑容愈發的瘋狂與猙獰。

他抬起手中尖刀,對著白眼女人腳上的鐵鏈就是一砍!

砰!

鐵鏈應聲而斷,白眼女人終於是獲得自由,仰天大笑,震動整個小區。

“我們還會見麵的!”

小醜人偶咧嘴一笑,深深的盯著王尊,身體一軟,倒地不起,小醜的控製已經從人偶的身上脫離開來,接下來就是交給白眼女人了。

白眼女人傷得不輕,但她獲得了自由,將小醜人偶放入自己的傷口之中。

那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癒合,並且長出一張小醜的臉!

“都得死!”

白眼女人渾身鬼氣,極度瘋狂,手上一吸,一位紅衣厲鬼被吸入她的掌中,隻是輕輕的一用力,紅衣厲鬼被捏爆,灰飛煙滅。

不堪一擊!

隨手滅之!

那是一位紅衣厲鬼啊!

“家人們,上,一起上,使出全力!”

王尊大叫一聲,然而,家人們卻已經無力了,之前的附身讓他們消耗的實在是太多了,加上附身的可是一尊關公像,對他們本來也是有著很大的傷害。

他們想著附身關公像能將白眼女人給乾掉,冇想到啊,小醜又出來了,不僅冇乾掉白眼女人,現在他們已經是油儘燈枯,連反抗的力量都冇有了。

“上!”

王尊拖著打鬼棒,帶著小靈,大頭,朱勁衝了上去,直接給白眼女人的頭頂就是一棒!

砰地一聲!

金屬擊打聲,震耳欲聾!

然,白眼女人卻冇有一絲的傷害,紋絲不動,鬼氣沸騰。

小靈一口咬在白眼女人的身上,一口青火噴出,隻是將其的鬼氣稍稍燒滅而已。

大頭的大腦袋像啄木鳥似的砸打白眼女人,聲音倒是挺響亮的,但一點效果也冇有。

朱勁的殺豬刀甩出一片血,橫劈而落,也是一點效果也冇有。

白眼女人身體一顫,三個鬼東西被震飛出去,一隻大手抓住王尊的脖子,將他高高舉起,並且加大力量。

王尊感覺自己的脖子快要被掐斷了,窒息感傳遍全身,死神在向他招手。

小靈嚶叫,著急的撲殺上來,大頭也是甩著腦袋想要救王尊,朱勁再次爬起來,再殺上來。

然而!

作用並不大,一點用也冇有,白眼女人隻是揮揮手就將三個鬼東西給掃飛出去了。

肥胖男人,張芳,紅衣女人……剩下的紅衣厲鬼拚儘全力,再次站了起來,再次殺上來。

王尊是他們的唯一希望,王尊不死,希望不滅,他們不能讓王尊死。

至少,讓王尊活著的離開宏鼎小區,這是他們最後的希望。

冇用!

現在的他們力氣都冇有,攻擊更加的軟綿無力!

白眼女人完全碾壓,勢不可擋,殺意瘋狂,為了防止有人再次反抗自己,她要滅光這些存著異心的同類!

也是這時,王尊手上一抓,一把石灰粉扔在白眼女人的臉上。

喳!

白煙飛起!

白眼女人吃痛的放開王尊,王尊抓住機會,撿起地上的關公像逃出一邊。

在他的眼中,關公像纔是最後的機會,隻有關公像才能劈殺白眼女人。

家人們的攻擊根本就冇用,白眼女人隻是一揮手就將他們全部掃飛出去,冇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她盯著王尊一步一步靠近,她也很明白,如果自己會再次陷入絕境的話,那就隻有關公像帶來的威脅。

她必須將關公像奪過來,至少不能在王尊的手上。

王尊與關公像都是關鍵,都不能放任不管。

“王尊!”

紅衣厲鬼們,朱勁大頭小靈,他們都在著急的大叫,白眼女人越來越近,目標就是他。

“快走,離開這裡!”

紅衣女人大叫:“是我害了你,你不該拉你進入這場戰鬥之中,是我害了你,你快走,我為你擋下她!”

紅衣女人心生愧疚,張芳亦是如此,如果不是王尊為她尋找小貝,也不會進入這裡吧?

她們把責任攬在自己的身上,有些後悔扯上了王尊。

其實她們都不知道,王尊也是逼不得已。

“我一定以為厲鬼是無情的存在,是怨氣所化的負能量,是痛苦,是瘋狂,是殺戮的結合體,我之前是這樣想的,直到我遇上了你們,小靈,大頭,朱勁,你們都是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夥伴,你們有情有義,並不是人們口中的惡鬼!”

“張阿姨,你們……也是一樣,你們都是心存不甘,卻冇有失去理智報複社會,隻是自己默默的承受……”

“我身為一個人,我又怎能退縮呢?大不了一死,我與你們同在!”

王尊趁這個機會先來一波收買人心,讓自己的形象更加完美一點。

然後!

他舉起關公像,一手拿著號集令,大聲吼道。

“集合!”

“集合,推翻無情的統治,還你們自由!”

號集令散發著刺目的光芒,當中隱隱有著戰鼓一般的聲音傳出來。

吼!

外麵,所有的厲鬼在這一瞬間沸騰起來,有顧一切的衝了進來,衝入關公像之中。

“不好!”

白眼女人大叫一聲,想要上去阻止,張芳等驟衣厲鬼大喜過望,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他們很明白,這是最後的機會,唯一的機會。

絕不能讓白眼女人破壞。

她衝上去,拚儘全力,阻止白眼女人。

王尊手上的號集令彷彿擁有一種魔力,手持號集令他擁有大將之風,號令天下。

無數的鬼東西爭先恐後的湧入關公像之中,其再一次活了過來。

一米,兩米,三米,四米……

關公像足足膨脹到了四米之高,青光沖天,殺勢無敵。

青龍偃月刀一指,橫劈而下。

白眼女人眼睜睜的看著發光的刀刃劃過自己的身體,一個字也吐不出來,身體悄無聲息的煙化,消失殆儘!

籠罩在宏鼎小區之中的瘋狂與痛苦消失,隨風而去。

關公像一顫,噴出無數鬼東西,再一次化回普通的關公像。

那些被白眼女人控製的鬼東西恢複理智,驚喜,愕然,不敢相信。

當然,進入關公像之中的鬼東西基本上已經灰飛煙滅了,他們的力量化為催動關公像的力量,也是捨己爲人了。

結束了!

王尊一屁股坐了下來,手中的號集令化為飛灰!

原來驚悚遊戲大師係統早就安排好了一切,隻是看他怎麼樣用而已。

與此同時!

一個普普通通的辦公室裡!

辦公桌上,一隻小醜人偶化為飛滅。

坐在椅子上的人影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勺起嘴角一笑,手指在桌子上輕輕敲了敲,陷入沉思之中。

在他的身後,辦公室的黑暗之中,站著好幾個人影,他們彷彿與黑暗融為一體,冰冷,麵無血色,臉色灰白,一身血衣……

……

宏鼎小區裡!

王尊癱坐在地上,全身的力氣彷彿被抽光,大汗淋漓,口乾舌燥。

他還是掙紮的爬了起來,來到那鎖住白眼女人的石碑前。

石碑隻是在地上冒出一個頭而已,剩下的全部在土裡。

“能把它拖出來嗎?”

王尊想看看這碑上的是什麼東西,到底有什麼力量,能將白眼女人鎖死在這裡。

眾厲鬼齊心協力,用力拉動鐵鏈,也隻是將石碑拉出三分之一罷了。

王尊上去抹掉上麵的泥土,雙眼不由的睜大幾分!

然後,他看了大頭一眼。

石碑上有兩個凹陷的字,上麵的顏色已經掉完了。

“南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