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看著檔案夾裡整理的資料,腦子疼,很是不安。

從前兩任房主的表現來看,這裡一開始好像就不是很正常,第一任房主身體出現問題,精神狀態不好,三更半夜老坐在一樓沙發上自言自語。

明明搬離了彆墅,最後還是死在彆墅裡,五官消失不見。

第二任房主男主人的情況也是一樣,自言自語,精神狀態不好,還說已經與另外一個女人住在這裡了。

明明就他們夫妻二人,那來第三個人?

王尊揉著太陽穴,沉默了好一會,肩上的小靈都已經睡著了,軟綿綿的趴著。

這安保係統堪憂啊。

王尊揪住小靈的兔耳,將她放在自己麵前,語重心長的說:“小靈,我們是家人,這裡是我們的家,我們要一起努力守護自己的家,不要讓彆人破壞自己的家,你要幫哥哥,知道嗎?”

小靈恍恍惚惚的點頭,也不知道有冇有聽懂,王尊將她放在桌子上,一臉認真與執著,不停的給小靈灌輸家人的重要性,家人的意義與價值。

小靈也是懵懵懂懂,不停的點頭,兔臉露出微笑,兔牙咬得哢哢響。

王尊看了一眼時間,淩晨零點三十四分。

他將腰包塞滿石灰粉,提著打鬼棒,麵無表情的來到一樓。

三房兩衛!

王尊選擇了最裡麵的衛生間,搬入這裡,王尊還隻是簡單的掃過一眼這個衛生間而已,這裡麵的東西都是前麵房主留下來的。

衛生間很大,畢竟是一棟彆墅,乾溼分離,用透明玻璃隔開,裡麵有一個大大的浴缸。

角落裡還有一個架子,上麵放著前房主留下來的東西。

有香皂,洗髮露什麼的,都積攢了一些灰塵。

更誇張的是,門後的一個角落裡還長出了一株植物。

很乾燥,氣味倒是冇有。

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年頭的原因,衛生間的燈泡接觸不良,發出滋滋的電流聲,還伴著一閃一亮,多少有些頭皮發麻。

王尊本就膽子很大,加上前兩次的任務鍛鍊,他的膽子更大了,明知道接下來可能會出現一些不乾不淨的東西,他還是很淡定。

隻是,多少有一點點的緊張罷了,並不是怕!

洗手檯上的鏡子很大,王尊用手抹去上麵的灰塵,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臉看上去居然有些蒼白。

缺血的那種白,整個人憔悴了很多。

“晚上不睡,白天不補,我這樣下去會不會英年早逝?”

王尊對著鏡子裡的自己笑了笑,想將小靈從肩上拿下來。

冇想到的是,小靈居然用爪子緊緊抱住他的肩頭,就是不鬆開。

身體居然還在一顫一抖,很是害怕的樣子。

王尊:“……”

慫貨啊!

“小靈啊,你不能打退堂鼓啊,哥哥要做任務,不能亂動,你是哥哥的家人,是哥哥的好妹妹,我們要一致對外,你要守護好哥哥,知道嗎?”

“小靈乖,聽話,看到有什麼東西要傷害哥哥,你就弄死他!”

王尊一頓勸說,小靈一臉的苦笑,心不甘情不願的坐在鏡子下,軟綿綿,一對兔耳都軟垂下來了。

看了一眼時間,零點五十八分!

王尊深吸一口氣,將衛生間的燈關掉,一片漆黑,安靜的可怕,風從視窗吹進來,帶來的隻是陰涼。

點燃白蠟燭,王尊將其放在洗手盆的邊上。

想了想,王尊還是拿出手機,打開錄像功能,放在身後的牆角。

做好一切之後,他看了一眼小靈,給其一個加油打氣的眼神,小靈臉上露出無奈至極的表情,瞪大塑膠眼睛ಠ_ಠ!,身體一頓一顫。

當係統響起任務開始的聲音,王尊閉上眼睛,打開水龍頭,開始默唸“我來了”。

王尊的聲音在偌大的衛生間裡迴盪,明明說的不大聲,回聲卻是一聲更比一聲響。

水流聲很急,濺濕了王尊的衣服,與他的聲音好像傳出去很遠很遠。

十秒過去,王尊立馬關了水龍頭。

很靜,隻有水龍頭在滴水的聲音,一下又一下。

這感覺很是煎熬,那一下又一下的滴水聲在安靜的衛生間裡被無限的放大,好像滴在王尊的心頭。

王尊莫名的感覺有些涼意,好像有一塊冰在一點點的靠近自己。

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感覺不到空氣的變化,自己像被推入了一個密封的空間之中與世隔絕。

大概的推算時間,應該是過去了五分鐘,度秒如年一點也不誇張。

旁邊的白蠟燭似乎已經熄滅了,一點溫度也冇有,絲絲寒意從麵前飄來。

麵前就是鏡子,那來的寒氣?

鏡子是發生什麼變化了嗎?

王尊一動不動,任務要求不能睜眼,不能挪動腳步,他對此時此刻的衛生間完全未知。

小靈冇有發出任何的聲音與動作,說明衛生間一切正常,現在還是安全的!

王尊隻想任務時間快點過去,儘快離開這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一分鐘,可能是五分鐘!

突然!

砰地一聲!

沉悶的聲音在麵前響起,很突然,很響亮,王尊被嚇了一大跳!

鏡子!

是鏡子!

有什麼東西錘了一下鏡子。

不由自主的捏緊石灰粉,用力抓住打鬼棒,王尊口乾舌燥,稍有不對,他就往前砸。

要求他不能移動和睜眼,冇說他不能動手啊。

同一時間!

哢嚓一聲!

裂了,鏡子裂了!

寒氣逼人,撲麵而來,王尊感覺自己的臉被凍住了一般。

“嚶嚶嚶……”

也是這時,小靈發出聲音,警告又戒備的驚叫,聲嘶力竭的那一種!

什麼東西出來了?

可以想像的到,小靈現在一定是像隻貓一樣炸毛了,對著鏡子嘶叫。

小靈跳動王尊的肩上,對鏡子發出一陣陣吵啞的嚶嚶叫,身體控製不住的發抖,死死抱著肩頭。

這個動作應該很搞笑,為了王尊,她不得不對鏡子上的東西發出警告的嘶吼,又怕得要死,死死抱著王尊的肩。

也是被迫營業了。

王尊也是緊張起來,他離鏡子很近,如果是鏡子上出現了什麼東西,那他不是與之麵對麵嗎?

任務讓他閉上眼睛,就是為了不讓他與之對視?

準確的來說,是怕嚇死他?

哢哢哢……

指甲劃過鏡子的聲音,一下又一下,一遍又一遍。

從上劃到下,又從下劃到上……

完全是一種折磨,拿捏王尊的恐性,一遍遍的揉搓。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石灰粉的手已經抬了起來,隨時會扔出去。

劃著鏡子發出的聲音越來越響,就在自己的麵前,更像是劃過他的臉!

“嚶嚶嚶……”

小靈的嘶叫突然大了起來,四爪抱得更緊,用力搓著王尊的肩頭。

王尊知道,鏡子上的東西應該是在做什麼,很可能是對他出手,所以小靈纔會不安。

血腥出現,就在麵前,鼻子下似乎出現了一碗血,嗆得嚇人。

也是這時!

小靈突然跳了出去,旋即便是打鬥的聲音,撞牆,甩砸,衝擊,兩陣風在王尊周圍掃過。

小靈被擊飛出去一次,撞在身後的玻璃上,又迅速的跳回來,對著鏡子撞去。

不知道發生什麼,王尊也很擔心,他怕小靈會發生不測。

小靈是他唯一的幫手,他孤軍奮戰絕對不行,小靈不能有事。

王尊想不了那麼多,石灰粉對著麵的鏡子就撒出去。

喳!

沸騰的聲音炸開。

還有一個淒慘的尖叫聲,彷彿從一個無底洞裡傳出來的一樣。

憤怒,瘋狂,不甘,狂暴,血腥!

各種負麵情緒撲麵而來,王尊臉皮抖擻,頭皮發麻。

小靈回來了,抱著王尊的肩,依舊是對著鏡子方向嘶叫,凶狠,警告!

隻是她那“嚶嚶嚶嚶”的嘶吼威懾力多少有點不夠用!

好像鏡子上的東西還想有什麼動作,這電光火石的瞬間,係統提示音響起,任務完成。

緊接著,就是一個尖叫聲慢慢的從鏡子裡消失,充滿不甘與憤怒。

陰寒的感覺潮水一樣退去,一切恢複正常。

撐在洗手盆的手感覺到了蠟燭的溫度,王尊也大鬆一口氣,閉著眼睛將衛生間的燈打開,這才睜開眼睛。

抹了一把汗,王尊臉色發白,身後已經是一片汗了。

如果不是小靈的保護,自己可能真的危險了。

當先看向肩上的小靈,王尊一怔,將其抱入懷中,已經完全虛脫了,軟綿綿,一點感覺也冇有。

小靈被縫好的缺口又裂開了,之前的戰鬥很激烈。

王尊歉意的看著小靈:“小靈真棒,為了哥哥,你拚儘全力,哥哥很感動!”

撫摸小靈的兔耳,王尊發自內心的感謝,小靈是真的將他當成家人了。

小靈“嚶”了兩聲,虛弱的趴在王尊懷裡。

王尊看向衛生間,隻覺得很是奇怪,之前兩個小靈與人家打鬥得那麼激烈,他還以為衛生間被翻過來了呢。

冇想到,衛生間裡一點變化也冇有,乾燥乾淨,與之前一樣。

鏡子也是完好無損,冇有任何的裂痕,就是鏡麵上多了石灰粉的印子而已。

可王尊明明聽到鏡子裂開的聲音,這就奇怪了。

洗手檯的白蠟燭還在燃燒,證明之前並冇有熄滅,任務過程中,王尊卻感覺不到絲毫的溫度。

來不及想那麼多,王尊撿起地上的手機,幸好錄像功能還正常。

他離開衛生間,回到二樓房間,脫下被汗水打濕的衣服,洗了一個涼水澡,希望能將之前的緊張與不安洗去。

出來之後,王尊拿出針線,幫小靈將缺口縫補。

幸好小靈是一個公仔,否則王尊是一點辦法也冇有。

王尊冇有檢視任務,而是看向手機,不知道手機有冇有將之前的一切錄下來。

他挺想知道自己閉眼之後衛生間裡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