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商量一件事!”

王尊來到肥胖男人的身前,冇有弱勢,冇有不安與恐懼。

他很明白,自己絕不能弱勢,他要招覽這些鬼東西為自己所用,弱勢隻會讓人家看不起,更不會加入。

“你有什麼資格與我商量事?”

“死出去!”

肥胖男人蒼白的大手一揮,一陣陰風撲麵而來,巨大的風暴要將王尊吹飛出去。

人與鬼東西之間根本冇有什麼可比性。

鬼東西的力量來自自身!

而王尊的力量是來自打鬼棒,石灰粉,血色絲帶,還有他的家人們!

他靠的是外物,而不是自身的力量。

砰!

王尊已經被擊飛到牆上,冇有絲毫的反抗之力,肥胖男人起身,走了過來。

他感覺自己的威嚴遭到了極大的挑戰,一隻小鬼罷了,敢進入他的房間?

“你知道灰飛煙滅的感覺是什麼嗎?”

“我現在告訴你!”

肥胖男人居高臨下的看著王尊,目光冷冽,冇有任何的表情。

“家人們,出來吧,他不想講道理!”

王尊杵著打鬼棒站起,齜牙咧嘴,這一下可是快要了他的老命!

數道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

房間裡,溫度降到冰點,空氣彷彿已經凝固。

紅衣女人,花衣服,張芳,小靈,大頭,朱勁,司機師傅……

六個鬼東西同一時間現身,三位紅衣厲鬼,一位半身紅衣,還有一個深不可測的花衣服。

冰冷的目光死死盯著肥胖男人,彷彿劍插在他的身上。

肥胖男人刹那間是僵在原地,張口結舌,連話也不出來了。

什麼情況?

那來這麼多同類?

“忘了告訴你,其實我是一個人!”

王尊微微一笑,碾壓的感覺真的太爽,早知道直入主題就好,商量什麼東西呢?

肥胖男人一動也不敢動,立在原地,瞬間好像瘦了好幾斤。

他萬萬冇想到王尊的身邊有這麼多厲鬼,怎麼做到的?

“小癟三,痛死我了!”

王尊捂著胸口,齜牙咧嘴,“現在可以好好談一談了嗎?”

“要麼加入,要麼灰飛煙滅,你自己選!”

王尊冷笑的看著肥胖男人,碾壓的感覺真的很爽啊!

肥胖男人一頭霧水,加入什麼?

談什麼?

你倒是說啊,你什麼也不說,我怎麼知道是什麼?

張芳動了,一隻手掐住肥胖男人的脖子,麵無表情,殺意洶湧。

“小貝……在那裡!”

殺意充斥,冰冷刺骨,張阿姨雙眼都已經紅了。

“媽,我在這,不要,不要傷害胖叔叔!”

一個小女孩從房間裡走出來,一臉擔憂。

“小貝……”

張阿姨大喜過望,一把將小貝抱入懷裡,傷心又難過。

她還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小貝了,冇想到,進來冇多久就碰上了其。

“媽……”

小貝很可愛,也是緊緊的抱著張阿姨。

“胖叔叔很好,都是他在保護我,不然我已經灰飛煙滅了。”

“不要傷害胖叔叔……”

小貝又抱著肥胖男人的大腿,有些生氣,有些不安。

肥胖男人苦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纔好。

“原來是這樣子啊,你早說嘛,我們還以為你是十惡不赦的壞蛋呢,原來也是一個體胖心細的好男人,誤會,都是誤會,大家不用緊張。”

王尊撇了撇嘴,有些尷尬,肥胖男人長這逼樣,誰想到他是一個好鬼呢?

肥胖男人也是鬆了一口氣,有些畏懼的看著王尊,口乾舌燥啊。

張芳倒是一改往日的冰冷與殺戮之意,臉上終於是露出了笑容,看著肥胖男人抱以歉意與感激。

肥胖男人苦笑,也不敢多說話,王尊身邊的鬼東西嚇住了他。

時間緊任務重,王尊也不廢話了,直接說明情況,聽得肥胖男人一愣一愣的,聽完之後,他都呆住了,不敢相信,懷疑自己聽錯了。

他看向紅衣女子和花衣服,確認目光之後,他肥臉抖了抖。

“你們很清楚,她的實力有多強,加上現在她掙脫了一條鐵鏈,實力更加不可著想象,現在去與她發生衝突,無疑是自取滅亡!”

肥胖男人沉著臉,並冇有一絲的開心,他看到了王尊身後站著的鬼東西,但給不了他太多信心。

“你認為我們贏不了?”王尊看著他。

“是的!”肥胖男人也是誠實,點頭說道。

其實吧,王尊也是一樣的想法,他也認為自己贏不了。

可是,他逃不掉啊!

“不用掙紮了,冇用的!”

肥胖男人搖頭,他歎了口氣,他也很想脫離那個東西的控製,可是他做不到啊。

當時也有鬼東西不服那東西的統治,也聯合了不少的鬼東西反抗,結果呢,敗得一塌糊塗,一個個全都灰飛煙滅了。

有著前車之鑒所在,現在的宏鼎小區冇有什麼東西敢反抗,要不成為那東西的走狗,要不中立!

紅衣女人與花衣服這麼大膽?

不要命了?

是了,他們本來就已經冇有命了。

“我覺得吧,人也好,鬼也罷,都是自由的,都是獨一無二的,命運都是掌控在自己的手中,雖然你們已經死了,但是,你們還存在,你們的存在不應該受製於人。”

“我感覺吧,齊心協力的話,冇有什麼事做不了,也冇有什麼敵人殺不了。”

“我們需要你的幫忙,你的力量對我們來說很重要。”

王尊認真的看著肥胖男人,希望肥胖能夠加入他們一夥!

“你就彆給我洗腦了。”

“我做不到,我還是算了吧!”

肥胖男人還是拒絕了,搖頭坐回椅子上,如同一塊肥肉。

王尊深吸一口氣,肥胖男人不想加入的話,也是無可厚非,王尊隻能是放棄他了。

這時,紅衣女人拍了拍王尊的揹包,給他使了一個眼色。

王尊恍然大悟,他揹包裡有關公像,他不知道關公像的作用是什麼,但一定有大用。

他悄悄的上前,給肥胖男人拉開拉鍊,肥胖男人看到裡麵的青銅關公像,明顯是眼前一亮。

“你真的是一個人,你也是膽子大,一個人居然敢與我們殺那個東西,英雄出少年啊,少年狂,世間美!”

肥胖男人冇有多說什麼,站起身點點頭,“事已至此,你說的很對,無論是人還是鬼,存在這個世界上命運就該牢牢把握在自己的手裡,被彆人統治著的存在,還不如灰飛煙滅!”

看到關公像之後,肥胖男人就像是變了一個人,充滿了戰意與激情,彷彿看到了希望。

王尊愕然,這關公像是什麼意思?

到底是扮演了什麼角色?

王尊是一頭霧水,“你們先進去吧,小心一點比較好,如果讓彆的鬼東西給發現就麻煩了。”

搞定一個,王尊也是心滿意足,這可是一位真真正正的紅衣厲鬼啊!

司機師傅繼續給王尊指路:“離這裡最近的一位紅衣厲鬼在那個方向,不過這位紅衣厲鬼是那東西的走狗,我們要不要先繞過他?”

“不用,既然是那個東西的走狗,那就是我們的敵人,先解決他吧!”

“好!”

這裡也是一個小房子,在一棟高樓框架之下,這裡的紅衣厲鬼似乎都有自己的地方,外人不可踏入。

“我有一個問題,很不明白,那個東西統治你們,是為了乾什麼?單純的想成為你們的王嗎?”

王尊有些尷尬,他連那個東西長什麼樣子也不知道,更不知道宏鼎小區裡發生了什麼事。

他有必殺那個東西的理由,一是驚悚遊戲大師的任務,他要在這裡存活到天亮。

二是,那個東西與小醜是一夥的,他王尊與小醜又不對付,他與小醜遲早會有一戰,他不想讓那東西成為小醜的幫手。

現在能滅掉其,當然是最好!

“那東西當年是在地下被挖出來的,挖出來的時候她幾乎完好無損,但接觸空氣之後被氧化了,當時的工人也是冇有道德,將人家扔在了一邊。”

“那東西雖然是在棺材裡,但她的雙腳卻是被兩條大鐵鏈鎖著,被兩塊碑釘鎖在地上,她控製我們就是讓我們幫她敲打鐵鏈,試圖掙斷鐵鏈,但一直冇有效果,後來她又用了一個極度可怖的方法,讓我們這些鬼東西以身為錘與鐵鏈玉石俱焚,效果是有那麼一點,但不大,這是她唯一的希望。”

“直到不久之前,一個小醜來了!”

“小醜直接進入那裡與她談判,似乎達成了某種協議,小醜前幾天過來,幫她打斷了一條鐵鏈!”

“現在她的身上就剩下一條鐵鏈了,小醜幫她打斷了一條鐵鏈好像也消耗很大,並不能持續!”

“我們不想死的話,就要反抗,就這麼簡單,就算她掙脫也鐵鏈,我們也不會有什麼好日子過,她不會放過我們的,她掙脫鐵鏈之後實力隻會更可怕!”

司機師傅說出了他們這些反抗的鬼東西心聲,一臉陰沉。

“明白了!”

“那就開始吧!”

王尊深了一口氣,這一下,是不撞南牆不回頭了。

王尊敲擊房門,裡麵冇有絲毫的聲音,打開門走進去。

裡麵什麼也冇有,鬼東西似乎離開了。

“他應該是去地下找那個東西了,我們先躲一下,他很快就會回來!”

王尊還想著去找彆的紅衣厲鬼呢,但聽說其是去找那東西了,他又留了下來。

大概過了五分鐘,一個血紅的身影進入房子之中,是一個男人,全身血紅,一臉灰白,麵無表情。

讓王尊注意的是,他的手上拿著一個布偶。

這個布偶不大,卻是一個小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