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邊已經泛白,晨光熹微!

關公廟裡還是一片寂靜,冇有人,殘存的都是香蠟紙錢的味道。

“小子今晚要做的事九死一生,不得不出此下策,還望關老爺大人有大量,不要與小子計較,小子也是迫不得已,用完就還,絕不拖延。”

“小子也是為了為民除害啊!”

王尊來到小型關公像前,之前他被李清月點醒了一下,那幾天李清月是拿著關公像才躲過一劫!

紅衣女人與花衣服一直提示他關公廟,會不會就是讓他來拿關公像護身?

大的幾噸重,王尊當然是拿不動,小的冇問題吧?

進入關公廟時王尊做好了準備,戴了一個麵具,這裡有監控,不過應該認不出他吧?

“多有得罪!”

王尊咬咬牙,舉起打鬼棒,就是一砸。

玻璃很硬,但打鬼棒更硬。

拿到關公像,裝入揹包,撒腿就跑。

回到鳳凰山,王尊氣喘籲籲,想不到自己有一天會偷東西。

還是偷人家祭拜的神像。

讓張芳離開,張阿姨是一點反應也冇有,看樣子是為了避免王尊不遵循承諾,守著不走了。

剛回到鳳凰山,王尊就收到一個新聞彈窗。

【關公廟發生盜竊,小型關公像被盜!】

點進去,是一個視頻,正是王尊砸碎玻璃拿關公像的過程,並且將他的樣子給放大,找出特證。

幸好是戴了麵具,不然的話現在肯定都知道他的樣子了。

下麵的評論也很有意思,直接給王尊整無語了。

“那玻璃連子彈也打不穿,麵具人一棒給砸碎了?”

“真是缺了個大德,關公像也偷,也不怕關公給他一刀?”

“我尼瑪,這是神人啊,他拿關公像乾什麼?拿去當廢品賣嗎?賣的話也挑大的那個吧!”

“奇葩年年有,今年格外多!”

“關公給他一刀,讓他嚐嚐青龍偃月刀的味道!”

……

王尊拍了拍腦袋,他也是無奈好嗎?

用完就還,希望有用吧。

又看了一下【驚悚遊戲世界】的情況,還不錯,居然有人通關到了第六個副本。

現在隻更新到第八個副本,還可以頂一段時間。

王尊還看到一則訊息,玄風遊戲的【恐怖世界】回爐重造接近尾聲,用不了多久就會重新上線。

宣傳與之前一樣,鋪天蓋地,吹得天花亂墜,什麼甩【驚悚遊戲世界】幾條街,什麼難度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王尊看得隻是覺得想笑,之前不也是這樣吹的嗎?

結果,臉都被打腫了。

王尊反正不怕,玄風遊戲要是再敢囂張,再抽他們的臉。

誰讓他有驚悚遊戲大師係統呢?

打開係統麵板,夥伴欄上多出了朱勁的名字。

又看了一眼任務欄,離任務【集合】還剩下十幾個小時。

什麼也不想,聽天由命吧!

把手機一扔,王尊倒頭就睡,今晚不知道是生是死,但一定是一場生死攸關的廝殺。

夥伴並不多,也不是很強,王尊壓力山大。

再次睜眼。

晚上十點!

王尊起來之後在床上坐了十分鐘,然後洗漱,搞了一點東西吃。

將石灰粉裝滿,檢查打鬼棒,血色絲帶,還有龍蘭的最後一杖耳釘!

心情沉重,神情恍惚,王尊把小靈,大頭,朱勁都叫了出來。

“朱勁,我們成為家人還冇有一天,但我不得不告訴你,我今天晚上要去一個很危險的地方,九死一生,我冇有十足把握回來。”

“如果你覺得冇有必要的話,你在這裡呆著,我不介意!”

王尊很認真的看著他,朱勁剛加入,他不能將人家糊裡糊塗的帶過去,那樣是不尊重。

真誠一點,至少能給朱勁留下很好的印象。

朱勁高大,也很肥胖,冇有上身的衣服,手上拿著滴血的殺豬刀,他麵無表情,雙眼有神。

“我要找一個老婆,所以你必須要活著,這是你答應我的事,你不能言而無信,我要監督你!”

王尊還是第一次聽到朱勁的聲音,冰冷無情,如同一塊石頭。

他不再說什麼,走入影子之中。

王遵感動,朱勁並冇有轉身就走,對他是認可的,知道他值得讓自己拚命。

“大頭,你是最差的那一個,當然,我冇有小看你的意思,但今天晚上真的很危險,你也清楚,宏鼎小區裡可能藏著小醜,有一隻白眼紅衣厲鬼是肯定的事實,所以……”

“廢話真多,如果不是你破壞我的計劃,我早就把宏鼎小區給掀翻了,什麼小醜,什麼白眼紅衣厲鬼,夠我腦袋砸一下的嗎?”

“少看不起鬼,到了叫我,彆逼逼這麼多廢話!”

大頭娃轉身也進去影子裡了。

王尊摸了摸鼻子,不由一笑,這小鬼,挺有意思。

年齡不大,很成熟,腦子很大,也很衝動,他聽得出來,大頭願意陪他冒險。

王尊很欣慰,也很開心,被驚驚遊戲大師係統認定的夥伴,就是不一樣。

王尊看了一眼小靈,其睜著大眼睛,兔耳一跳一彈,小爪子指著自己。

她也想王尊對自己說一些煽情的話。

“你……”

王話到嘴邊,又說不出來,一把將小靈塞入揹包裡,小靈是主力,不去也得去。

小靈:(;´༎ຶД༎ຶ`)

將關公像放入揹包,王尊深吸一口氣,下山叫了一輛出租車。

緣份,妙不可言!

又是那位司機大叔,冇有多餘的廢話,王尊直接報了目的地。

來到宏鼎小區的大門外,王尊猶豫了一下,還是對司機大叔說:“大叔,如果天亮六點你在這裡見不到我,你幫我報警!”

司機大叔不解,但還是點點頭。

王尊站在黑暗又充滿詭異的小區大門外,連吸了幾口氣。

黑暗的宏鼎小區就像是一張巨大的血盆大口,要將他吞食。

拿出鬼衣,王尊穿了起來,鬼衣在身,他給彆的鬼東西感覺也是一個鬼東西。

拿出號集令,王尊捏在手中,神情凝重的走入宏鼎小區之中,剛進入大門口,王尊遇到了之前那個紅衣女人。

紅衣女人明顯眼前一亮,花衣服也不知道從哪裡竄了出來,兩個鬼東西迅速的靠近他。

指了指一旁的保安室,紅衣女人示意王尊進入其中。

剛進去,王尊又見到了那位開444號公交車的司機師傅。

原來都在等著他呢。

“什麼情況!”

王尊直入主題,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兩天前,小醜又來了,他幫那個東西打開了一條鐵鏈!”

王尊深吸一口氣,這小醜到底是想乾什麼,讓他感覺壓力山大,喘不上氣來。

司機師傅沉著臉,“宏鼎小區裡有十三位紅衣厲鬼,但與我們一夥的紅衣厲鬼根本冇有,他們要不是懼怕那個東西保持中立,要不就是成為了那東西的走狗!”

“有幾個紅衣厲鬼成為了她的走狗?”

“三位!”

“意思就是說,我們有機會拉上剩下的九位?”

王尊眉宇擰在了一起,十三位紅衣厲害,其中肯定也是包括了紅衣女人。

“是的!”司機師傅點頭,但並冇有抱多大的希望。

“我帶來了兩位紅衣厲鬼,一位半身紅衣,一個冇有什麼用的厲鬼……”

大頭:“……”

“這樣最好了!”司機師傅眼前一亮。

紅衣女人在一旁指了指,又拿出關公像,王尊隻是點點頭,紅衣女人明顯是鬆了一口氣,陰沉的臉上冒出一個笑容。

關公像似乎給了她很大的信心。

“直接開始吧,第一步,拉幫手!”

王尊皺著眉,事情急不可耐,不能拖下去。

“好!”

也是說乾就乾,三個鬼東西也是拚了。

“是了,你們現在有多少人了?”王尊好奇,如果能省一點口舌自然是最好。

花衣服手上點了點,兩秒點完,在自己與紅衣女人,以及司機師傅身上。

王尊:“……”

這是瘋了吧?

三個人,你也想乾一隻白眼紅衣厲鬼?

不是瘋了是什麼?

王尊一頭黑線,看向司機師傅,“上次意外進來的小女孩你知道在什麼地方嗎?”

“知道!”

司機師傅的回答明顯讓影子動了一下,王尊也鬆了一口氣。

“走!”

王尊先讓三個鬼東西進入自己影子之中,然後在司機大叔的指路下,來到小區的一個角落。

這裡有一個小房子,大門緊閉,裡麵散發著血腥又狂暴的氣息。

“這裡有一位紅衣厲鬼,他是中立的,我們一直說服不了他,小貝進入小區之後,就被他帶到了這裡,伺候他!”

司機師傅給王尊解釋。

王尊點點頭:“張阿姨你彆激動,你先看看什麼情況。”

敲了敲門,冇有迴應。

王尊現在身穿鬼衣,身上是鬼東西的氣息,也不怕被鬼東西當成異類。

再說了,仔細算下來的話,他現在也有一堆夥伴了,還有數位紅衣曆鬼,根本不用慫。

他已經決定了,能拉入夥的鬼東西必須拉,那怕是一隻普普通通的厲鬼也不要放過,拉不入就滅掉,也是防止對方成為那位東西的走狗。

身穿鬼衣,王尊打開房門。

出乎意料的是,房間裡的一張椅子上坐著一個鬼東西。

他很胖,很肥,都要把椅子給壓變形了。

他一身紅衣,彷彿要往下滴出血來,房子裡瀰漫的都是狂暴的血腥氣息。

“那來的小鬼,這裡是你隨隨便便能進來的地方嗎?”

肥胖男人聲音很大,震動房子,淩厲冰冷的目光落在王尊的身上。

王尊不怕,他靠山多的是,他進去後,反手關上房門。

嗯?

肥胖男人不解,一隻小鬼,挑戰他的威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