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生成成功!】

【特殊任務:集合!】

【任務時間:三天後的淩晨零點前進入宏鼎小區,存活到天亮!】

【任務要求:集合!】

【任何提醒:這個任務考驗得的是宿主的領導能力,宿主的血性,號集令可用!】

【為了保護宿主安全,係統檢查到宿主夥伴稀少,交際能力不行,特殊任務衍生兩個夥伴任務線,宿主是否接受?】

王尊歎了口氣,果不其然,來了,還是冇能逃過驚悚遊戲係統的拿捏。

王尊感覺得到一陣陣的壓力,從四麵八方的擠壓而來。

做了那麼多次任務,從來冇有一次這麼心情沉重過。

這是頭一次!

因為對方真的太過可怕!

“兩條夥伴任務線?”

“是不是知道我的實力不足以與家鼎小區對抗,特意給我安排兩個夥伴?”

事以至此,冇有反悔的可能,任務釋出就默認是接受狀態,係統也冇給王尊拒絕的機會,拒絕機會完全是空頭支票。

“接受!”

王尊當然不會拒絕夥伴任務,這也是他夢寐以求想得到的東西。

算起來,小靈纔是他真真正正的夥伴,龍蘭,張芳隻是拿作關係罷了。

【夥伴任務:朋友!】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進入長海福利院,找到大頭,並與大頭成為朋友,成為夥伴!】

【任務提醒:我隻想與你們交朋友!】

……

【夥伴任務:屠夫!】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前住入長坡村!】

【任務提醒:愛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

……

【選擇開始任務!】

兩個夥伴任務,隻有時間與簡單的提示而已,需要王尊去瞭解情況才能明白當中的意思。

揉著太陽穴,王尊苦笑,如果其中一個任務獲得的夥伴是一位白眼紅衣厲鬼的話,那就皆大歡喜了。

這兩個任務的最後還是為了支援宏鼎小區的任務,王尊感覺作用也不會太大,但也總比冇有來得好是吧?

“長海福利院,大頭……”

王尊接受了第一個夥伴任務,然後打開手機上的靈異論壇。

直接搜尋長海福利院!

驚悚遊戲大師釋出的任務無不是與鬼東西有關,想要得知某件靈異事件,直接在這個論壇上一搜就可以了。

一搜之下,一大堆帖子冒了出來。

王尊隨便找了一個帖子點進去,一邊吃著方便麪,一邊檢視上麵的內容。

一個自稱是在長海福利院工作的人發了一個帖子。

帖子的內容很簡短,大概的意思就是福利院裡鬨鬼,而且很厲害。

樓主是一位福利院的工作人員,日常工作主要的內容是給孩子們購買衣服和玩具。

由於福利院的主要來源都是愛心人士的捐贈,所以能用的錢也不多,購買的東西幾乎是按人頭來算。

有一次,他給孩子們購買了一款衣服,收到貨的時候也仔細清點過數量,可最後發放下去之後,發現少了一套。

一開始樓主還以為自己的工作出錯,後麵迅速補了一套,直到最後才發現,那不見的衣服出現在了一個孩子的床上。

這個孩子已經不幸去世三年之久。

如果說這隻是一個巧合,那接下來的事情直接讓長海福利院炸開了鍋。

無論購買什麼東西,都會少一件,少的那件東西到最後都會在那個孩子生前的床上找到。

更驚人的是,福利院的工作人員聽孩子們說,三更半夜的時候,他們宿舍的門總會被敲響,門外總能響起一個聲音。

那個聲音說,要與孩子們成為朋友。

孩子們年紀小,不懂得害怕,有的孩子去開門,發現是一個他們從來冇有見過的孩子。

也有的孩子說半夜起來去上廁所,在走廊上總能看到一個小孩。

小孩在走廊裡站著,看著上廁所的孩子咯咯笑,並且說要與他交朋友。

有時候工作人員晚上巡查的時候,有的宿舍裡總有孩子們的笑聲傳出來,工作人員進去檢查,孩子們都說有一個大頭朋友在與他玩遊戲。

奇怪的事情有很多,無一例外,孩子們口中都說是一個腦袋很大的朋友在和他們玩。

到最後,一些工作人員晚上巡查的時候也能遇到這個孩子。

他有時候喜歡和孩子們玩,有時候搶孩子們的東西,還有的時候嚇孩子們。

這個孩子並冇有惡意,真的想與那些孩子交朋友而已。

可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院長請來大師想要將孩子趕走,反而是激怒了他,他開始變得瘋狂,變得凶狠,經常捉弄孩子們。

已經不是單純的想和孩子們交朋友了。

後來,工作人員從院長的口中得知,這個孩子三年前在福利院去世,原因說正常也正常,說不正常也不常。

據法醫的報告指出,這個孩子的死因是因為腦袋積水而死。

大頭孩子的頭很大,出生三天就被人扔在了福利院,天生大頭症,隨著長大,腦袋也在變大,足足是身體的兩倍之大。

大頭孩子很聽話,很乖巧,但在福利院冇有一個孩子喜歡他,都在取笑他,捉弄他,他很孤單,冇有朋友,他很孤獨,冇有孩子願意和他玩,他被孩子們叫做大頭,都在取笑他的頭大,他的怪異。

院長冇想到三年之後,大頭又回來了,一開始隻是想和孩子們交朋友,後來就變得瘋狂了,變得凶殘,變得怪裡怪氣。

他捉弄孩子們,還嚇工作人員,搞得長海福利院烏煙瘴氣。

長海福的院鬨鬼的事情也就不翼而走,很多人都知道一個死去的孩子在裡麵作怪,很多工作人員都辭職了,孩子也被轉移,現在的福利院裡隻剩下院長一個人。

王尊大概瞭解了情況,大頭不是什麼壞鬼,隻是心有不甘而已。

隻是想交個朋友,奈何身體的疾病讓他成為他人的笑柄,被當成怪物,取笑的對象,最後在病發的時候孤獨離去。

也是令人心疼。

王尊感覺自己猜得**不離十了,大頭就是他今天晚上要找的鬼東西。

這就好辦了,隻要對方不是什麼壞東西,一切都不是問題。

他這個人也冇什麼朋友,正好也是同病相憐,兩個同病相憐的人在一起,最能擦出火花了。

收拾了一下,王尊揉著眼睛,睏意又上頭了,他壓力山大,想到宏鼎小區,他就感覺自己的心裡壓了一座山。

先補一覺吧,冇有什麼東西比睡覺更讓他急不可耐。

一覺醒來!

傍晚六點!

今晚又是一個熬夜的節奏,王尊十分的無奈,收拾一下之後,他揹著揹包出門了。

在街上轉了一圈,王尊叫一個出租車。

“緣分啊,大叔,我們真的太有緣分了,你直接給我電話吧,我下次要用車的時候打你電話就是了。”

一上車,又是那位司機大叔,王尊苦笑了一下。

見到王尊,司機大叔都要哭出來了,他知道,遇上王尊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事!

上一次,去了天龍大樓之後,他足足睡了三天才緩過來,去廟裡燒香拜佛,求了好幾張神符防身。

他現在都已經繞著鳳凰山走了,冇想到啊,還是遇上了王尊。

“你就放過我吧,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家裡就靠我一個人撐著了,我生活很苦的,你彆纏著我了,少年,你大人有大量,你高抬貴手啊!”

司機大叔欲哭無淚,每次王尊要去的地方都不是什麼好地方,今晚肯定也不會例外,他真的怕了。

“五百!”

“彆啊,你叔心臟不是很好,你就彆這樣好嗎?”

“八百!”

“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這是原則問題好麼,我真的……”

“一千!”

“你說,去什麼地方,隻要出租車輪子不掉,我都能將你安全送到地方,就冇有我去不了的地方,縱使前方山路十八彎,我一手車技出神入化,無所不能!”

王尊:“……”

“長海福利院!”

“你真會挑地方,又找靈感是吧,你的【驚悚遊戲世界】確實很好玩,真實,恐怖驚悚,通關方式五花八門,確實是雖然親身經曆才能打造出如此代入感深入的遊戲,你為遊戲界付出了很大的汗水啊,讓人敬佩!”

王尊:“……”

仔細想想,也是時候擁有一輛自己的車,去那裡都方便。

當然,不可能是普普通通的汽車,兌換功能裡倒也有一些車輛兌換,隻是需要的遊戲點券真的太多了。

看看任務能不能獎勵吧,靠兌換的話不知道何年何月呢!

晚上十一點多,王尊來到了長海福利院。

這裡位於郊外,左右是山,倒也不算是太偏僻,放眼望去,長海福利院隱於夜色之中,三層長方形的樓房,看上去無比的破舊,一看就是有很長的年頭了。

王尊給了錢,司機大叔是馬不停蹄,一腳油門飛一樣的離開。

王尊:“……”

也不知道是自己嚇到了他,還是這個地方讓他心悸。

王尊無言以對,看著不算大的福利院,該從什麼地方開始呢?

任務要求是淩晨一點前進入長海福利院,現在時間還算早。

王尊還打算與院長交談一下呢,聊一聊大頭的過去,現在福利院裡一片漆黑,冇有一盞燈火,院長也睡了吧?

王尊翻過圍牆,直接進入福利院之中,也不開燈,早已習慣了夜出日歸的他,眼睛很適應黑暗的環境了。

偷偷摸摸的走入福利院,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大廳,門上冇有鎖,王尊輕而易舉的推開門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