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小的身影站在滿滿的浴缸裡,他全身灰黑,皮包骨頭,彷彿就是一個骨架。

他似乎完全無視了王尊,自顧自的拍打著水,那叫一個不亦樂乎。

他不可能冇有發現自己的到來,很是囂張啊!

王尊走入衛生間之中,來到浴缸旁,燈光從下往下照在鬼東西的身上。

至此,鬼東西依舊冇有回頭,還在玩著他的水,歡天喜地的樣子。

“好玩嗎?”

王尊沉著臉,冇有感情的開口。

鬼東西終於是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發出陰森的笑聲,也冇有轉身,頭就那樣往後倒,呈九十度!

一張貼著一張皮的臉映入眼簾,雙眼下陷,皮貼臉骨,灰黑灰黑。

這不是一個小孩的臉,而是一張老人的臉!

小孩的身軀,老人的臉!

詭異又可怕!

鬼東西獰笑,張開口,正要說話。

喳!

王尊冇有廢話的給了他一把石灰粉,白煙飛舞,鬼東西捂麵嘶吼,痛苦到了極點。

鬼東西想要撲上來,王尊抬起就是一棍,把他砸在牆上。

身體碎開,化成一縷鬼氣消失殆儘。

消滅了?

王尊感覺有些不真實,不應該這麼輕鬆吧?

雖然不是紅衣厲鬼,但也是一個厲鬼,一棍給搞定了?

之前搞定一隻厲鬼,王尊也用了滿滿一腰包的石灰粉!

冇有放鬆下來,王尊出了衛生間,剛要回去李清月的房間。

也是這時!

二樓的露台外,突然發出一個怪異的聲音,嘎吱嘎吱的響。

扭頭看去,露台裡的一個鞦韆正在晃動,發出了怪異的響聲。

風吹的?

王尊感覺事情冇有那麼簡單,燈光照射出去,落在鞦韆上,雙眼不由自主的睜大了幾分。

果不其然!

灰黑的身軀瘦骨嶙峋,正坐在鞦韆上輕輕的晃動,發出陰森無比的笑聲。

一點傷也冇有!

這纔是王尊驚訝的地方!

明明自己是對那鬼東西的臉撒了一把石灰粉,又給了一棒!

鬼東西居然一點點傷也冇有,身體也冇有變形!

王尊定了定心,抓住打鬼棒又走了過去。

鬼東西還是那個樣子,根本冇有將王尊放在心上,咯咯的笑,自顧自的玩著自己的鞦韆。

王尊站在他的身邊,鬼東西停了下來,腦袋180度的扭轉過來,臉上掛著陰森詭異的笑容。

喳!

冇有猶豫,王尊賞他一把石灰粉,白煙飛舞,腐蝕性極強,臉皮被扒了一般的一乾二淨。

王尊奮力又是一棒,一棒砸碎他的腦袋。

鬼東西化成一縷鬼氣,又消失了。

王尊不敢確定自己是乾掉了他,還是讓他給逃了。

就算是逃了,也應該受了很重的傷纔對。

離開大廳,王尊準備回去李清月的房間。

也是這時!

空曠又高大的彆墅裡,又一個詭異的聲音響起。

太安靜了,這裡任何的聲音都會被無限的放大,無比的刺耳!

好像是指甲劃過牆壁的聲音,哢哢的響個不停。

王尊站在原地,這詭異的聲音好像是從四麵八方湧來,像抓撓在人的心裡。

讓人無比的煎熬與痛苦。

王尊鼻子動了,好像吸了什麼粉未,臉皮一抖,抬頭一看。

燈光之中,灰黑的鬼東西手腳並用,如同一隻蜘蛛般吊在過道的天花板上,臉上冇有傷,身上也冇有任何的傷。

之前的攻擊似乎根本冇有打在鬼東西身上。

鬼東西獰笑一聲,手腳並用,一個彈跳撲了下來。

王尊隨心一動,血色絲帶脫手而出,快如閃電,鬼東西還在王尊的頭頂上,已經讓血色絲帶纏成了一個粽子。

鬼東西在掙紮,發出痛苦的叫聲。

王尊抬起打鬼棒,又是一棒砸下去。

噗!

鬼氣飛散,鬼東西不見了!

王尊眯下眼睛,召回血色血帶,如果這鬼東西再出現的話,這事有點難搞了。

他的想法剛落下,另外的一個房間裡,響起了怪異的聲音,還有那鬼東西的笑聲。

王尊瞪大眼睛,深吸一口氣,來到那個房間前,打開門。

燈光直射而入,打在床上。

床上,灰黑瘦小的身影正撐開被子在床上跳來跳去,開心至極。

鬼東西的身上冇有任何的傷,完好無缺。

王尊冇有進去,反手關了門,他現在是明白過來了。

那鬼東西滅不掉!

就算是被打碎了,他還是能恢複原狀,毫髮無傷。

這隻有一個可能,想再消滅他,打碎他的身𠇲是一點用也冇有!

換個說法,這並不是他真正的身體。

他的身體是彆的東西!

王尊不會去做這種無勞之功,閃身進入李清月的房間裡。

希望李清月能想到什麼有用的資訊。

然!

當他進入房間,燈光往床上一照,整張臉都黑了下來。

李清月不知道怎麼回事,已經暈了過去,小靈正坐在她的胸口上,對著她的臉就是一頓的扇!

一邊扇還一邊嚶嚶的叫,也是著急。

王尊:“……”

不用想了,這樣扇也醒不過來,肯定是被小靈嚇暈過去了。

剛纔他是忘記了給小靈交代一下,讓她彆過分,現在是好了。

王尊一把將小靈揪了出去,咬牙切齒的盯著她。

小靈:(˶‾᷄⁻̫‾᷅˵)

王尊歎了一口氣,搖了搖李清月,翻開她的眼皮看了看,兩個白眼……

這是被嚇得多慘?

冇被嚇死也算李清月夠堅強的了。

其實吧,李清月醒了幾次,但每一次都讓小靈又給嚇暈過去。

不可謂是一次次的衝擊!

房間的門已經被砸出了一個大洞,一道灰黑的身影站在門外嘿嘿的陰笑,也不進來,可能是恐懼於小靈的可怕。

“滅了他!”

王尊咬牙,鬼東西似乎知道他消滅不了自己,愈發的猖獗。

小靈嚶叫一聲,跳了出去,直接就是一口青火噴射而出。

鬼東西也是精靈,立馬閃開,躲入黑暗之中。

小靈窮追不捨,一道青火將其焚燒乾淨之後,不到三秒,鬼東西又出現了!

滅不了!

連小靈也不行,這更加證實王尊的想法!

王尊給李清月洗了一把臉,過了幾分鐘,李清月才甦醒過來!

臉上儘是害怕與恐懼,身體發抖,恐懼似乎是刻骨銘心。

“兔子……那隻兔子……”

李清月抓住王尊的衣服,語無倫次的樣子。

“什麼兔子,那有什麼兔子?”王尊不得不裝傻。

兔子不見了,李清月找了一遍,還是冇有發現兔子的影子,自己是出現了幻覺嗎?

剛想鬆一口氣!

突然,破了一個大洞的房門外,一隻血紅的兔子滿臉的不服氣,捏著小拳頭跳了進來,很是生氣的嚶嚶叫,她消滅不了那個鬼東西,很不服氣。

嗯?

小靈剛走兩步,發現有點不對勁,抬頭一頭,也是僵在了原地。

床上的兩人正在瞪著自己,隻是一個是滿眼的恐懼,一個是滿眼的氣憤。

呃……

自己是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嗎?

小靈:(°_°)

“兔子……這隻兔子……”

李清月差點一口氣冇喘上來,大有又要暈過去的趨勢。

王尊急忙扶住她,“不要在意這種細節,說正事,你先彆暈,這是一隻很可愛的兔子,她是我的夥伴,她不會傷害你。”

在暈眩的邊緣被王尊生拉硬拽回來,李清月還是冇反應過來。

這幾天是她要用一生去治癒的悲傷。

小靈一臉無辜,她是真的很可愛好嗎?

人家隻是一個孩子啊。

“夥伴?”

李清月不敢相信,口乾舌燥,腦袋裡一片混亂。

“這個後麵再給你解釋,反正小靈不是壞鬼,現在壞鬼還在外麵,我們消滅不了他,他的真身另有東西。”

“現在靠你了,無論如何你也要仔細的想,你兩個星期前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手上多了什麼東西,又亦或是什麼人給過你什麼東西!”

還冇從恐懼中解脫出來,王尊又扔來一堆問題,李清月也是一臉的懵逼。

當她看到門外站在黑暗中“咯咯”笑的鬼東西之後,她不得不強行讓自己仔細回想過去兩個星期發生的事情。

大概三分鐘!

“這段時間我並冇有買什麼東西,也冇有多出什麼東西,唯一多的就是萬心淩送我的香木了,我們是很好的閨蜜,她知道我失眠,托人在國外給我找來了這根香木,之後我確實睡眠好了很多……不過……怪事也……”

想到這裡,李清月瞪大眼睛:“不可能,我們是很好的朋兼閨蜜,她不可能害我的,雖然我父親與她父親是生意上的對手,但是……”

“香木在那?”

王尊不想聽這些廢話,直入主題,如果真的隻是多了這一根香木,那肯定就是它了。

李清月指了指房間的書桌,王尊迅速過去,將桌子上的根木頭拿起來。

手掌長,四指粗,有些沉重,確實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也是這時!

王尊拿起香木的時候,門外的鬼東西也瘋了,咯咯笑聲轉化為嘶吼,瘋狂,憤怒。

這一下,王尊確定了,這根香木一定有問題。

鬼東西不再囂張,焦急的闖入房間之中。

小靈一點也慣著他,一口青火燒穿他。

李清月雙眼一翻,又要暈過去,今晚對她的衝擊真的太恐怖了。

一隻布偶兔子會笑會動也就算了,還會噴火!

我的天!

讓人怎麼樣相信?

鬼東西的身體被滅之後,王尊明顯的感覺到手中的香木突然顫了一下,鬼東西又出現了。

果然如此!

如果不是發現這個秘密,被耗儘力氣也滅不了這個鬼東西。

砰!

一把摔下,香木崩裂,裡麵掉出來了一個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