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尊期待的目光下,三塊殘缺拚圖組合在一起,並冒出點點血光。

王尊舔唇,看這架勢,拚圖上的東西不得了啊。

大概一分多鐘,三塊拚圖完全組合,上麵冇有任何的裂紋!

也冇有任何的東西!

連一個字也冇有!

完全就是一張白紙!

我叉了嘍!

就這?

就這樣?

玩呢??

不把他當人了?

三塊殘缺拚圖組合在一起,你給我一張白紙?

咬咬牙,王尊呼吸都不好了,要撕了它。

也是這時,潔白的紙上,突然冒出一條線。

這條線如同一條小蛇,正在一點點的爬行,像要勾畫出什麼東西來。

隻是……這速度一言難儘!

“看來還要等一段時間,花裡胡哨,直接道明不好嗎?”

王尊也是無奈,他是被驚悚遊戲係統拿捏得死死的,一點辦法也冇有。

按照上麵黑線的速度,冇個五天七天的時間,是無法將白紙上的東西給勾畫出來。

王尊隻能壓下心中的期待,無奈又苦笑,遲早有一天,他不是猝死就是被驚悚遊戲大師係統給玩死。

點開夥伴麵板,上麵多出了一個名字。

張芳(合作夥伴)!

一陣陣的頭大,王尊感覺自己必須提升一點實力,簡單點來說,是多幾件防身的東西。

僅是石灰粉,打鬼棒,不足以讓他進得大場麵的戰鬥。

看著可憐巴巴的63遊戲點券,王尊隻能是歎了一口氣,想攢個100遊戲點券很難啊。

猶豫了一下,他花了60遊戲點券,打開了白銀寶箱。

一陣銀光閃過,古老又龐大的白銀寶箱被打開,伴隨著銀光出現的還有一件黑不溜秋的東西。

三指來大,如同一塊碎片。

【升級器碎片(1/10):集齊十杖升級器碎片,可合成升級器!】

看到這裡,王尊無言以對,臉上的表情比哭還要難看。

碎片就碎片吧,你他孃的還搞個十分之一!

徹底給他給整無語了,想罵人又罵不出來。

“升級器?升級什麼東西的升級器?”

王尊是一頭霧水,對他來說是好事,但要十杖升級器碎片,那就很不禮貌了。

如果升級器碎片的獲得方法是從白銀寶箱裡獲得,那不是要600遊戲點券?

而且不是每一次都能開出升級器碎片。

他連100遊戲點券都冇攢夠過,那來的600……

也是無奈,遲早會被驚悚遊戲係統給玩死。

“不遵守承諾會被抹殺……是要我進去宏鼎小區一趟啊!”

扔掉手機,王尊倒頭就睡!

……

再次睜眼,下午五點!

腦子一頓的昏昏噩噩,夢裡他又被那些東西給包圍了。

叫他王公子的女人……

提著尖刀靠近的小醜……

黑暗無比的宏鼎小區……

滿是厲鬼的天龍大樓……

王尊真的不知道自己上輩子到底是造成了什麼孽……

起床洗了一把臉,王尊隨便搞了一點東西吃,上網又看了看驚悚遊戲世界的訊息,在李清月的運營之下,遊戲在穩步增長,玩家越來越多,口啤也是越來越好。

王尊看到一條訊息,玄風遊戲又出來作妖了。

【恐怖世界】回爐重造冒出來了一些訊息,玄風遊戲對外公佈訊息,將兩個副本重新設置,難度更大,場麵更加的壯觀,並且信心滿滿的說半個月內冇有人能通過第一個副本。

王尊不屑一顧,上一次不也是這麼說的嗎?

他遊戲分解器在手,不用一分鐘就給你通關!

跳梁小醜,不足掛齒!

王尊感覺有點奇怪,李清月這是怎麼了,兩三天冇找他了,不應該啊!

難道真的出事了嗎?

李清月身上確實是有鬼氣,但已經有了金光玉的護身,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纔對。

不會真的出事了吧?

王尊給李清月打電話,一直都是忙音,要不就是無法接通。

然後又給仙俠遊戲公司打去電話,詢問了一下,發現李清月這幾天並冇有去公司。

也是這時,一個陌生號碼打了進來,這個號碼很漂亮,一串的豹子號。

來頭不小。

王尊瞬間就想到了一個人,接通之後,果不其然。

藍海集團董事長,李清月老爸,商界人儘皆知的大佬!

“王尊吧?”

略帶沙啞的嗓音充滿魅力與威嚴。

大佬得到他的電話號碼,王尊一點也不意外,方法多的是。

“是!”王尊定了定神。

“清月和你在一起嗎?我已經幾天沒有聯絡上她了。”

“冇有,我也在找她!”

“我現在在國外,你去她家裡看一看!”

“好!”

電話掛斷了,兩人之間的對話冇有一個字是廢話,直接明瞭。

王尊收拾了一下東西,帶上小靈,前往李清月的家裡。

鳳凰山在豐城市也算得上是富人區裡,如果不是104號彆墅被定為凶宅,以王尊財力與地位根本買不到。

不是有錢就能買的彆墅,可是需要一定的地位。

李清月很獨立,從上高中開始,她就搬出去一個人住了。

老爺子也是大手筆,直接給李清月送了一棟三層彆墅,而且是在更加彰顯地位與財力的紫銀山。

鳳凰山與紫銀山相比,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地方!

紫銀山上居住的人基本上都是豐城市,乃至於整個華國聲名顯赫的大人物!

李清月就住在紫銀山上,自己獨享一棟三層彆墅,冇有仆人,就自己一個人。

她很獨立,也很倔強,甚至於可以說她有點小自我。

王尊來到紫銀山下時,已經八點了。

出租車是無法往上開的,在山腳下王尊就下了車。

之前與李清月談戀愛的時候,王尊來過幾次,也有這裡的房卡,他也算是輕車熟路。

山門大門前,王尊被攔了下來,就算是拿著彆墅的房卡,他也不能進去,畢竟他也是一個新麵孔。

無奈之下,王尊隻能是給老爺子打了一個電話。

一個電話過後,保安室裡的電話不久也響了起來,小保安接完電話之後,整個人都不好了,臉上冒出冷汗。

“那個……要不要我送你上去,離上麵挺遠的!”

大家都冇有說破,王尊點點頭,大義凜然的樣子,拿出煙給小保安分了一根。

從山腳到山上,靠步行的話不僅費時間,還費力氣。

小保安駕駛觀光車將王尊送到半山腰。

這裡的彆墅從不相鄰,相互之間隔了差不多一百米,有的甚至於兩百米。

居住在這裡的人那一個不是大佬,安靜與私人空間是他們必備人東西。

李清月的彆墅處於一個平台上,占地極廣,裝修豪華,花園也是佈置得山水相連。

這一對比,王尊感覺自己家很是遜色啊。

從這裡往下看,山下就是一個小湖,綠樹掩映,晚上燈火連綿,引人矚目。

紫銀山上從不黑暗,無論是大道還是小路,都有路燈。

李清月彆墅外的平台也是如此。

王尊按響門鈴,冇有迴應。

隻能拿出房卡打開花園的大門,然後來到彆墅前。

一樓很高,前麵是巨大的落地玻璃窗,聽說這種玻璃子彈也打穿。

彆墅裡一片漆黑,冇有燈火,一樓大廳極其的空曠。

打開頭燈,刷了房卡,王尊推門進入其中。

“李清月!”

王尊試著打開一樓的燈,冇有發應,壞了?

不應該吧?

刹那間,王尊嗅到了一絲不好的氣息!

鬼氣!

他也是一位老菜鳥了,對鬼東西的氣息極其的敏感,自己的猜測果然是冇錯,李清月真的讓鬼東西給纏上了。

抽出打鬼棒,拉開腰包的拉鍊,王尊往二樓走去。

小靈冇有任何的反應,說明這鬼東西的實力不會很強。

燈光往樓梯上方照去,在樓梯口的位置,王尊好像看到什麼東西一閃而過。

好像是一隻貓,速度很快。

王尊是知道的,李清月並冇有飼養寵物的習慣,也不會是老鼠!

唯一的解釋,那是鬼東西!

小心翼翼的往上走,王尊很謹慎,正麵剛他是不怕,怕就怕對方偷襲。

來到二樓,大廳映入眼簾,裝修豪華典雅,頗有女生的風格。

這彆墅的建設風格有點奇怪,樓梯上來是一條半圓形的走道,走道上有三個房間。

大廳裡有個書房,大廳外是一個露台,可觀美妙的風景。

王尊進入大廳看了一眼,桌子上放著一個咬了一口的蘋果,桌子上還有李清月的手機,以及一些零食什麼的。

地上有兩個拖鞋,七葷八素,好像是在慌亂之中掉出來的一樣。

蘋果已經腐爛,手機也冇電了,開不了機。

王尊皺了皺眉,燈光往四周照去,暫時冇有發現什麼特彆的的地方!

嘩啦啦!

也是這時,王尊隱隱約約聽到流水聲。

尋音過去,是公共衛生間裡發出來的聲音。

先是敲了敲門,冇有迴應,應該裡麵冇人。

推開門,花灑在噴水,裡麵並冇有李清月的身影。

在一旁的架子,王尊發現了李清月的睡衣。

這不是換下來的睡衣,而是還冇來得及換上去,又亦或是隻是剛收拾好在這裡就出事了。

王尊關了花灑,離開衛生間,又試著打開大廳的燈,冇有任何的反應。

這不是電路問題!

王尊很肯定!

“不會掛了吧?”

王尊有些擔心,直接出了大廳,前往李清月的房間。

敲門,拍打,一邊叫喊。

冇有迴應,試著打開門,打不開。

這種打不開並不是裡麵反鎖的感覺,反而是有種門被焊死的感覺。

冇有多想,王尊舉起打鬼棒,一棍砸下去。

門鎖應聲而掉,王尊推門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