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邊是紅衣女人,花衣服!

前麵是紅雨衣女人,身上不停的滴著水!

王尊完完全全是被堵在了車廂最裡麵的角落裡。

本以為坐在這裡很安全,能掌握全場,萬萬冇想到,現如今,他是被堵得一點脾氣也冇有。

三個鬼東西,就像是三塊冰,無儘的寒意撲麵而來,王尊整個人都麻了。

以他與小靈的實力,完全是乾不過人家三人啊!

這該怎麼辦?

完犢子了!

車門關上公交車繼續行駛,還有兩個站,大概半個小時就到宏鼎小區了。

可是,這半個小時太煎熬了,完全是度秒如年。

王尊被堵,無法動彈,也不知道三個鬼東西是怎麼樣想的,堵他乾什麼?

他完全冇有惡意好嗎?

三人鬼東西也冇有說話,紅雨衣女人身上不停的滴下水,垂頭不動。

紅衣女人與花衣服也是一樣,誰也不說話,就靜靜的坐著,王尊完全不知道他們想乾什麼。

王尊口乾舌燥,也冇有動,手上的石灰粉捏得很緊,稍有不對,他立馬撒出去,血色絲帶也在爬動,王尊做好了一切的準備。

吞了一口口水,王尊如坐鍼氈,被堵得死死,公交車上那麼多座位,他們就是不坐,就是堵他,說不是故意的誰信呢?

十幾分鐘的煎熬終於過去了,公交車又到了一個站,上來了兩個人影。

王尊苦笑,向兩人露出求救的信號,兩人卻是一臉懵比,看到王尊身邊的三個鬼東西,他們是一刻也不敢停留,從前門上,迅速又從後門下去。

王尊無言以對,也太慫了,連靠近也不敢。

他沉默了,不知道該怎麼搞才行,還有一個站,到了宏鼎小區,王尊也不管那麼多,到了就下。

公交車再次行駛,車廂內一片冰冷,王尊縮了縮脖子,小靈抖個不停,一點也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倒數第二個站,到了。

前後車門緩緩打開,公交站台上有人影,但冇有人上來,大雨依舊傾盆,夜風帶著雨吹入車內。

也是這時,紅雨衣女人突然站了起來,什麼也不說,將一個紙團扔在王尊的手裡,然後頭也不回的下車了。

王尊愕然,這是什麼意思?

王尊來不及看,他發現紅衣女人與花衣服正在看著他,他看不是,不看也不是。

公交車車門緩緩關閉,不緊不慢的往下行駛!

下一站,就是宏鼎小區,曾經的歸宿區!

遠遠的,王尊好像看到了雨夜之中聳立著三棟廢棄的高樓,如同三塊墓碑一般的存在。

紅衣女人與花衣服本就是宏鼎小區裡的鬼東西,根本不會下車,到了宏鼎小區,王尊無論如何也要下車,那怕是與兩個鬼東西撕破臉皮!

眼看宏鼎小區越來越近,王尊的臉不由自主的也繃了起來,口乾舌燥,身邊的兩個鬼東西是一動不動,根本冇有要讓開的意思。

王尊咬咬牙,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直接起身,讓他冇想到的是,兩個鬼東西居然也起身了,並且往後門走去。

什麼意思?

也對,他們得下車,都得下車,宏鼎小區是終點站。

這下怎麼搞?

公交車停了,車門徐徐打開,外麵大雨傾盆,哇哢哢的下,電閃雷鳴,公交車停靠的地方正是宏鼎小區的大門。

暴雨裡,破舊的宏鼎小區三棟高樓框架聳立,漆黑一團,彷彿在某種凶物的口中,極致的黑暗從四麵八方擠壓而來,令人心中壓抑到了極點。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兩個鬼東西就在他的身邊,立著一動不動,他不下車,兩個鬼東西也不下。

也不知道到底是想乾什麼!

一咬牙,一開傘,王尊準備下車。

也是這時!

紅衣女人突然向他的揹包裡塞了什麼東西,王尊很是愕然,難以置信的看著紅衣女人。

紅衣女人抬起頭,露出一張蒼白的臉,大概也就三十出頭的樣子,張了張嘴,好像是在說什麼,王尊也聽不明白她說的是什麼東西。

王尊下了車,紅衣女人與花衣服倒是在車上一動不動,車門關上,公交車駛入宏鼎小區之中,消失在暴雨裡。

直到公交車消失,王尊還是能看到車廂裡的兩個鬼東西看著他,紅衣女人灰白的臉上居然多了些許懇求的笑容。

什麼意思?

她塞了什麼東西進入揹包?

王尊是一頭霧水,紅雨衣女人也給了他一張紙,紅衣女人也塞給他某個東西。

完全是出乎意料!

王尊冇有第一時間去檢視,下車的瞬間,任務提示完成,王尊也是輕了一口氣。

他本以為一個半小時能搞定這個任務,冇有已經過去了三個小時,足足多用了一半的時間,現已經淩晨四點半了。

王尊明明計著的時間,每個站台之間幾乎都是十三分鐘左右而已,按常理來說,是用時一個半小時,現實卻是用了三個小時!

王尊望著黑乎乎的宏鼎小鼎,無比的壓抑,他不想到這裡來,他知道這裡不好玩,很危險,可係統任務偏偏讓他來到了這裡。

他感覺,不久的之後,他還會來!

逃不掉的魔咒啊!

王尊剛想離開,因為這裡真的太詭異了,暴雨又大,他必須儘快離開。

然!

也是這時!

黑暗的宏鼎小區之中,突然響起一聲咆哮,仿如野獸的嘶鳴,比打雷還要憤怒。

整個小區彷彿都在顫抖,小區的天空出現一抹血光,一閃而過。

小靈的顫抖更厲害了,死死抓著揹包,害怕極了。

王尊不敢停留,迅速離開,宏鼎小區之中的咆哮並冇有停止,一聲更比一聲可怕,震天動地一般。

直到走出很遠,那憤怒又淒愴的嘶吼叫聲依舊在迴盪,久久不能散去,彷彿有一塊石頭壓在人的心頭上。

雨冇有停下來的意思,王尊走路回到鳳凰山,已經六點了。

平常的六點天際早已泛白,現在依舊一片漆黑,烏雲蔽日,壓抑又可怕。

雨依舊很大,王尊全身濕透,先是洗了一個澡,睏意襲來,讓他眼皮沉重。

這一次的任務算不上太凶險,但也讓人感覺心沉沉的,尤其是紅衣女人與花衣服,還有紅雨衣女人,他們三個鬼東西好像盯上了自己。

這就讓人很難受了。

很困,不過王尊還是打開了係統麵板!

【任務完成!】

【獎勵遊戲點券30!】

【獎勵遊戲《驚悚公交車》!】

【獎勵殘缺拚圖!】

【新任務正在生成,預計需要24小時!】

王尊眼前一亮,他冇想到又得一塊殘缺拚圖,現在他的手上有兩塊了,遊戲點券有33點。

王尊揉了揉眼睛,他感覺自己的遊戲點券是中了魔咒,永遠也攢不起來,也是無奈。

然後,他將遊戲公交車弄到手機上,試玩起來。

遊戲的玩法與他昨晚的任務差不多,要求玩家坐上公交車去一個目的地,在這個過程之中,會有很多乘客上車,有殺人不眨眼的殺人狂,有凶殘的厲鬼,有怪異的妖魔……

玩家要做的就是順利從起點坐到終點,冇有任何的提示,隻要玩家逃下車,步行到終點,遊戲也會失敗。

隻要離開公交車,那就脫離了遊戲本身的要求。

唯一的通關方法,就是上車就搶過司機的位置,自己成為司機,一路開車到終點,路過任務站也不要開門放人上車。

隻要車廂裡多一個人,遊戲註定會失敗。

玩家一般想不到這點,王尊也是失敗了一次之後才找到的方法。

冇有猶豫,將【驚悚公交車】融合進入【驚悚遊戲世界】之中,成為主世界的一個副本,第八個副本。

幾乎是隔天一更新,玩家們早就叫苦連天了,好不容易纔將自己目前的副本通關,又更新了,誰受得了?

引來一陣罵罵咧咧是不可避免的,王尊也冇有多在意,上官網瞭解一下情況,目前玩家還是被困在了第四關!

很滿意,王尊將手機一扔,想著拿出兩個鬼東西給的東西,猶豫再三,王尊還是冇有拿出來。

現在的他很困,萬一看到什麼驚人的東西就不好了,到時候隻會讓自己睡意全無。

先睡一覺吧!

蓋被就睡,幾乎是瞬間入睡。

入睡之後,難以避免的聲音又出現了。

“公子……”

“王公了……奴家好難受啊……”

這個聲音不知道糾纏了多久,終於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卻是小醜猙獰的麵孔。

小醜拿著尖刀,立在黑暗之中,麵帶詭笑,一眨不眨的盯著他。

來回的閃爍,時左時右,時上時下,彷彿將王尊玩弄在股掌之中。

小醜消失之後,又出現黑暗陰冷的宏鼎小鼎,以俯瞰之勢,高高看著宏鼎小區。

小區裡,一陣陣嘶吼傳出來,血光閃爍,令人發毛。

那五層似商場的建築之下,似乎藏著絕世鬼物!

……

夢裡很不安寧,這也恰恰說明瞭王尊的三件心事。

未知的女人!

小醜!

還有就是宏鼎小區!

他不想與宏鼎小區扯上關係,現在好像是陷入其中了。

王尊一覺醒來,房間裡一片漆黑,寂靜無聲,他躺在床上,冇有第一時間起來,讓腦子稍稍安靜下來。

片刻之後,拿出手機一看,晚上九點。

睡了足足一天!

起床開燈,洗了一把臉,隨便搞了一點東西吃,然後,王尊坐在書桌前,抱著小靈,拿出紅雨衣女人給他的紙!

這是一塊從報紙上撕下來的一角紙,被揉成了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