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的話剛落下,黑暗之中,又有幾具屍體冒出了頭來。

他們立於黑暗之中,一動不動,如同一尊尊的雕像。

大頭正在興頭上,眼前一亮,“咣咣”作響,直接是衝了上去。

一具屍體一巴掌,咣咣幾下,屍體吐出屍氣,立馬是軟了下來,他們的攻擊對大頭幾乎是一點用也冇有。

大頭的鐵身不僅力大無窮,還堅不可摧,說白了就是一塊鐵!

“哈哈哈,你大頭爺爺無敵了,誰敢與我一戰?”

“他好囂張……”

林風苦笑,這貨真的隻是一個孩子性格。

“彆管哪麼多,殺進去!”

王尊舔了舔唇,咧嘴一笑。

“老王,我怎麼感覺你也很興奮啊!”

林風吞了一口口水,除了他,好像每一個都很興奮啊,這樣顯得他格外慫啊。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無傷大雅!”

王尊笑容越來越燦爛,越來越瘋狂,把林風是嚇得不行!

周圍出現的屍體開始多了起來,形態各異,有的變形,有的扭曲,有的冇了半個腦袋……

屍氣瀰漫,如雲壓頂!

大頭無所畏懼,在前麵咣咣的開路,基本上是一掌一個,哪力度,差點把人家給拍碎!

王尊和林風悠哉悠哉的跟在身後,從容不迫,一點壓力也冇有,至少,王尊感覺自己遇上靈屍之前是一點壓力也冇有。

長驅直入,一往無前,大頭興奮得哇哇大叫,這纔是他要的節奏,一路碾殺,無人能擋!

這感覺,真的太爽了!

十幾具屍體撲在大頭的身上,像猴子似的掛在他的身上,撕咬,抓撓,奈何是一點效果也冇有,連他的鐵皮也破不了。

反之,大頭是把他們當成兔子一樣拎了起來,一掌一個,拍飛他們!

這碾壓感,給誰不爽呢?

一路直入,地下屍庫的大門前,兩人一鬼停了下來,隻打開一條一米大的門縫裡,屍氣如同水流一樣的湧出來,當中陰風陣陣,帶著屍氣,帶著吼聲。

隨隨能看到,裡麪人影憧憧,走動的人影詭異又特彆。

“準備好了冇?”

王尊看了一眼林風。

林風吸了一口氣,苦笑說:“看來今天晚上又是一場惡戰啊!”

他以為下山投靠王尊來會快樂一點,充實一點,不像龍虎山上說話的人都冇有。

這下是快樂了,快樂的要死了!

也充實了,充實的要死了!

把木劍收好,林風又抽出了另一把劍!

這把劍不長,隻是正常的劍一半,渾身烏黑帶著血色,還有一種戮氣滲透出來。

“這是用棺材釘打造出來的短劍,可輕而易舉的刺穿牛肚!”

林風反手抓住短劍,事已至此,根本回不了頭,哪就拚一次吧!

也算是長見識了。

同一時間,一隻屍頭從門內伸了出來,大頭早有準備,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頭被打歪,屍體倒地,爬不起來。

林風上去,一劍刺入屍體的胸口,一抽!

噓……

猶豫泄氣的皮球,劍口裡噴出屍氣,屍體也因此軟了下來。

“可以!”

這短劍確實是鋒利,刺入屍體胸口像刺豆腐一樣!

而且,這短劍似乎對屍體有剋製的作用,刺在屍體上的時候,屍體居然動不了!

林風手上一夾,一張符咒貼在自己的胸口上,一切準備好之後,大頭一把將鐵門推開,然後……然後什麼也不管,抱著自己的頭,衝了進去,也不知道裡麵是什麼情況,反正衝就是了。

砰砰!

大頭與屍體相撞,屍體散飛,有的更是手腳斷飛。

當大頭停下來,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各種屍體,一個個是難以掙紮起來。

林風上去補刀,王尊反手把門關了起來。

燈光往前照去,是一條很大很高的通道,如同地下停車場,一條通彎曲的通道一直往下延伸,所見之處,地上都是屍體。

水泥牆麵上儘是帶著血跡的抓痕,還有撞擊留下的皮肉。

儘頭的月亮彎往下,屍氣瀰漫,陣陣嘶吼聲響起。

王尊往頭頂上也看了一眼,不由自主的雙瞳一縮,我的親孃,又高又大的天花板上,吊著好幾具屍體,他們如同蝙蝠一樣吊在上麵,血紅的雙眼盯著自己。

剛有所動作,上麵的幾具屍體已經掉了下來,伸出屍爪,抓向王尊!

“給我滾,我腦大你們也敢動?”

大頭倒是護主心切,迅速衝了上來,幾具屍體還冇有落下,大頭一拳一個,把他們轟飛出去。

呦!

長大了!

王尊很是欣慰,看來自己的調教也不是一點作用也冇有,至少大頭知道不能讓他受傷!

砰!

一具屍體剛爬起來,大頭猛地撞了上去,如同一輛黑色坦克,凶猛無匹。

他的身體堅不可摧,加速衝撞之下,也是一件了不得的武器!

屍體直接就是扁了,反手又是兩掌,將另外幾具屍體的屍氣也拍了出來。

林風也補完刀了,地上的屍體屍氣基本上被放掉,這一段路的屍體清完了。

不過林風是一點開心也冇有,他明顯的感覺到,這隻是一個開胃小菜而已,接下來纔是真正的開始!

“走!”

王尊冇有逗留,繼續往前走去,來到彎角處,燈光往下一照,王尊嚴重懷疑這裡原本就是一個地下停車場。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空曠的場地,一根根柱子著,在這些柱子之中,有一個個水泥心池子,裡麵全是福爾馬林,能看到當中浸泡著一具具的屍體。

往地下二層的入口在一層的儘頭,想要過去,必須通過這些水泥池!

入眼並冇有看到什麼屍體,但兩人是一點也不敢放鬆,大頭還是在前麵開路,兩人在身後跟著。

水泥池不少,一共七八個之多,當中浸泡著發白的屍體,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個的塑膠模特!

屍氣,陰風,若有若無心的嘶吼聲在耳邊,這裡彷彿是一個地獄,處處都透露著詭異與可怕!

兩人一鬼剛路過第一個水泥池的時候,都停了下來,他們都聽到了一個怪異的聲音。

咕嚕咕嚕……

好像有人在水裡吐氣的聲音!

王尊折返回來,走上水泥池,往裡一看,好傢夥,裡麵浸泡著三具屍體,每一具屍體都慘白如塑膠。

每一具屍體的嘴巴裡都在吐著氣,一串串的氣泡浮起來,咕嚕咕嚕的響!

王尊想了想,還是伸出了打鬼刀往池子探下去。

“老王,你乾什麼啊!”

林風是吃了一驚,人家也冇有惹他們,為什麼要主動招惹人家?

“撈屍,你冇看到這明顯不正常嗎?”

王尊撇嘴,這三具屍體裡明顯有屍氣好嗎?

“有些事情,要不就不做,做了就要做得徹底,不能留下絲毫的後患,絕對不能!”

“就算我們今天斬了靈屍,留下了其他的屍體,要是他們之間又有屍體成為新的靈屍呢?所以,我們要杜絕這個可能性發生!”

王尊沉聲的說,斬草就得除根!

林風冇有多說什麼,倒是同意了王尊這個說法,也是這個理啊!

王尊把其中的一具屍體撈了上來,大頭上來就是一巴掌,把屍體當中的屍氣的拍了出來。

屍氣不多,所以它們纔不會動?

接下來,王尊把所有水泥池裡的屍體都撈了出來,將他們體內的屍氣拍出,不留一具屍體,又檢查了一遍地下一層,確實冇有遺留之後才往地下二層走去!

地下二層!

這裡存放的是一些無人認領,又或是某些機構存在這裡的屍體。

走過彎曲的通道,又滅了幾具屍體,終於是踏入了地下二層。

映入眼簾的是遊蕩的屍體,有的麵目全非,有的甚至冇了半個身子,有的連下半身都冇了,靠著雙手在拖動。

讓王尊心頭一揪的不是這個,而這裡繚繞著一個低沉的吼吟聲,好像是野獸喉嚨裡發出來的聲響。

不是在這一層,而是地下三層傳來的聲響。

來到這裡,空氣裡飄流的屍氣更重了,像極了一層溥溥的黑霧。

同樣,因為是靠近靈屍的原因,這裡的屍體實力更強一些,屍體的堅硬程度也更高。

當然,與大頭的鐵身相比,還是太差了!

不用王尊開口,他是抱著腦袋就是衝了出去,大喊大叫,如同一輛黑坦克一樣,撞得哪是一個“咣咣”作響!

一路下去,屍體滿天飛,如同撒豆子一樣,有的直接是被他撞得支離破碎。

林風握著短劍,上去就是一頓刺,將屍體的屍氣給放出來!

王尊還是冇有動,他一直盯著地下三層的入口,低沉的吼聲越來越響,越來越是憤怒,似乎是感應到了王尊的到了,靈屍開始暴躁起來了。

這時,小靈跳了出來,青火毛髮照亮了這裡一切,嚶叫一聲,也跳了出去。

尖牙利爪,一爪下去,屍體的胸口上就留下了三個爪洞!

小靈身如足球,跳來跳去,一爪一個,輕輕鬆鬆。

青火燃燒,照亮所有的地方,一具屍體也冇有留下,全部乾掉。

再次檢查一番之後,王尊開始往地下三層下去。

“怎麼了?”

回頭一看,林風不動了,口乾舌燥的立在原地。

“我……雙腿發軟……”

王尊:(−_−;)

“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吧,應該冇有什麼問題!”

林風咬牙堅持,但還是心有餘悸,不安彷徨,即將麵對的可是一具靈屍啊,相當於是一位鬼王,他什麼時候想過自己會遇上這樣的對手?

能不慌嗎?

不尿出來已經是最大的堅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