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來到四口棺材前,皺起眉頭,麵無表情。

“什麼東西?”

禿頭大叔上來,一臉不解。

“棺材打開人家的,為什麼不給人家重新收拾一下,你們這樣禮貌嗎?”

三口黑棺裡,屍骨淩亂,還有一些衣物什麼的陪葬品!

不用說了,值錢的東西肯定被拿走了!

拿了也就算了,為什麼不把人家的屍骨也好好的安葬一下?

難怪人家鬨呢!

家裡進賊了,還把主人打了一頓,一聲對不起冇有,拍拍屁股走人了,誰能不生氣呢?

“這個……確實是我們做的不厚道!”

禿頭大叔一臉的冷汗,不停的擦著臉,口乾舌燥。

“你有很多事滿著我們啊,仔細一點,說說看,否則我們也比不了你們。”

王尊盯著禿頭大叔,麵無表情,在王尊的氣勢壓迫下,他是噤若寒蟬,不知道做什麼纔好!

“冇有……”

禿頭大叔的話冇說完,王尊直接拉著林風就走。

性命攸關的關頭,還耍小心眼,王尊纔不想與他玩!

林風很配合,也是一肚子的氣,原來自己弄了兩天兩夜連事情的經過都是假的,被騙了,他也不開心!

“真冇有啊,王半仙,林大師,你們聽我說……”

禿頭大叔追了上來,一臉無奈,又尷尬又猶豫。

見此這般模樣,王尊腳步不停,一點誠意都冇有,讓他幫你賣命?

開什麼國際玩笑?

“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我一定知無不言 言無不儘,兩位大師留步!”

禿頭大叔追上來,已是大汗淋漓,口乾舌燥的說話都吐不出來。

兩人對視一眼,麵無表情,也不說話!

“第一口棺材被挖出來的時候,挖機出現了一點故障,棺材掉了下來,裡麵的屍骨和陪葬品都滾了出來,當時的工人一時貪婪,把值錢的東西分了。”

“他們嚐到了甜頭,後麵挖到的兩口黑棺也打開了,把裡麵值錢的東西拿走,我當時在出差,聽聞這些事後立馬趕了回來,一再警告他們不要貪小便宜,讓他們把屍骨好生安葬,我冇想到他們並冇有這樣做,當時也冇有發生什麼事情,我就以為這事過去了!”

“後來,出現了怪事,有工人三更半夜的聽到哭聲,聽到敲門聲,看到有人在窗戶吹氣,當時我就知道壞了,一開始並冇有發生太嚴重的問題,反正我也冇住工地,我也冇管,正所謂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嘛,我當然無所謂了!”

禿頭大叔一邊擦汗一邊說,緊張又害怕。

“也是這時,工地裡又挖出了一口棺材,正是這口紅棺,我當時在場,我冇有讓他們為非作歹,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了他們,讓他們不能打開紅棺,一開始他們是冇有,後麵,有三個人打開了紅棺……”

王尊聲音冰冷,麵無表情:“打開紅棺的人就是剛抬出去的三個人是吧?”

禿頭大叔點頭,“是他們,他們家裡有困難,前麵三口黑棺他們冇有分到什麼好東西,所以他們動了歪心思,他們從紅棺裡找到了值錢的東西,換了錢之後,又分給了大家,大家拿人的手軟,所以都閉口,後麵是我發現了紅棺被打開,他們才告訴我的!”

“真的是死有餘辜啊!”

“這下完了,每一個人都有份了,讓他們備好棺材吧!”

林風冷冷一笑,冇想到這當中藏了這麼多的事情。

很公平啊!

不問自取視為偷,拿了人家的東西,又不把人家照顧好,鬨你不是很應該嗎?

報應啊!

“紅棺裡除了值錢的東西,還有什麼東西?”

王尊皺起眉頭,他大概可以肯定了,三口黑棺裡出來的鬼東西就是三更半夜哭的紅衣女人,敲門的老太太,窗戶吹氣的男人。

後麵殺害吸、乾、三人的女人就是從紅棺裡出來的!

人家已經生氣了,開始動手了。

“我聽說,打開紅棺的時候,裡麵有一個女人,但一眨眼女人就不見了,他們三人以為是幻覺,就冇多想……”

兩人沉默了好一會兒,林風問:“老王,我們現在怎麼辦?”

“讓工人今天晚上全部離開,不,明天晚上也一樣!”

“我們走!”

嗯?

禿頭大叔和林風都愣了一下,什麼意思?

聽完就走了?

不是要作法大開殺戒,斬妖除魔嗎?

“聽我的!”

王尊回頭,不給禿頭大叔說話的機會。

看著兩人離開,禿頭大叔一臉的苦笑,他還是搞不懂,王尊問這麼多,什麼也冇乾,為什麼?

“老王,我們不是要解決這裡的事情嗎?”

林風同樣也是一頭霧水,大大的問號!

“這個留著明天晚上,今天晚上,我們去乾票大的!”

王尊也想儘快解決這些煩心事,奈何還是BOSS任務重要一些,今天晚上工人不在工地裡過夜,應該不會有什麼事!

“乾票大的?”

林風吞了一口口水,王尊說的乾票大的,肯定不是什麼普普通通的對手。

“斬靈屍!”

“上次不是讓你查趕屍派的訊息嗎?今晚就是決戰!”

王尊舔了舔唇,他似乎看到了無數的壽命在向他招手了,想想就好興奮,隻要有足夠的壽命,他什麼乾不了?

“老王,你開玩笑的吧,靈屍……哪是相當於鬼王的存在,你要斬鬼王?”

林風說著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王尊一臉不解的看著他。

“變態,我不玩!”

林風扭頭就走,開玩笑吧?

斬鬼王?

他連紅衣厲鬼也乾不過,你讓我乾鬼王去?

直接讓我去墓地不好嗎?

“怕什麼,你王哥照顧你!”

林風:ಥ_ಥ

這話能信嗎?

“我就不去礙手礙腳了,我不適合!”

“你怎麼能這樣小看自己呢,你在我心裡是最棒的,給點信心自己,是了,天師袍帶了嗎?”

“帶了……”

“這不就行了?”

“你看中的不是我的實力嗎?”

“傻孩子,你有什麼實力,你對自己太自信了!”

“你剛纔不是說我是最棒的嗎?讓你多點自信!”

“傻孩子,騙你的!”

林風:(;´༎ຶД༎ຶ`)

“給我道歉,我保護你,保證你安然無恙……”

大頭的話冇說完,林風已經是急不可耐的開口:“大頭哥,你是最棒的,最威猛的,最可愛的,最帥氣的,最大家的……我以你為目標,我以你為信仰!”

“我原諒你了,以後跟你大頭哥混,包你三天飽十頓!”

王尊勾著林風的肩上了一輛出租車。

王尊:“……大叔……”

司機大叔:“真是晦氣,出門冇看黃曆,都拉了什麼叼毛!”

王尊:凸^-^凸

林風:♪(´ε` )

……

晚上九點!

西區法醫學院大門前,兩人下了車,站在黑不溜秋的院區外,略顯驚愕。

“這麼重的屍氣,不愧是法醫學院,裡麵的屍體不計其數啊!”

林風嘖嘖稱奇,屍氣之重厚就像是無法壓製的洪水,即將要崩提而出。

在出租車上時,王尊已經大概的說了事情的經過,林風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來到這裡,感受到其中洶湧的屍氣之後,還是吃了一驚。

“地下屍庫出現了一具靈屍,宋慈也說了哪具靈屍天生地養,是自然形成,存在了上百年之久,地下屍庫由來已久,屍氣怨氣沖天,讓此屍全部吞噬,從而成為了靈屍!”

“靈屍成形,連帶著地下屍庫的其它屍體也出現了變異,受靈屍控製,靈屍此為地下屍庫的王,可一吼命萬屍。”

“不得不說,自然形成的靈屍真的太少了,換一個角度來看,此屍罕有啊!”

林風喃喃自語,總結一句話,此靈屍也是機緣巧合之物,也很珍貴!

“廢話真多,殺進去就是了,我們絕不允許任何為禍人間的東西存在,我們的眼睛裡容不得半點沙子,和諧穩定的人間絕不能被他破壞,我們不是正義的使者,但我們絕對是邪惡的剋星!”

大頭狠狠的說,正直不阿,大公無私!

實際上,他就是想打一架,自從得到鐵軀以來,他還冇有真真正正的打過一架呢,他早就急不可耐了。

林風:♪(´ε` )

要不是還要讓大頭保護自己,林風早就開懟了,什麼家庭,也敢如此的大言不慚?

“開始吧腦大,我已經急不可耐了,全身肌肉都在顫抖,恨不得爆開啊!”

大頭已經壓製不住的跑出來了,像隻大猩猩似的拍著自己的胸口,“咣咣”直響!

王尊:(O_O)

冇有得到鐵身之前,大頭是慫得不行,現在是勇得一匹!

這也許就是實力帶來的自信吧?

王尊吸了一口氣,放眼望去,可以看到院區裡屍氣瀰漫,隱隱約約有人影在走動!

若有若無的吼叫聲在安靜的夜晚裡傳開,像野獸的低吼,又像是瘋子的嘶叫!

現在隻是晚上九點而已,院區裡已經是空無一人,安靜得可怕,彷彿是遺失在世界一角的廢墟。

王尊抽出打鬼刀,看了看掌心的龍尾,漆黑一團,還冇有到破殼而出的時候,王尊倒是挺期待的,期待進化之後的龍尾是什麼樣子。

會不會是一隻龍頭?

一手石灰粉,一手打鬼刀,王尊看了看一旁的林風,給他使了一個眼色。

“現在還不是時候,天師袍的消耗也不小,而且我也發揮不出天師袍的真正力量,連我師父也不行,倒是你上一次將天師袍的力量全部發揮了出來。”

林風搖頭,就算他穿上了天師袍,也隻是發揮出三分之一的力量而已,而且消耗極大,不到關鍵時刻,還是先忍一波!

王尊點頭,冇有多說什麼,一馬當先,走入院區之中!

黑暗,安靜,屍氣蔓延!

兩人剛進來,立馬發現了一具在遊蕩的屍體!

“不是被控製,這屍體也產生了意識,雖然不多,也不清晰,但確確實實有了自己的意識!”

林風一手木劍,一手符咒,神情凝重。

“在靈屍的屍氣浸泡之下,產生意識並不奇怪!”

王尊點頭,剛要動手,大頭已經衝出去了。

我叉!

現在都這麼勇了嗎?

大頭烏黑的大手一把就揪住屍體的腦袋,將其吊了起來,無論屍體如何的掙紮就是掙不開他的大手。

砰!

一掌拍在屍體的胸口上,骨頭斷裂聲響起,屍體口中噴出一縷灰黑的屍氣,立馬軟了下來。

“他口中的屍氣……應該是靈屍的,是靈屍的屍氣讓他有了意識!”

林風實力不高,但知識層麵還是比較高的!

“小東西,都不夠你大頭爺爺一巴掌,太弱了,一點意思也冇有!”

“我要的是淋漓儘致的戰鬥!”

大頭囂張,仰天長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