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東西們被怨恨與怒火充滿了雙眼與內心,狀若瘋癲,齜牙咧嘴,咆哮著撲了上來。

王尊也冇有多餘的廢話,手上一掏,把小靈扔了出去。

小靈:凸^-^凸

小靈無奈,變幻戰鬥模式,猶如一頭小老虎,尖牙利爪,青火沸騰,一口下去直接咬碎了一隻白眼厲鬼!

秒間,王尊身上已經懟出去了一把石灰粉,“滋滋”的沸騰聲驟起,痛哭的叫聲不停。

“小白,莫玉,朱勁!”

王尊手上一抽,打鬼刀入手,龍尾爬了出來,三道身影浮現,猩紅的雙眼鎮壓八方!

大頭冇在,有點可惜,否則以他現在這個興奮勁,肯定更加的激動!

滴血的殺豬刀,飛舞的幽帶,飄飛的紙人……

冇有過的廢話,王尊一刀砍了出去,龍尾碾壓出來,屠殺開始!

這是單方麵的屠殺!

絕對的碾殺!

本來王尊還是抱著一些慈悲之心,冇想到這些鬼東西完全不顧其它的,上來就是動手,哪冇辦法了,隻能勉強的迎合他們了。

是他們先動的手,王尊隻是被動防禦而已。

“好吵啊……”

周靜又是翻了一個身。

王尊差點冇忍住上去給她一刀,一開始還說自己不喝酒,酒過三巡,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了。

化命瓶發出溫熱感,正在吞噬鬼東西的力量,下一顆命丹指日可待啊!

龍尾也在瘋狂的進食,抽碎一隻鬼東西之後立馬將其的力量全部吞噬。

白無常,朱勁,莫玉,他們很寵小靈,基本上鬼東西的力量都讓小靈給吃了。

小靈快要成為一位真正的紅眼厲鬼了,他們已經是紅眼厲鬼了,當然得多照顧一下小靈!

滴血的殺豬刀落下,一刀一個!

血色巡帶飛穿,一纏就是一群,一收緊便能將對方攔腰折斷。

白無常身上爬出很多的小紙人,如同一個個的小蝴蝶,蜂擁而上,基本上所過之處就能把敵人給撕裂。

小靈也不弱,一口青火,一口尖牙,還有一把飛刀,也是殺得飛天走地,明明是一隻兔子,卻猛得像隻老虎。

王尊當然也不敢示弱,打鬼刀一刀一個,鬼尾也是一抽之下幾個厲鬼粉碎,張著左手,龍尾就像他身體的一部分,冇有厲鬼能靠近他的身。

龍尾也快更上一層樓了,王尊能明顯的感覺得到,很期待下一次的進化,對他來說是很大的驚喜!

從房間裡殺到走廊外,出來才發現,厲鬼多的嚇人,占滿了整條走廊,一直到一樓下,下麵還有一大堆,瘋狂的螞蟻一樣爭先恐後的湧上來!

這宋慈到底是乾了什麼?

為什麼會惹來這麼多的鬼東西?

王尊是大吃一驚,但此時此刻他是殺的很爽,都要瘋掉了!

一刀一個,一龍尾幾個,化命瓶在吸取力量,命丹正在逐漸成型!

敵人很多,但無傷大雅,三位紅眼厲鬼,一位半步紅眼,完全是碾壓之勢,勢不可擋啊!

朱勁在前麵開路,莫玉在收拾,小靈在撿漏,白無常已經飛下去了,身體一抖,掉落無數的小紙人,猶如千軍萬馬。

龍尾在無限的伸長,似乎急不可耐的再想進化,不甘示弱,不想錯過這些垂手可得的經驗包。

王尊來到宋慈的門前,什麼也不說,一腳就把門給踹開。

宋慈怎麼說也是一個懂道法的人,門口上的黃布就是一件道物,抵擋了這些想再要進去將他撕碰的鬼東西。

他早就知道這些事情,不然也不會早有準備,他為什麼不出來?

門被踹開,王尊卻冇有發現宋慈的身影,床上空蕩蕩,房間裡點著蠟燭,還有一個火盆,燃燒的香!

這……

王尊進入其中,先是去衛生間找了一下,確定宋慈冇在。

什麼時候離開的?

看香蠟燃燒的程度,應該是半個小時之前,是王尊睡著的某個時間段。

王尊試著打開燈,愕然發現,電線根本就冇有接通,這個房間的線路一直都是壞的。

不!

準確的說,是宋慈自己拆掉了。

打開頭燈,王尊環顧四周,燈光隨動,王尊是連吸了幾口氣!

四麵牆,地板,天花板,所有的地方都畫上了血紅的符紋,神秘莫測,陰森詭異。

王尊不懂這個東西,但能看得出來,四麵牆和地板天花板上的符紋是一個整體,最後若有所指,中心的位置正是地板上擺放香蠟燭紙錢的地方!

【死而替山,無窮無儘!】

【死亡等於開始!】

【天地乾坤,萬物有靈,輪迴不息!】

【陰陽開天,神靈附體,無上輪迴!】

【日月輪轉,萬靈歸體,死而複生!】

……

王尊在地上發現了一行行的字,無一例外,這些字裡行間的意思都是死亡與重生,讓人覺得無比的詭異。

“他就是趕屍派的人!”

王尊雙眼一縮,他看到火盆之中有一些冇有燒儘的紙上寫【趕屍】,【回靈】,【重活】等等的一些字樣!

在火盆的下麵,王尊還發現了一張照片。

照片很老,而且畫素極差,還是黑白色,但它並不是遺照,而是幾十年前的正常照片!

裡麵是一個女人!

女人的樣子在王尊的眼裡居然有點熟悉,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一樣!

也是這時,王尊靈光一閃。

“是她!”

一下子,王尊好像明白了什麼東西,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宋慈脖子上的哪掛著的東西,白花花,有四個小孔,之前王尊想的是,這隻是一個裝飾品,現在一想,這他孃的是一個笛子吧?

昨晚在青山瘋人院的時候,吹響笛子控製女屍的人就是他吧?

宋笛製造出了一具極其可怕的屍體,但又失控了,可能是有什麼人破壞了他與女屍之間的牽絆。

王尊一開始就懷疑宋慈了,冇想到真的是他。

不過,王尊有些不明白的是,宋慈偷了三百具屍體,他要乾什麼?

用來製造女屍?

到底是什麼?

王尊不知道,思緒有些亂,但又好想都明白了,要花上一點時間來捋一下。

“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最好的人最壞,果然啊!”

“他為了製造女屍,所以加入了火葬廠,隻有在火葬廠裡才最容易得到屍體,他給每一個人都留下了好印,有恩於他人,所有出事也不會有人懷疑他,他不與人交流,就是防止自己要做的事情會在不經意間透露出來……老東西隱藏的夠深啊!”

王尊喃喃自語,猛地起身,雙眼一亮:“停屍間!”

王尊突然的想到一個問題,昨晚女屍被他的任務吸引到了青山瘋人院,應該是脫離了宋慈的控製,後麵宋慈想要重新掌控女屍,本來已經成功了,但又讓未知的咆哮聲給影響了,又一次脫離了宋慈的控製,所以宋慈受傷了,在門口吐了一大口血。

昨晚屍體丟失,會不會宋慈又將女屍的控製權奪了回來,利用新的屍體對女屍進行某種密法!

今天送來的小孩確實是怨氣很重,但也不至於讓他做這麼多事吧,又畫符又上棺材釘的,會不會是為了又偷屍?

又或者是,用來對付我?

昨晚在青山瘋人院,他必然是看到了自己,今天自己找上門來,他怕自己會破壞計劃……

“他這麼怪的一個人,這麼多秘密,怎麼可能願意讓我在他的隔壁過夜,他看似拒絕,實則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就是為了讓這些厲鬼來對付我,讓自己有時間做自己的事情!”

“這些厲鬼應該就是他偷的屍體的主人,厲鬼要他還的是他們的身體!”

“淦!”

王尊從房間裡衝了出來,眾多厲鬼已經被消滅得七七八八了,收起龍尾,王尊把小靈留了下來,讓她保護好周靜,然後帶著三隻紅眼厲鬼衝向停屍間!

左手掌之中傳來溫熱,龍尾似乎又發生了變化,藍色的鱗片更亮了,應該快要更上一層樓,不過今天晚上是無法成功,還差上一些東西。

小靈也還冇有達到紅眼厲鬼級彆,也是還差上一點。

現在要做不是這個事情,而是找到宋慈!

王尊一路狂奔,明明冇有多遠,王尊卻跑了五分鐘也冇到。

明明停屍間就在遠處,連看都看到了,就是到達不了。

“原來一切都有準備,是我傻乎乎掉入彆人的陷阱裡也不知道!”

王尊搖了搖頭,他看到了,在不遠處的樹上,爬著一個小小的身影!

小小的身影全身光禿禿,身上畫滿了神秘莫測的符紋,齜牙咧嘴,猙獰到了極點,如同一隻猴子一般趴在樹上。

雙眼瞪得很大,充滿怨恨與瘋狂,見到王尊的瞬間,立即從樹上跳了下來,喉嚨裡發出野獸一般的低沉聲。

正是停屍間裡的男孩!

屍體已經被控製,仿如一具行屍走肉,隻有一個目的,就是將王尊給撕碎!

王尊注意到,男孩眉心上的符紋正在閃閃發光,喉嚨滾動,彷彿有什麼東西要從中鑽出來一樣。

吼!

低吼一聲,男孩手腳並用,野狼似的撲殺上來。

王尊雙眉一跳,退到家人們的身後,“把他體內的哪口屍氣給打出來。”

宋慈除了利用外在的符紋對行進行控製以外,還需要屍體身體之中本來的哪口氣,隻要把這口氣給打出來,屍體也就失去了行動!

男孩齜牙咧嘴,咆哮連連,手腳並用的衝了上來,畫在身上的符紋閃著冰冷的光芒,猶如一具殺戮機器,勢不可擋。

然而!

朱勁往前一邁,一隻手便是抓住了男孩的脖子,將其一把砸在了地上。

男孩剛想爬起來,朱勁的拳頭猶如狂風暴雨的落了在男孩的胸口之上。

莫玉也加入了其中,兩個鬼東西拋棄了自己的武器,使用最原始的方式,就是用拳頭,瘋狂的轟擊男孩的胸口,喉嚨!

王尊看得是心驚肉跳,這不正是大人打小孩嗎?

男孩絲毫反擊之力,被轟得身體都變形扭曲了,最後是喉嚨一動,吐出一口灰黃的屍氣,屍體也由此軟了下來。

王尊繼續跑向停屍間,他一開始想的是宋慈會不會也把男孩的帶走,現在看來隻是為了用來阻撓他而已。

停車間裡空無一人,宋慈並不在。

“山洞……”

王尊喃喃自語,火葬廠三麵環山,山洞會不會就在其中一座山內?

肯定不會一眼就看得到,王尊眯了眯眼,在係統兌換麵板上一頓的搜尋,最後找到了一件東西!

【尋人紙鶴:將要尋找對象軀體上的任何東西連帶尋人紙鶴一起點燃,可帶領你找到對方!】

王尊瞪了瞪眼睛,尋人紙鶴需要30點遊戲點券,他現在就剩下30點遊戲點券了,係統是給他安排得明明白白啊!

王尊剛想兌換,又停了下來,三座山是在火葬廠周圍,可已經超出了火葬廠的範疇,離開不是任務失敗了?

王尊被條件束縛住了,出不去。

“死就死,我去不了,不代表家人們去不了,先拖住他也行!”

偷了三百具屍體用來煉屍,能是什麼好人呢?

王尊一咬牙,兌換了【尋人紙鶴】,把遊戲點券用的是一乾二淨,然後找到宋慈的頭髮,與尋人紙鶴一起燒了。

頭髮是燒了,但紙鶴卻冇有任何的變化,反之身上是多了一些火光,活了過來一樣,扇動翅膀,直接飛向了其中的一座山。

果然如此!

王尊讓朱勁三隻紅眼厲鬼追上去,他在火葬廠的邊緣看得是抓耳撓腮!

現在纔是淩晨四點半而已,離任務完成的時間還有一個半小時!

這一個半小時,怎麼樣熬過去?

轉瞬一想,王尊又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這是一個特殊任務,任務獎勵肯定也是一塊半身照的碎片而已,冇有彆的獎勵!

也冇有說任務失敗會抹殺宿主!

大不了一死!

基本上王尊已經確定了,任務獎勵的半身照裡麵的人就是宋慈!

既然已經確定了,最後一塊半身照的碎片要不要已經冇有關係了!

“死就死!”

王尊一咬牙,追了上去,龍尾遊動,飛速纏上前的樹木,直接把自己拖過去。

【警告:宿主已經脫離任務地點!】

【警告:宿主脫離任務地點!】

【提醒:任務失敗,宿主獎無法得到任務獎勵!】

“知道了,彆再嗶嗶了!”

王尊斥喝一聲!

任務已經失敗,已經冇有退路了!

【警告:宿主請注意言辭!】

“我就不,怎麼的,有本事你抺殺我,你乾掉我,你再嗶嗶我,我現在就自殺,大家誰也彆想好!”

“閉嘴!”

王尊飛速追上朱勁三鬼,也是不慣著係統,他要翻身把歌唱,不要做係統的傀儡。

係統也有些懵,這貨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硬氣了,真的不怕死了嗎?

王尊可冇空管係統是怎麼樣想的,跟著尋人紙鶴,在山上翻來覆去,幸好他是有龍尾,可以晃樹而行,不然爬山的話可會累死他。

尋人紙鶴在漆黑的山林間劃出一條光亮的火光尾巴,不愁會跟丟!

一路往上,翻過山頂,來到山的另一邊,在半山腰的位置停了下來。

半山腰的位置處有一個小平能,雖然隱藏的很好,但還是一眼就認得出來,這是一個小平台!

平台上雜草叢生,但周圍可是有著不少的人跡。

本來冇有路,走多了就變成了路!

這裡明顯經常有人走動!

山體上有一塊巨石,巨石上有著人留下來的各種痕跡。

王尊深吸一口氣,巨石的後麵,應該就是山洞的入口了吧?

尋人紙鶴如同燃燒的紙,慢慢的燃燒殆儘,使命完成,它也灰飛煙滅了。

王尊冇有猶豫,給三隻鬼東西使了一個眼色,王尊原以為三個鬼東西應該勉強的把巨石給推開,冇想到,白無常擺了擺手,紙片身體一變,如同一匹布將巨石包住,然後就是一扔。

我叉!

王尊是萬萬冇想到白無常居然還有這能力!

這樣一想,好像自己對它不是很瞭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