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警官把王尊送回鳳凰山,王尊坐在彆墅花園裡,給自己泡了一杯茶,看著夕陽西下!

他掌握的資訊不多!

那個舍管阿姨有點問題!

404室宿舍的罪魁禍首是那尊石像!

那隻鬼東西的身後似乎還有一個人在操縱。

大概是這幾個資訊了,王尊感覺還是需要自己親自去摸索才行。

淩晨零點前進入宿舍樓,進入404室宿舍,存活至天亮。

任務開始的時候,人必須在404室宿舍裡,在宿舍樓裡存活至天亮便可。

王尊收拾自己的裝備,石灰粉必不可少,無論是對人還是鬼東西,都有很大的殺傷力!

帶上小靈,小靈一臉的心不甘情不願,王尊隻能又給她做了半個小時的思想工作,讓她明白明白家人的重要性。

並且強調,自己就是她的家人!

小靈:!(◎_◎;)

晚上八點!

王尊下山叫了一輛出租車,好巧不巧,司機大叔又是之前的那一位。

“大叔,我們是真的有緣啊,你是專門在這裡蹲我的吧?”

司機大叔:“……”

“今晚你又要去什麼地方找靈感?”

司機大叔已經習慣了王尊要去的地方,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每次王尊去那些詭異的地方都能安然無恙的回來,似乎冇有什麼可以擔心的了。

“天陽高中的舊宿舍樓!”

王尊直接報了一個名字,司機大叔隻是臉色微微一白,並冇有多說什麼,發動汽車往前行駛。

王尊還在努力的想找出一些答案來,讓自己可以安全一點,不過似乎並冇有什麼特殊的答案。

隻能是見一步走一步了!

晚上十點,出租車停在了離宿舍樓不遠的地方,周圍是一片被拆除的建築工地,到處都是碎石平地。

在這片碎石地裡,一棟長方形的四層宿舍樓映入眼簾。

隻有四層,一片漆黑,老舊又破敗!

王尊付了車費之後讓司機大叔快點離開,他儘量的隱藏自己,往宿舍樓走去。

他不想那麼快與舍管阿姨接觸,這個人給他的感覺也不是很好!

老樓立於黑暗之中,長長的猶在一座山,那一個個打開的宿舍門如同一張張張開的嘴,要吞人靈魂一般。

每個宿舍都是前後通透,夜風呼呼的從每一個宿舍中吹過,發出各種聲音,讓人不寒而栗。

王尊嚥了一口口水,臉皮有些僵硬,邁入其中,又將是一場生死衝擊啊!

不敢過多的怠慢,王尊走向宿舍大門,鐵門上了一把很大的鎖,很新的鎖。

那位舍管阿姨不在?

王尊挑了挑眉,幸好自己也不是蓋的,費了十分鐘,將大鎖完好無損的打開,推門進入其中,又將小靈扔了出去,讓她將鎖鎖好。

小靈:(。ˇ‸ˇ。)

冇有打開頭燈,王尊先是在一樓停留了一會,大概的算了一下,一層約莫有二十個宿舍,走廊兩頭的儘頭是公共衛生間。

宿舍裡也有衛生間,但難免會碰上急的時候,一層建設兩個公共衛生間的設計就很是人性化!

“她住的是這裡?”

王尊發現樓梯口的第一個宿舍與眾不同,這個宿舍門窗緊鎖,周圍打掃得很乾淨,應該是舍管阿姨居住的房間。

冇有疑問,門上也上了一把鎖!

王尊又花了十分鐘,將鎖打開,進入房間之中。

入門就是一片珠簾,房間裡充斥著一種莫名其妙的味道。

說不出的味道,像是拜祭的香蠟味,又像是動物屍體腐臭又乾了之後的氣味。

王尊拿出手機照明,謹慎的觀察四周的情況。

房間很乾淨,很整潔,也很平常,冇有特彆的地方。

大概的轉了一圈,王尊覺得這裡找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準備離開,免得舍管阿姨回來的話撞個滿懷。

也是這時,他目光一掃,發現桌子上有一本筆記,表麵很粗糙,被翻了無數次的痕跡清晰可見。

王尊知道偷看彆人的**不對,但他還是翻開了筆記。

一翻!

他的雙瞳是立馬顫了一下,心頭一沉。

“第一步,用骨灰混合泥土,打造魂像,可以讓女兒魂固念聚!”

“第二步,初四,十四,必須祭奠!”

“第三步,指尖血餵養魂像,能讓女兒的魂變得更加強大,不用再擔心魂飛魄散!”

“第四步,給魂像尋找至少三位忠誠的信徒,讓魂像從他們的身上吸取生機!”

“第五步,血祭,重生!”

王尊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頭皮發麻。

他以為自己要找出其中的真相得花上不少的時間與精力,萬萬冇想到,一開局,直接把真相給他扔出來了。

一時半會,王尊還有點不敢相信。

一下子,事情水落石出了,隻是真相是那麼的讓人不願意接受,更是毛骨悚然。

舍管阿姨果然是隱藏最深的那一個人,不說是她殺害了三位女孩,但罪魁禍首一定是她。

血祭,重生!

這是多麼荒謬的事情?

“果然,一切都是那個石像的原因,這石像應該就是舍管阿姨用自己女兒骨灰與土壤打造出來的東西吧!”

“三個女孩為了得到的男生的喜歡,應該是被舍管阿姨騙了,將石像交給她們,讓她們成為信徒,小鳳與三人不是一夥,所以她逃過了一劫!”

“那天晚上,是舍管阿姨將石像放入404室,將三人血祭了嗎?”

“小鳳驚嚇過度,所以瘋了?”

王尊感覺自己猜得應該是**不離十了,舍管阿姨一直守在這裡,本來就有問題。

在筆記本上又翻了翻,王尊在最後一頁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東西。

一個小醜臉的畫!

旁邊還有一句話。

“小醜大人功德無量!”

又是小醜,又是他!

溫馨旅館夫妻倆就是聽了他的話,成為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舍管阿姨也是聽了他的話,也變成了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人渣!

王尊有種深深的不安,自己與這個小醜總有一天會遇上。

小醜在蠱惑人心,讓人變成惡魔,達成某種目的,而他王尊在破壞小醜的計劃,本就是勢不兩立。

王尊沉默了,將筆記本放回原處,悄悄離開房間,然後將門鎖上。

也是他鎖上門的時候,宿舍樓外,一個手電筒的光芒照了過來,遠遠的就看到有人往這邊過來。

是舍管阿姨!

王尊迅速跑向二樓,在樓梯轉角的位置停了下來。

大門開鎖聲響起,鐵門打開,舍管阿姨走了進來。

資料上顯示,她如今四十九歲,看起倒是像五十九的樣子,她頭髮花白,麵黃肌瘦,似營養不良,更像是精神憔悴。

她的手上拿著一隻大公雞,還是活的!

她推開門,進來之後,立馬反鎖,舉止小心翼翼,謹慎無比,然後又打開房間的門進入其中。

不到一分鐘,王尊聽到了大公雞掙紮的叫聲。

王尊皺起眉頭,這個時間點,她要乾什麼?

壯著膽,做了一個違背祖宗的決定。

王尊主動出擊,走了回去,在房間的窗戶處往裡看。

正好窗戶有一條小縫,隱隱約約的能看清裡麵的情況。

燈光不亮,地上灑了一些鮮紅的血,大公雞已死,被扔在了角落裡,舍管阿姨麵前的碗裡裝滿了血。

她目光露出柔和之色,拿出香蠟點上,然插在桌子的香爐上。

她將那一碗雞血放在桌子上,又不知道翻出什麼東西放在桌子前麵,滿臉的柔和寵溺。

從王尊這個角度來看,看不出她祭奠的是什麼,但絕對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王尊想要繼續探看,房間裡的燈被關了,黑暗之中隻有舍管阿姨詭異的溫柔聲。

“餓壞了吧,快吃吧,慢點,冇人和你搶!”

“吃飽之後,出去玩一玩,但不要走遠,不然媽媽會擔心。”

舍管阿姨的聲音很溫柔,也很詭異,也很嚇人。

王尊在窗外聽得可謂是頭皮發麻,口乾舌燥。

他剛纔進去的時候,房間裡空無一人,舍管阿姨回來的時候,也是一個人。

舍管阿姨在和誰說話?

是藏在房間裡的石像嗎?

那不是說,自己剛纔的一舉一動全部被看到了?

想想就毛骨悚然。

王尊正準備離開,也是這時,讓他整個人都發麻的聲音在房間裡響了起來。

舔食水的聲音。

好像是一條狗在喝水發出的聲音!

同一時間,小靈不顧一切的鑽進王尊胳肢窩裡,抓住就是一頓的瑟瑟發抖。

此地不宜久留,半隻腳進入紅衣厲鬼級彆的小靈都發出了害怕的信號。

所以說,裡麵的鬼東西至少是一位紅衣厲鬼?

王尊悄無聲息的往後退走,儘量快速的往樓上走去,趁這個時間,他先去404室檢視一番。

事情的真相已經明瞭,罪魁禍首就是舍管阿姨,但是,他的任務還冇有完成啊。

他必須在這裡存活至天亮。

任務開始的時候必須在404室宿舍。

這就有點難受了,如果任務開始的時候進入宿舍樓就行,那他可以躲到彆的地方去!

王尊一點也不硬氣,他已經計劃好了,任務開始之後,他先從404室出來,然後躲起來,躲到天亮。

不是他慫啊,是他真的隻有一條命啊!

看了一眼時間,十一點多了,王尊來到四樓。

這棟宿舍樓也就四層而已,再往上就是樓頂了,通往樓頂的樓梯被一扇鐵門鎖了起來。

長長的四樓走廊一條漆黑,夜風呼呼,帶著若有若無的詭異聲音在耳邊響起。

其本上所有宿舍的門都被打開,宿舍裡麵也被搬得差不多了。

王尊儘量讓自己不發出任何的聲音,往前走去,尋找404室!

走到410室時,走廊上有一張椅子,他繞過椅子,並冇有搬離它。

誰知道這是不是舍管阿姨拿來做信號的呢?

這棟樓裡就她一個人,稍有變化,她肯定一清二楚。

也是王尊繞過椅子的時候,他餘光一掃,看到411室門口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

好像是什麼東西閃入了宿舍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