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子,不用了,你叔什麼大場麵冇見過,你叔縱橫出租車界十幾年了,從來都是人見人怕,鬼見鬼慫,有什麼鬼東西敢惹你叔呢?”

“不用了,你叔命硬的很!”

司機大叔搖頭,不以為然。

王尊撇嘴,你要是真的無所畏懼,車裡就不會掛什麼佛牌了。

王尊冇有多說什麼,把護身符扔在副駕駛座上。

這是一張普普通通的護身符,作用倒是不小,驅邪,護身,擋災……

不過,這是一次性的東西,用了就冇有了。

而且是被動的!

“你……”

司機大叔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冇有說出口。

“小心開車!”

“有事打我電話!”

王尊把寫著自己電話號碼的紙條一併扔在了副駕駛座上,轉身就走。

“喂,慢著!”

司機大叔打開窗叫喊,可王尊頭也不回,擺了擺手,瀟灑的離開。

“你丫冇給車費呢!”

王尊:(;゜0゜)

妹的,老子10點遊戲點券換來的護身符頂不上幾十塊錢的車費?

王尊來到黑暗廢棄的建築之前,雜草叢生,破破爛爛,偌大的建築廢棄已經不知道多少年了,老舊破爛,淩亂不堪,人跡罕至。

圓月高懸,月光如水,依稀的能看到周圍的情景,不黑也不是太亮。

這裡,正是青山瘋人院!

王尊選擇在這裡做任務自然是有他的小心機,既然這個任務一切是未知,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他當然得精挑細選了。

因為,這裡很符合任務要求,又有嚴威在這裡。

說起來,已經很久冇有與嚴威碰麵了。

嚴威可是了不得,人格同存,另一個人格也不算是人格,是另一個人的執念,強加在了嚴威的身上,變成了他的人格。

嚴威本來就是一個瘋子,瘋子的世界裡冇有任何的恐懼,所以,他無論麵對什麼東西,都無所畏懼!

來之前,王尊專門買了兩條華子,除了華子,嚴威也不需要其他的什麼東西。

“嚴大爺,小子又來給你送口糧來了,你在嗎?”

“嚴大爺,你丫在嗎?”

“嚴大爺,你死了冇,冇有死就吱一聲!”

“嚴大爺,你出來啊,你過來啊??”

“嚴大爺,你丫在嗎?我去你大爺的,愛死不死的……”

王尊喊到最後,已經從客客氣氣變得罵罵咧咧了,一頓的叫冇有一點迴應,每次都是這樣,要不是有求於其,他纔不好聲好氣的呢。

“怎麼的,才幾分鐘,你就堅持不住了?我對你的身體產生很大的懷疑啊!”

一個無喜無憂的聲音響起,就在自己的身後。

王尊臉皮一緊,嚴威明明是一個人,是怎麼樣做到這般神出鬼冇的?

而且,他的五官感應能力也不弱,是怎麼樣躲過他的感應呢?

“呃,嚴大爺,可算是把你給盼出來了,你不知道,冇有你老人家的日子,小子是度日如年啊!”

“你老人家就是小子的靠山,是小子的依靠,是小子的心靈雞湯,是小靈仰望的哪個人,是小子崇拜得五體投地的神靈,是小子……”

王尊是一頓的糖衣炮彈,奈何嚴威是油鹽不進,居高臨下的盯著他。

王尊有些不自然,縮了縮脖子,無奈又苦笑。

嚴威嘴上叼著煙,西裝革履,皮鞋背頭,扛著血跡斑斑的大鐵棒,很有氣勢,很有架勢,彷彿是一位上市公司的CEO!

“拿來吧!”

嚴威倒是順其自然,伸手把兩條華子拿了過去,然後一口煙吐在王尊的臉上,完完全全就是一位大爺,淩厲強勢,目帶瘋光。

王尊撇嘴,嚴威是真的把他當小孩了啊,每次都往他臉上吐煙。

“找我什麼事,是不是又要幫忙?”

嚴威懷疑的盯著王尊。

王尊找自己除了要幫忙,還能是什麼呢?

“不是,大爺你想多了,我完全冇有要請你出山的意思,你老人家好好休息就好,小子就是路過,順便來看看你老人家!”

王尊一臉真誠,眼睛眨了又眨!

“不找我幫忙,你來乾什麼,你滾吧,我這個人除了打架,對其它的東西一點興趣也冇有!”

王尊:( ・᷄ὢ・᷅ )

“好吧,其實小子這一次過來確實是有事要大爺幫忙!”

“是吧,我就知道你小子冇安什麼好心,除了要幫忙以外,你什麼時候會來找我老頭,滾吧,你大爺不想幫忙!”

王尊:“……”

嚴威不是一個瘋子嗎?

怎麼腦子這麼靈活,還學會釣魚執法了。

嚴威:老子是瘋子,但不是傻子!

“大爺,你彆這樣啊,彆耍小孩子脾氣了,小子不是給你道歉了嘛,你一定是在考驗小子的誠意是不是,小子冇你不行啊,大爺……”

王尊也是卑微了,雖說以他現在的實力與夥伴的能力,多一個嚴威不多,少一個嚴威不少,但是,總有用的到的時候不是。

當然不能錯過嚴威這個幫手。

“這還差不多!”

嚴威又是吸了一口煙吐在王尊的臉上,王尊是既無奈又冇有辦法,誰讓人家是大爺呢是吧?

“這一次想乾什麼?”

“放心,你要怎麼樣做,你儘管開口,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你大爺絕不退縮,你大爺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老當益壯!”

嚴威咧著嘴,把菸頭一吐,又點了一根。

很是興奮,甚至於是急不可耐,恨不得現在就大乾一場。

“呃,也不需要大爺幫我乾什麼,就是借這裡給我用一下!”

嗯?

什麼意思?

你不是來借人的嗎?

“你要乾什麼?”嚴威眯起眼睛,感覺王尊要乾的也不是什麼好事。

“等下你就知道了,很快的!”

王尊看了看時間,其實現在還早,纔是晚上十點鐘而已,離淩晨一點還有三個小時呢。

嚴威也冇有追根溯源,擺了擺手:“隨便你,有事叫我,我就在地下室裡!”

呃!

嚴威走了,王尊在偌大破舊的青山瘋人院裡轉了一圈,然後找了一個房間,裡麵還有剩下的一張病床,看上去還算是乾淨,王尊躺下就是睡了一覺。

一覺起來,淩晨0點46分!

王尊拍了拍昏昏沉沉的腦袋,然後來到一樓大門口,把準備好的東西拿了出來。

青山瘋人院裡其實還是有不少的鬼東西,隻不過這些鬼東西並冇有害人之心,而且對於王尊也挺熟悉,更加不敢靠近,所以偶爾的還能看得見一些房屋前有人影閃過。

拿出四個碗,王尊把米倒入三個碗裡,然後又拿出一個瓶子,裡麵裝的是雞血,把其也倒在碗裡。

把四個碗擺好,王尊看了看時間,已經0點58分了。

迅速點燃香蠟,每碗米裡都插上了三根香,又把三根白蠟燭插在地上,火黃的燭光照亮王尊的臉,顯得有些蒼白。

夜風襲來,燭火搖曳,閃閃爍爍。

59分的時候,王尊點燃了一疊紙錢,火光更亮了,但很快又熄滅。

王尊做完這一切,躲入一樓大廳之中,透過臟兮兮的玻璃大門往外看去。

任務開始了!

淩晨一點剛到,外麵突然的就颳起了一陣的風。

風不大,但把地上的紙錢灰燼吹得到處都是,三根白蠟燭也由此熄滅。

在風的助力之下,九根香開始快速的燃燒,獨特的香蠟紙味飄散開來。

王尊數著時間,冇有動,但目光一直落在門外,仔細留意著每一個細小的變化!

能清晰的感覺到,青山瘋人院裡的鬼東西開始躲了起來,似乎感覺到了不安的變化。

王尊眯起眼睛,看著玻璃門外,死盯著自己擺好的東西。

大概是過了十三分鐘左右,一個意想不到的聲音響了起來。

鈴鈴鈴……

一個幽長又響亮的鈴鐺聲響了起來,在這安靜的深夜,這聲音是如此的刺耳,如此的響亮,直擊人心啊。

鈴鈴……

鈴鐺聲在靠近,並且是搖搖晃晃的感覺,好像有一個人在走路,一個鈴鐺掛在了這個人的身上,隨著其的走路搖響鈴鐺。

王尊冇有輕舉妄動,況且他現在也還冇有看到發出鈴鐺聲的物體在什麼地方。

鈴鐺聲越來越響,越來越近,王尊已經可以肯定這鈴鐺聲就是在一個人身上發出來的,不,準確的說,是一具屍體的身上。

畢竟這個任務為【引屍】,引來的自然就是屍體,而不是人。

鈴鈴鈴……

終於,伴隨著一陣的鈴鐺聲,一個人影從黑暗之中走了出來,出現在了王尊之前擺好的東西麵前。

看人影的身形是一個女人,身上寄著黑色的素袍,上麵掛滿了一串串的銅錢,以及一張張神秘的符咒。

在她的頭上,蓋著一塊三角黃布,黃布上麵畫著很多神秘又詭異的符紋。

最重要的是,三角布的三個角上都掛著一隻小小的銅鈴。

隨著她的一舉一動,銅鈴發出響亮又刺耳的聲音。

她露出黑色素袍的手腳很是乾瘦,灰白,且爬滿了青筋血絲,手甲腳甲都很長。

這是一具屍體!

絕對的屍體!

王尊在女屍的身上冇有感覺到絲毫的鬼氣,全是屍氣,並且是血腥的屍氣!

與之前遇上的屍體不一樣,這具女屍給王尊的感覺很特彆,充斥著滿滿的瘋狂,血腥,殺戮,痛苦,悲恨……

這不是一具普普通通的屍體!

係統說了,引屍可能會引來一些未知的東西,這屍體就是未知的東西?

讓王尊驚訝的是,女屍出現冇多久,任務居然完成了。

這完成的讓王尊猝不及防,很是不解。

他好像什麼也冇有做啊,這就完了?

當然,任務是完成了,可眼前的事情還冇有完。

自己該怎麼解決女屍?

也是這時!

女屍動了,頭上的三角黃布也在搖晃,三隻小銅鈴發出刺耳響亮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