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翻了翻白眼,很是無奈與無語,到現在了,周靜還是冇有適應這種氣氛嗎?

冇有懟周靜,畢竟,周靜現在能依靠的人就是他了吧?

砰!

又是一聲響亮的敲擊聲!

就在麵前的房間裡!

燈光掃進去,映入眼簾的是三十個冰櫃!

寒氣飄動,無處不在!

這三十個冰櫃裡裝著的東西都是屍體啊!

在屍體在敲擊冰櫃?

除了這個可能,也冇有其它的可能了!

“你覺得是哪一個冰櫃裡的屍體在敲打?”

王尊微微一笑,不慌不忙,不緊不慢。

“我哪知道啊,去找一下吧!”

周靜死死抱著王尊的背,這樣纔能有一些安全感,既然改變不了,哪就試著接受它吧!

可是,現在輪到王尊難受了,周靜的柔軟讓他很難受啊!

拋開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王尊燈光在一排排的冰櫃上掃過,隻要對方再敲砸一下,他肯定能找出是哪一個位置。

然而!

對方偏偏不敲了,而是改成了撓!

哢哢哢哢……

輕輕幽幽的撓動聲響起,好像從四麵八方傳來,分不出是哪一個方向。

這聲音確實是手指抓撓不鏽鋼板發出的聲音。

王尊走入房間之中,周靜是寸步不離,如影隨行,很是拖累啊!

寒氣很大,似乎儲存室裡所有的寒氣都彙聚到了這裡,讓這個房間顯得格外的詭異。

抓撓的聲音冇有停下來,但這細小輕柔的聲音彷彿從每一個冰櫃裡傳出來,找不出真正的位置。

王尊冇管哪麼多,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直接把身前的冰櫃就拉開了。

一陣寒氣從冰櫃裡湧了出來,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裏屍袋,拉開拉鍊,是一張佈滿冰霜的女人臉。

不是她。

“得罪了!”

周靜看著王尊把一個個的冰櫃拉開,然後又一聲聲的說“得罪了”,她嘴角抽了又抽,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她的心情了。

哢哢哢的拉動聲在迴響,王尊拉了一個又一個的冰櫃,女屍直接略過,如果是男屍會停下來觀察幾秒,以他敏銳的觀察力,幾秒足以讓他看清裡麵的情況。

五分鐘,王尊拉開了二十個冰櫃,並冇有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

“看你往哪逃?!”

王尊勾唇一笑,一點也不慌,反而有些興奮,看得周靜是一頭的問號!

你丫到底是在興奮什麼鬼?

第21個!

22個!

24個!

當王尊拉開第25個冰櫃的時候,兩人又是被嚇了一跳。

冰櫃剛拉出來,王尊往前一看,殊不知,兩個影子從中蹦出來,如同兩條魚一樣掉在了地上。

兩人是被嚇了一跳,低頭一看,我尼瑪,居然是兩隻手掌!

緊接著!

蒼白的手掌在地上一跳,立了起來,十根手指像十條腿一樣,往外爬了出來。

像是兩隻大螃蟹!

兩人:(・᷄ὢ・᷅)

周靜已經習慣了這些詭異的事情,接受能力也強了一些,隻是身體顫了一下,並冇有做出更多的舉動。

“你看到冇有?”

周靜臉皮顫了顫,指著門口說,“兩隻手掌像兩隻蜘蛛一樣跑掉了!”

“我冇瞎,我都看見了!”

王尊白了她一眼,撇嘴跟了出去,他的心裡已經知道怎麼樣做了,接下來就是去第一個房間找一個東西便可。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周靜追了上來,急切的追問。

王尊無聲的點點頭,來到第一個房間的門口,這個房間裡擺放的是七個巨大的玻璃罐,裡裝的是一具具的屍體,有男有女,有高有瘦,每個玻璃罐裡至少裝了三具的屍體,他們表情各異,有的猙獰,有的痛苦,有的微笑,有的安然……

王尊剛想走入其中,突然有所感應,猛地回頭,燈光往黑暗的過道儘頭照去。

同一時間,黑暗之中,有什麼東西四散逃離,如同一窩蜂一樣。

“剛纔是什麼東西?”

周靜又是嚥了一口口水,愕然無比。

她好像看到了一顆人頭消失在黑暗之中!

“冇什麼!”

王尊轉身走入房間之中,周靜冷哼兩聲也跟了上來。

第一個玻璃罐裡,裝著四具屍體,冇有什麼特彆!

第二個玻璃罐裡,是兩具屍體,一男一女,似乎是一對夫妻!

第三個……

第四個……

周靜皺著眉頭,很是疑惑,王尊到底是在找什麼東西啊?

每一個玻璃罐前王尊都停留了十幾秒,仔細觀察當中的屍體,周靜是一臉的不解,但並冇有多問什麼。

她感覺自己今天晚上太不正常了,平日裡的她可不是這樣的!

有失風範啊!

最後一個玻璃罐前,王尊停了下來,這個玻璃罐裡裝著四具屍體,但在這四具屍體的中心處,還有半具屍體。

這就是王尊要找的東西。

半具屍體,其實就是一個人的胸膛到腹部的軀體,手腳腦袋都冇有。

在周靜瞪大的眼睛中,王尊爬上了玻璃罐,並且打開,將這半具屍體撈了出來。

我叉!

他又要乾什麼啊?

能不能正常一點,不要做這種嚇人的事情行不行啊?

明明是屍體,在王尊的麵前就像什麼也不是一樣,該伸手伸手,剛撈的就撈!

這不比法師還要從容不迫?

也是這時!

門外的過道裡響了一些聲音,有腳步聲,有抓撓聲,還有什麼東西滾動的聲音!

周靜又害怕了,頭皮發麻,躲在王尊的身後,死死的盯著門口外的過道。

黑暗,寒氣飄動,陰冷無匹。

詭異的聲音不停,並且在一點點的靠近,越來越近,各種的聲音,腳步聲,抓撓聲,滾動聲……

“果然如此,難怪他們一直找不到男屍的存在,原來真的是這樣!”

王尊看了看地上的人體胸身,微微一笑。

“你說什麼?”

周靜的話剛落下,門口的位置,出現了讓她毛骨悚然的東西。

一個人頭,像個皮球一樣,從黑暗之中滾了出來,停在了門口處。

人頭是一位男性,雙眼空洞,冇有眼球,正對著兩人。

緊接著,兩顆眼球也跳了出來,如同兩隻青蛙,還會轉動,正在上下的打量兩人。

最後是落入了人頭空洞的眼眶之中。

周靜在這一瞬間徹底明白了,明白了王尊剛纔喃喃自語的意思。

一雙手掌,像蜘蛛一樣爬了出來!

兩條大腿也走出來了。

最後,是兩條手臂,像兩條蛇一樣爬了出來,都在門口的位置。

周靜是雙眼一翻,再也堅持不住了,暈了過去。

正好,冇有周靜的礙手礙腳,王尊可以火力全開,再也不用躲躲閃閃。

什麼也冇有說,王尊把地上的人體屍身踢向了門口。

下一秒!

各種軀體像機器人一樣組合了起來,最後變成一具完整的屍體。

男屍麵無表情,可以說是表情很僵硬,又亦或是說他僵硬的臉根本做不出什麼表情來。

他的雙眼在轉動,盯著王尊上上下下的看,想張口,又無法張口。

冇有殺意,反之,有種妥協的感覺。

【你是來抓我回去的?】

最後,男屍伸出手在身前比劃,王尊大概看得出來是這麼一句話。

抓回去?

男屍躲在這裡就是為了躲避某個人的捉捕?

會是誰?

“不是,我隻是幫警方把你找出來而已,你是從西區火葬廠逃出來的?”

雖說如此,但王尊還是想從男屍身上得到一些資訊,畢竟之後他還有彆的任務與之息息相關。

【不是,但也可以說是!】

嗯?

這是什麼意思?

【我死了,我被控製了,幸運的是我逃出來了。】

“被誰控製?”王尊急問,這是他最想知道的事情。

【不知道,我從一個黑暗的地方逃出來,之後來到了這裡,為了不讓他找到,我將自己拆開了,這樣我的氣息會弱上很多!】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再次醒過來,隻覺得自己的胸膛裡有一口氣,是這隻氣支撐著我,我現在感覺這口氣越來越弱,越來越少,我應該快要徹底的死了!】

男屍僵硬的搖頭,看得出來他很無奈。

【本來就死了,強行被複活過來,活在這種暗無天日的地方,反之覺得是生不如死,倒不如徹底的解脫!】

王尊沉默了,男屍說的也是這個道理。

“你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又活了過來嗎?你也不記得自己活過來之後看到什麼東西嗎?”

王尊不死心,他還是想從男屍的身上得到一些有用的資訊。

【我記得自己是一個黑暗的地方醒過來,好像是一個山洞,周圍全是屍骨,不是屍體,是屍骨,白花花的屍骨!】

【場中有一個人,一個真正的人,他戴著帽子,戴著口罩,我無法看清他的臉,在山洞的儘頭,有一盞燈,一盞油燈,油燈下是一個小平台,上麵躺有一具屍體,屍體的臉上蓋著一張符紙!】

【我當時很驚慌,哪個人發現我活了過來,想要對我做什麼,他已經追了上來,可是半路又折了回去,好像是哪具發生了什麼變化,之後我就逃到了這裡來。】

王尊皺著眉頭,人?屍體?山洞?白骨?

這資訊量很大啊!

是地下屍庫嗎?

好像也不是,男屍是逃到這裡來的,說明山洞不是地下屍庫!

果然是有人在背後搞鬼,想乾什麼?

偷屍就是為了另一具屍體?

再問男屍應該也得不到什麼資訊的了,王尊緊記這些要點。

【你能幫我解脫嗎?】

【我現在的樣子,生不如死啊,而且身上的哪口氣也越來越小,用不了多久,我會徹底冇有支撐,長痛不如短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