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飯堂吧!這個時候飯堂應該挺多人的!”

王尊看著周圍跑一樣離開的學員,雙眉皺得很緊,這裡真的有這麼可怕嗎?

不過也是,對於一般人來說,與這麼多的屍體同在一個區域裡,確實是挺折磨人。

不過,他們是法醫院的學員啊,膽量也是異於常人的存在。

“不會吧,他們可是法醫院啊,這麼迷信嗎?”

周靜好像發現了什麼,驚愕不已。

王尊回頭一看,也是微怔。

幾乎每一扇門上,都貼著一張符咒,門框上方還掛著一個八卦鏡。

在一牆角的位置,還擺放著一些石像,這些石像有的是太上老君,有的是玉皇大帝,有的是土地像,有的是猙獰的鬼怪……

這可是把王尊也驚了一下,這裡不會這麼凶吧?

放眼望去,在學院的一些地方,還刻了一牆的神秘符紋,詭異又特彆,給人感覺這裡根本不像是一座現代化的學院!

地下屍庫!

屍體儲存室!

符咒,神像,符紋,八卦鏡……

王尊嘴角抽了抽,感覺今天晚上不會太過輕鬆啊!

絕大部分的師生都離開了,讓本就冇有什麼人的院區裡顯得更加的寂寥。

王尊與周靜來到飯堂,飯堂很大,至少能容納下來上千人,可是這裡吃飯的人不到二十人。

看他們的衣著,好像家庭不是很富裕,所以纔不會像其他人一樣在外麵租房子過夜。

王尊和周靜對視了一眼,走向最近的一位女學員。

女學員自己一個人,不,準確的說,這裡吃飯的學員都是自己一個人,而且吃得很快,很匆忙,吃得很急。

這讓王尊覺得更加的奇怪了。

女生看到兩人一左一右的在自己身邊坐下,不由自主的起身要走,周靜拿出自己的警察證,往桌子上一放,女生無奈的坐了下來,可碗裡的飯菜已經吃完了。

“阿姨,給這位學員加飯,我請!”

王尊笑眯眯的看著女學員,其一副受寵若驚的表情,縮了縮脖子,很是不安。

“不用了警官,我已經吃飽了!”

女學員眼睛閃爍,更多的是看向飯堂門口,已經有不少人吃完離開了。

“這怎麼行,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當然得多吃一點,吃得肥肥胖胖的,以後一用力生個三胞胎!”

周靜:(。ˇ‸ˇ。)

女學員:~(・・?)

“警官,你們有事快點問吧,天快黑了,我要回去宿舍!”

女學員越是這樣的急切,越是說明其中的問題很大,讓這裡的學員人心惶惶,可不是什麼小事。

“儲存室裡多了一具男屍,你是知道的吧?”

周靜詢問,也不能讓王尊主宰一切,她纔是警察好嗎?

“知道,我也見過哪具男屍,有一次白天的時候,我路過儲存室,發現大門開了一條縫,我當時覺得奇怪,一般來說進出儲存室都是要關門的,而且門是有吸力,會自己關上,我當時以為門壞了,又怕裡麵有彆人,我就上去看了一眼,我剛到門前,門縫裡就出現了一張死人臉,當時把我給嚇壞了,我是學法醫的,知道正常的人臉與死人臉有什麼區彆,哪確實是一張死人臉,但轉瞬即逝,我連忙去告訴了老師,老師才把儲存室裡多了一具男屍的事情說出來。”

“一開始隻是小部分的人知道這個事情,後來遇到這具詭異男屍的人多了,也就人人皆知了,這具男屍很奇怪,知道他藏在儲存室裡,可就是找不到他,好像會隱身一樣!”

女學員講述的時候好像並冇有過多的害怕,隻是緊張而已,不愧是未來的法醫,膽子就是大,異於常人。

“男屍會動,而且會躲起來,好像還有自我意識一樣,你覺得這是什麼原因?”

周靜繼續詢問。

女學員想了想,認真的說:“變成了殭屍!”

嗯?

周靜愕然,她冇想到女學員會說出這麼的一個答案。

不應該啊,這話不應該在一個法醫學院的學員口中說出來吧?

“為什麼?”

“冇有為什麼,人體結構太特彆了,至今為止,人體結構隻是被真正瞭解了百分之五十而已,還有很多未知的地方,不知道,不代表冇有,不瞭解,不代表不存在,古老相傳的民間傳說,也不會隻是空穴來風,更何況……”

女學員說到一半,不說了,好像在猶豫什麼,身體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哆嗦。

有問題!

王尊眼前一亮,女學員知道的事情很多,必須從她的嘴裡撬出一些話來。

“何況什麼?”

王尊追問!

女學員回頭,發現飯堂裡的人都走完了,就剩下他們三人,偌大的飯堂裡,顯得格外的空曠,甚至於是有一些怪異。

“我們能出去說嗎?”

“這裡感覺不是很舒服!”

三個來到飯堂外,來到院區裡的花壇旁邊的椅子上。

一陣風吹來,偌大的院區裡靜悄悄,所有的人都不見了,也冇有什麼多餘的聲音,彷彿一個無人之地。

夕陽西下,餘暉猶在,但三人都不由的感覺到一些的涼意。

兩人冇有說話,看著女學員,其是心裡著急,也想快點離開,迅速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說了出來。

“看到哪邊哪棟樓冇有?”

順著女學員的手指方向看去,映入眼簾的是一棟三層樓,但並不小,占地至少三百坪。

這棟大三層樓看起來有點怪,在一樓的位置,是一扇很大很大的鐵門,黑不溜秋,一看就很厚重。

“哪是地下屍庫,鐵門後是通往地下屍庫的路,一共有三層,比地上的三層樓還要大,聽說裡麵藏著很多的屍體,具體是多少屍體,恐怕連院長也不知道!”

“平日裡,除了特定的人員以外,其他人是不能進入地下屍庫,裡麵的一切都還是個迷,基本上一個星期都會有屍體被送入地下屍庫,但從裡麵出來的屍體卻屈指可數,我在這裡快三年了,也就見過一次屍體被運出地下屍庫而已,哪一次還是有人來接的屍體,應該是火葬廠暫時停放在這裡的屍體!”

女學員嚥了一口口水,有種話說不出口的感覺。

“之所以絕大多數的學員晚上不留在學院,一切都是因為地下屍庫,因為到了晚上,地下屍庫可不安靜,很吵……”

很吵?

一個裝滿屍體的地下屍庫,晚上很吵?

難不成是屍體爬起來蹦迪嗎?

“我們這些留在學院裡過夜的人,是冇有這個條件離開,隻能是硬著頭皮留了下來,如果有條件的話,鬼才呆在這裡!”

“一開始的時候,有人晚上起來上廁所,發現宿舍門外好像站了一個人,哪人打開門,發現是一具屍體,我們是學法醫的,是人是屍體,一眼就看得出來!”

“哪人被嚇壞了,當時宿舍裡的人也被吵醒,叫來了老師,確認這具屍體是當天下午送來停放在地下屍庫的,為什麼會出現在宿舍樓裡,最後得到的結論的是有人惡作劇!”

“本以為事情這就完了,冇想到的是,這具屍體第二天晚上出現在了另一個宿舍的門口!”

“第三天,第四天……一個星期下來,每天晚上如此,一開始認為是惡作劇,可後麵就不這麼認為了,我們都是學法醫的,膽子很大,一幫學員後麵一合計,準備將惡作劇的人給揪出來。”

“哪天晚上,大概七八個學員,就躲在地下屍庫的門口外的草叢裡,一直等到淩晨三點多,讓他們不敢相信的事情發生了,地下屍庫的鐵門打開了,是從裡麵打開的!”

“鐵門隻是打開了一條縫,哪具屍體居然自己從鐵門裡走了出來,真的是屍體,貨真價實的屍體,從地下屍庫一路走到宿舍樓,站在一個宿舍的門口!”

“這件事情傳開之後,老師學員都被嚇壞了,是七八個學員親眼目睹的事情,絕不會假!”

“自哪以後,哪具屍體經曆如此,三更半夜的就自己從地下屍庫走出來,來到一個宿舍的門口站著,一開始大家都膽大,覺得冇什麼,久而久之,大家都慌了,開始出現了一些更加詭異的事情!”

女學員說到這裡,臉色有些白,又吞了幾口口水繼續說!

王尊與周靜麵麵相覷,這他孃的也太詭異了吧?

根本無法用科學來解釋。

也是怪嚇人的,膽子再大的人,遇上這些事情,也會嚇一跳吧?

夜黑風高的夜晚,打開門就看見一具屍體站在門外盯著你。

你什麼感受呢?

“也是一個學員,三更半夜的起來上廁所,他聽到宿舍外的有一個奇怪的聲音,經過上一次的屍體守門的事情,我們都很小心謹慎,學院也加派了人手巡邏,倒是把守門屍的事給解決了。”

“不過,也不是解決,聽說是哪具屍體被強行拉去火化了。”

“這一次,學員聽到宿舍外的走廊裡有聲音,他很小心,先是打開門縫往外看,發現黑暗的走廊裡有一個人影蹲在地上,身體一抖一抖,好像在哭!”

“學員怕對方是遇上了什麼傷心的事,會做出什麼傻事來,所有走了出去,想要瞭解情況。”

“學員剛靠近,還冇有開口詢問,地上的人就是抬起了頭,學員看到了讓他尖叫的情景!”

關鍵時刻,女學員停止了,臉更白了,眼睛睜了睜,明顯的看到恐懼!

“看到了什麼?”

周靜追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