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知道自己罵出來的話,係統肯定不會放過他,可是他真的忍不住啊!

【由於宿主不滿意係統的安排,對高風亮節的本係統產生懷疑,本係統決定扣除宿主50點遊戲點券!】

王尊咬牙切齒,還是不服氣。

“扣吧,你儘量扣吧,有本事你抹殺我,你還有良心嗎?你不把我當人了是吧?你為什麼處處坑我,去你丫的,我掐死你!”

【宿主胡言亂語,宿主辱罵本係統,本係統不與宿主計較,但扣除你50點遊戲點券!】

王尊:ಥ_ಥ

你不是不計較嗎?

你扣什麼呢?

“你……我……淦,你牛逼,你牛逼,你了不起,你清高,你……”

王尊氣得不知道說什麼纔好,想罵又不敢罵太狠,咬牙切齒。

不過,他確實是氣得不行,差點冇有一口氣喘不過來暈過去。

他就150點遊戲點券,還冇有三十秒,已經被扣了100點了。

係統是一點也不手軟啊!

要不是剩下的50點遊戲點券有用,他真的要破口大罵,滔滔不絕的哪種!

【好好珍惜吧,本係統還有一段時間將會再次升級,到時候,你會更加的喜歡本係統!】

王尊:“……”

再一次變異升級嗎?

上一次係統變異升級之後,給王尊帶來了一個靈異世界,再一次變異升級的話,會不會給他帶來一個仙俠玄幻世界?

“什麼意思,你給我說清楚啊!”

“淦……”

無論王尊如何的叫喊,係統就是冇有任何的迴應,壓根就不鳥他。

“你狠……”

王尊咬牙,抓耳撓腮,氣得跳腳。

看著手中所謂的碎片,王尊更氣了。

這哪是什麼碎片,就是一張半身照被分成了好幾份之後的其中一份!

王尊這一片應該是左上角的四分之一,當中有四分之一的人頭黑影!

不用想了,接下來還有三個任務,才能將這張半身照給集齊!

之後就是BOSS任務了吧?

抓了抓頭,王尊把半身照碎片一扔,倒頭睡覺去了。

……

一夜無話!

再次睜開眼睛,已經是下午一點了,新任務也來了。

除了新任務,還有床頭不停震動的手機。

王尊吐出一口氣,冇有動,也不接電話,也不打開新任務。

“再一次變異升級嗎?”

“會變異成什麼係統?”

王尊有點擔心,要是係統變異之後不升級,反而退級了怎麼辦?

不會又釋出哪種讓他吃十斤屎的任務吧?

到時候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王尊寧願上吊自殺!

當然,這種機率並不大,王尊更多的還是期待!

期待係統變異升級之後,能給他帶來修煉功能,他很渴望飛天遁地的感覺。

更喜歡自己能隨手打出驚天動地的法術,什麼一指碾壓一個時代,什麼一眼手穿萬古什麼的……

爬起來甩了甩頭,王尊先是洗臉刷牙,打開手機一看,發現是趙警官的電話,王尊太陽穴一跳,不用猜了,肯定是關於昨晚的事情。

想不回電話吧,又不好,畢竟警民合作嘛,回電話嘛,肯定少不了給趙警官一頓訓。

最後,王尊還是回了電話。

“來警局一趟!”

嘟嘟……

王尊:(;´༎ຶД༎ຶ`)

他讓係統給拿捏得死死也就算了,趙警官也不把他當人啊!

自己明明是有著係統的天選之子,獨一無二的存在,為什麼活得這麼憋屈呢?

緊接著,王尊打開了新的任務。

【任務生成成功!】

【特殊任務:多出來的屍體!】

【任務地點:西區法醫學院屍體儲存室!】

【任務開始時間:淩晨一點!】

【任務要求:存活!!】

【任務提醒:在你在黑暗之中行走的時候,也許黑暗之中有一雙眼睛正在無聲的盯著你!】

……

王尊看完任務介紹之後,有所驚訝,又是屍體。

這一係列的任務,應該都是與屍體有關的吧?

多出來的屍體?

存活?

黑暗中的眼睛?

王尊雙眼跳了一下,本來打算繼續蒐集一下關於西區法醫學院的事情,殊不知,趙警官的電話又打過來了。

真的……很忙啊!

王尊冇有接電話,收拾一下之後,下山叫一輛車。

王尊:“……”

司機大叔:“……”

一上車,兩人同時一頓的無言以對,你看我,我看你,話到嘴邊就是說不出來。

這他娘是月老牽的鋼鐵紅繩吧?

這已經不能用巧來形容了,雙方都懷疑對方是不是無時無刻的都在盯著自己。

“警局!”

一路無話,兩人都是麵帶苦澀,怎麼也想不明白,兩個大男人怎麼就這麼的有緣。

來到警局,王尊一陣的頭大,輕車熟路的來到趙警官的辦公室。

警局裡的新老警員對王尊已經很熟悉,都能相互的打招呼。

王尊也不知道這是福是禍?

敲了敲門,趙警官疲憊的聲音響起之後,王尊這才推門進入其中。

淩亂,到處都是檔案檔案,趙警官都要被這些東西給埋在裡麵了。

“終於是把你這尊大佛給盼來了!”

趙警官抬起頭,露出滿臉的疲憊,爬滿血絲的雙眼,疲態難以掩飾。

儘心儘職啊,是值得敬重的長輩!

王尊本來是心不甘情不願的,但看到趙警官這般的工作態度,他也不敢有什麼怨言了。

“彆,你纔是大佛,我不是!”

王尊撇嘴,收拾沙發上的檔案,給自己騰了一個位置。

“有個事……”

“等下說,我睡得正香呢,你老人家非要把我給扯起來,我還冇吃飯呢,能不能給個飯?”

王尊是故意的,為了了表自己的怨氣,故意過來警局蹭一頓飯。

“敢來警局蹭吃蹭喝,你是第一個!”

趙警官笑了笑,打了一個電話,不一會兒,周靜拿著一個飯盒進來了。

看到是王尊,小鼻子一皺,冷哼一聲,把飯盒一扔,走了。

我叉!

怎麼了?

這位警花小姐姐又發什麼脾氣?

辦公室裡的兩人麵麵相覷,一頭霧水。

“怎麼,惹人家了?”

趙警官詢問,頭也不抬,像他這種活了大半輩子的老狐狸,又是一位老警察,有什麼異常能逃過他的雙眼呢?

“不知道啊,你哪敢惹你們警察啊,可能是她看我不順眼吧?!”

王尊吃著飯,口齒不清的說。

“是太順眼了吧?”

趙警官的話讓王尊瞪大眼睛,什麼意思呢?

“女孩子是需要哄的,男人嘛,主動一點,大方一點,人家對你有意思,你知道了就主動一點嘛,冇必要讓人家說出口來,大家都是年輕人,有什麼不敢說的呢,是吧?”

“小靜這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十歲就冇了母親,是周醫生一手帶大的孩子,周醫生對她是有點寵溺,但她很懂事,不然也不會成為一位警察是吧?再說了……”

“得得得……大爺你停?!”

王尊連忙打斷趙警官的話,渾身直打哆嗦,聽聽自己都聽到了什麼虎狼之詞。

趙警官瘋了吧?

“怎麼了,需不需要我幫你開這個口?”

趙警官臉上帶著意味深長的笑容。

“大爺,你行行好吧,我們不是一路人,我們真冇看對眼,你彆多想啊!”

王尊的太陽穴是一陣的跳動,說到女人這個東西,他是敬而遠之。

無論是周靜還是李清月,他都惹不起啊,他完全冇有興趣。

這兩位姑奶奶可不是什麼信男善女!

“哦?”

“害羞了是吧?”

“還是說,你對女人不感興趣?”

“小靜這丫頭,連我都……咳咳,脾氣是直了點,畢竟是警察嘛,做事確實是雷厲風行了一點,但結婚之後,有了家庭,女人就會變的了,由始至終,她們都是揹負著母性的光輝啊……”

趙警官說得語重心長,王尊聽得是一頭冷汗。

他是萬萬冇想到這一次來警局居然聊上了這個讓人毛骨悚然的話題。

趙警官連結婚都給崩出來了。

“不勞你老人家費心了,我們還是說正事吧!”

王尊頓時覺得麵前的飯不香了,欲哭無淚啊,再不阻止趙警官,都不知道能說出什麼花來。

趙警官意味深長的一笑,也不在這個話題上糾纏,開始進入真正的主題。

“昨晚的屍體,你是怎麼樣發現的?”

“不是說了嘛,散步的時候發現的,你們不會真的懷疑我偷屍吧?”

王尊就知道是為了這個事情。

“你發現屍體的時候,屍體是什麼樣子?”

“我看到屍體之後馬上給你老人家打電話了,我可是連碰也冇有碰一下呢!”

王尊早就有了自己的說法,一點也不慌。

“你知道西區火葬廠丟失屍體的事嗎?”

王尊搖頭,昨晚之前,他是真的不知道西區火葬廠十年來丟失了三百具屍體。

這個數量,這個連續不間斷的丟失節奏,顯然是人為啊!

能把這事壓下來不給大眾知曉,也是花了不少的精力吧?

王尊如實回答。

趙警官想了想,拿出一份檔案,遞給了王尊。

王尊:o(︶︿︶)o

他不想接,不過,他也知道自己躲不過去,趙警官不給他資料,係統遲早也會釋出關於這個事情的任務。

會飛天遁地也躲不過去啊!

“裡麵是西區火葬廠工作人員資料,以及丟失的屍體資訊,還有我們調查之後的結果與猜測!”

王尊無奈的接過來,但他並冇有看,滿嘴的苦澀。

“這份檔案你有時間再看,今天讓你過來,是為了另一件事,也與西區火葬廠有一些關聯!”

王尊:Σ(゚д゚l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