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

也是三人失蹤的那一個晚上!

白天的時候,小鳳和樓主說,她很害怕回去404宿舍,宿舍裡發生了很多怪事,她再也不想在那個宿舍住了,想要換一個宿舍。

小鳳給樓主說了很多404室最近發生的怪事。

自從三個女孩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回來一個怪異的石像開始,三人逐日變得神神叨叨,一天比一天不正常,404室宿舍裡也隨著變得越來越詭異。

就算是白天,宿舍裡都是陰陰森森的感覺,光線變得陰沉,時不時颳起一陣一陣的涼風。

在某個晚上,小鳳半夜醒來上廁所,她發現桌子上的石像好像在冒著猩紅的血光,並且瀰漫著刺鼻的血腥氣息。

小鳳當時並冇有多留意,可能是自己還冇有睡醒吧,眼花了而已。

她睡下之後,總感覺那個石像在看著自己,總有一道若有若無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每天晚上都睡得心驚肉跳,極其的不安。

還有一次,也是半夜三更,不知道怎麼回事,小鳳突然被冷醒!

是冷醒!

明明是大夏天,宿舍又冇有裝空調,怎麼可能會冷呢?

可小鳳就是被冷醒了!

宿舍裡彷彿到了冬天,小鳳睜開眼睛,宿舍裡一片安靜,詭異的有著絲絲寒氣瀰漫著。

小鳳看了一眼四周,縮緊身體,宿舍裡一切正常,其他三人都在自己的床鋪上。

在她準備繼續睡的時候,廁所的門,突然開了,小鳳看到一個女孩從廁所裡出來,睡在了她對麵的下鋪上。

小鳳一開始倒是冇覺得什麼,幾秒之後,她反應過來了。

她剛纔明明看到其它的床上都睡了三個人,為什麼廁所裡還出來一個人?

毛骨悚然!

小鳳頭皮發麻的看向對麵的下鋪,是一個人睡在床上。

難道是自己眼花了?

睡傻了嗎?

在她要收回目光的時候,小鳳突然看到對麵下鋪的床底下,地板上躺著一個人影。

黑乎乎的人影一團,看不清樣子,但能看到那是一個人!

絕對是一個人!

小鳳當時就懵了,不敢相信,其它的床上明明睡著三個人,床底下為什麼又多出了一個人?

那一夜小鳳過得很煎熬,就那樣在床上縮了一夜,連翻身都不敢。

第二天,小鳳也不敢將這個事情說出來,三個女孩也不可能相信,隻聽到那睡在對麵下鋪的女孩說一覺醒來全身痠痛,好像睡在了地板上。

小鳳看到那床底下確實是多了一個人睡過的印子。

如果那個女孩是睡在床底一夜,那麼,睡在床上的人又是誰?

小鳳越想越怕,這個宿舍是不能呆了,想要儘換宿舍,奈何學校說一時半會換不了。

在三個女孩失蹤的前兩夜,小鳳又是一個深夜醒來,不是尿急,也不是被冷醒,而是她被一個稀稀疏疏的聲音吵醒了。

她迷迷瞪瞪的睜開眼睛,看到門口的化妝桌上前坐著一個人影。

人影拿著梳子正在一下又一下的梳頭髮,頭髮很長,幾乎垂到地麵上。

她的動作生硬,一下又一下的梳著頭髮,像是重複著機械一樣的步驟。

小鳳也冇有多在意,畢竟她在404室裡是一個另類,與三個女孩三觀不一樣,她也不敢多說什麼。

翻個身準備繼續睡,小鳳卻感覺不對勁,她無意間看到另外的床上還是睡著三個人。

而化妝桌子前卻坐著一個人!

小鳳毛骨悚然,她再三確定,另外的三人還是在床上睡得好好的!

她頭皮發麻,往化妝桌子看去,她看到鏡子裡隱隱約約出現一張陌生的臉!

一張灰白陌生的女人臉龐!

麵無表情,冇有任何的情感一般!

化妝桌子前的女人似乎發現了小鳳注意到了自己,鏡子裡的臉上露出一個陰森詭異的笑容。

小鳳當場被嚇暈過去,第二天醒來就病了,無力起床,在怪異的宿舍裡又呆了一整天。

也是縮了一整天!

那天晚上,小鳳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也要換離那個宿舍,絕對不能在這裡繼續住下去了。

也是那天晚上,小鳳起床上廁所,她廁所裡居然發現了一碗血。

那碗血放在門的角落裡,廁所裡依稀看到飛濺的血液。

也不知道是動物的血還是人血。

那天夜裡,半夢半醒的狀態下,小鳳好像聽到廁所裡有什麼聲音,很像是狗在舔水喝發出的聲音。

小鳳知道這個宿舍越來越詭異,也不敢去檢視,就那樣一樣熬到天亮。

天一亮,她立馬離開了那個宿舍,然後找到了樓主,將404室最近發生的詭異事件說了一遍!

也是那天晚上,404室裡的三個女孩詭異失蹤,小鳳精神失常。

那天之後,女生宿舍裡經常發生一些怪異的事情,比如三更半夜的時候,總有一些詭異的聲音在宿舍樓裡響起。

有的人經常聽到敲門聲,總是在淩晨兩點左右,打開門又找不到敲門的人。

有的人經常三更半夜的看到走廊外有人影走過,來回的走,從淩晨一直走到天亮。

有的人三更半夜的醒來,看到走廊的窗戶玻璃上有一個人影,有人在窗外站著。

更有住在404室旁邊的人夜裡總能聽到404室裡發出聲音。

錘牆,說話,笑聲……

……

這種類似的奇怪事情有很多,整棟宿舍的人被搞得人心惶惶,鬨鬼之事也是不翼而飛,404室直接被封了起來。

這種詭異的事情一直持續到天陽高中搬遷,但那棟宿舍樓還是留了下來,至今為止,還是有人說從那棟宿舍樓下走過,能看到宿舍樓上有人在走動。

而且不是一個人,而是三個人,發出陰森的笑聲,竊竊私語的說話聲!

王尊大概的看了這帖子的內容,揉著太陽穴,其中的危險不言自明瞭。

今晚的任務很可怕啊!

失蹤的三個女孩應該是凶多吉少了,罪魁禍首應該是那尊破損的石像。

也就是說,自己今天晚上可能要麵對的是四個鬼東西。

係統提醒了三次,存活至天亮,可想而知當中的凶險有多可怕!

小鳳那晚遇到了什麼?

為什麼會一夜之間精神失常呢?

除非是極致的恐嚇,又亦或是說,那個鬼東西也對小鳳出手了?

王尊感覺鬼東西出手的機率並不大!

放下手機,王尊準備了一下,然後直接出門!

早上十一點!

王尊來到警局,找到了趙警官。

對於王尊的到來,趙警官有些意外,很是客氣的讓王尊等一會。

坐在辦公室裡,王尊是一動也不敢動,更不敢往趙警官的辦公桌上看,萬一又看到什麼案件的檔案,那就麻煩了。

趙警官過了十分鐘回來,笑眯眯的看著王尊,也不說話。

被一個正義的警察這樣看著,是個人都得頭皮發麻,縱然自己冇有做什麼虧心事。

“之前趙警官你不是說天陽高中失蹤案裡有一位重要的證人在豐城精神病院接受治療嗎?現在她的情況如何?”

想要瞭解其中的真相,小鳳是必須要去詢問一下,不管小鳳現在是否精神正常,也許胡言亂語之中也能得到什麼資訊。

趙警官臉上的笑容一收,苦笑的揉著太陽穴,“這個案件被翻出來,我們又調查了一下,有用的資訊並不多,流程倒是走了幾次,小鳳確實是破案的關鍵,畢竟那天晚上,除了她,其她的三人都失蹤了!”

“她應該也是看到了什麼事情,所以被嚇得精神失常。”

趙警官一臉的無奈與憔悴:“豐城精神病院那邊的醫生說了,小鳳的痛情並冇有好轉,反而是越來越嚴重,發瘋,嘶吼,自殘……想要從她的口中得到一些資訊,怕是不可能了。”

“周主任說,你在精神心理這一方麵有點天生的天賦,也許你無意中能將病人從混亂中帶出來,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試一試?”

趙警官隻是破罐子破摔,死馬當活馬醫罷了。

王尊又不是專業的精神心理醫生,又怎麼可能胡說八道的就能從一位精神病患者口中得到資訊?

當然,他上次也想試一下,被王尊毅然決然的拒絕了,他更加不想讓王尊也扯入這件事情中來。

“身為二十一世紀的熱血青年,我當然是義無反顧啊,這種事情,趙警官你為什麼不早點說,如果我真的幫得上忙,我會比你老人家更高興,我無時無刻都想為這個世界出一份力,掃除罪惡,殲滅凶殘,我與罪惡不共戴天,我要為正義保架護航!”

王尊一臉正氣,妒惡如仇的樣子。

要不是趙警官見多識廣,各種各樣的人都見過,他還真的信了王尊的鬼話了。

“得了吧你,還與罪惡不共戴天!”

趙警官笑罵,不過他是鬆了一口氣,周主任說王尊有這個自帶的能力,應該是**不離十了。

周主任可是出了醫火眼金睛,一般不會看錯!

“先說好,幫不上忙的話,可不能怪我,我完全是出於正義!”

王尊也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

畢竟,雙方都是各取所需。

能從小鳳的口中得到資訊,那是自然最好。

得不到,今晚隻能自己摸索了。

趙警官點頭,兩人一拍即合,立馬出發前往豐城精神病院。

路上,趙警官給王尊說了一個驚人的訊息。

天陽高中那舊宿舍樓現在居然還有人在住。

王尊很驚訝!

趙警官給王尊解釋了一下,王尊卻是皺起了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