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大廳的位置,基本上一路過來的鬼東西都被掃殺得一乾二淨,無鬼能擋!

這個大廳倒是不一樣,四周全是蠕動的黑亮鐵水,而不是堅硬的鐵牆!

黑亮的鐵水湧動,下麵是無窮無儘的血管鬼臉,打鐵一般的“咣咣”聲源源不絕,震耳欲聾。

王尊眯起眼睛,家人們將他守護在中心,逼視四周!

也是這時!

蠕動的鐵水之中,一滴鐵水落在了地上,震出刺耳的鋼鐵之聲!

鐵水湧動,並且開始膨脹起來,慢慢的化出一個人形!

它的身上還是鐵水,但多了一雙眼睛,一雙血紅的眼睛,瘋狂與殺意交織而成的雙眼。

紅眼!

“你就是鐵王?”

王尊冰冷開口,打鬼刀一翻,殺意也不掩飾。

“你可以這樣稱呼我,我並不介意!”

“這裡是我用身體製造出來的世界,你們進入這裡,已經半隻腳邁入鬼門關!”

“再也出不去了哦,嘖嘖,三隻紅眼厲鬼,還有你這個不像人的人,我真的太喜歡了,如果我能附身在你們的身上,我肯定能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力量!”

鐵人陰森的冷笑,咧出一張嘴,身上落下來的鐵水就像是千斤巨鐵砸在地上,咣咣的金屬聲如同打鼓一樣!

“這裡是你身體製造出來的世界?”

王尊環顧四周,他已經看不到進來的方向了,所有的房間,過道,全部消失不少了,取而代之的是無邊無際的黑亮鐵水,將他們困在了這裡。

“等什麼呢,撕碎它!”

王尊沉喝一聲,一聲令下,朱勁四個鬼東西都出手了。

滴血的殺豬刀橫空,一刀砍在鐵人的身上,伴隨著震耳欲聾的碰撞聲,鐵人一分為二,化為一地的黑亮鐵水!

同一時間,鐵王的聲音從另一個方向傳來,又一個鐵人成形!

“冇用的,你們不要掙紮了,你們逃不出我這個世界,慢慢的讓我吞噬吧,成為我的一部分!”

鐵王的聲音裡居然帶著幾分興奮與激動。

也是這時,周圍的鐵水在收縮,一點點的碾壓過來。

王尊一夥所站的空間越來越小,彷彿是一張血盆大口,正在將他們一點點的吞食!

小靈尖牙利爪,吐出飛刀,倒是劃開了一個個的缺口,可是黑亮的鐵水瞬間又恢複原狀,攻擊彷彿打在了棉花上一樣的軟綿無力!

朱勁的滴血殺豬刀揮出,刀風夾著鬼血,也是砍出一條條的缺口,砍出來的口子比小靈造成的還要深,還要長!

缺口之中,除了黑亮的鐵水,還是鐵水,似乎根本就砍不穿這無窮無儘的鐵水。

莫玉,白無常,兩個鬼東西的攻擊也是冇有任何的效果。

但他們冇有停止攻擊,還是在不停的出手,就算打不穿這鐵水,也能讓鐵水收縮的速度慢上哪麼一些。

王尊冇有動,龍尾守護著他,打鬼刀微顫,想要離開這裡唯一的辦法,就是把這些鐵水打穿,問題是,現在鐵水根本就打不穿。

“冇用的,你們不要掙紮了好嗎?”

“你們太不聽話了,我不喜歡你們,我要教育一下你們!”

鐵王其實並不是很強,也隻是一位紅眼厲鬼罷了,他強是強在擁有特殊的身體,似乎王尊進入了他的鐵水世界之中!

這也不是什麼鬼域,真的隻是一個鐵水覆蓋的空間而已。

咣!

一聲震天動地般的金屬之聲響起,無窮無儘的鐵水之中,一尊巨大的鐵人出現了!

鐵人足有十米之巨,全身黑亮,身上流動著鐵水,一雙血紅的眼睛盯著王尊一夥!

冇有疑問,這是鐵王製造出的一尊巨型鐵人!

“給我乖乖的聽話!”

鐵王咆叫一聲,鐵拳一抓,狠厲的轟擊下來,咣咣的金屬之聲如同連綿不斷的天雷!

這一拳,可不得了啊,像極了一棟房子砸下來。

也是這時,白無常動了,飄飛的身體在放大,眨眼睛間,已經是把王尊一夥護在了身下,巨大化的白無常就在頭頂之上。

來不及驚訝!

轟隆隆!

鐵拳轟在了白無常的身上,明明是一張紙片的身體,硬是接下了可怕的鐵拳,整個世界天翻地覆,白無常還是毫髮無傷的接下了這鐵拳。

白無常的紙片身體都被轟得變形了,還是將王尊一夥嚴嚴實實的守護在當中。

“牛逼,原來小白你最厲害的能力是防禦啊!”

王尊眼前一亮,他麵帶微笑,意味深長的看著頭頂巨大型的白無常。

白無常麻了,王尊這笑容很不和善啊,很變態啊,他想乾什麼?

咣!

又是一個巨大的鐵拳從天而降,又是狠狠的砸在白無常的身上,還是接了下來。

一時半會鐵王是破不了白無常的防禦,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一昧的防禦並不是活命的好辦法,白無常就算能護著他們安全一輩子,難道就要在這裡躲一輩子嗎?

“看你們能扛到什麼時候!”

鐵王仰天長嘯,鐵拳如同狂風暴雨一樣的落下,源源不斷,咣咣作響。

白無常被轟得變形又變形,明明就是一張紙,可它就是能擋住鐵王的拳頭攻擊。

“殺!”

王尊突然大吼一聲,白無常身體一旋,如同一個齒輪一樣斬了出去。

噗!

巨大鐵人被斬碎,白無常的身體就是一把無堅不摧的大刀,鋒利至極!

然!

巨大鐵人剛被斬碎,又一個鐵人凝聚成形,這一個鐵人更加的巨大,更加的可怕,更加的恐懼,仿如一座巨大的城堡。

“我看你們能斬得了多少,在我的世界裡,我能將你們耗死!”

鐵王長嘯,驚天動地,巨大的手掌仿如神明的神掌,從天而降,碾壓而下。

巨掌無敵,伴隨著“咣咣咣”的金屬碰撞聲,震天動地,狠狠的從天而降,拍向王尊一夥。

“殺!”

王尊冷喝一聲,龍尾一抽,狠厲的抽擊加去,陣陣的龍吟之聲響徹雲霄。

小靈大口一張,飛刀攜帶著無儘的青火,劃出優美絕倫的青火長線。

朱勁提著滴血殺豬刀,就是一刀,刀威無匹,隱隱有著巨大的刀影在跟隨。

莫玉一分為二,雙身齊動,無數的血色絲帶穿射而上,纏上巨大鐵人,試圖將其捆碎!

白無常身上爬出無數的小紙人,雙手扇動,如同一個個的蝴蝶,撲殺上去!

巨大鐵人又一次碎了,崩成無數的鐵塊,鐵王發出不甘的咆哮!

“都拿出點真正的實力吧,彆小打小鬨了,這樣多冇意思呢!”

“大點乾,早點散,彆拖拖拉拉了行不行?”

王尊站在四位家人的身後,麵帶微笑,這樣誰也奈何不了誰,很難受。

家人們:“……”

你清高,你牛逼,你這麼大言炎炎,為什麼不站到前麵來?

你躲在後麵裝什麼逼呢?

“嗬嗬,如你所願!”

鐵王從無儘的鐵水之中走了出來,身上全是流動的鐵水,不時滴落下來的鐵水與地麵碰撞,發出“滋滋”的腐蝕聲!

一雙眼睛,一個嘴巴,除此之外,它的身上冇有任何的五官。

這是鐵王的本尊!

斬了它,這個鐵的世界就能支離破碎!

“哪我們就來一場痛痛快快的廝殺吧!”

“我能將你們一個一個捏碎!”

鐵王伸出一隻手,五指一抓,狠狠的說。

王尊:“……”

他是褲襠一緊啊!

咣!

下一秒!

一聲前所未有的巨響炸裂開來,鐵王身上的鐵水瞬間凝固變硬!

場中,一個全身黑亮的身影佇立不動,隻有一雙眼睛,一張嘴巴,全身黑亮得發光,輕輕一動,便能發出“咣咣”的鐵聲!

結實,堅硬,強大,無窮的力量!

這是王尊的第一印象,這纔是真正的鐵王吧?

一拳下去,能轟碎一棟樓?

“我來了哦?”

鐵王猩紅的雙眼一閃,咣地一聲,人已經消失在了原地,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朱勁的身前了!

什麼?

王尊大吃一驚,剛要開口提醒,殊不知鐵王已經一拳轟了出來。

拳出帶風,仿是猛虎的咆哮,咣咣作響!

朱勁的反應也不慢,殺豬刀擋在身前,鐵王的拳頭轟在了殺豬刀上!

朱勁連人帶刀都飛了出去,在地上滾了又滾,口鼻飛血,殺豬刀都彎了些許!

我叉!

王尊瞪大眼睛,這麼強的嗎?

同為紅眼厲鬼,這是不是差距大了點?

自己小看人家了嗎?

朱勁剛爬起來,鐵王又到了他的麵前,猩紅的眸子一閃,捏緊的鐵拳又轟了下去!

同一時間!

龍尾纏了上去,將鐵王猛地拖了出來。

莫玉控製血色絲帶,鋪天蓋地的纏上鐵王的身體,瞬間把他包成了一個繭子。

砰!

然!

下一秒!

鐵王身體一震,雙臂一張,這些束縛對他根本就冇有用!

“哈哈哈,小子,你們都是我的了,這可是我的世界,我的世界,我為王!”

鐵王仰天長嘯,整個鐵的世界都在顫抖,咣咣的鐵聲無窮無儘。

“是嗎?”

王尊吐出一口氣,看了看一旁的朱勁,倒是冇什麼傷勢,也不是朱勁比鐵王弱,隻是剛纔突然被鐵王驚住了而已。

如果認真打起來的話,最差也是勢均力敵,絕不會是單方麵的碾壓!

王尊看了一眼大頭,好像冇了氣息,躺著一動不動,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為了大頭,這也不能再拖再下去,早一點滅了鐵王,早一點讓大頭恢複正常。

“家人們,準備好了嗎?”

王尊雙眼一閃:“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