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細介紹一下這位鐵王!”

王尊微笑,有意無意的撫摸打鬼刀的刀刃,嚇得老巫婆脖子都要縮回肚子裡去了。

三位紅眼厲鬼,一位青眼厲鬼,一位白眼厲鬼,還有一個不像人的人,都在眼勾勾的盯著自己。

老巫婆心裡慌得一匹啊!

哪還敢有什麼隱瞞!

王尊一夥隨隨便便就能把她撕成飛灰吧?

“它就是一塊鐵!”

“但它能附身在彆的厲鬼身上,幻化出一具堅不可摧的身體!”

“它是一隻厲鬼,也是一塊鐵,無一例外,讓它附身的厲鬼最後都會被它吸乾自身的力量,成為鐵王的養分!”

“無論是紅眼厲鬼,還是普普通通的厲鬼,一旦被它附身之後,都能得到一具完美的鋼鐵之軀,後果就是自身會灰飛煙滅!”

老巫婆很認真的說,並不像是在說大話。

“一塊鐵?附身?”

王尊聽完有些愣了,這塊鐵是鬼是鐵?

屬於厲鬼係?

還是特殊物品?

王尊在思索的時候,大頭卻是興奮了,雙眼發光。

“腦大,我感覺我的機會要來了,無堅不摧的自體,堅不可摧的鋼鐵之軀,你不覺得很適合我嗎?”

大頭湊了上來,搖搖晃晃,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王尊白了他一眼,敲了敲他的大頭:“彆發夢了好嗎?”

“你冇聽人家說了嗎?鐵王能附身在任何的厲鬼身上,並且給對方帶去堅不可摧的鋼鐵之軀,後果就是被吸乾力量,灰飛煙滅,彆想這些不符合實際的問題,你這小身板……還是算了吧!”

王尊撇了撇嘴,他也為了大頭好啊,彆好高騖遠,冇有金剛鑽彆攬瓷器活!

“我反正覺得挺合適我的!”

大頭喃喃自語,死心不息。

“我可以走了嗎?”

老巫婆唯唯諾諾,都縮到牆角去了。

三隻紅眼厲鬼帶來的壓迫感,讓她感到無邊的窒息。

王尊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點頭,讓老巫婆離開,有時候吧,冇必要總是打打殺殺,能和平解決的問題,為什麼要打打殺殺?

也是這時!

老巫婆突然身體一顫,身上泛起了一道道的裂縫,鬼血飛濺,血肉橫飛。

一縷縷黑色的東西從她的身上爬了出來,並且快速遍佈她的全身,瞬間便是把她完完全全的覆蓋起來。

眨眼睛的功夫,老巫婆的身上覆蓋了一層黑亮的東西,閃閃爍爍,好像是一層鏡麵。

王尊還冇有反應過來,老巫婆已經動了,一腳踏出,響亮的金屬之聲“咣咣”作響,彷彿是一尊鐵人,瞬間就是到了王尊的身前。

老巫婆好像完全失去了意識,又亦或是說,她已經被控製了。

黑亮的鐵手一舉,轟向了王尊的腦門!

朱勁反應很快,滴血殺豬刀擋在了鐵拳之前,兩者狠狠的碰撞在一起,鬼血飛射!

血色絲帶纏了上來,將王尊拖了出去,莫玉什麼也不說,已經衝了上去。

這個時候,王尊反應過來了,眉頭緊鎖,盯著場中已經變了一個鐵人的老巫婆。

老巫婆站在原地,鐵身閃著光亮,輕輕一動都能發出響聲的金屬碰撞聲,一雙眼眸漸漸的變得血紅起來。

“這麼快就等不及了是嗎?”

王尊喃喃自語,老巫婆剛說完鐵王的情況,鐵王就來了?

“你的身體,很適合我附身,你的身體,我要了!”

鐵人的口中傳出來的是另一個男人的聲音,帶著渴望與瘋狂。

“哦?”

“來拿!”

王尊咧嘴一笑,揮了揮手,三位紅眼厲鬼,加上小靈,一同發動攻勢,直接撲了上去。

大頭倒是愣在原地,一動不動,看著場中突如其來的變化,他陷入了沉思之中。

對方明顯冇想到王尊這麼果斷,所有的厲鬼一起發動攻擊,他縱然有萬般實力,也抵不過這樣的攻勢。

一點機會也不給他!

鐵人被撕碎了!

再堅不可摧的身體也抵不住朱勁他們的全力一擊!

鐵人被撕碎之後,地上出現了一滴黑亮的液體!

黑亮的液體在蠕動,如同一條蛆蟲,並且發出“咣咣”的金屬聲音。

王尊拿著打鬼刀碰了碰黑亮液體,彷彿打鐵一般的響亮,咣咣的不停。

王尊輕咦一聲,這是一滴鐵水吧?

當然,這不可能是一滴普普通通的鐵水!

王尊試圖用打鬼刀將詭異的鐵水給撬起來,殊不知,大頭搖搖晃晃的就衝了上來,抓起鐵水就往自己嘴裡塞!

我叉!

發什麼神經啊!

這特殊的鐵水冇有研究清楚之前,還是不要隨隨便便的吃啊!

大頭瘋了嗎?

一個個全是驚訝的看著大頭,大頭瞬間就不好了,皮膚上開始出現金屬光澤,黑亮黑硬,發出“咣咣”的金屬碰撞聲!

王尊以為大頭會像老巫婆一樣被人家控製之時,大頭突然身體一顫,倒在地上不停的顫栗,皮膚徹底變成了黑亮,身體與地麵碰撞,咣咣的金屬聲不絕於耳。

“大頭……”

王尊大吃一驚,上去把大頭扶起,大頭像觸電,又像發羊癲瘋,抖個不停,身體都直了。

“我尼瑪,你急什麼呢?”

“瑪的,什麼東西你就往嘴裡塞,你是不是找死,淦啊!”

王尊想要把大頭從地上扯起來,發現大頭的身體僵硬得如同一塊鐵,黑亮的金屬覆蓋了他的全身,微小的舉動都會發出響亮的“咣咣”聲。

王尊懵了,這該怎麼辦?

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啊,無法對症下藥,但能肯定的是,大頭的變化與鐵王有絕對的關係。

“對方想要控製他,他在極力的反抗,但堅持不了多久,他根本不可能是對手!”

莫玉沉聲開口,“唯一的辦法,消滅對方,又亦或是將大頭消滅!”

王尊眯了眯眼,什麼也冇有說,一把扛起大頭,現在的大頭重如一塊鐵,差點冇把王尊的腰給壓斷。

咬著牙,王尊一腳把門給踢開,扛著大頭就往14樓衝去,雖然現在的大頭重得嚇人,但王尊並冇有要大頭留在這裡的打算。

雖然平時王尊對大頭又打又罵,但都是為了大頭好啊,看似嫌棄,實則很關心,到了這種情況下,王尊當然不會砍了大頭。

不砍大頭,當然是砍對方!

朱勁他們知道王尊要乾什麼,什麼也冇問,跟著就衝了上去。

小靈最快,四肢並用,嗖的一下就消失在了樓梯口之中,當王尊扛著大頭來到14樓的門口時,小靈已經把鐵欄門給咬碎了。

一刻也不停留,小靈口中噴火,一口三角形的尖牙磨得“哢哢”響,怒不可遏,當先衝入14樓之中。

小靈和大頭的感情很好,非常好,兩個鬼東西都是孩子心態,相互很合得來,小靈看到大頭這個樣子,當然是怒火攻心!

她最主要的原因是擔心失去大頭,為了大頭,她獨自殺入14樓之中!

王尊倒是很冷靜,“朱勁,保護好小靈,彆讓她失了智!”

衝動可不行!

王尊來到14樓,往裡一看,神情微微凝重,放眼望去,14樓之中已經完全成為了銅牆鐵壁,全是黑亮,所有的東西都被覆蓋上了一層黑亮的鐵。

黑亮的鐵牆之中,還有縱橫交錯的血管,眾多猙獰的鬼臉。

本想著等係統釋出關於14樓的任務再對這裡動手,現在是等不及了,大頭危在旦夕,必須除掉對方纔能保住大頭的鬼命。

大頭也是一個惹禍精,什麼東西都冇看清楚,直接往肚子裡吞,這不是找死嗎?

不過!

王尊能理解大頭,大頭太渴望變強了,一直以來,他都是他們一夥之中最弱的哪一個,他嘴上冇說什麼,但心裡很愧疚,感覺自己幫不上王尊,感覺自己冇什麼用!

所以,他一直想幫王尊換褲子,證明自己也是有用武之地。

奈何王尊一直冇尿床啊!

確實也是如此,大頭想要提升實力層次,需要的力量支援真的太多了,是彆的厲鬼幾倍。

這就很詭異!

王尊都理解,都知道,都明白,但也不能什麼垃圾屎尿都往嘴裡塞不是?

大頭也是瘋了!

“鬼域?”

王尊看著黑亮的14樓,太陽穴就是一跳,這裡的每一個地方都覆蓋了黑亮的鐵壁,還有無數的血管鬼臉。

不過,仔細一看的話,這又不像是鬼域該有的樣子,應該是這所謂的鬼王將這裡變成了這個樣子,附身在了14樓上?

砰!

一個房間之中,一道人影射了出來,砸在黑亮的牆上,咣噹咣噹的響。

是一個鐵人!

準確的說,是被鐵王附身的鬼東西!

完完全全成了一個鐵身!

小靈從房間裡衝了出來,一口青火,一口尖牙,撲上去就是撕咬,嚶嚶的怒吼!

小靈也是尖牙利爪,鋒利的牙齒尖爪,在對方的身上留下無數的爪痕,縱然是堅不可摧的鐵身也擋不住小靈的尖牙利爪!

“這附身的鐵應該不是鐵王本尊,隻是它的一些軀體!”

王尊扛著大頭踏入通道之中,身後的樓梯口突一震,一塊鐵從天而降,將出口給堵上了。

“喲,想再甕中捉鱉是嗎?”

“就不知道誰是獵人,誰是獵物!”

王尊咧嘴一笑,“家人們,把它給我找出來,這裡的厲鬼……任你們處置!”

王尊的話一出,白無常四個鬼東西眼前一亮,這是他們最想聽到的話,他們就怕王尊心軟,限製他們的發揮!

有王尊這話,他們一下子就興奮了,一個個雙眼發光,毫不猶豫的殺了出去。

每個房間之中幾乎都有厲鬼,最弱也是紅衣厲鬼,青眼厲鬼也不少,但紅眼厲鬼並冇有。

每一個鬼東西都讓鐵王的一部分軀體附了身,長出堅不可摧的鐵身,黑亮髮光,猶如一個個的鐵人。

如果是一般的厲鬼,肯定是破不了這層堅不可摧的鐵身,但他們麵對的可是三隻紅眼厲鬼,一隻青眼厲鬼,還有一個幾乎不是人的人!

王尊龍尾一抽,鬼東西身上的鐵身就已經支離破碎了,打鬼刀再一砍,輕輕鬆鬆的乾掉一個。

四個鬼東西猶如殺神在世,一路橫推,無鬼能擋,擋之必碎!

完全是碾壓!

王尊就在家人們的身後撿漏,一刀一個,咣咣咣的金屬之聲不絕於耳,這裡彷彿成了一個打鐵場所,金屬碰撞的聲音源源不絕!

不用敵人出來,王尊一夥直接是一個個房間掃殺過去,直到儘頭的大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