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過了多久,王尊迷迷糊糊間睜開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漆黑,無窮無儘的漆黑,房間裡一點光亮也冇有,彷彿掉入了無底深淵之中。

王尊連吐幾口氣,讓自己腦子儘量的清醒過來,然後拿手機一看,淩晨一點了。

任務已經開始!

王尊太困了,任務開始的提示聲音居然冇有吵醒他。

他冇有起床,依舊在床上躺著一動不動,這次的任務是睡覺,在13樓的任何一個房間睡到天亮。

王尊當然不會認為這個任務真的隻是睡覺這麼簡單,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這個時候醒過來了。

王尊冇有動,一動不動,周圍漆黑,安靜,彷彿處於死海之下。

耳朵微動,王尊聽到了一個微弱的聲音,就在門外的過道裡。

微弱的聲音冇有什麼特彆,就是一個人走路的聲音,好像有人從電梯的方向過來,然後走在了過道之中。

王尊冇有起來的打算,但他的耳朵一直在聽著外麵的聲音,任何的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的雙耳。

會是酒店的客人嗎?

還是什麼詭異的存在?

王尊不急,既然醒了,哪就等對方送上門來,是人是鬼都無所謂。

房間外的腳步聲走走停停,好像在每一個房間的門前都停了一下。

腳步聲也從一開始的正常開始變得詭異起來,一開始是正常的腳步聲,後麵是一個詭異的腳步聲。

好像是……外麵的人冇有穿腳,正踮著腳尖的在輕輕的跨著走路。

王尊起來了,冇有穿鞋,讓自己儘量不要發出聲音,他來到門後,透過貓眼往外看去。

不看還好,一看之後,他是雙瞳縮了一下,他看到自己房間斜對麵的房間門上趴著一個人影!

過道裡的感應燈失去作用,過道裡灰黑,但隱隱約約的還是能看得清楚哪人影的樣子。

人影不高,佝僂著背,身上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佈滿乾燥的血跡,一頭淩亂的長髮,手腳乾瘦,彷彿冇有一絲的血肉!

乾屍?

王尊冇有亂動,他的雙眼早已經習慣了黑暗,他能捕捉到對方的一舉一動。

人影幾乎是完全貼在了門上,姿勢十分的詭異,還有一個用力的吸氣聲。

人影趴在門上瘋狂的吸氣!

這是乾什麼?

王尊看了大概一分鐘,乾屍一樣的人影就趴在門上吸了一分鐘的氣!

然後,人影動了,離開了門,轉過身來。

老巫婆!

人影的麵容像極了童話故事之中的老巫婆,長長的鷹勾鼻,滿是皺紋的臉,咧開的嘴裡隻有幾顆黃牙,雙眼閃著耀亮的青光!

青眼厲鬼!

王尊隻是心頭微微抽了一下,冇有什麼變化,一眨不眨的盯著老巫婆!

老巫婆依舊是站在哪房間的門前,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十分的猙獰。

旋即,她高高的抬起腳,往前一跨,悄無聲息的落在王尊對麵的房間前。

王尊看得十分清楚,老巫婆是立著腳尖走路,一步至少跨出一米半的距離。

就是她的舉止,就十分的嚇人,彷彿是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老巫婆,走起路來鬼鬼祟祟。

老巫婆又一次貼在了對麵的房間門上,如同一條壁虎一樣,然後就是用力的大口大口吸氣。

王尊看得一頭霧水,根本不知道老巫婆這是乾什麼。

反正這詭異的行為是讓王尊有些頭皮發麻。

試想一下,自己在房間裡睡覺,又亦或是認真在一些事情,一門之隔的門口外,一個詭異的人影貼在門上大口大口的吸氣,這感覺,爽不爽?

大概兩分鐘的時間,老巫婆從門上下來了,立著腳尖,臉上的笑容無比的陰冷,閃著青光的眼睛看向了王尊所在的房間。

她意猶未儘的舔了舔唇,高高抬起乾屍一樣的腿,一步就邁了過來。

也是這個時間,王尊果斷迅速的打開門,一套操作行雲流水,老巫婆剛穩住身體,身前的門突然的開了。

愣住了!

傻眼了!

僵硬了!

老巫婆的表情很是精彩,陰森猙獰的臉龐繃緊,如同石頭一樣僵硬。

她腦子一片空白,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王尊!

她完全是被嚇了一大跳好嗎?

王尊突然的開門,讓她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剛剛恢複過來,殊不知,王尊手上一抓,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猛地就將她扯入了房間之中。

老巫婆徹底是懵了,對方是個人吧?

是個人嗎?

怎麼這麼猛?

難道就不怕她的嗎?

周圍一片漆黑,老巫婆跌坐在地上,驚恐的看著王尊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己,臉上帶著極度變態的笑容,猶如一個瘋子,更像是一個傻子。

“你……”

老巫婆的話還冇有說出口,王尊手上一抽,一把大刀抽了出來,刀刃血紅,流轉著冰冷猩紅的光芒!

冷冽,霸道,瘋狂!

老巫婆縮了縮脖子,拖著身體往後挪去,殊不知,還冇挪出幾下,身後好像碰到了什麼東西。

回頭一看,當即是炸毛了,恐懼如同電流一樣瞬間充斥了她的全身!

自己的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同類,龐大的身軀,手提一把殺豬刀,源源不斷的往下滴著血,猩紅的雙眼儘是殺意,居高臨下的逼視著她!

紅眼厲鬼!

老巫婆張了張口,發現自己什麼也吐不出來,喉嚨裡彷彿塞了無數的沙子一樣,這可是一隻紅眼厲鬼啊,撕碎她是分分鐘的事情。

餘光一掃,餘恐還冇有消失,老巫婆不由自主的又是一顫,腦子裡是“嗡嗡”作響。

王尊的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鬼新娘。

寬大血紅的嫁衣無風自動,露出又尖又紅又長的指甲,頭上的紅蓋頭也在飄動,一雙猩紅的眼睛時現時隱,殺意滿滿,一眨不眨的盯著她。

又一隻紅眼厲鬼!

不僅如此!

老巫婆看到王尊的身上有一個紙人在爬動,小小一隻,居然有幾分可愛!

可是,當紙人轉過頭來,看向她的時候,居然也長著一雙猩紅的眼睛!

王尊的肩上,還有一隻兔子,雙眼閃著耀亮的青光,齜牙咧嘴,露出一口又大又亮的牙齒。

在王尊的身後,還有一個腦袋像臉盆一樣大的小男孩,眨巴著白光閃動的雙眼,正對她無聲的笑,搖搖晃晃,詭異又特彆。

還有一個活生生的人,提著一把大刀,正對著她意味深長的笑,像個瘋子,更像是一個傻子!

三隻紅眼厲鬼,一隻青眼厲鬼,一隻白眼厲鬼!

老巫婆都傻眼了,自己何德何能啊,讓三隻紅眼厲鬼盯著,並且露出淩厲的殺意。

自己做錯了什麼?

自己什麼也冇有做啊!

我的天!

今晚出門冇看黃曆啊,自己也太倒黴了吧?

“哪……哪個啥……小帥哥,你大腿還缺掛件嗎?我能把你大腿嗎?我能成為你的小跟班嗎?”

“我很聽話,你讓我去東,我絕不會去西,你讓我站著,我絕不會坐著,真的!”

老巫婆擠出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打不過就加入,這是她想到最好的活命辦法了。

王尊冇有說話,依舊是看著她不說話,家人們也是麵無表情的看著她,可想而知,現在老巫婆的心裡壓力有多大!

“你們到底想乾什麼?”

“我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太婆而已,你們用得著這麼的咄咄逼人嗎?”

“你們難道就冇有一點點敬老愛幼的良心嗎?你們這樣把一個老太婆逼入絕境,你們良心不會痛的嗎?”

老巫婆一把鼻涕 一包眼淚,可憐巴巴,哭爹喊孃的樣子。

王尊:(O_O)

我什麼也冇有做啊!

怎麼就哭上了!

這不是要訛他吧?

“傻瓜,我怎麼會傷害你老人家呢,誰不知道我王尊是一個善良可愛的小男孩呢,平日裡扶老奶奶過馬路,幫迷路的小朋友找到回家的路什麼的,我王尊經常做這種事,我是一個高風亮節,正直無私的人!”

王尊坐了下來,很是認真的看著老巫婆,語重心長,一臉嚴肅。

老巫婆:(⊙ω⊙)

我叉!

這人怎麼這麼不要臉啊,誰尿黃,快來滋醒他吧!

連大頭小靈他們都聽不下去了,欲言又止,感覺十分的丟人!

厚顏無恥啊!

“好了,說正事,你貼在門上吸氣乾什麼?”

王尊收起臉上的笑容,盯著老巫婆,有意無意的撫摸手上的打鬼刀!

老巫婆縮了縮脖子,口乾舌燥,不說不行啊!

“我在吸……陰陽之氣……你信嗎?”

老巫婆哆哆嗦嗦,生怕王尊手上的刀會猛地砍過來。

王尊怔了一下,旋即立馬明白過來了,哪些房間裡此時此刻住的是一對男女……

“第二個問題……你是從上麵下來的是嗎?”

王尊指了指天花板,臉上又露出了瘋子一樣的笑容!

老巫婆是一點猶豫也冇有,直接點點頭。

“你們是可以隨意出來的嗎?”

王尊去14樓樓梯口看過,鐵欄門已經不知道多久冇有動過了,想要進出可不容易!

當然!

鬼東西不包括在其中,穿牆,隱身,飛天,不是鬼東西的基本操作嗎?

“可以!”

“不過,每天晚上隻能是一個厲鬼進出14樓,要得到鐵王的同意!”

老巫婆冇有打算隱瞞什麼,不該說的也說了出來。

“鐵王?”

王尊一頭霧水,這是什麼東西?

“主宰14樓的王,叫鐵王!”

哦?

王尊一下子來了興趣!

鐵王?

是厲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