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聲音的全部消失了,馬路上車輛行駛而過的聲音,窗外的風聲,樹木搖晃的聲音……一瞬間,全部消失了!

同時,王尊明顯的感覺得到,客廳裡的溫度在直線下降,陰冷瀰漫開來,充斥在每一個角落之中。

彷彿瞬間掉入了一個極寒之地!

安靜的世界突然多了一個怪異的聲音。

稀稀疏疏,時近時遠,時而刺耳,時而又像就在耳邊響起。

好像是刀子在地板上劃過的聲音!

詭異,愕然,刺耳!

王尊猛地睜開眼睛,無喜無憂,波瀾不驚,冇有絲毫的變化。

等的就是你!

入眼一片漆黑,寒氣一樣的陰氣在客廳裡幽幽的飄動。

一瞬間的功夫,彷彿從天堂掉入地獄之中。

王尊抓了一把右灰粉,往聲音響起的房間走去。

這個房間在衛生間的旁邊,在儘頭,大門緊閉,處處透露著詭異與陰森!

房間的門前,王尊停了下來,雙眉一跳,裡麵的鬼東西依舊是在劃著地麵,“哢哢哢”的劃動聲很有節奏,不快也不慢。

王尊可以肯定,對方一定知道了他的到來,依舊是不聞不顧,也就是說,鬼東西無視了他。

赤果果的挑釁啊!

王尊當然不會慣著他,抓著石灰粉的手不由的用力了幾分,另一隻手扭動門把手,一點點的扭動,不可避免的聲音響起。

王尊把門打開一條縫,隻有一張床的房間裡,床前蹲著一個人影。

漆黑,陰冷,人影的樣子無法看清,但能看到他是一個男人,而且身上穿著一件血紅的衣服。

明明周圍黑不溜秋,卻能看清楚男人身上血紅無匹的衣物。

王尊眯了眯眼,直接把門打開走了進去,冇想到的是,自己打開門的瞬間,目光一直在男人的身上,卻眼睜睜的看著男人消失不見了。

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憑空消失的無影無蹤!

連王尊也是愕然了一會,這是什麼能力?

他也算是見多識廣了,他還從來冇有讓鬼東西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消失殆儘。

王尊倒冇有多少的擔心,隻是驚訝而已,他在男人先前蹲的地方看了看,發現地上多了一行字。

“痛……好痛……”

還有很多縱橫交錯的劃痕!

男人並不是隨隨便便的在地上亂畫亂劃,是有目的,想告訴彆人,他現在很難受?

什麼意思呢?

王尊冇有在這個房間搜尋,一眼便能看透這裡了,有什麼好搜尋的呢?

王尊剛站直身子,又聽了一個怪異的聲音。

是花灑噴水的聲音,就在隔壁的衛生間裡。

這鬼東西什麼時候出現在了衛生間裡?

王尊皺了皺眉,從房間裡走出來,看到衛生間裡有幽幽的火光亮起,還有“喳喳”的聲音。

這聲音,就像是一根燃燒的木頭碰到了水發出的聲音。

而且,王尊還嗅到了這種獨有的燒焦氣味。

來到衛生間門前,王尊輕輕的把門給推開,裡麵的情景,讓他也是臉緊了一下。

花灑下麵,站著一個被火燒得通紅的男人,男人的身體就像是一塊火炭,通紅,還往外冒著火花。

水落在他的身上,發出“喳喳”的聲音,並帶起一陣陣的煙氣!

男人試圖用水讓自己的身體恢複過來,但一點用也冇有,水根本就澆不滅他火炭一樣的身體。

現在可以確認了,男人就是紅桃大酒店14樓火災受害者之一!

王尊剛走入衛生間,男人不見了,門外卻是突然有一個人影走過,眨眼消失不見。

“想玩是吧?”

王尊不僅冇有絲毫的不安,反之,他笑了。

一隻小小的青眼厲鬼,也想和他玩捉迷藏?

也不怕事情會一發不可收拾?

這事可大了!

咚咚咚……

也是這時候!

一個敲門聲突然響起,在這個安靜的深夜裡,是哪樣的刺耳,哪樣的響亮。

這敲門聲不是房子的大門被敲響,是其中的一個房間的門被敲響了。

古傑的臥室!

男人想要把古傑叫醒!

王尊迅速把衣服上的白無常給撕了下來,往前一扔,白無常如同一個小蝴蝶一樣,在空中飛來飛去,然後一閃就不見了。

也是這時!

男人麵前的房門被打開了,男人先是愣了一下,門開了?

不對啊!

他冇有聽到任何的腳步聲,感覺之中,古傑還是躺在床上一動不動,門怎麼開了?

男人還冇有反應過來,門被推開了一條縫,一個白花花的身影出現在了門縫之中,緊接著,就是一張怪異的臉。

臉上隻有兩粒血紅的眼睛,一個弧線微笑的嘴。

男人毛骨悚然,剛要往後退走,殊不知,自己的腰上好像纏上了什麼東西。

低頭一看,是一條尾巴!

尾巴上長著藍色的毛髮,密密麻麻的鱗片,閃著幽藍的光芒!

男人剛想掙紮,尾巴卻是猛地一收,卷緊了他的腰,旋即便是被拖了出去。

他再次反應過來的時候,頭皮立即就是炸開了,毛骨悚然,鬼汗留了一臉。

自己坐在了沙發上,麵前站著一個人,一個活生生的人。

這個人手上提著一把大刀,大刀如同大腿一樣的粗,刀刃上閃著血光的光芒,整把刀透發著冰冷淩厲的氣勢。

要命的是,這個人居然像個變態一樣,一下又一下的撫摸著這把刀,麵帶微笑,像個瘋子。

男人很明白,自己要是捱上一刀,直接就可以去輪迴轉生了。

男人愣愣的坐在沙發上,像個傻子一樣,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按理來說,對方是一個人,他是一隻青眼厲鬼,自己不應該害怕纔對。

可是,自己的身邊還有兩個同類,一個紅眼紙人,呆滯又小的雙眼愣愣的看著自己,血紅無匹,臉上的弧線微笑更是不知道什麼意思。

另一邊,一隻血紅的小兔子在沙發上坐著,咧著嘴,露出兩排寒光閃閃的三角形大牙,一雙青光眼睛也是一眨不眨的盯著他。

詭異的笑,開心的笑,興奮的笑……

男人縮著脖子,自己現在應該怎麼辦纔好?

“我剛纔就是陪你們玩玩的,你們信嗎?”

“我們剛纔玩得挺開心的,你們挺興奮的,我躲你找,我們多默契呢,是吧?”

男人小心翼翼的開口,試探性的說話,生怕大聲一點的話,王尊手上的大刀就會砍過來。

王尊抬眼,乜了男人一眼,咧嘴一笑,也不說話,讓男人想入非非,越想越是害怕。

自己怎麼就惹上了這樣的人?

這不是找死嗎?

男人看上去就是被火燒過,全身皮膚又皺又起皮,像是脫了毛似的雞!

全身焦黑,散發出來的味道就是被火燒過的肉焦味。

除了身上的血衣,青光雙眼,其它的地方都是一片焦黑。

他唯唯諾諾的坐在沙發上,低著頭,一動不動,現在是知道怕了,恐懼不安。

“紅桃大酒店14樓發生了什麼?”

王尊不想廢話,直入主題,他知道接下來自己會到紅桃大酒店去,先瞭解情況,未雨綢繆。

“我說了,你會放我走嗎?”

男人試探性的詢問,連說話都不敢多用力。

王尊什麼也冇有說,撫摸著打鬼刀,臉上的笑容是愈發的燦爛。

在男人的眼中,這無疑就是一個變態的笑容,極度變態,殺人狂,神經病,瘋子纔有的笑容。

“我在紅桃大酒店開了一個房間,哪天晚上發生了火災,我被燒死了!”

男人不敢多說什麼,乖乖的說了出來。

“我問的不是這個,是現在的紅桃大酒店14樓發生了什麼!”

男人沉默了一會,沉聲開口:“有人想利用紅桃大酒店14樓製造出強大的凶物,當時被火燒死的人裡,隻有我這一隻鬼逃了出來,剩下的人全部被吞噬了,在我逃出來之前,14樓裡已經出現了一隻很可怕的東西!”

“有人招引外麵的厲鬼進入14樓裡,供哪東西吞食,想要將哪東西無限的變強,不過,好像是失敗了,哪東西被丟棄了,現在應該還在14樓裡!”

男人把知道的一切都說了出來,可憐兮兮的看著王尊,希望王尊能放自己一馬。

“有人養鬼?”

“失敗了?”

王尊沉默了,這樣說的話,14樓的火會不會也是這個人故意放的呢?

“哪個東西大概有多強?”王尊皺了皺眉頭。

“頂級紅眼厲鬼!”

男人很肯定的說,“如果你是想去與人家碰上一碰的話,還是算了吧,冇有這個必要,雖然你有紅眼厲鬼,青眼厲鬼,自身也有一些的實力,但我感覺吧,你還不是對手!”

王尊:(///▽///)

這般的看不起他王尊嗎?

多少是不給麵子了。

“頂級紅眼厲鬼……”

王尊喃喃自語,怕倒是不怕,如果可以的話,他現在就去把這東西給乾廢他。

但他不會這樣做,任務還冇有下來呢,自作主張的去了,可冇有什麼好處,一點獎勵也冇有。

王尊纔不會這麼傻呢!

他不是自私,人之常情好麼?

“我可以走了嗎?”

男人戰戰兢兢的問。

“彆害人,明白?”

王尊瞪了男人一眼,認真的說。

“我也冇有要害他啊,我隻是想和他交個朋友,冇想到,他膽子這麼小,這麼不經嚇……”

男人倒是委屈上了。

王尊:“……”

你他孃的這個樣子,誰敢與你交朋友?

王尊揮了揮手,讓男人離開。

不是每一次的任務都要打打殺殺,不要每一次的任務都是要消滅對手,能和平解決的事情,冇必要大開殺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