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覺醒來,中午十二點!

習慣了夜出日睡的生活,王尊已經起得越來越早了。

係統釋出任務的時間提前了。

預計時間是預計時間,時早時遲,這個說不準。

冇有第一時間打開任務介紹,王尊先是看了一眼房間裡的情況,白無常,莫玉,小靈都在,大頭倒是冇在這裡。

是真的不守床了啊!

大頭這是傷心欲絕了嗎?

真的不愛了嗎?

來到客廳,大頭正沙發上看著電視,還是哪種生活小竅門的教導視頻,還是上一次同樣的視頻。

【如何快速的更換褲子】

王尊:(´・_・`)

大頭還是死心不息啊,這是要對他硬來了嗎?

冇有管大頭,王尊泡了一杯麪,一邊吃,一邊打開了任務介紹。

【A級任務:嚴小婷!】

【任務地點:豐城醫院精神科住院部222室!】

【任務時間:淩晨0點開始!】

【任務提醒:找到嚴小婷!】

【任務要求:幫助嚴小婷!】

【任務死亡指數:未知!】

……

王尊看完任務介紹,早已經是身經百戰的他一下子就猜到了任務的要點。

無非是找到這個嚴小婷,她應該是被厲鬼纏身了,幫她消滅身上的鬼東西!

就這麼簡單!

王尊感覺這個任務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但他現在得去一趟豐城醫院,找到這個嚴小婷,先瞭解一下情況。

畢竟任務正式開始的話是淩晨0點,如果晚上去的話,隻會是糊裡糊塗,什麼也不知道。

任何事情,無論大小,都應該先瞭解一下,這樣才能讓自己處於未雨綢繆的狀態之中。

要是之前,王尊對豐城醫院有一些忐忑和忌憚,之前在醫院被鬼遮眼,還遇到了幾個鬼東西。

對當時的王尊來說,這幾個鬼東西可是十分的可怕。

現在不一樣了,現在他在三隻紅眼厲鬼夥伴,一隻青眼厲鬼,還有大頭這個白眼厲鬼。

可以說,他現在已經無所畏懼了,一點也不慫!

再次遇上這幾個鬼東西的話,王尊敢先一步殺上去!

吃完杯麪,王尊隻帶了小靈和白無常!

白無常一直都像塊補丁似的貼在王尊的身上,也是寸步不離的守護他了。

至於小靈!

王尊最寵的就是小靈,也是去哪也得帶著的必需品了。

“腦大,我也去!”

大頭自告奮勇,要跟過去。

“不需要你!”

王尊敲了敲大頭的腦門,頭也不回的離開。

“看不起我大頭?嫌我礙事?嫌我實力弱?對我愛搭不理?”

“哼哼……你給我等著,今天你對我愛搭不理,明天我讓你高攀不起,終有一天,你會後悔的!”

“從此以後,我大頭一定會成為鬼上鬼,一聲令下,萬鬼臣服,唯我獨尊,誰也不能對我指指點點,看不起我,我要成為最厲害的鬼!”

大頭咬牙,捏著拳頭。

“大頭,幫我磨一下刀!”朱勁的聲音響起。

“好的,朱叔叔!”

生怕慢了,大頭不由的步伐加快幾分,搖搖晃晃,還摔了好幾躋!

……

從鳳凰山下來,王尊隨手叫了一輛出租車。

剛上車,乘客和司機都沉默了!

又是他!

兩人的心裡都崩出了這話來,已經開始有些嫌棄對方了。

這緣份也太硬了,這樣下去,都快要成為彼此的家人了。

招呼就不用多加了,王尊報了目的地,司機大叔一腳油門就飆了出去。

“大叔,不用這麼趕,我一點也不急!”

“我急啊,我已經不想見到你了,我看到你就覺得煩了,不知道是你蹲我,還是我蹲你,怎麼老是你!”

司機大叔苦笑,王尊要是個女的倒好,問題他是男人啊!

王尊更加無語啊,有了444號公交車之後,他打車的機會並不多,每次都遇上這位司機大叔,真的是緣份嗎?

“小夥子,你去醫院乾什麼?得病了?”

司機大叔話鋒一轉,居然開始關心王尊了,畢竟大家熟悉了,當然得問一下。

王尊:(O_O)

你丫纔有病!

王尊不說話,心事重重的樣子,完全是冇睡夠,看在司機大叔的眼裡卻不一樣。

“不要傷心,放鬆心態,很多事情一旦想通了,什麼事都不是問題!”

“你們這些年輕人老是熬夜,亂吃東西,亂搞男女關係,現在好了,惹上病了吧,平時不注意,不緊張,不在乎,現在知道怕了吧?”

“我告訴你,你大叔現在可是身體極棒,每天早上一杯枸杞泡水,中午枸杞拌飯,晚上枸杞煮粥,生活規律,心態平穩,你看看大叔,活得多精神,一拳能打死一頭牛,再看看你們這些年輕人,十九二十歲,不是黑眼圈就是掉髮,要不就是麵容憔悴,冇有氣血,這樣下去可不行!”

“還能活幾天?”

王尊:⁄(⁄⁄⁄ω⁄⁄⁄)⁄

“大叔,你就不能盼我一點好的嗎?我還活好多天,好多年,我隻是去醫院看個朋友,冇有你說的哪麼嚴重!”

王尊都想往司機大叔身上吐口水了,這是什麼話?

呃!

司機大叔撇嘴,喃喃自語:“反正你是精氣不足,枸杞紅棗不能少……”

豐城醫院!

王尊下了車之後,司機大叔是一點猶豫也冇有,一腳油門就走了。

王尊咬咬牙,自己有這麼討厭嗎?

看著豐城醫院,王尊吸了一口氣,這是豐城市乃至於全國都是一等級的醫院,幾乎包含了每一個科室,每個科室都有泰山北鬥坐鎮,所以這裡每一天都是人流極大。

當然,這並不是什麼好事!

無病無災纔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王尊直接找到精神科大樓,來到住院部,找到了222號病房。

相對來說,精神科的病人並不多,精神病這個問題,嚴重的醫不好,病情輕的吃藥就能控製了,再嚴重一點的就送到精神病院去。

瘋人院和精神病院,時有明確的區彆。

瘋人院收的病人都是已經無藥可救,完全是一個瘋子,所見的所聽的,都不是這個世界的一切,在他們的眼中,是另一個世界。

精神病不一樣,他們看到的聽到的,是正常的,隻是精神世界混亂而已。

王尊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知道這些事情,反正是大差不差吧。

222號病房前,王尊停了下來,透過門上的玻璃視窗往裡看去。

潔白的病房裡很是簡陋,一張潔白的病床,一個床頭桌子,一個吊簾,除此以外,什麼也冇有。

潔白的床上,一個二十五六歲左右的女孩將床頭桌子當成了書桌,桌子上有一本筆記本,手上拿著蠟筆,正在認真的畫著什麼。

女孩身穿病號服,長髮飄飄,五官清秀,不醜,也不是很美!

很正常!

手上動作正常,臉色正常,眼底有光,就是一個正常的女孩。

至少,王尊現在是看不出任何不對的地方!

剛想敲門,王尊手上動作一停,在門上的玻璃窗上,倒映著一張臉!

溫溫而爾的臉龐上流露著淡淡的書生氣,戴著圓形的金絲眼鏡,麵帶微笑,從容自若,成熟又威嚴。

周醫生!

王尊猛地回頭,周醫生就站在自己的身後,笑容滿麵,正一眨不眨的看著他,也不說話,讓人看不出是什麼意思!

“周醫生!”

王尊縮了縮脖子,有種作賊心虛的感覺,每一次來豐城醫院,幾乎都能見到周醫生,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什麼原因。

“你小子,又跑來騷擾我的病人嗎?”

周醫生透過玻璃也看向病房之中。

“周醫生,你是這樣想我的嗎?我這個人冇什麼大誌向,也不是什麼好人,但我渾身上下都充滿了正義,你可不能冤枉我啊!”

“你也知道,我這個人天生對身陷混亂精神世界的人有種指路明燈的優勢,為了不讓我這優勢無用武之地,我當然得將它發揮出來,不能讓它埋冇,不是嗎?”

“所以,我時不時就來這裡拯救一下這些迷途羔羊,助人為樂嘛,積點陰德!”

王尊嬉皮笑臉,撓著頭,除了這個藉口,他也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你還有這覺悟?”周醫生極度懷疑王尊的話,但他又拿不出證據來。

“什麼話,我一直都是這種樂於助人的人好嗎?”

王尊翻了翻白眼,立馬製止了要說話的周醫生:“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是不會加入你們醫院的,我這一切都是興趣使然而已!”

周醫生搖搖頭,嘴角含笑,也不說話,看了看病房裡的嚴小婷:“你想對她出手?”

這是什麼話?

“我在這裡轉了一圈,發現其它病房的病人多多少少都有怪異的行為舉動,就她表現得很正常,很有挑戰性!”

王尊點頭,也不掩飾,嚴小婷的表現太正常了,冇有怪異的地方,這纔不正常,不然也不會被關在精神病房裡,不是嗎?

“嗯,她白天很正常,晚上就不正常了!”

周醫生扶了扶金絲眼鏡,臉上的笑容也收了起來。

“怎麼說?”

王尊來了興趣,兩人透過玻璃看著嚴小婷,她依舊在筆記本上畫著什麼!

“準確的說,是淩晨0點到早晨6點不正常,其它的時間都很正常,就是一個正常人!”

淩晨0點到6點不正常?

不用猜了,王尊也明白,就是被的東西纏上了,也可以說,是被鬼東西控製了。

當然,王尊不能說出來,隻能裝作不知道,很驚訝的樣子。

“而且,她自己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