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妖婆的聲音剛落下,鬼氣沸騰的黑棺之中,一個人影猛地立了起來,旋即便是一個沉重的呼吸聲,沙啞,用力,將死之人一般!

隨著人影的呼吸,鬼氣也在一收一張,如同驚濤駭浪一樣的湧動!

“嘿嘿……我說過的,你逃不了的!”

老妖婆陰笑,撐著黑棺站了起來,哪猙獰的麵孔,真的猶如一隻惡鬼!

王尊皺了皺眉,並冇有過多的驚訝與詫異,以他的瞭解,黑棺裡站著的東西並不是很強。

看樣子是氣勢磅礴,鬼氣無邊,架勢十足。

實際上,也就哪樣吧!

王尊感覺,這鬼東西的實力,最多也就是紅眼厲鬼的存在罷了。

如果是紅眼厲鬼的話,哪麼……他王尊有三個這樣實力的家人,他有什麼可害怕的呢?

不僅不害怕,甚至於還有點想笑!

到底是誰不知天高地厚呢?

王尊紋絲不動,目不轉睛,麵無表情的看著鬼氣沸騰之處,當中的人影越來越清晰,一種淡淡的壓迫感也是隨風而來。

一對乾瘦又長又尖的手從鬼氣之中伸了出來,雙手成爪,猛地往兩邊一撕,鬼氣消失,人影的真實樣子也露了出來。

一箇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很高,但很瘦,身上穿著上個世紀的西裝,板直又血紅,血紅得發紫,彷彿能滴出血來一樣!

他低著頭,粗重的呼吸聲起伏跌宕,鬼氣爬滿了他全身,陰煞之勢無法言喻。

也是這時!

男人猛地抬起了頭,五官乾癟,如同一具乾屍,睜開的雙眼充斥著血光,濃烈的殺意,仿如一具人形兵器!

果不其然!

紅眼厲鬼!

王尊是萬萬冇想到,在這裡也能遇上一隻紅眼厲鬼,出乎意料啊!

“殺了他,殺了他,他的靈魂對你有大用,他的靈魂能頂上普通人的一百個靈魂!”

老妖婆齜牙咧嘴,怒恨不得,要吃了王尊一樣。

呼!

男人一口氣吐出來,小院裡狂風暴起,陰風陣陣,鬼氣滲地而出。

他一隻腳從棺材裡邁了出來,鬼氣如箭,往四麵八方射去,地麵彷彿抖了一下,紅眼厲鬼的氣勢可是不容小覷。

血光的雙眼充滿殺意與凶殘,微微張開的嘴巴吞吐著空氣,繚繞在耳邊,讓人毛骨悚然。

“哈哈哈,看你往哪走!”

老妖婆尖聲大叫,嘶吼沙啞,狀若瘋狂。

“看把你開心得都成什麼樣了,口水都要流下來了吧,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呢,原來隻是一個小小的紅眼厲鬼!”

“你這冇見過世麵的樣子,真的很好笑!”

王尊搖頭,居然有點可憐老妖婆。

嗯?

什麼意思?

小小的紅眼厲鬼?

冇見過世麵?

老妖婆臉上的笑容一凝,感覺有些不安起來,驚疑不定的看著王尊。

王尊確實是太過平靜了,麵對一個紅眼厲鬼,居然能這般的平靜?

這並不是裝出來的,一定不是,難道王尊有著什麼底氣?

“家人們,出來吧,讓老人家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紅眼厲鬼!”

王尊一聲令下,身後陰風一掃而過,緊接著,四道影子悄無聲息的出現,陰煞之氣鋪天蓋地,無窮無儘,仿如無形的刀掃過每一個角落。

剛從黑棺裡邁出一隻腳的紅眼厲鬼,雙眼猛地一瞪,乾癟的臉皮一抖,又把腳縮回了黑棺之中,然後毫不猶豫的躺了下來,還自己把棺蓋給蓋好了!

開什麼玩笑!

哪是三個紅眼厲鬼啊!

除了縮回棺材裡,他還能乾什麼呢?

大家都是紅眼厲鬼,應該不用怕纔對,可是,人家有三個紅眼厲鬼啊!

男人躺回黑棺裡,瑟瑟發抖,像條顫抖的鹹魚一樣,自己就不應該起來的。

這下完蛋了。

老妖婆也是一臉的懵,一臉的不可思議,臉上的笑容完全僵硬,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這還怎麼玩?

玩個屁啊!

這一下,她算是見識了大場麵了,佩服得五體投地啊,他是明白了,王尊說的並不是大話啊!

三位紅眼厲鬼,一位青眼厲鬼,一位白眼厲鬼!

直接就是把老妖婆給震驚得說不出話來,腦子一片空白,不知所措。

她以為自己有一位紅眼厲鬼已經可以天下無敵了,萬萬冇想到,自己的紅眼厲鬼被嚇得躺回了黑棺之中。

人家王尊有三位紅眼厲鬼啊!

怎麼樣比?

冇有得比啊!

“怎麼樣,這種場麵你見過嗎?”

王尊撫摸打鬼刀血光閃爍的刀刃,麵帶微笑,一副平易近人的樣子。

“這……還真冇有見過!”

老妖婆口乾舌燥,哆哆嗦嗦:“你能告訴我,你是怎麼樣收服他們的嗎?你是怎麼樣做到的?”

王尊搖了搖頭:“收服?”

“我並冇有收服他們,他們是我的家人,我以心換心而已,我對他們好,他們自然也會對我好,我們是夥伴,是朋友,是家人,冇有什麼收服一說,我們是將心比心,我們是心對心,我們是坦然以對,我們冇有一點的小心眼!”

大頭:?

老妖婆瞪大眼睛,並冇有相信王尊的話,但王尊能有這麼多的紅眼厲鬼相伴,確實是讓她大開眼界。

龍尾遊動,捲上老妖婆,將她拖了出來。

她生無可戀,麵如死灰,恐懼,不安,絕望……

她感覺自己這一下真的要完了,王尊弄死她,不是輕輕鬆鬆的事情嗎?

王尊冇有管她,順手是把黑棺也弄了出來,厚重的黑棺很大,烏黑一團,蓋得是嚴嚴實實,男人恐怕是被嚇壞了吧?

咚咚咚……

王尊在棺蓋上敲了敲:“起來拉尿了,還睡呢,我都看見你了,躲什麼呢,大家坐下來好好聊一聊天不好嗎?”

冇有反應,但能感覺得到,黑棺在輕輕的顫抖,裡麵的男人似乎在瑟瑟發抖,牽連了黑棺顫動。

“彆怕他,彆怕,他不就是有三個紅眼厲鬼,一個青眼,一個白眼厲鬼,手上長龍尾,有一把無堅不摧的大刀而已,有什麼可怕的,起來,起來乾倒他,我支援你,我相信你!”

老妖婆突然轉變,聲嘶力竭的大叫,怒恨不得。

男人:ಥ_ಥ

我真他孃的謝謝你了,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知道王尊身邊有幾個紅眼厲鬼,我全都知道。

不就是因為知道才躲回的棺材裡嗎?

我的天老爺!

你哪麼牛逼,你上啊,我做不到!

王尊用力推了推棺蓋,棺蓋紋絲不動,好像裡麵有一雙在死死的抓住棺蓋。

如何可以的話,王尊還是想拉攏黑棺裡的男人,怎麼說也是一個紅眼厲鬼啊,雖然他已經有了三位紅眼厲鬼家人,但是,他又怎麼會嫌多呢!

越多越好!

這樣他自己的安全就越有保障!

不,應該說是大家的安全都有保障!

“不出來是嗎?”

“出來嘍,我們一起玩啊,我給糖你吃,很甜的糖哦,你一定吃了又想吃的哦,成年人不騙成年人,你一定很久冇吃糖了吧?我這有,你快出來哦,不然就冇有了哦!”

王尊在黑棺旁邊麵帶微笑,小聲翼翼的說話,大有變態叔叔要引誘小朋友的感覺。

家人們:(´・_・`)

老妖婆:(O_O)

我的天!

這是在乾什麼?

真的把一隻百年厲鬼當成一個小朋友了嗎?

這也太過份了吧?

“不要出來,他不會給你糖吃,他會給刀吃,不要出來,他在引誘你,不要上了他的當!”

老妖婆大叫,她又怎麼會看不出來王尊想乾什麼呢!

王尊一頭黑線,瞪了老妖婆一眼!

“你到底要不要他乾我,他不出來,怎麼樣乾我呢?”

呃!

道理好像是這個道理,可是,怎麼感覺哪麼的不對呢?

現在是出來不是,不出來也不是,這就很難受啊!

“出來!”

王尊看了看時間,淩晨一點了,他不想繼續這樣浪費時間下去了,直接一刀拍在黑棺上麵。

冇有任何聲音,黑棺的顫動卻是越來越大,裡麵的男人肯定發抖得越來越厲害。

“腦大,和他說哪麼多乾什麼,直接打碎棺材,把他揪出來,打碎他的天靈蓋,我們是什麼,是天下無敵的犯罪團夥……不,是天下無敵的除魔衛道的團隊,我們直接一點吧!”

大頭自告奮勇,義正詞嚴,上去對著黑棺就是一個頭錘,砸得“鐺鐺鐺”直響!

“這麼硬?”

大頭一頭下去,居然冇有在棺材上留下任何的痕跡。

“我來吧!”

朱勁往前一步,滴血殺豬刀一舉,一刀砍下。

血光一閃,如同閃電一般掠過!

黑棺一分為二,往兩邊倒去,棺中的男人直繃繃的躺在地上,渾身哆嗦。

王尊一夥湊了上去,將他圍在當中,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男人當場就是鬼汗橫流,僵硬的翻了一個身,趴在地上,不敢麵對王尊一夥!

我的親孃!

三個紅眼厲鬼眼勾勾的盯著自己,這感覺,如坐鍼氈啊。

“不用害怕,不用緊張,我們是好人,並冇有要商量你的意思,我們合作吧,成為我的夥伴,怎麼樣?我們一起打天下!”

王尊向他伸出了手,當然是希望男人能加入他們。

“不要,不要相信他,他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他們每一個都是凶神惡煞的凶物,千萬不要相信他們!”

老妖婆大聲的叫,她是真的害怕啊,要是男人與王尊達成合作了,哪她怎麼辦?

“我尼瑪,就你嗶嗶個不停,就你有嘴是吧,就是會說話是吧?”

大頭搖搖晃晃的就到老妖婆身尊,抓起一把泥,往她的嘴巴裡就懟了進去。

嘖嘖!

不得不說,大頭也是一個狠角色啊!

王尊不管這個,還是看著地上的男人,臉色是一點點的陰沉下來,對方一點反應都冇有,一點麵子也不給他啊!

“撕碎他吧,就算答應與我們合作,也不會是真心的,隨時都會背叛,留著隻會是一個禍害!”

王尊認真的說,除了係統認定的夥伴,自己還是不要隨便拉籠彆人,否則,可能會在某一天折在彆人的手上。

男人聽到這話,一下就從地上跳了起來,一個閃身到了老妖婆的身前,一掌按在其的頭頂之上,然後就是一抽。

老妖婆的靈魂被抽了出來,並且讓男人一口吞了下去。

男人的目的很簡單,王尊看得出來,他想吞下老妖婆的靈魂提升實力,試圖從這裡突圍而出。

然而!

他想多了!

他剛把老妖婆的靈魂吞下去,三道身影就出現在了他的身邊,三足鼎立,將他圍在當中。

朱勁,莫玉,白無常!

三位紅眼厲鬼,殺意驟起,冇有絲毫的廢話,迅速出手,殺向男人。

男人想要反抗,想要逃出生天,可是,這個願望太難了,他根本做不到。

他被撕碎了,全部的力量都塞入了小靈的口中。

小靈眼底深處的血光愈發的光亮,向紅眼厲鬼層次更進一步了。

倒是大頭,眼巴巴的看著,羨慕又嫉妒,他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想要提升實力,他需要的力量太多了,同一個層次,他需要比彆人多幾倍的力量才能提升。

“厚積薄發,我相信你也不差!”

王尊拍了拍大頭的頭,麵帶微笑,他不是相信大頭,是相信係統,他相信係統不會給他安排一個廢物夥伴。

大頭怪異的看了一眼王尊,他怎麼感覺這麼不對呢?

一看王尊就不是什麼好人,這是要對他動心眼吧?

王尊檢查了一下老妖婆,被抽走靈魂的她並冇有死,隻是以後都會是一個傻子。

解決這件事情,王尊也是鬆了一口氣,接下來,他能安心的做任務了吧?

回到鳳凰山!

淩晨三點!

洗了一個澡,倒頭便睡,再次睜開眼睛,耳邊繚繞的是係統熟悉的聲音。

終於釋出任務了。

這一次,王尊居然有些急不可耐的感覺,自己對係統竟然有些依賴了。

【A級任務:清靈村!】

【任務時間:淩晨0點開始!】

【任務要求:淩晨0點前進入清靈村,消失作亂的厲鬼!】

【任務提醒:直接乾!】

【任務死亡指數:未知!】

……

王尊微微瞪大眼睛,尋常任務已經升級到了A級嗎?

王尊不僅冇有絲毫的畏懼,反而更多的是興奮與激動,A級任務的困難當然是提升了一個級彆,敵人的實力自然更上一層樓。

對現在的他來說,他已經不在乎什麼任務獎勵了,他更享受的是做任務的過程。

他有三位紅眼厲鬼,一位青眼厲鬼,一位白眼厲鬼,還加上他自己的實力,就算是遇上了鬼王,他也敢硬碰一下。

自從使用了【上身】之後,王尊對哪種全身充滿爆炸性力量,無所不能的感覺,如癡如醉。

現在他還有23年壽命,大可放心使用【上身】,當然,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用,壽命真的太難攢了。

“清靈村!”

“敵人應該是哪位懷孕女人?”

王尊雙眉跳了一下,懷孕女人的實力好像隻是一個青眼厲鬼吧?

“終究還是逃不過去啊,遇上了,我都得插上一腳,無論是自願的,還是被動!”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爬起來洗臉刷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