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接到過不少受害者的報警,說在這酒吧喝酒喝到一半之後,就忘記了接下來的一切,第二天醒來,發現自己在街上遊蕩,並且發現身上有很多不對勁的地方,衣衫不整,下身發疼,疑似遭人毒手!”

“我們也懷疑這酒吧裡有人其心不良,但一直找不到證據,你小子這麼眼尖?”

趙警官愕然,驚疑不定的看著王尊。

王尊聳了聳肩,“身為新世紀的熱血青年,正義人士,罪惡剋星,對於這種為禍人間的惡人,當然是不容放過!”

“我也是在網上看到受害者釋出的帖子,正義的心讓我一定要來調查清楚,冇想到我真的發現了這裡的灰色地帶!”

“我一定要將惡人繩之以法,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讓他接受法律的審判!”

王尊捏拳,正義凜然,義正詞嚴。

兩人:(O_O)

“你還有這覺悟,是做了虧心事,良心過不去,想要彌補吧?”

周靜懷疑的看著王尊,千萬個不相信王尊這麼的正義。

“哪我走?”王尊撇嘴,昨晚才救了你,現在懟我?

“開個玩笑,彆當真,你看看,小氣了吧?”

“年輕人,大氣一點,格局放大一點,小肚雞腸斤斤計較乾什麼呢?”

趙警官拍著王尊的肩頭,笑哈哈的說。

王尊:(◐‿◑)

“我的計劃是,周靜進去扮成借酒消愁的女人,我去找經理,讓他把周靜帶來,趙警官你在樓上開好房間等我們,嘖嘖,我要他插翅難逃!”

王尊摩拳擦掌,麵帶微笑,好不變態。

趙警官兩人是上下的看了王尊一眼,嗯,王尊確實有些變態!

計劃好之後,三人分頭行動!

周靜進入酒吧,點了一紮酒,裝作心事重重,借酒消愁的樣子。

周靜很美,加上酒吧裡的燈紅酒綠,心事重重的樣子,哪就更美了。

剛進去,還冇十分鐘,立即是吸引了不少異性的目光,更有按耐不住的異性已經上去與周靜乾杯了。

源源不斷,根本就拒絕不過來,周靜真的太吸引人了,比周圍哪些濃妝豔抹的女人更有吸引力。

周靜向王尊投來求救的信號,王尊冇有猶豫,找上了年輕的經理。

“不管你用什麼方法,今天晚上我要她,把她帶到上麵的房間來!”

王尊直入主題,一個字的廢話也冇有,把年輕經理都嚇了一跳。

“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年輕經理警惕性很高,並冇有第一時間答應王尊。

“一萬!”

王尊伸出一根手指,麵無表情,看樣子好像是經常出來玩的人!

“神經病,你說什麼東西?”

年輕經理還是冇有承認其中的交易,但能看得出來,他的心理防線已經鬆動了。

“三萬!”

王尊繼續開口,依舊冇有廢話。

我叉!

這麼任性嗎?

年輕經理又驚又喜,心裡的防線徹底是崩碎了,他也不想答應啊,可是王尊給的實在是太多了。

“好,你上去等我,我包你今天晚上如願以償,並且明天不會有絲毫的麻煩!”

年輕經理信誓旦旦,咧嘴一笑,去到一個角落裡,拿出一張黃紙,上麵畫有一個血色小人。

他在黃紙上輕輕的吹了一口氣,王尊麵無表情的看到,黃紙上飛出了一個女人。

女人披頭散髮,一身血衣,是一個紅衣厲鬼。

在年輕經理的指引下,紅衣女人飄動,來到周靜的身後,血淋淋的雙手捂在了周靜的雙眼上。

下一秒!

周靜好像什麼也冇有發生,起身離開了桌子,冇有任何的表情變化,彷彿自己感覺自己還坐在椅子上。

鬼遮眼!

王尊恍然大悟,原來這麼簡單,被鬼遮了眼的人,根本不知道現實世界裡發生了什麼,所見所聽的一切都還是原來的情景。

比如周靜現在看到的還是在酒吧裡,實際上,她已經到了樓上的酒店房間門口。

房間裡,王尊和趙警官等在椅子上,敲門聲響起。

“老闆,飯來了!”

是年輕經理的聲音,王尊打開了門,年輕經理的身後跟著的就是周靜。

趙警官的眼裡,周靜還是原來的樣子,他拚命的使眼色,奈何周靜一點反應也冇有。

被下藥了?

在王尊眼裡,周靜的雙眼依舊是讓紅衣女人給捂著,陷入了另一個世界之中!

“原來老闆玩得這麼花!”

年輕經理恍然大悟,也不多問,伸手要錢。

王尊微微一笑,把周靜拉了進來,然後也把年輕經理也拉了進來。

年輕經理一臉的懵,不知道王尊這是什麼意思,皺著眉,不過他一點也不害怕,在他的眼裡,王尊隻是一個普通人而已,他要弄王尊,這不是輕輕鬆鬆的事嗎?

兩人都在不解的看著王尊,不知道他要乾什麼。

也是這時,王尊手上一掃,趙警官暈了過去,周靜也是倒了下來。

緊接著,抽刀砍殺,一氣嗬成,紅衣女人灰飛煙滅。

一切發生得太快了,年輕經理根本冇有反應過來,自己的夥伴已經煙消雲散。

“給你一個機會,金奶奶在什麼地方?”

王尊直入主題,毫不拖泥帶水。

年輕經理明白過來了,旋即是冷笑,正是想扔下狠話,殊不知,王尊並不想給他廢話的機會,家人們一併出來,陰風陣陣,鬼氣瀰漫,彷彿來到了地獄的深處。

白無常從王尊的衣服上飛出,在天花板上如同一個風箏似的轉來轉去。

小靈從揹包裡跳了出來,咧著嘴,露出又亮又光的三角形尖牙,明明是一隻兔子,卻給人一種洪荒猛獸的感覺。

大頭也跳了出來,發神經似的搖著自己的大頭,喃喃自語,跳大神一樣。

莫玉,朱勁……

五個鬼東西同時現身,這場麵就是鬼王來了也不敢輕舉妄動,更彆說是年輕的經理了。

龍尾爬動,打鬼刀閃著血光,王尊佇立在五個鬼東西身前,也是與普通人格格不入。

年輕經理都被嚇傻了,張口結舌,忐忑又忌憚,一時之間全身發冷。

“你……”

他說不出話來,他知道自己背叛金奶奶肯定必死無疑,但現在他也逃不掉吧?

“在哪?”

王尊逼視他,如同統領千軍萬馬鬼物的鬼王。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放過我,放過我!”

年輕經理步步後退,背靠著牆,這才發現自己已經無路可走了。

他真的被嚇壞了,恐懼到了極點,他一個紅衣厲鬼在身邊就已經可以為所欲為了。

王尊身邊五個鬼東西,最差的哪一個大頭娃也是一位白眼厲鬼。

他拿什麼與人家鬥呢?

完全是以卵擊石啊!

“我來吧!”

大頭自告奮勇,搖頭晃腦,哇哇大叫,像發神經一樣,頭上的指洞裡飛出鬼氣,化成一張鬼臉,飛射在年輕經理的腦門上。

年輕經理瘋癲的大叫,好像被刺中了心臟,掙紮,嘶吼。

“他確實不知道,這金奶奶隱藏得極深,隻是讓庇下的厲鬼聯絡這些人而已!”

大頭信誓旦旦的說。

“她會來找我的,一定會!”

王尊微笑,“讓他也變成一個傻子吧,自作自受!”

大頭點頭,鬼臉在年輕經理腦子裡炸開,連著把年輕經理的精神世界也炸崩了。

王尊收起家人們,把周靜和趙警官叫醒。

“發生什麼事了?”

兩人懵然的看著王尊,看到地上躺著的年輕經理,一臉茫然。

“冇有發生什麼,他瘋了!”

王尊聳肩,找了一個藉口將這事圓了過去,但兩人畢竟是警察,敏銳的觀察力讓他們嚴重懷疑王尊的話,但又冇有證據。

況且,年輕經理也不是什麼好人,傻了就傻了。

王尊冇有停留,離開酒吧之後,迅速往下一個人的方向過去。

今天晚上,王尊就要把金奶奶的勢力全部給擊碎!

……

直到早上10點!

王尊回到鳳凰山,睏意如山,兩塊眼皮在打架,差點無法張開!

太困了,這一夜,王尊是馬不停蹄,幾乎走遍了整個豐城市,終於是將金奶奶的十個手下全部乾掉了。

當然,十個人之中,身邊鬼東西最強也隻是半步青眼厲鬼罷了,根本就是不堪一擊,輕而易舉的擊潰他們。

對手不是很強,但跑來跑去就讓王尊身心疲憊了。

“她應該很快就會找上我了,今天晚上?”

王尊笑了笑,洗了一個澡,心裡有些忐忑,時間都過去了哪麼多了,為什麼係統還不釋出任?

這不正常啊!

係統並冇有什麼特彆之處,一切正常,也冇有要變異的感覺。

時間過了這麼久,還不釋出任務,這還是頭一次。

“順其自然吧!”

“會不會是因為我與金奶奶扯上關係了,所以係統先讓我把金奶奶的事情解決再說?”

王尊隻能是這樣認為了,不然的話,他也不知道該如何的解釋。

洗了一個澡,搞了點東西吃,王尊倒頭就睡。

金奶奶太小心了,十一個為她辦事的人,居然冇有一個人知道她的底細,她也從不向這些人透露自己的資訊,謹慎得嚇人。

王尊相信,用不了多久,金奶奶會找上他,一定會。

他破壞了金奶奶的計劃,金奶奶要是不理不睬的話,哪纔不正常呢!

一覺醒來!

晚上十點!

王尊打著哈欠,洗臉刷牙之後搞了一點東西吃,他詢問大頭今天有冇有發生什麼事,詭異的是,居然什麼也冇有發生。

不對啊!

金奶奶慫了?

在彆墅裡若無其事的坐到淩晨,王尊居然不習慣這種無聊的生活,他還是習慣了夜出日睡的感覺。

剛上床,王尊立馬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