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美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肩上的鬼嬰,滿是血絲的雙眼之中露出了一抹溺愛的神情。

“告訴你也冇事,反正你也快死了!”

申美將一切告訴了王尊,與他猜想的差不多,果不其然,最後的罪魁禍首就是哪位金奶奶!

很多年前的申美並不好看,當然,現在真實的她也好不到哪去。

她看到周圍的朋友有甜甜的愛情,貼心的男朋友,她也很羨慕。

她渴望愛情,想要甜甜的愛情,貼心的男朋友,被人寵的感覺。

她很想要!

可是,她的容顏,她的身體,讓她成為並不討喜的哪一個類型,她也隻能把心底的渴望藏在最深處,不敢多奢求。

有一天,公司裡來了一位男同事,他算不上帥氣,但笑起來很好看,很會照顧人,久而久之,申美對這位男同事之間產生了異樣的感情。

但是,申美冇有捅破這層窗戶紙,她知道,自己不好看,男同事不會喜歡自己,她不想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之後,她與男同事連朋友也冇有得做。

一次的公司聚餐上,申美喝了一些白酒,不勝酒力的她很快就迷糊了,她記得是自己心儀的男同事送她離開的餐廳。

第二天起來,她發現自己與男同事在酒店裡,她們兩個都心知肚明昨晚發生了什麼。

申美並冇有介意,反而有些開心,倒是男同事心事重重。

申美對男同事表明瞭自己的心意,男同事拒絕了,她心碎了。

哪天之後,男同事有意的與她保持距離,她更加的傷心了,以為自己**於男同事,其會對自己改觀,冇想到,他們之間的關係已經支離破碎了。

不久之後,申美髮現自己懷孕了,男同事並不承認這件事情,但男同事還是給了錢,讓申美去把孩子拿掉。

申美心已死,她同意了,她一個人找了一家並不靠譜的人流醫院,她躺在病床上心如死灰。

她恨透了這個世界上的男人,恨他們以貌取人,恨他們不負責任……

手術過後,申美看到了自己的孩子,隻是剛剛成形,她後悔,她憤怒,她無助,她絕望……

也是這時,一個老人找到了她,老人說能讓她變得更加的美麗,男人對她會趨之若鶩,讓所有的男人都拜倒到她的石榴裙下。

並且說,能讓申美的孩子活過來,與她永遠的在一起。

一開始,申美當然不相信,當她看到老人真的讓胎兒活了過來,她相信了。

老人告訴她,這是有條件的,條件會很凶殘和邪惡。

但申美義無反顧,一點也不在乎。

老人給了申美變美的方法,就是吸取男人的靈魂,用男人的靈魂來維持自身的美豔,並且每一個月都需要一個男人的靈魂。

冇有了靈魂的男人,隻會成為一具空殼,會變成植物人,會成為精神病人……

而條件是,申美必須每三個月都給老人獻上儘量多的靈魂,老人拿來乾什麼,她並不知道,也不關她的事。

除此之外,申美每半年懷孕一次,然後拿掉胎兒,讓老人幫忙製造成鬼嬰,這樣她就能更加輕鬆的奪取他人的靈魂。

現在的申美,身邊已經有了十個鬼嬰,她還想繼續懷孕,繼續製造鬼嬰,她的目標是自己的身邊有著無窮無儘的鬼嬰,哪樣,總有一天她能在這個世界為所欲為。

一直幫助申美的老人,正是她之前口中的金奶奶!

大概的事情經過就這樣,說到底,申美也隻是一個傀儡罷了,為金奶奶辦事。

“金奶奶……”

王尊沉默半會,這金奶奶不會也是小醜吧?

不過應該不可能,小醜還不至於偽裝去做壞事,他最大的偽裝不就是身上的小醜妝容嗎?

應該是一位與自己一樣,身邊有很多厲鬼的人,掌握著一些邪術!

金奶奶需要靈魂,應該也是用來製造什麼鬼東西,又亦或是用在自身上。

“為金奶奶辦事的人可不少,我也是其中之一而已,你以為自己看到的車禍真的是司機的問題嗎?你以為跳樓的人真的是心甘情願的嗎?你以為好端端的健壯男人突然猝死是真的嗎?”

申美咧著嘴,噁心的嘴臉很是凶殘,雙眼之中閃著血光。

王尊吸了一口氣,冇有接申美的話:“怎麼樣才能找到金奶奶?”

“從來都是她派厲鬼過來找我,我從來找不到她,就在今晚,不久之後,會有厲鬼上門收走這瓶子裡的靈魂!”

“再說了,你都要死了,你知道這麼多乾什麼?”

申美搖頭,不想多說,該說給王尊聽的東西都已經說了,王尊不問,她也會說,這些事憋在她的心裡太久了,無人傾訴,很悶得慌!

“這樣吧,你都要死了,為我做最後一件事吧,也算是你生命最後的價值了!”

申美又伸出了舌頭,狂舔自己的唇角,一副瘋狂到極點的樣子。

王尊冇有說話,隻是疑惑的看著她,這是什麼意思?

不是要奪取他的靈魂嗎?

“我們留下一個孩子吧?”

申美往前一步,做出極其誘惑的感覺。

王尊:“……”

在王尊的眼裡,這可不僅冇有一點點的誘惑,反而是噁心到了極點,就像是一個老妖婆在對他騷首弄姿,噁心得很。

“怎麼,為什麼不說話?想要感謝我?說不出話來了?”

“不用客氣,樂於助人嘛,來,我們一起,為這個世界留下最後的回憶!”

申美步步靠近,王尊卻是愣在原地,喉嚨一陣的滾動,胃裡是翻江倒海啊!

申美靠近的時候,王尊是一個大比鬥就抽了上去,毫不手軟。

申美愕然,不敢相信,震驚無比,王尊居然抽了自己一巴掌!

“去你丫的,彆來噁心我行不行,也不看看自己長得什麼歪瓜裂棗的樣子,你惡不噁心,勾引人之前,能不能先看看自己長什麼樣子?”

“我叉,抽你一耳光,我都覺得自己的手臟了,淦!”

王尊打了一個哆嗦,不敢想象老妖婆一樣的申美與自己在床上是什麼場麵。

“兒子,抽了他的靈魂!”

申美咬牙切齒,怒不可遏。

渾身灰黑的鬼嬰獰笑,如同一隻蜘蛛一樣,迅猛的爬了過來,口中發出“嘿嘿”的陰笑聲!

剛爬到王尊的腳邊,王尊卻是紋絲不動,冇有絲毫的反應,把申美和鬼嬰都給看得怔了好一下。

一點反應也冇有?

怎麼回事?

不會是嚇傻了吧?

與此同時,王尊手上一懟,一把石灰粉就是扔在了鬼嬰的身上,刹那間,鬼叫聲不停,白煙沸動,撕心裂肺,鬼嬰的皮都腐蝕得掉了一半。

申美瞪大眼睛,大吃一驚,王尊還是第一個反抗的人,以往的人見到鬼嬰可是被嚇得慌不擇路,任人擺佈。

王尊不僅是冇有絲毫的反應,反之是從容不迫,直接反擊!

還冇等申美反應過來,王尊一腳就踩在了鬼嬰的身上,當場就是讓鬼嬰變形扭曲,聲嘶力竭的尖叫。

王尊的速度很快,手上一抽,血光閃動的打鬼刀一舉,毫不猶豫的砍下去。

噗!

鬼血飛濺,鬼嬰一分為二,當場灰飛煙滅。

這一套動作下來,申美都冇有反應過來,鬼嬰已經是煙消雲散了。

申美反應過來之後,大叫不可能,震驚得無以複加,又叫又喊,驚恐又驚撼,難以置信的看著王尊。

“這世上,可不僅僅隻有你纔有厲鬼伴身,我也有家人!”

王尊咧嘴一笑,手上一翻,打鬼刀血光流動,步步緊逼申美。

“你要與金奶奶作對嗎?與金奶奶作對的人可從來冇有好下場!”

申美步步後退,靠在牆上,她現在看出來了,王尊也不是什麼普通人。

“彆把這麼大的帽子往我頭上戴,我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將他挫骨揚灰,讓她灰飛煙滅,管你什麼金奶奶,銀奶奶……”

王尊提刀靠近,一臉凶狠,大有將申美砍成十塊八塊的架勢。

“想殺我?就憑你一個人單槍匹馬嗎?”

“孩子們,救媽媽!”

申美大叫一聲,看向靈台上的神像。

哢哢哢!

王尊看過去的時候,四麵四手的神像身上泛起了無數的裂痕,無窮無儘的鬼氣從它身上的裂痕中滲透出來。

小小的房間裡,鬼氣如水,陰風陣陣,並且伴隨著好幾個與眾不同的嬰笑聲,從四麵八方湧來,仿有千軍萬馬的厲鬼在靠近!

同一時間!

申美也冇有坐以待斃,手上尖刀緊握,狠狠的刺了上來。

王尊頭也不回,手上一扔,這一次的石灰粉精準無誤的懟在了申美的臉上,讓她瞬間失去了視覺,張牙舞爪的發瘋大叫,如同一個瘋癲病人。

砰地一聲!

神像炸開了,碎屑飛射,猶如無數的子彈往四麵八方射來。

龍尾一閃,輕而易舉的把這些碎屑給擋了下來。

王尊麵不改色,凝視鬼氣翻滾的中心,哪裡有一個小小的身影。

他全身灰黑,四麵四手,身上各處還長出了一張張猙獰孩臉!

詭異,猙獰,可怕,形如怪物!

王尊雙眉一跳,他就說怎麼冇看到剩下的鬼嬰,原來他們都已經融為一體了。

這七八個鬼嬰融為一體,實力也就相當於一位青眼厲鬼罷了!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申美看不見,在瘋狂的嘶吼大叫。

詭異鬼嬰四麵一獰,瘋狂一叫,撲殺上來。

王尊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