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人借風上天,飄來飄去,飄向天井的戰場!

就像是一張被風吹上天的紙!

以為冇什麼用,殊不知,下一秒,紙人的身體一卷,整個身體繃直,突然從天而降,如同一把刀一樣直插下來。

噗!

紙人從雙頭厲鬼的中間一閃而下,鬼血飛射,巨大的身體一分為二,往兩邊倒了下去。

紙人從中又飛了出來,如同一個人形風箏,在王尊一夥的頭上飄來飄去,臉上的兩點眼睛,微笑的嘴弧,十分的詭異。

王尊:@( ̄- ̄)@

他驚呆了,又驚又喜又愕然,他萬萬冇想到紙人這麼厲害!

他產生了深深的愧疚,他還以為紙人一點用也冇有,萬萬冇想到,紙人的身體就是武器,無堅不摧的武器。

雙頭厲鬼之強,連朱勁兩個一時半會也拿不下,紙人一出,直接把其斬成了兩半。

很強!

朱勁,莫玉,小靈,大頭,都是驚愕的看著紙人,猶猶豫豫,不知道該讚歎還是敬而遠之。

啊!

兩聲怒吼震天,倒在地上的兩半身體一半一個鬼頭,正在憤怒的咆哮。

他已經是落水狗了,無路可走,被滅掉是最好結局。

四位家人正要動手把雙頭厲鬼給徹底的消滅,殊不知讓他們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

大頭更是抱住了自己的大頭,滿臉驚訝。

小靈扒住了自己的滿嘴尖牙,又驚又喜。

莫玉麵無表情,默不作聲,朱勁把滴血殺豬刀翻了翻,頗有戰意。

王尊下巴都要掉下來了,自己真的是撿了一個大便宜啊,自己不應該懷疑驚悚遊戲大師係統的專業性,自己真的該死!

隻見紙人身體一抖,悄無聲息的炸開,變成無數的小紙人,這些小紙人扇動雙手,如同一個個的白色小蝴蝶,劃出一道道的白光,撲向雙頭厲鬼。

接下來,便是一陣的刀光劍影,這些小紙人好像也是一把把的刀,在雙頭厲鬼身上穿來穿去,將其斬得粉碎!

無數的小紙人重新聚攏在一起,紙片人再次出現,扭扭彎彎的站在原地,麵無表情。

也是,臉上就兩點血眼,一張線弧的嘴,能有什麼表情?

冇有疑問,這是一隻紅眼厲鬼,而且不是一般的紅眼厲鬼,實力在朱勁和莫玉之上。

王尊很開森,這樣一算,自己是有三個紅眼厲鬼啊,對他來說,是一份巨大的戰力!

“嘿嘿,小白很不錯,我很滿意!”

王尊雙眼發亮,開心溢於言表。

走了一個小黑,來了一個小白,這是天意啊!

況且,這個小白出手可不用消耗壽命!

左右一算,小白當然是更好!

紙人突然指手畫腳,哪張嘴似乎是張不開,說不了話。

王尊看向大頭,等他的翻譯。

大頭翻了翻白眼,“關鍵時刻還不是靠你大頭哥,他說他叫白無常,以後大大多多指教!”

嗯?

王尊上上下下的打量紙人,白無常?

民間說法,白無常可是地府的大神,地位實力無法想象。

紙人是白無常?

是紙人給自己取的名字吧?

王尊搖搖頭,並冇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結,反正是開心高興,其它的都不重要。

看了看時間,淩晨四點多!

任務完成,王尊也不想過多的停留,把家人們收入影子裡,這一次的任務與他想的一樣,並冇有費多大的力氣。

王尊想把白無常也收入影子之中,冇想到的是,白無常身體一抖,肉眼可見的縮小,然後是貼在了他的衣服上。

看上去,就是一個紙人補丁。

王尊冇有過多的糾結,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這裡,把四具屍體也整理了一下。

現在不走,要是村子裡的人過來看到他一個外人在自己的祠堂裡,到時候真的是跳入黃河也洗不清了。

王尊正要打開門出去,也是這時,門外響起了一個淩亂的腳步聲,以及上氣不接下氣的喘氣聲。

“死了,死了,死了,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我!”

一個老人的聲音,聽得出來是什麼的驚恐,無比的慌亂。

“嘿嘿……自己做了什麼事,自己很明白,做了壞事就要付出代價,你想獨善其身,絕對不可能,你安然無恙的過了三十年,你知足了!”

一個陰冷,無情的女人聲音響了起來。

“不要……不要……”

老人驚叫,尖叫,但似乎並冇有逃過女人的追殺。

王尊透過門縫往外看去,他看到一個老人倒在了地上,在老人的身前,飄著一個女人。

女人雙腳離地,一身血衣,又尖又長的手掌張開,瘋狂的吸取老人的生命精華。

老人掙紮,尖叫,力氣卻是越來越小,最後直接不動了。

女人的手上,一團生命精華在蠕動,然後打入自己的肚子之中。

王尊這纔看到,女人的肚子已然是一個孕肚了,又大又圓,裡麵有嬰兒在動。

雙瞳一縮,王尊張了張嘴,什麼也說不出口。

與此同時!

女人猛地轉過頭,黑暗的村道裡,女人血衣飛舞,長髮倒飛,飄離地麵,一青眼極其的瘮人,陰寒的盯著祠堂的大門。

王尊也不隱藏,打開門走了出去,手上一甩,龍尾鑽出,在地上爬動。

女人一怔,也是決絕,直接逃走,一刻也不停留。

“惡鬼一個,吸人的生命精華,用來養育自己的鬼嬰?”

王尊冇有去追,他來到老人身前,老人已經死了,但身體一點變化也冇有。

被吸走了生命精華,當然是死了。

“祠堂裡的四具屍體,是不是也是一樣的死法?”

“清靈村裡的鬼氣,陰森詭異,就是這鬼東西造成的嗎?”

“不對,一個青眼厲鬼,還做不到這般的影響,是她肚子裡的鬼嬰嗎?”

王尊眉頭擰在一起,他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能見死不救不是?

不過,聽女人的話裡的意思,好像老人這個下場也是自取其禍!

王尊想要繼續追查下去,殊不知,他看到遠處出現了一束手電光亮,他冇有繼續停留,站起來就走。

他可不想讓彆人誤以為是殺人凶手!

出了清靈村,王尊叫來444號公交車,回去鳳凰山。

遠遠的,王尊看到清靈村被濃厚的鬼氣包裹著,懷孕女人站在村口的位置,惡狠狠的盯著他離去。

顯然,懷孕女人不想王尊多管閒事。

王尊也猶豫了,他並冇有從表麵下結論,任何的事情,都會有另一麵的真相。

順其自然吧!

……

回到鳳凰山,王尊讓大頭小靈帶白無常熟悉環境,畢竟以後這裡就是白無常的家了。

他看了看地下室,冇有發現特彆的變化,他倒是想鬼霧世界裡404室哪鬼東西給他傳遞一些資訊,可人家似乎並不需要他的幫忙。

洗澡睡覺,一氣嗬成!

再次睜開眼睛,下午五點。

王尊被一個電話鈴聲吵醒,不然的話,他絕不會現在就起來了,冇有任務的日子,他能睡個天昏地暗。

王尊剛睜開眼睛,就被眼前的一切嚇了一跳,差點冇有當場去世。

天花板上,白無常貼在上麵,大字形,兩粒血眼盯著床上的王尊,弧線的嘴似笑非笑。

王尊哪叫一個毛骨悚然,我的天老爺,除了朱勁,一個個都瘋了?

他的房間香嗎?

都躲在他的房間來,看著他睡覺,真的好意思嗎?

床尾的大頭,被窩裡的小靈,角落裡的莫玉……

王尊想想就頭皮發麻,他們是不會害自己,但是這樣的真的好嗎?

他睡著之後,房間裡都是盯著他的鬼東西。

連翻身都要小心翼翼啊!

小靈從被窩裡爬了出來,晃著兩個小兔耳,在王尊臉上親了一口,一跳一步的離開房間。

白無常從天花板上落下,如同一個風箏,飄在小靈的身後。

莫玉什麼也冇說,也離開了。

王尊拿過手機,一看,居然是周靜的電話。

這就奇怪了!

周靜為什麼給他打電話?

接通電話之後,周靜的聲音響了起來。

“王尊,我知道這個電話有點唐突,但我實在是找不到人幫忙了!”

周靜的聲音有些急,也有些無奈與無助。

“說!”

王尊不想廢話,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不是趙警官要找他?

不應該啊,趙警官要找他的話,可以直接給他打電話,不用通過周靜。

“我想你今天扮演我男朋友,和我去參加一個同學聚會!”

周靜說得小心翼翼,她知道這樣會讓王尊很為難,也很唐突,可她實在是找不到彆的男性朋友了。

同事不是在加班就是不願意,她又是一個宅女,除了上班,就是回家煲電視劇,也冇有幾個朋友。

冇有辦法,周靜隻能是找上王尊幫一把!

呃!

王尊一頭黑線,無言以對,如果同意幫忙的話,他已經猜到了會發生什麼事。

周靜找他幫忙,無非是不想落了麵子,不是為了不想落後其她的女同學,就是為了借他拒絕以前的男同學追求。

周靜長得很不錯,要樣貌有樣貌,要身材有身材,以前應該也是女神級彆的存在,追求她的人不少,妒忌她的女同學也不會少。

自己去了,不成了人家的眼中釘嗎?

吃力不討好,雙方都得乾了他吧?

這不是自取其辱嗎?

“不去不行嗎?”

王尊撇嘴,他這個人倒是挺想和鬼東西交朋友,但與人交朋友,他很不喜歡。

人比鬼更可怕!

人心叵測!

“不行,我一定要去,我不能不戰而輸,我周靜可不是這種人,哪幫三……不,哪些女同學肯定會帶上自己的男朋友,我不能輸,我也要帶,無論好壞,不管是不是什麼歪瓜裂棗,是個男人就行,我一定要帶一個過去!”

周靜義正詞嚴,決心很大。

王尊:⁄(⁄⁄ ⁄ω⁄⁄ ⁄)⁄

什麼叫歪瓜裂棗?

說他嗎?

“你冇有其他的男性朋友了嗎?”王尊不是很願意,畢竟這種事情很麻煩。

“冇有,我比較宅!”

周靜苦笑,除了上班,她就是呆在家裡……

王尊沉默了好一會,最後憤憤開口。

“你們這些宅女真的是浪費青春,生育率下降就是你們的錯,讓你平時多去一點酒吧,去多交朋友,你不喝碎,男人怎麼有機會?”

“追你的時候,誰也看不起,現在好了,要用到的時候就記起男人的好了,臨時抱佛腳有用嗎?你們這些女人腦子裡想的都是什麼東西,平時不要男人,說用不上,現在好了,需要男人了,也冇有要求了,是個男人就行,平時裝高冷,用時裝可憐,現在好了,連找一個男人來用也找不到!”

王尊劈劈啪啪的說了一大堆,也是他的心裡話。

周靜沉默了,好半會才說話:“你同意了?晚上富豪酒店七點,等你!”

嘟嘟嘟……

周靜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王尊:“……”

我也冇答應啊!

去了之後,晚上的劇情他也想好了,這種劇情很無聊好嗎?

苦笑,看了看時間,下午5點30。

爬起來,王尊發現大頭站在窗前,揹著雙手,搖搖晃晃,心事重重的樣子。

嗯?

“裝什麼深沉呢?”

王尊上去,對著大頭的腦袋就是一巴掌,如同拍在了鐵盆上,“鐺鐺鐺”的響。

“我累了!”

大頭意味深長,無比的認真。

王尊瞪大眼睛,這是什麼意思?

“單向奔赴的愛太累了,我用儘全力的去追,你卻冇有回頭看我一眼,我付出了所有,你卻不以為然,我累了,我不舔了,我放棄你了,我們的緣份就此打住吧!”

“雙向的奔赴纔是美好的,單向的付出是不值得的,我對你死心塌地,你卻不曾看我一眼,我不想這麼卑微了,我決定了,我再也不守你的床了,不再盯著你是否尿床,我要做我自己,做一個男子漢!”

大頭認真的說。

王尊一愣,露出了一個微笑:“你說話算話嗎?”

“你不要勸我了,我決定了,心意已決,你跪下來求我也冇有用。”

大頭高傲的仰起頭,說什麼也不會改變注意的樣子。

王尊笑了,笑出了慈父般的笑容。

“聽我說謝謝你,因為有你溫暖了四季,聽我說謝謝你,因為有你,生活更美麗……大頭你終於想通了,我熱淚盈眶啊,去吧,做你的男子漢去吧,我太謝謝你了。”

王尊都要哭出來了,大頭終於是想明白了,你知道大頭守著他床這段日子怎麼樣過的嗎?

生不如死啊!

一個鬼東西在你睡著的時候在床邊盯著你,在被窩裡守著你,看你尿不尿床。

這他孃的不是變態嗎?

大頭說不守他床了,真的要買一封炮仗來放,天大的喜事啊。

“你會後悔的!”

大頭氣得腦袋都要炸了,氣鼓鼓的離開,還摔了好幾跤!

“絕不後悔!”

王尊熱淚盈眶,恨不得燒香拜佛,這是天大的好訊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