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我們是朋友!”

王尊來到女人身前,把女人扶了起來。

“地上涼,對身體不好,坐沙發上!”

呃!

女人唯唯諾諾,瞪大眼睛,一頭霧水啊。

她完全想不明白王尊要乾什麼,想乾什麼。

上一秒剛把兩個厲鬼撕碎,哪模樣是瘋狂到了極點。

這一秒,王尊居然麵帶微笑,如同一個陽光大男孩。

轉變得也太快了吧?

“我……可以坐嗎?”

女人吞著口水,本就灰白的臉,現在更加的慘白了。

“傻孩子,這是當然啊,坐吧。”

“我們交交心,好好聊一聊,說一些刺激的話題!”

抓住女人的手,王尊也坐了下來,臉上洋溢著慈父般的微笑。

刺激的話題?

女人愕然,心驚膽顫的看著王尊,她是完完全全看不明白王尊在想的是什麼東西。

王尊越是笑容滿麵,她就越心驚膽寒。

王尊看起來就不像是什麼好人啊!

“你是這棟樓裡的原住民嗎?”

王尊感覺還是直入主題吧。

女人吞著口水,灰白的臉皮顫了顫,看了看王尊,又看了看麵無表情的朱勁,尤其是朱勁哪雙血紅至極的眼睛,她感覺自己必須說真話。

女人搖了搖頭:“我是從外麵進來的,這個小區是無主之地,誰都能進來。”

“哦……陽光小區裡一共有幾棟樓?”

嗯?

女人上下的掃了王尊一眼,很是怪異的樣子。

王尊連這裡有幾棟樓都不知道嗎?

對這裡一無所知?

“四棟,ABCD棟,不過現在每一棟都有了自己的主人,準確的說,是占領了它們的厲鬼,比如我們所在A棟,已經被外來的東西給占領了,他一人獨大這裡,自認為王,所有的厲鬼都要唯命是從。”

女人搖頭,苦笑又無奈,顯然她是經常受到其的壓迫,以及對其十分的忌憚!

“每一棟都被一隻厲鬼占領了嗎?他們想乾什麼?”

王尊眯起眼睛,看來自己不出去404室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他們想要占地為王啊,這個小區是一位凶神留下來的地方,除了想要成為這裡的王以外,他們還想找到凶神留下來的東西。”

女人肯定的說。

“凶神留下來的東西?”

“他們四個也是凶神嗎?”

王尊很驚訝,之前聽說的是,陽光小區的主人離開之後,隻有一顆鬼心逃了回來。

一開始,王尊以為變形女人帶出去的鬼心就是凶神的心,現在王尊明白了,自己身體之中的鬼心並不是這位凶神的心。

而是一顆來曆不明的鬼心!

“他們不是凶神,是鬼王,離凶神也是一步之遙吧,但想要成為凶神很難,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是得到另一個凶神留下來的東西,鬼心,又亦或是凶神的血,能一夜之間成為凶神!”

“這裡的凶神消失了,但凶神的氣息還在,應該是留有什麼東西在這裡,所以他們就來了!”

王尊驚愕不已,鬼王?

紅眼厲鬼之上,是鬼王?

這一下,王尊有些忐忑了,以為有兩位紅眼厲鬼在身邊能肆無忌憚的探索陽光小區,現在看來,自己還是太大膽了。

“凶神的鬼心還在陽光小區裡嗎?”

王尊喃喃自語,應該是這樣吧?

四位鬼王?

想想就有些嚇人啊!

“我可以走了嗎?”

女人戰戰兢兢,縮著脖子,一臉的驚恐,明明她纔是一隻厲鬼,現在在她的眼裡,王尊纔是一隻十惡不赦的厲鬼。

嚇人,殘忍,瘋狂,不是人!

“不行!”

王尊一口回絕了女人的請求,開什麼玩笑,這就想走了?

“A棟裡有多少厲鬼?”

王尊詢問,他必須從女人的口中儘量的得知陽光小區的情況,為自己以後的任務做準備。

“幾乎每一個房間裡都有東西,有的房間倒是空的,原住民的話已經冇有剩下多少了,我們這些從外麵進來的厲鬼一般都會搶奪原住民的房間。”

女人說得很平靜,似乎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東西?”

王尊皺了皺眉頭,他抓住了一個關鍵詞。

“是的,有的房間裡,住著的並不是厲鬼,而是一些東西,有的東西連鬼王也不敢碰。”

王尊點點頭,他一點也不覺得奇怪,這個鬼霧世界太詭異了,任何東西都有可能不僅僅是東西而已!

“你們找到了之前凶神的住所嗎?”

王尊也來了興趣,凶神留下來的東西,肯定很吸引人。

“不知道,我冇有這個想法,我隻是想找一個安身之地罷了,我對這個東西冇有興趣,我從來冇有想過要變得多強,我隻想安安穩穩的過日子,不灰飛煙滅就好!”

女人很認真,很誠懇的看著王尊。

王尊嘴角抽了抽,這聽得怎麼感覺哪麼彆扭呢?

就像某位大佬說的一樣,我對錢冇有興趣,我從來冇有碰過錢……

王尊點點頭,繼續開口:“之前樓頂上麵的哪個人影是什麼東西?也是厲鬼嗎?”

“他就是A棟的鬼王!”

女人雙瞳一顫,灰白的臉一緊,連吸了幾口氣。

看得出來,她對鬼王的忌憚很深很深,恐懼,不安,彷徨!

王尊撇嘴,要不要這麼怕,有這麼的可怖嗎?

“我勸你一句,不要再進來了,這個世界對真正的人來說不是什麼好地方,人,在這裡可是香噴噴的東西,厲鬼的最愛,你在我們的眼裡,可是一塊肥肉!”

女人倒是冇有保留,很認真的說,說的時候,還不忘舔舔嘴角,看得王尊是頭皮發麻。

活人,在這裡是香噴噴的肥肉?

“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冇有的話,我回去了?”

女人已經有些不耐煩了,王尊就是一個小白,什麼也不懂,她懶得解釋了。

“冇有了,謝謝哈,朋友。”

王尊把女人從沙發上扶了起來,十分貼心的幫她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

嗯?

女人縮了縮脖子,王尊越是這樣,她就越覺得不安,毛骨悚然。

王尊給她的感覺,就是笑裡藏刀,是一個變態,一個心理不正常的人。

瘋子!

“腦大,我的頭要爆了。”

臥室裡,大頭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痛苦難受無比。

“你走吧,我也要離開了,我們是朋友,你是我在這個世界的唯一朋友!”

王尊把女人送到門邊,真誠的說。

女人翻了翻白眼,誰他孃的是你朋友?

你會對朋友懟石灰粉嗎?

這個仇,她會永遠的記得。

猶豫了一下,女人歎了一口氣,張了張口,最後還是開口了。

“我勸你一句,彆進來了,不要妄想在這裡乾什麼事,你不是對手,隻會自取滅亡而已。”

“你不是第一個想挑戰陽光小區的東西,在你之前,也有東西來過!”

“之前也有厲鬼也來,其中有一個女人很厲害,大殺四方,長驅直入,目標很明確,就是A棟的404室,她似乎知道這房間裡藏著可以通往人界的門,但最後被四位鬼王一起趕走了。”

“她……可比你的夥伴強多了,她都冇有成功,你說呢?”

嗯?

女人?

知道這裡有一扇門?

會不會是龍蘭姐姐?

“她的雙手是不是很長?長著一張冷冰冰的死人臉,大概這個樣子……”

王尊嘗試描述龍蘭的樣子,當然,他隻是好奇,以及試一試,他也不認為哪會是龍蘭!

龍蘭是從另一扇血門進來的鬼霧世界,出現的地方可能是千裡之外,鬼霧世界危機重重,王尊不認為龍蘭會出現在陽光小區這裡。

女人無言以對,翻了翻白眼,這個世界裡,誰不是長著一張死人臉?

這不是說了等於冇說嗎?

女人把脖子上的繩子繞了幾圈,然後想了又想,最後是點點頭。

“應該是你說的哪個厲鬼,她十指很長,像剪刀又像是十指尖刀,大概就是,應該吧?”

女人不是很確定,但王尊的描述好像又很符合。

王尊雙眉跳了跳,是還是不是?

龍蘭離開的時候隻是一位青眼厲鬼,如果真的是龍蘭,哪龍蘭得強到什麼地步了?

四位鬼王聯手才能把她趕走?

紅眼,鬼王,凶神……

如果真的是這樣,哪龍蘭不是凶神也是一位頂尖鬼王了吧?

“好了,謝謝你,我的朋友……”

王尊吸了一口氣,真的很謝謝吊死鬼女人,也把她當成了自己的朋友。

吊死鬼女人都不計較他給自己懟石灰粉,這麼大度,他又有什麼可以計較的?

吊死鬼女人:ಥ_ಥ

我不是不計較,是不敢計較啊!

你丫的手握一條龍尾,還有一位紅眼厲鬼在身邊,我敢計較嗎?

我不怕灰飛煙滅嗎?

“下次,我再找你!”

王尊把吊死鬼女人送出門外,吊死鬼女人脖子上的繩子如同一條觸手,吸在天花板上,搖搖晃晃的離開了,並且減激的留下一句話。

“去丫的,下次進來可彆找我!”

王尊:“……”

“她太性情了,居然激動的暴粗口,一定對我有很大的好印象!”

朱勁:(。 ́︿ ̀。)

你確定?

吊死鬼女人離開之後,王尊迅速關上了門,正要徑直離開,突然又來到房門緊閉的臥室前。

王尊感覺,自己必須要多交幾個朋友。

“如果你有什麼困難,你可以從血門上給我塞字條,我想交你這個朋友!”

說完,王尊頭也不回的進入臥室,把反鎖,飛速鑽入衣櫃裡。

“時間剛剛好!”

王尊剛爬起來,血門消失了,變回了牆上的門畫。

王尊試著擦了擦,明明是粉筆畫上去的畫,奈何怎麼樣擦也擦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