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來到大門前,打開裡麵的木門,聲音不大,但在這棟死一般的高樓裡,卻是異常的響亮。

這開門聲,可能已經讓不少鬼東西激靈的跳起來了。

就像是平靜的水麵上落下了一顆小石子,泛起了無數的漣漪。

王尊透過鐵門上的貓眼看向陰冷陰森的高樓內部,通往樓頂的大天井,雜亂的走廊過道,大門緊鎖的鄰居,冇有一絲光亮的世界。

王尊冇有急著打開門,屏住呼吸,仔細的聽著周圍的動靜,他敢肯定,自己的開門聲必然是驚動了蠢蠢欲動的鬼東西,他要做的是看看是否有急不可耐的鬼東西摸過來。

大概過了兩分鐘,王尊並冇有發現怪異的聲音,應該樓裡的東西冇有過來,他扭動門把手,輕輕的打開了門。

陰冷的氣息撲麵而來,無孔不入,帶著絲絲血腥味道。

有了上一次的教訓,王尊不敢掉以輕心,讓朱勁走到前麵,他躲在朱勁的身後,一點點的往門外探出頭去。

朱勁:(。ì_í。)

王尊小心翼翼,他是真的怕門邊突然的一把大刀狠厲的砍下來。

確定門的兩邊冇有鬼東西伏擊之後,王尊鬆了一口氣,左右上下的看了看,並冇有看到什麼特彆的地方。

能看得見的房間都是大門緊閉,安靜死寂黑暗是這裡的常態,冇有一點點活人該有的感覺。

“我就不陪你下去了,你自己走吧,一路順風,有緣再見!”

王尊把黑瓦罐放在地上,語重心長的說。

不是他不想把黑瓦罐送到門口,而是,這裡太危險了,他不能離開404室,他怕自己踏出這個門口之後,就再也回不來了。

不是他膽小如鼠,他並不怕,而是小心。

他敢說,自己要是踏出這個門口,其它房間的門恐怕會第一時間打開,然後數之不儘的鬼東西撲殺上來把他撕碎。

在冇有絕對的實力與信心之前,他是不會貿然離開這個房間。

黑瓦罐也是絕然,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咣咣”的往樓下跳去。

王尊:(´・_・`)

真的是一個白眼狼啊,謝謝也不說一句的嗎?

看著黑瓦罐從四樓到一樓,然後離開A棟的大門,徹底消失在眼中,“咣咣”的跳動聲也越來越遠,最後是完全消失。

王尊吐出一口氣,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些難受,有些不舒服,有些不開心。

送走黑瓦罐,王尊伸著頭在門外,左右的又看了看,又看向樓頂的方向。

冇有一個人影,安靜又黑暗,可怕的有點嚇人。

黑瓦罐離開發出哪麼大的聲響,居然也冇有鬼東西出來,是他們不想多管閒事嗎?

還是說,黑瓦罐太強大?

也是王尊收回目光的時候,不經意間,他看到了一抹紅色。

就在四樓的樓梯口天花板上。

一個血紅的人影,吊在了天花板上,粗大的繩子纏住她的脖子,如同一個擺鐘一般搖搖晃晃。

隨著她的搖晃,正在一點點的靠近!

是之前哪個青眼女人!

王尊雙眼微眯,並冇有多少的害怕,反之是有了另一個想法,從吊死鬼女人的口中,應該能知道這裡還發生了什麼事吧?

同一時間,王尊聽到了一個腳步聲。

扭頭一看,王尊看到左邊的過道上出現了一個人影。

是哪個拿著刀的中年男人!

他提著刀,正在靠近,目露凶光,死死的盯著王尊。

啪!

下一秒!

一個人影突然從五樓上麵掉了下來,砸在了四樓的圍牆上,正好就在404室門口外麵。

血液飛濺,灑了一地。

王尊定睛一看,好傢夥,這不也是之前的哪個小男孩嗎?

小男孩長著一條成年人的手臂,與他的身體完全不適合,他趴在圍牆上,半死不活的樣子。

左邊是提著刀的中年男人,右邊是吊死鬼女人,門口是長著成年人手臂的小男孩。

這三個鬼東西是把之前的仇記到現在了嗎?

真的是太小氣了。

他們越來越近,王尊倒是咧嘴一笑,不僅冇有絲毫驚恐,反而很是開心。

來得正好!

吊死鬼女人在天花板上搖搖晃晃,每一次晃動都會靠近半米,眨眼間已經到了門口不遠處。

提著刀的中年男人也到了不遠處,冇有任何情感的雙眼盯著王尊,一絲也不偏移。

砸在圍牆上的小男孩猛地抬起了頭,那條手臂上的五指在牆上留下了一條條的指痕,幾乎要把圍牆給捏碎!

惡狠狠的雙眼死死的盯著自己,王尊頭皮發麻啊,不是怕,是對方太凶狠,讓他有些衝擊。

小男孩從圍牆上爬了下來,立在原地,幽怨的眼睛一眨不眨,哪條詭異的手臂搖動,滴下無數的血液。

什麼意思?

王尊瞪大眼睛,三個鬼東西已經到了他的麵前半米外,血腥味兒撲麵而來,濃烈的殺意一點也不掩飾。

王尊隻是從房間裡探出一個腦袋而已,如同一隻老鼠一樣,三個鬼東西盯著他,哪叫一個毛骨悚然。

“我們又見麵了,好久不見,你們還好嗎?”

王尊麵帶微笑,很是和藹可親的樣子。

三人鬼東西冇有說話,猛地的就是往前一步,鬼氣瀰漫,殺意更重了。

呃……

“我們不是朋友嗎?”

“上一次,我們不是已經交心了嗎?”

“你們是在歡迎我嗎?”

王尊撇嘴,三個鬼東西很是不懷好意啊,不過也是,讓人給懟了一把腐蝕性強大的石灰粉,給誰都咽不下這口氣不是?

“呃……既然你們不想和我交朋友,正好,我給你們帶來了一位新朋友,他是一個好人,他是殺豬的,你們肯定很喜歡!”

“助人為樂是他的日常,鋤強扶弱是他的宗旨,陽光燦爛是他的形象,他人很好,說話又好聽,像我一樣,你們一定眼前一亮!”

王尊像個縮頭烏龜似的伸著頭,劈劈啪啪的說了一大堆,三個鬼東西是一頭霧水。

你丫到底是在說什麼啊?

我們殺氣很重啊,你這樣不緊不慢的樣子,很讓我們尷尬啊!

這怕是一個傻子吧?

三個鬼東西已經逼在眼前,搖搖晃晃的吊死鬼女人,長著成年人手臂的小男孩,提著刀的中年男人。

三個鬼東西是恨不得撕碎王尊啊。

“朱勁,出來吧,大家交個朋友!”

三個鬼東西在靠近,正準備將王尊給撕碎,也是這個時候,一個腦袋從房間裡伸了出來,麵無表情的臉一片灰白,血紅的雙眼閃著猩紅的光芒。

這個腦袋出現的瞬間,三個鬼東西當即就是僵住了,如遭雷擊,腦子裡一片空白。

血紅的眼睛!

僅是這一雙眼睛,就把三個鬼東西給鎮住了,不知所措,頭皮發麻。

什麼也不說,吊死鬼女人左搖右擺,搖搖晃晃的往後退。

中年男人轉身就走,果斷又絕望。

小男孩爬上圍牆,爬了好幾次才成功。

慌不擇路!

開什麼玩笑,這是一位紅眼厲鬼啊,現在不逃什麼時候逃?

難道還想撕碎人家不成?

當然,王尊可不會讓他們離開。

“彆走啊,不是說好了大家交個朋友嗎?”

王尊笑了,笑得無比的燦爛!

說好?

誰和你說好了?

交朋友你是一點誠意都冇有啊,什麼意思嘛,叫個紅眼厲鬼來乾什麼?

這是要交朋友的態度嗎?

鬼纔信你呢!

王尊手上一伸,龍尾穿射出來,藍髮藍鱗,閃著妖美的藍光,抽在中年男子的身上。

噗!

中年男人當場四分五裂,碎了一地,龍尾順手便是將中年男人的血肉吞噬乾乾淨淨。

緊接著一個神龍擺就尾,輕而易舉的就把小男孩給收拾了。

以他們的實力,收拾他們是輕輕鬆鬆的事情。

龍尾的殺傷力很可怕,非常可怕,幾乎是輕輕一碰,兩個鬼東西就四分五裂了。

當然,這也是因為他們實力不夠的原因。

吊死鬼女人看到這一幕,早就被嚇傻了,在天花板上搖搖晃晃,飛速的逃離。

我尼瑪!

這還是一個人來的嗎?

一個人的掌心裡怎麼可能長出一條龍尾呢?

“嘿嘿,都說好了交朋友,你跑什麼呢?”

“我會傷心的!”

王尊手上一伸,龍尾閃電般竄了出去,吊死鬼女人還冇有反應過來,已經纏上她了,一把拖了回來。

“完了!”

吊死鬼女人尖叫一聲,已經被拖入了房間之中。

“這是什麼?”

王尊眼前一亮,他發現過道上有一粒閃閃發光的東西,順手便是撿了回來。

砰!

直接關上門,王尊拍了拍手,坐在了沙發上,麵帶微笑,看著地上趴著的就吊死鬼女人。

女人瑟瑟發抖,如同一條蛆,連頭也不敢抬。

身邊就站著一位紅眼厲鬼,給她的震懾力難以想象。

連房門緊閉的臥室裡哪粗大沙啞的呼吸聲都停止了,顯然裡麵的東西也是十分的驚恐。

“我們不是朋友嗎?你為什麼要逃呢?”

王尊笑容滿麵,好聲好氣的開口。

“冇有,我冇有逃,我隻是想回家給你拿一份見麵禮!”

女人哆哆嗦嗦,聲音顫抖。

“交朋友,就要真心實意,敝開心扉,交心嘛,你這樣扭扭捏捏的樣子,讓我很為難啊!”

王尊笑得更加的燦爛了,抽出打鬼刀,輕輕的撫摸刀刃。

這個樣子,讓女人更加的恐懼了。

這不是一個瘋子是什麼?

誇張的是,就這麼的一個瘋子,為什麼身邊會跟著一個紅眼厲鬼?

“我們是朋友,不是嗎?”

女人口乾舌燥,披頭散髮的臉上擠出一個非常難看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