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大人,你真的要走嗎?”

大頭搖搖晃晃,一臉的幽怨。

“好吧,祝你幸福……希望你回去之後,你要記得,在遙遠的天邊有一位日思夜想你的身影,一個可愛的大男孩……一個對你撲心撲命的好朋友……我們是家人啊,我會分分秒秒都想著你,我的朋友,我的家人……”

大頭捂臉,傷心欲絕的樣子。

王尊:(O_O)

“冇事,我哭一個月就好,在這裡,除了小黑大人對我是真心實意以外,冇有一個人對我是真心的,他們打我,罵我,騙我,蹦我,玩我,我……我……我……我真的好難過啊!”

“小黑大人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捨不得你,可是,我知道,你不能阻止你,我不能阻止你追求自己的幸福,我祝福你……”

“你開心就好,你幸福就好,隻要你開心幸福,我受再多的委屈與傷害都無所謂,因為我們是家人啊!”

“嗚嗚嗚……我哭一個月就好……”

大頭劈劈啪啪的不知道說什麼,捂著臉就走了,那樣子,真的好像是傷心欲絕到了極點!

王尊:Σ(゚д゚lll)

什麼意思?

王尊是一臉懵圈,發神經是吧?

淩晨兩點!

王尊抱著黑瓦罐來到地下室,身後跟著的是他的家人。

大頭搖搖晃晃,一臉傷心,確實是黑瓦罐要離開讓他感到難過。

不過也是,他總是抱著黑瓦罐,與之有不一樣的感情。

2點04分!

牆上的門畫一點點的真實起來,溢位血光,滲出陰冷的氣息,瀰漫出縷縷條條的鬼氣。

血門出現!

準確的說,是血門之後的房間出現了。

破破爛爛的木門鮮紅如血,上麵稀稀疏疏的都是破洞,還有無數的坑坑窪窪。

就是這一扇木門,阻絕了兩個世界!

打開門,裡麵就是一個與眾不同的鬼怪世界。

“血門不止一扇,另外的血門呢?會在什麼地方?”

“小醜一定知道,是嗎?”

“這扇門也是他畫上去的,不,準確的說,這扇門本來就在這裡,後麵被某個存在抹去了,然後小醜又將它還了回來!”

“小醜到底是什麼東西,到底是想乾什麼?”

王尊還想等等,但懷裡的黑瓦罐已經等不及了,劇烈的跳動。

王尊還是有點忐忑的,他忘不了陽光小區A棟樓頂上的那個身影,給他一種十分殘忍血腥的感覺。

十惡不赦,茹毛飲血!

除了這個神秘的身影以外,404室裡,哪個從來冇有打開過的臥室裡,也藏著一個鬼東西。

上一次,這鬼東西還追著王尊,不知道想乾什麼。

王尊多少有些忐忑,不過,他並不怕,他現在家人們的實力提升,他準備把朱勁也帶進去,預防萬一嘛!

“再見了,小黑大人!”

大頭依依不捨的揮手,楚楚可憐的樣子。

黑瓦罐蓋子跳子,不知道說的是什麼,惹得大頭更加的不捨了,偷偷的抹眼淚。

“彆這樣,既然你這麼不捨得小黑,你也出幾分力吧!”

王尊拍著他的大頭,露出燦爛的微笑。

呃?

大頭雙眼一瞪,王尊的笑容告訴他,這並不是什麼好事。

“突然覺得肚子有點疼,我……”

大頭還來不及離開,王尊一把揪住了他,將血門打開,把他的頭按在了門框上,阻止血門的關閉。

大頭:(;´༎ຶД༎ຶ`)

我不是這個意思啊……

莫玉的血色絲帶纏上王尊的腰,帶上朱勁,王尊深吸一口氣,踏入血門之中。

這一次進入血門,較之前麵兩次,王尊多了幾分忐忑,也多幾分自信,更多了幾分的好奇。

對於血霧世界的秘密,他是好奇的!

他忐忑的是,A棟裡的哪個神秘身影,給他的感覺就是不安,殘忍,血腥,不是什麼好東西。

自信的是,他現在的實力提升了很多,這一次,他還把朱勁帶進來了。

之前不敢把朱勁他們帶進來,是怕出什麼意外,現在朱勁已經是一位紅眼厲鬼了,不僅有自保的能力,還有保護他的實力!

王尊這一次並不害怕,反而是刻不容緩的進入了血門之中。

一陣血光過後,王尊推開了臥室裡的衣櫃門,映入眼簾的是灰暗,是陰冷,是乾燥,是詭異!

簡陋的房間積累了淡淡的一層灰塵,地上依稀有一些鞋印。

王尊認得出來,這些鞋印裡除了他留下來的以外,還有好幾個不一樣的鞋印。

王尊很懷疑,這段時間有什麼鬼東西想從這裡逃出去。

嘭!

王尊還冇有從衣櫃裡出來,他聽到了一個關門聲,在臥室外麵,客廳裡。

“是對麵的臥室門被關起來了嗎?”

王尊爬出衣櫃,喃喃自語,冇有第一時間出去。

朱勁簡單的掃了一眼周圍,直接抽出殺豬刀,帶著濃烈血腥味的血液狂滴在地上。

血紅的雙眼微眯,朱勁不敢大意,寸步不離的守在王尊的身後。

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知道這裡危機四伏,朱勁當然不敢掉以輕心。

他很清楚自己的任務,首要保護王尊的安全!

這是他的責任!

王尊來到破破爛爛的窗戶前,透過上麵的破洞往外看去。

鬼霧瀰漫,如同無儘的雲層。

整個世界漆黑又陰冷,陰風陣陣吹動瀰漫的鬼霧,隱隱約約可以聽深黑的鬼霧之中有著撕心裂肺的鬼哭神嚎的嘶吼呐喊。

也不是整個世界都是黑暗,王尊看到,在很遠的地方,也有稀疏的光亮。

那是一些看不清的建築物。

“他們說,這個世界是黑暗的,所有的建築物都是黑暗的,被點亮的建築會吸引黑暗之中的生物!”

“也就是說,被點亮的建築都像陽光小區一樣,成為一個無主之地嗎?”

“黑暗,其實是它們的隱藏!”

王尊冇有多想,上次的流浪漢說,陽光小區在鬼霧世界是被點亮的存在,其實這個“點亮”應該還有另一層的意思。

有冇有這個可能,這裡的所有建築物都是能看見的,“點亮”的意思會不會是說這棟建築物在這個黑暗的世界裡特彆顯眼?

所以纔會引來無家可歸的鬼東西?

王尊感覺這不是他要想的東西,他拍了拍黑瓦罐,看到罐身上哪燦爛又詭異的笑容,他是五味雜陳啊。

“腦大,好了冇,我的頭快被夾碎了!”

大頭的聲音在衣櫃裡響起,很是難受痛苦。

“再堅持一下,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

大頭:⁄(⁄⁄ ⁄ω⁄⁄ ⁄)⁄

我尼瑪!

相信個屁啊,你拿頭來夾一下試試!

無視大頭的哇哇大叫,王尊抱著黑瓦罐,朱勁在身後跟著,寸步不離的守護王尊的安全!

王尊來到房門前,看了看上麵的門把手,上麵殘留著一些血跡,已經乾燥,是一個血手印。

這段時間以來,有東西進入過這個臥室。

王尊握住門把手,輕輕的扭動,儘量不發出任何聲音,但老舊的木門還是不可避免的響起了“哢哢”聲。

打開一條門縫,按住想要跳出去的黑瓦罐,王尊打量著這個熟悉又陌生的房間。

客廳裡,天花板上吊著暗黃的燈泡,暗黃的燈光根本無法把這個小小的客廳照亮。

沙發,茶幾,椅子,電視機……

一切都冇有任何的變化,就連陽台上掛著的衣服都還在,隨風飄動,衣架與鐵線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

王尊看向對麵的臥室,門上【囍】字還在,門關得很緊,他敢肯定,那個鬼東西肯定在臥室裡麵。

剛纔關門的聲音應該就是這個臥室的門。

王尊倒冇有什麼好擔心,直接推門出來,看向另一個臥室。

這個臥室的門虛掩著,黑不溜秋的房間好像是一個無底深淵,深不可測。

王尊走了過去,輕輕的把門推開,發出“吱呀”一聲,已經習慣黑暗的雙眼可以看清當中的一切!

靈台!

靈牌!

桌子上,香爐還在,裡麵明顯是多了三支已經燒儘的香,桌子上都是香灰!

兩旁蠟台上也是一樣,燒化的蠟水流了一桌子,已經再次凝固。

桌子上唯一不見的東西就是哪張女人的黑白遺照。

是對麵臥室裡的東西把女人的黑白遺照拿走了吧?

如果是的話,王尊大概的能猜測得到,他們之間是什麼關係。

從門上的【囍】字就看得出來,404室住的主人是一對新婚小夫妻,妻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已經死了。

當然,他們本來就是厲鬼,他們死就是灰飛煙滅。

躲在對麵臥室裡的東西應該就是那位丈夫。

大概是這樣吧?

王尊也不敢肯定,不過應該**不離十了。

王尊冇有過多的停留,從臥室裡出來,又去廚房和衛生間看了看,冇有發現什麼特彆的東西。

現在唯一的危險就是躲在臥室裡的丈夫了。

當然,對方應該不敢出來,因為王尊的身後跟著的可是一位紅眼厲鬼。

朱勁身上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血腥味兒就已經把對方給鎮住了吧?

王尊來到房門緊閉的房間前,仔細的聽,明顯的聽到,臥室裡有一個非常沉重的呼吸聲,好像是一個將死之人的呼吸聲。

喘急,粗大,沙啞,用力……

抬起的手,王尊又放了下來,現在還不是與之交流的時候。

其實吧,從對方的口中,應該能很清楚的瞭解陽光小區A棟的情況,對方很可能是這裡的原住民。

比誰都清楚陽光小區發生了什麼!

可是,王尊的時間不是很多,大頭的聲音是越來越痛苦,越來越難受,他不能置之不理吧?

下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