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邏輯來說,五個紅眼厲鬼對周圍的事情視若無睹,是消滅周圍的鬼東西最好的機會,把這些鬼東西消滅完,朱勁的實力能提升不少。

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可是,王尊有一種很不安的感覺,他必須將五個鬼東西從這種詭異的狀態中拉出來,不然後果更嚴重。

一把石灰粉,直接就是懟在了小女孩的臉上。

喳地一聲!

白煙飛起,小女孩發出撕心裂肺一樣的叫喊聲。

整張臉被腐蝕,血肉掉下,血肉模糊,極其的嚇人。

終於!

小女孩動了,齜牙咧嘴,麵目猙獰,血紅的雙眼充滿凶威,死死的盯著王尊。

與此同時!

頭上的鬼心一顫,本來都要掉下來的黑血一下就縮回了鬼心之中,無數的血管將鬼心纏繞在其中,拉回血樓之中。

王尊當即就是流下了一行冷汗,這一下,不僅僅是小女孩有了反應,連其它的四個紅眼厲鬼也動了。

無一例外,他們瞪著血光閃動的雙眼,殺意洶湧的盯著王尊。

恨不得是要把王尊給撕碎,吞食!

我叉!

這下玩大了!

被五位紅眼厲鬼盯著,哪感覺,毛骨悚然啊!

“壞我好事!”

小女孩尖叫一聲,手上一抓,王尊根本冇有反應過來,人已經被扔了出去。

淦!

王尊隻覺是天旋地轉,五臟六腑都要被甩飛出去了一樣。

他剛爬起來,小女孩已經到了他的麵前,哪被石灰粉腐蝕過的臉,血肉模糊,極其的嚇人。

讓王尊更驚悚的還在後麵,隻見小女孩突然的張大嘴巴,那噁心的嘴巴張到臉盆一樣的大,參差不齊的牙齒又黑又黃,一口就吞了過來。

王尊抽動鬼藤,瘋狂的抽打,奈何一點作用也冇有,哪猙獰的嘴巴還在放大,還在吞來。

打鬼刀一抓,一刀就是砍了上去,咣咣的響,阻止了小女孩一兩秒的時間。

趁這個機會,王尊一咬牙,往旁邊就是一跳,他眼睜睜的看著小女孩一口把幾米的地麵給吞掉。

王尊以為自己逃過一劫之時,突然感覺身後一片冰冷,陰冷的風吹打在他的背上,讓他就是渾身一僵。

微微的側頭,一看,王尊眼都白了。

一個老頭,長著一雙血紅的眼睛,正在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就站在自己的身後。

咕嚕!

王尊強行的吞了一口口水,手上一翻,打鬼刀猛地就斬了出去。

然!

老頭一抬頭,輕而易舉的就抓住了打鬼刀,血光刀刃根本就破不了他的皮!

擦!

完蛋了!

差距太大,無法彌補啊!

“大爺……我們能不能好好聊一聊……我……”

不給王尊說完的機會,老頭手上一用力,打鬼刀被甩了出去,緊接著,又是一用力,王尊又是飛了出去。

“我警告過你,不要多管閒事,你為什麼就是不聽?”

王尊頭昏眼花的爬起來,身後卻是傳來了一個冰冷的聲音。

是當時“叫神”的時候,哪站在血樓上的人影身影。

渾身一個激靈,王尊回頭一看,瞪大眼睛,是一箇中年男人,他麵無表情的盯著王尊,皮膚開裂,往出一條條嬰兒的手臂。

砰!

王尊還冇有反應過來,隻覺自己的腹部受到了一股強力的衝擊,又是飛了出去。

這一次,他落到了一個紅眼女人的手中,被血濕紅的長髮纏上王尊的身體,試圖將他絞碎!

幸好,王尊反應迅速,一把石灰粉懟上去,把血發腐蝕,悻悻的逃了出來。

然而!

他剛逃出來,他又落入了一個紅眼老太婆的手中。

紅眼老太婆嘿嘿的笑,佝著身子,步步靠近,身上的血衣在動,好像血衣之下還有一個鬼東西在掙紮。

王尊是一點也不慣著她,鬼藤抽了上去,能打爆空氣的鬼藤居然傷不了紅眼老太婆的分毫。

下一瞬!

紅眼老太婆嘴裡一吐,兩團鬼氣飛出,化成兩隻人頭,撕咬上來。

王尊剛要反擊,一道青火襲來,把兩個鬼頭給燒冇了。

“嚶!”

小靈過來了,捏著拳頭,奶凶奶凶的大叫。

好像在說,你們再敢欺負我哥哥,你和你們拚了。

王尊扭頭一看,朱勁還在瘋狂的吞食,雙眼也是越來越紅,莫玉和太頭是毫不停歇的把鬼東西往他的嘴裡塞。

另一邊,嚴威已經滿身是血,有他自己的血,也有鬼血,當然,更多的自然是鬼血。

他殺瘋了,越來越瘋,大鐵棒砸得揮出一道道的虛影。

小靈也受傷了,身上留下了很多的裂口。

敵人的數量太多了,連青眼厲鬼也不下二十個,他們還冇有灰飛煙滅,已經很厲害了。

王尊咬牙,五個紅眼厲鬼在靠近,形成一個包圍圈,五雙血眼滿滿的都是殺意!

他們在戲弄自己!

王尊很肯定,不然的話,他絕不會還能活到現在。

“你知道我們等一滴黑血要多久時間嗎?”

“你破壞了我們的心力,你知道嗎?”

中年男人開口,殺意滿滿。

王尊吞著口水:“哪我……不好意思嘍?可以了嗎?我們做個朋友,不打不相識嘛,大家都是有格局的……鬼,好嗎?”

王尊擠出十分難看的笑容,他的話不僅讓五個紅眼厲鬼愣了好一會,連小靈都抓耳撓腮。

我尼瑪!

都這個時候,誰他孃的想要和你交朋友?

談格局?

格局個仙人闆闆!

能正經一點嗎?

“拿我們尋開心?”

中年男人身上爬滿了手臂,十分的噁心嚇人。

“冇有,我完全冇有這個意思,我真的冇有,我真的想和你們交朋友,如果可以的話,我把心拿出來給你們看!”

王尊苦笑,他的嘴炮技能好像不夠用了。

“好!”

嗯?

咻!

下一秒!

中年男人已經到了王尊的身前,五指成爪,狠狠的刺向了他的胸!

我去你個大叉。

老子開玩笑的!

小靈迎難而上,一口咬了上去,去勢洶洶!

然!

中年男人手一伸,一把揪住了她的兔耳,往外就是一扔,像極了扔垃圾一樣!

王尊:ಥ_ಥ

王尊往後退,中年男人步步緊逼,王尊抽出鬼藤,奈何一點作用也冇有。

實力太強,鬼藤完全是失去了作用!

再退一步,王尊撞到了一塊冰涼的東西身上,一根根帶血的長髮爬上了他的肩頭,爬向他的脖子!

紅眼女人!

五個紅眼厲鬼,將王尊玩弄在股掌之中,殺他很容易,非常容易,但是,他們就是不下死手。

就是玩!

冰冰的,濕漉漉的長髮如同一條蟒蛇,爬上了王尊的脖子,一點點的收緊。

王尊感覺死神的鐮刀一點點的搭上了自己的脖子,隻要一用力,隻要一下,他就得和這個世界說88了。

王尊當然不會坐以待斃,電光火石之間,他果斷的把黑瓦罐給打開了。

瞬間是被抽掉了三年的壽命!

呼!

縱然是在人家的鬼域之中,小黑的出現還是伴隨著無儘的黑暗,冷冽的陰風,鬼王一般的氣場!

下一秒!

一個小小的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一條泛著血光的舌頭在晃動,如同一盞血燈一般晃眼!

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王尊敢說,自己也會變成一隻鬼。

小黑一出來,血紅的舌頭直接就動了,如同一把血劍,橫空而去,劃破黑暗,勢不可擋。

噗!

王尊隻覺自己的脖子一鬆,緊接著就是鬼血飛舞,身後的紅眼女人彷彿被斬穿了。

血紅的舌頭渾天飛舞,大有開天辟地之勢,小黑也許也知道這是自己最後一次幫王尊了,她冇有任何的保留。

她回去鬼霧世界之後,下一次見麵不知道什麼時候了,更不知道有冇有這個機會見麵。

所以,小黑冇有任何的保留,全力以赴,血紅舌頭斬開一切。

短短三十秒的時間,王尊看到五位紅眼厲鬼被斬穿,其餘的鬼東西也被斬首,朱勁瘋了一樣撿起地上的鬼東西就是吃,轉化為自己的力量,雙眼越來越紅。

他這樣瘋狂的逼自己,也是為了王尊,他必須要讓王尊活著離開這裡。

黑暗消失,血光襲來,無儘的血紅世界再一次出現!

王尊瞪大眼睛,差點冇有笑出來,這三年壽命花得太值得了。

五位紅眼厲鬼,被斬在了地上!

其他的厲鬼,也被斬滅了一半之多,嚴威也得以有了喘息的機會。

三十秒的時間,做了王尊三個小時也做不到的事情。

太值了!

這三年壽命真的花得太值了,王尊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

然!

王尊的開心還冇有持續一分鐘,懸浮在半空上的透明血樓突然一顫,黑色心臟垂落出來,不緊不慢的跳動,打鼓一般的跳動聲震耳欲聾。

王尊眯上眼睛,不安的情緒再一次的出現,這還不是最後的結果!

王尊手上一伸,鬼藤將地上五個紅眼厲鬼扔給朱勁,王尊死死的盯著透明的血樓,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咯吱!

開門的聲音!

血樓之上,門開了,一道身影出現在了血樓大門之中,漸漸的清晰起來。

一個小女孩,她紮著兩根羊角辮,嘴裡含著一顆糖果,雖然是灰白的臉,血紅的眼睛,血紅的小裙子,卻無法掩蓋她的可愛。

她從血樓之中走出來,一臉的天真爛漫,輕輕一跳,從中落了下來,環顧四周。

又一個紅眼厲鬼!

王尊絕不會給小女孩天真爛漫的外表給誘惑到,他始終都很認明白,這是一位紅眼厲鬼,是從血樓裡出來的鬼東西!

難以想象,血樓裡還有多少紅眼厲鬼!

滅不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