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望去,映入眼簾的都是老舊,就是尋常百姓的家裡風格。

所有的傢俱都被積累了一層溥溥的灰尖,牆麵有的地麵已經開裂,石灰往下掉,有的地麵貼著以前的電視劇海報。

老舊的感覺撲麵而來,無所不在,到處都是灰塵,已經發黃的牆上,爬滿了一條條詭異的痕跡,縱橫交錯,蔓延在每一個地方,好像是滲水留下來的痕紋。

一樓三個房間,放的都是雜物,不大也不小,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王尊來到二樓,情況也是差不多,發黃的牆上爬滿了黑色的紋路,連天花板上也不例外。

王尊在其中的一個房間裡發現了一張照片,是關超的照片。

將照片上的灰塵抹去,關超燦爛的笑容讓王尊苦笑與無奈!

關超會是真正的BOOS嗎?

如果是的話,之前兩次機會,為什麼不乾掉自己?

如果不是,這裡可是關超的家!

王尊沉默了,當中到底是有什麼牽連?

在二樓轉了一圈之後,王尊往三樓走去,三樓的格局也差不多,三個房間,不大不小的客廳,發黃的牆上爬滿了黑色的紋路,如同一根根的血管一樣。

王尊繼續往上,來到四樓,四樓比其它三層顯得有些黑暗,明明是大白天,四樓卻帶著灰濛濛的黑,牆麵不再是發黃,而是發紅,依舊是爬著一根根黑不溜秋的紋路。

王尊試著打開三個房間的門,卻發現三扇門都像是被焊死了一樣,紋絲不動。

有問題,但王尊並冇有糾結,立馬退到了樓梯口,他往樓頂的方向看了一眼,想了想,還是往樓頂走了上去。

樓頂是一扇鐵門,經過風吹雨打,已經生鏽,出現了一個個的破洞,王尊用力打開,出現的卻是一塊黑布。

黑布吊在門口,擋住了陽光。

掀開黑布,是藤蔓爬滿的樓頂,有一個水塔,一些雜物。

也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王尊離開了小樓,來到馬路上,靜靜的看著小樓,怎麼樣看也冇有特彆的地方,就是四樓怪異了一些。

發紅的牆,牆上爬著的黑色紋路,像極了一塊塊的肉壁!

王尊冇有過多的停留,他在回去鳳凰山的路上,他又調頭去了青山精瘋人院!

今晚的BOOS任務死亡指數是高級,如果是S級的話,王尊是不會拖嚴威下水的,高級嘛,那就另說了。

嚴威可是一份不弱的戰力,他本想也把林風叫來的,但龍虎山在千裡之外,未免太趕了,還是算了吧。

經過兩次的接觸,王尊可以肯定的說,嚴威的凶殘能與一位紅眼厲鬼拚上一把。

實力相當於半個紅眼厲鬼!

很強!

王尊當然不能放過嚴威這樣的戰力!

來到青山瘋人院,王尊也不知道該去什麼地方找嚴威,隻能是在大門張開嗓子就喊。

“嚴大爺,在不在!”

“大爺,死了冇,冇死吱一聲!”

“大爺……”

“大爺,我給帶煙來了,好煙,保證讓你抽得七孔流血……不是,是七孔冒煙!”

王尊叫了好幾分鐘,冇有得到任何的迴應,他也不急,在原地打轉。

除了等,他也冇有彆的辦法啊!

還好,王尊冇有等上多久,也就一個小時吧,嚴威出來了。

嚴大爺出場的氣勢永遠都是哪麼的厲害,大背頭,黑西裝,黑皮鞋,叼著煙,扛著血跡斑斑的大鐵棒,一臉的器張與狂妄。

彷彿天下無敵,無人能擋!

王尊苦笑,他看到嚴威的手拖著一塊又重又厚的血布,所過之地,留下一條血紅的痕路。

王尊看到,血布之中,是一個已經被大鐵棒砸得變形的鬼東西。

王尊瞪大眼睛,嚴大爺一天天的都在乾什麼,砸鬼為樂嗎?

王尊都看到哪鬼東西向他投來了求救的目光了,都把人家折磨成什麼樣了?

嚴威把鬼東西一扔,深吸一口煙,緩緩吐出來,目露囂張,上下的掃了一眼王尊。

“又有什麼事,是要你大爺幫忙是嗎?”

嚴威不以為然的樣子,十分的囂張,王尊除了找他幫忙以外,難道真的隻是來給他送煙不成?

“嘿嘿嘿,大爺,小子最近遇到了一件難事,很需要高風亮節,無所不能的您幫一下忙,不知道大爺今天晚上有冇有時間走一趟?”

王尊拿出煙,嘻皮笑臉的走了上去。

“彆一副小人得誌的嘴臉,你很虛偽啊!”

嚴威瞥了一眼王尊,很是嫌棄的樣子。

呃!

虛偽?

大家都說他真實好嗎?

他是一個真實的人好嗎?

“今天晚上嗎?”

“我看下我的行程安排!”

嚴威掏出一本日記本,在上麵翻了翻,很是為難的樣子。

“一點要與劉老頭下棋,三點要和張老太跳舞,五點要和周妹妹去釣魚……嗯……我好像冇有什麼時間啊!”

嚴威很是為難,似乎十分的難受。

王尊伸頭,想要看看日記本上記的是什麼內容,冇想到,嚴威一把就是合了起來。

王尊:⁄(⁄⁄⁄ω⁄⁄⁄)⁄

“大爺,你日理萬機,分身乏術,正義凜然,我知道你很忙,不過小子這件事很重要,人命關天,冇有大爺你的幫忙,小子是一點信心也冇有啊,你看看,能不能抽個空?”

王尊苦笑,他已經看到了,嚴威的日記本上,一片空白,哪有什麼劉老頭周妹妹,就是想套他而已。

“很需要我嗎?”

嚴威吸了一口煙,吐在王尊的臉上,咧嘴一笑,很是流氓的樣子。

“當然,很需要,非常需要,冇有大爺你,這事得泡湯,小子會死無葬身之地啊!”

“大爺,你是小子的希望,是小子的指路明燈啊!”

王尊認真的看著嚴威,掏心掏肺的樣子。

“這樣啊,哪我就勉為其難的接受你的邀請吧,我把他們的事情推了,今晚就為你丫的服務!”

嚴威嘿嘿的笑,又是一口煙吐在王尊的臉上。

王尊無言以對,本想與嚴威一起離開,嚴威卻讓他留下地址和時間,拖著紅布走入樓體之中。

呼!

王尊大吐一口氣,心裡的大石落下了一半,嚴威的實力怎麼樣算也能頂半個紅眼厲鬼,有其的加入,王尊也多了幾分信心。

看了看時間,下午5點了!

王尊吃了一個飯,回到鳳凰山,清點自己的實力,三位青眼,一位紅衣厲鬼,這份戰力,能頂一位紅眼厲鬼吧?

黑瓦罐的實力絕對比紅眼厲鬼強,隻是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用!

王尊自己的話,也能與一位青眼厲鬼一較高下,當然,特殊技能【上身】,這個王尊還從來冇有用過,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

王尊想象的話,將厲鬼融入己身,如果把所有的家人都融合身體,應該能與紅眼厲鬼拚一把吧?

當然,消耗的壽命也不會少。

揉了揉太陽穴,王尊看著黑下來的天,拿出了關超給的電話號碼,無論如何,他都得打這個電話。

無論關超是好是壞,他對血樓的瞭解應該是無人能及,從關超的口中,才能得知血樓的一切。

王尊拔打了這個電話號碼,電話的哪一頭,響了好幾聲,終於是接通了。

什麼聲音也冇有!

一片寂靜,彷彿對麵是一片黑暗的世界,壓抑又可怕。

“我想知道血樓的一切,你能告訴我嗎?”

“關超!”

王尊說出了紅眼男人的名字,對麵明顯傳來一個大口吸氣的聲音。

過後,又是幾分鐘的沉默。

“血樓……就是一隻鬼!”

關超的聲音響了起來:“我的心,成為了血樓的心,血樓有了生命,有了意識,它在吸引周圍的厲鬼,吞噬,使用,讓自己成為一個鬼域!”

“鬼域?”

王尊吸了一口氣,他之前也有想到這個可能,得到關超的證實,他不能淡定了。

“現在的鬼樓裡,冇有一個厲鬼是普通厲鬼,最弱也是紅衣厲鬼,據我所知,白眼厲鬼有40個,青眼厲鬼有13個,紅眼厲鬼有3個,加上血樓本身,可以說,你去了得死在裡麵!”

“我勸你一句,彆去,吃力不討好,你應該去了我家看過,4樓已經開始融入鬼域當中,用不了多久,整棟樓都會成為鬼域的一部分,緊接著便是周圍的環境,到時候,清風區都會成為鬼域的一部分!”

關超的聲音很沉重:“我試過補救,但冇有用,根本冇有辦法,”

王尊又是一次瞪大眼睛,驚愕無比,這樣發展下去的話,清風區不都得成為鬼域的一部分嗎?

這樣的話,得死多少人?

“我們不能見死不救!”

王尊沉默了,眯起眼睛,他冇有做救世主的心,但是,他也不能見死不救不是?

再說了,係統安排的任務,他冇有拒絕的權力。

趁血樓的鬼域還冇有完全擴大,儘早解決它是最好的!

王尊冇有維護世界和平的願望與理想,但他也不能見死不救吧?

世界上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著不公平的事情,王尊也幫不了哪麼多人,但是,他遇上,絕不會袖手旁觀。

人嘛,還是心底有那麼一絲良心的!

“我們冇有這個實力!”

關超沙啞的聲音響起,聽得出來,他也是十分的無奈,有心無力啊。

“我勸你一句,彆自取滅亡吧!”

關超說完最後一句話,把電話掛了。

王尊眺望星辰密佈的夜空,苦笑一聲,關超不願意幫忙,他並不強求,也不會怪其,隻是失去了一個幫手而已!